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狀告者逃出精神病院 電視臺內再被抓(組圖)

2011-04-28 20:49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徐武在南方電視台大院內被七八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強行帶走。

徐武在南方電視台大院內被七八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強行帶走。

徐武在南方電視台大院內被七八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強行帶走。

扣留的男子(右)自稱姓周,但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只表示自己不是警察。

剛接受完《拍案驚奇》欄目採訪,誰知竟發生這樣一幕——七八名不明身份人員南方臺內擄走"越獄者"

●武漢一消防員屢告單位被關進精神病醫院4年多

●成功「越獄」逃至廣州欲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

2011年4月19日,武漢一名被精神科監護治療4年多的消防員在模仿一部電影「飛越瘋人院」之後,在朋友的資助下逃到廣州,並立刻到廣州精神病院做檢查,試圖證明自己沒有精神病。但昨日下午1時30分左右,他在南方電視台大院內,被七八名不明身份的人員強行擄走。截至記者發稿時,廣州市華樂街派出所方面表示,尚不能確認這群人的身份。

「瘋人院」裡被關押4年多

徐武,43歲,武漢市青山區人,是武漢一家大型國企的保衛科消防員,幾年前認為單位「同工不同酬」、「剋扣工資」,從而與單位打了兩三年官司。他稱,最後單位願意調解,並補齊報酬差額3萬元,但被他拒絕,他非要打贏官司「爭一口氣」不可。

在訴訟請求被法院駁回之後,徐武多次去武漢和北京的各大政府部門申訴。在2006年12月的一天,他找到了北京大學一個法律援助中心進行諮詢,當他走到校門的時候,被警察帶走,送回武漢,後被送到武鋼第二職工醫院精神科,在裡頭一呆就是4年多。

徐武表示,在2007年3月29日,他曾經成功從「瘋人院」逃出來。那時,他撿到了一個鋸條,就用它把鎖鋸掉跑了出去。跑到北京後,又被押回。

他還說,自己在精神科裡無時無刻都在想著怎樣逃跑,每天都在觀察門窗,尋找機會。而且天天鍛練身體,為逃跑做準備。

學習電影飛越「瘋人院」

幾個月前,徐武在醫院無意中看到一部李連杰的影片,電影裡李連杰用床單絞開窗戶柵欄逃出生天,於是他連續用了三個晚上來模仿演練。

4月19日,「機會」終於來了。因為醫院裝修,徐武從3樓的病房搬到1樓病房。凌晨2時,他溜到一個沒人的房間,用被單將窗戶的柵欄擰彎,撐開了足以通過身體的間隙,「用被單的原因是怕發出聲響。」鑽出去之後,他接著溜出了醫院的大門,而逃跑過程中,醫院的醫生、護士、病友都在睡夢之中。

這次出來後,徐武頭髮又長又亂、身上一套髒兮兮病號服、連褲頭帶都沒有。他身上只有兩三元錢,遂步行前往武漢南站,試圖混上火車逃離武漢,但「由於那個是高鐵站,管得比較嚴,沒辦法混上去」。

逃出「瘋人院」的徐武又用身上僅有的錢坐了公交車去武漢火車站找朋友,他既興奮又心有餘悸地告訴自己的朋友,「趕緊借我一點錢,讓我離開武漢,我要再進去那個地方就不能活著出來了」。

遇到好心朋友助其南下

可是,這個朋友剛好在外地出差,失望的徐武茫然地走在路上,天無絕人之路,他竟然意外地碰上了朋友的朋友,該人網名為「江一拍」。他把自己的情況一說後,江一拍義憤填膺,請他到大排檔好好地吃了一頓,徐武一口氣喝了三瓶啤酒,「4年多沒有喝酒了,今天得好好喝一下」。

