Quantcast

content

李承鵬:以發展的眼光來看一隻抽水馬桶(圖)

2011-05-26 00:35 作者:李承鵬 桌面版 简体 7
    小字


三峽大壩(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我只是想講些故事。

下面這個故事我告訴過很多記者:1997年,我生平第一次當上房奴,卻以美好心情搞起了裝修。我有幸碰上一個講究以發展眼光看待生活的裝修公司,他們說:一定要用中央熱水系統,熱水直接接入廚房和浴室,才夠中產。我是這麼虛榮的人,11月初,房子就順利完工。交付那天,我媽一邊在廚房洗碗一邊嫌熱水出得太慢。我耐心向一個勞動婦女解釋中央供熱新管道得等一會兒,這就是高科技。轉身上廁所初女蹲,沖馬桶……感到有點熱,聞到一股味道。

以發展的眼光,他們把熱水安反了,安到了馬桶,是的,馬桶。

同月8日,三峽大壩勝利截流。當時報紙說以發展眼光,三峽建成後會讓我國變得冬暖夏涼,是這片熱土很大的一部空調。現在我們知道,這空調也是安反了。但這極可能是造謠。這個連小區下水道堵了不花上三天時間肯定查不出原因的地方,最大一根下水道是否影響了長江中下游氣候,更是證明不出來的。這兩天官方強烈要求反對者拿出證據來,否則就是造謠。我覺得這很像楊志碰上牛二,楊志要證明他的刀殺人不見血,除非把牛二剁掉,可剁掉就犯罪,不剁就是造謠。黃萬里、賀衛方要證明三峽真讓氣候大變,除非把三峽炸掉,可炸掉就是反革命,不炸掉就是造謠。當科學遇到政治,就是楊志遇到牛二。

我不懂科學和政治,我只說些故事。七八年前,我很愛去諾爾蓋草原騎馬玩,中國最漂亮的濕地草原,漂亮得讓你想變成一隻蝴蝶扑在大片野花上面,風吹過,花兒們就彎下腰對你呵呵直笑。四五年前我再去,那裡已沙漠化,很多山坡光禿禿長了瘌瘡。當地牧民說,一是因為領導要求多養牛羊馬,牲口把草吃沒了。二是為增加GDP大量開採優質能源「泥碳」,而泥碳恰恰是保存水量的重要資源——就像海綿,黃河上游30%的水份來自於諾爾蓋草原的泥碳保存。三、很可能是因為……算了,我不想造三峽的謠了,牛二大哥,我確實也拿不出證據。反正,一個叫澤郎的藏族青年看著一片片黃沙憂心忡忡地說:再過十年,這裡就不養牛羊了,得養駱駝了。

是的,駱駝。想像如畫的諾爾蓋草原養起了駱駝,感動得我尿急。不過當下一次紅一、紅四方面軍經過時,就不會有英勇的戰士掉在沼澤裡了。這才是長征壯舉。

再有個故事是,昨天,著名革命根據地的洪湖終於也旱了,七十年以來大旱,最深處才三十多公分。我小時候是看著「洪湖水,浪呀麼浪打浪呀」浪漫情景長大的,暗中曾很想跟女游擊隊長韓英一起躲在水裡打游擊,可現在要下水洗澡調個情,連毛都擋不住……聽當地漁民扛不下去了,這樣好,扛不下去也不敢打游擊,因為並沒有大片的荷葉與水草藏身,剛想幹點大澤鄉的事情,聯防隊員於十里之外就可全殲你個反賊。當初的彭霸天失算了,旱有旱的好處。正是故宮送的錦旗一語成讖:旱祖國強盛。一旱保強盛。這樣想來,三峽大壩除了是水利工程,也是一個維穩手段。

這樣想來,以發展的眼光看,花季綠壩,三峽大壩,一壩更比一壩強,前者只想控制思想,後者直接在身體上把你消滅。算了,我還是講些故事。前些時候王小山來成都,我本想帶他去附近看桃花喝茶打麻將,可現在成都的天氣跟政府要求的「節能型社會」保持高度一致,從冬至夏,直接把春天節省了。剛從四姑娘雪山下來的他還穿著挺厚的衣服,站在雨地裡瑟縮一團,跟個孫子一樣。他在兩個冷雨天中喝了兩頓酒,剛走,成都就三十四度了。我沒好意思告訴他,去年十月,有照片為證南門飄雪了。西門吹雪算個屁,我們南門飄雪。

從萬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現在年年一遇,討論該不該炸掉……你看,修水壩是為了發電,發電是為了抗旱,抗旱就要修水壩,修水壩又得抗旱,這邏輯生生不息,都讓火星人頭暈。我聽說魚米之鄉的江蘇盱眙停水了,上海因缺淡水海水就倒灌進城區。這也是個好現象,以後老太們不用上街搶鹽,直接從地溝裡舀碗水當街一晒,就是含碘鹽。當然這些故事全是孤案,不是人禍,是天災。當我們做不到人定勝天,天本身就是災,是厄爾尼諾,是厄爾尼諾。我們樓下那個愛看新聞聯播的顧婆婆忍不住問我誰是厄爾尼諾,我說:反正,這個叫厄爾尼諾,比日本鬼子還要禍害。顧婆婆聽懂了,立刻義憤填膺:狗日的蘇聯人,又掐我們的脖子。

最後一個故事是:前天,重慶市交旅集團的豪華郵輪「長江黃金1號」下水。董事長王永樹稱,該輪是目前長江上游最豪華的郵輪,船上有商業街、游泳池、桑拿中心、雪茄吧、電影院,不僅可停靠直升機,還可以打高爾夫,還有露天游泳池,就像一座飄浮在江面上的五星級度假村。據悉,「長江黃金1號」長136米,寬19.6米,高6層,1.2萬噸級,總投資1.3億元。最貴的總統套房每人3.6萬元……以發展的眼光,「十二五」期間將陸續投資20億元人民幣,長江上還將新增9艘五星級豪華郵輪,在長江沿岸各5A風景區遊玩。

看到這個新聞,我第一個反應是,不是都沒水了嗎,吃水這麼重的船不怕擱淺。後來我以發展的眼光想了一想——可以再次啟用縴夫,順道解決下崗工人就業問題,為表明已是新社會,縴夫須得邊拉縴邊高唱紅歌,高聲歌唱我們的長江觀旱旅遊團,歌名就叫《2012,就是好,就是好》。

大家在議論三峽公司其實是一個既得利益集團,這個我不是很明白。很長時間,我為沒深刻理解利國利民的三峽大壩科學原理而深深慚愧,這幾天一通惡補大致搞明白,其實,它就是利用雞國西高東低的地勢,把高處的水先行存到一個叫三峽的水箱裡,然後由一個叫三峽公司的閥門,爽了就沖一下,沖一下,不爽就憋著,憋著……至於什麼時候它爽,什麼時候憋著,要以發展的眼光來看,因此以發展的眼光看,它就是一隻馬桶,只不過安反了熱水。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作者博客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