酒後的徐武找了個普通的賓館,洗了個熱水澡,試穿了剛買的一套新衣服,與江一拍聊天到半夜。「到那裡面都是精神病,沒有人能陪你聊天,我今天得好好和你聊聊」。

江一拍昨日告訴新快報記者,當時徐武表示「想南下打工」,要他幫忙南下廣州。他還怕徐武是什麼被通緝的犯人,上網查了他的相關資料,看看他有沒有違法犯罪行為,核實他不違法之後,才肯幫助他。

當時,他還逼著徐武寫下保證書,「保證不做違法的事情、不去上訪、不去北京」,這樣,才肯出錢助他南下。

逃到廣州

初步檢查只有「抑鬱症」

做精神鑑定欲證明「無病」

21日,徐武抵達廣州。次日,他到廣州市精神病醫院做神經心理測試等相關檢查。接診的一位林教授在病歷上寫下「自我評價稍低」、「抑鬱情緒」。徐武說,他們只說我有「抑鬱症」,沒說我有精神病。但是,由於徐武做的是門診檢查,患者在門診就診的時間有限,醫生是無法全面評估他的精神狀況的。在南方電視臺《拍案驚奇》欄目編導的建議下,他原本準備於今日前往相關權威機構做精神鑑定。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發生了。

南方台大院內竟被擄走

昨日下午1時30分左右,徐武剛剛在南方臺接受了《拍案驚奇》欄目的採訪,在南方臺的大院內搭乘出租車,準備前往新快報。出租車上有徐武、徐父和江一拍三人,然而,就在新快報記者與他們通電話的過程中,手機突然離奇中斷。

後據南方臺《拍案驚奇》欄目記者描述,就在當時,有七八名不明身份的人突然打開他們的車門,他們搶走了正用於跟新快報記者通話的那部手機,並將徐父和江一拍強行拉下出租車。正要拉徐武下來的時候,徐武死活不下車,並叫道:「為什麼抓我?我犯了什麼法?」那群人遂一左一右鑽進出租車,將徐武夾在中間,並讓出租車司機開車走。

現場目擊者稱,「他們一邊上車還一邊打電話,招呼同夥快走。」被強行拉下車的江一拍表示,「他們中有個人還指著我說了一句‘你們闖大禍’了,我們沒做任何犯法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我們闖了什麼大禍?」

南方臺記者報案扣下一人,派出所回應稱——

擄人者身份未確認不查清楚不會放人

據南方臺記者描述,出租車開到南方台大院時被保安攔住,那群人中,一名武漢口音的男子聲稱自己是警察,要求南方臺保安放行,但他僅僅向保安晃了一下證件的封面,並沒有出示證件,車就開走了。

由於這群人沒有穿制服、沒有出示證件,身份成謎,《拍案驚奇》的記者只能扣下其中一人,並將該男子帶到廣州華樂街派出所報案。據悉,該男子自稱姓周,不是警察,但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截至昨日下午6時,華樂街派出所方面表示,還不能確認該名周姓男子的身份,也不能確認這群人的身份,不能確認他們是不是武漢警員。但他們也表示,會查清該男子身份,不會隨意放人。

焦點

徐武到底是不是精神病?

徐武到底有沒有精神病?各方說法不一,但當他正準備在廣州做精神鑑定的時候,卻被人擄走了。

2008年11月,武漢市精神病醫院司法鑑定辦公室出具了一份鑑定書,上面寫著:「徐武以工資被剋扣、福利未發放到位為由,4年來不間斷告狀起訴,把武鋼、市公安局、市勞動局及武漢市人民政府全部告上法庭,2006年,在北京期間還揚言進行自殺性爆炸活動。」

「2006年12月29日,經武漢市精神病醫院司法精神醫學鑑定,其結論為‘偏執精神病’。由於需要長期監護治療而被送入武鋼二醫院精神科住院監護,目前雖然進行兩年藥物治療,但症狀仍未緩解,自知力未恢復。」

但徐武和其父親均認為,徐武沒有精神病。徐父說,「他就是比較倔,我讓他不要去告領導,告不贏的,他非要去,結果別人就說他精神病了吧。」

来源:新快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