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姜維平:薄熙來和「瑜伽女」 (組圖)

2011-04-26 22:42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香港的《鳳凰網》在2011年4月9日刊出兩張圖片,報導了重慶大街上出現的一幕奇異的生活場景:在楊家坪鬧市區,竟有一個年輕的女子,把自家轎車停靠於馬路中央,她爬上了汽車的頂棚,把上衣脫光,半裸著身子練起了瑜伽功,圍觀的現場民眾不少,自然也議論紛紛,成了網友們推出的一大「亮點」新聞,轟動一時。


圖片: 在重慶鬧市半裸練瑜伽的女子。

不過,重慶的官方媒體沒有轉載,可能感到不雅或有傷風化吧,但我認為,這件事很值得玩味:近日,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為了吸引他人眼球,不是也在這樣赤裸裸地表演嗎?

現在,離中共十八大越來越近了,薄熙來已經在山城工作了近四年,按照官場的考核規矩和他的履歷特點,估計年底前會有所變動,他當然急於爬進政治局常委的行列,因為「不進則退,退了即險」:

他在大連的貪腐與在重慶的枉法都被他的政敵盯在眼裡,記錄在案,成為下一個陳希同或陳良宇可能性較大,所以,他像動物園裡開屏的孔雀一樣,正在變著花樣展示所謂政績,又如同上述爬到車頂上的女子般拙劣地表演,鬧得山城雞飛狗跳,人人自危。

這是中國政治舞臺的不正常的情景:中南海的主角們沒有制度創新思維,整天忙忙碌碌,無所作為,而偏於西南一隅的薄熙來卻使出十八般武藝,攪得昏天黑地,時光倒流,「唱紅」,唱回了文革;反貪,掃除了政敵;「打黑」,毀掉了程序;宣傳,捧出了「薄澤東」。

彷彿一個紅色的革命根據地,被敵佔區所緊緊地包圍,而敵佔區的領導也姓「共」,不承認「黨內有派」,不允許「黨外有黨」的中共,陷入了明顯的裂變和空前的危機。


圖片: 在重慶鬧市半裸練瑜伽的女子。

其實,所有對重慶居民有新鮮感的「亮點」,都曾在上個世紀的大連表演過,回顧過去,比對現在,我的結論是:他搞出的一套所謂「重慶模式」,都類似上述半裸的女子,華而不實,欺世盜名,譁眾取寵,吸引眼球,並伴著瘋狂,卻另有意圖。

概括這些表演,不外乎有幾個「亮點」:首先是廉租房。整個中國各地都在大搞「向貧困百姓傾斜的租賃房」建設,李克強早在2007年的遼寧省阜新市就動手了,但哪個城市也沒像重慶那樣大張旗鼓地宣傳造勢。

薄熙來一面承諾老百姓六年半買房,一面聲稱大舉建設廉租房,他說,2009年至2011年,要建20,4萬套,1020萬平方米,解決747萬戶,這是多麽誘人的前景啊!難道靠媒體的吹牛和「畫餅」,就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

以前,薄熙來在大連搞了錦繡小區,也是打著為窮人造房的旗號,無償地劃撥了許多土地,第一批建成後,用幾戶下崗工人裝潢門面,先在電視上亮相,博得了一片掌聲,但時間久了,人們發現,拿到「廉價房」的,都是薄熙來及其死黨,老百姓沒有享受到「雙軌制」的好處,更有他的哥們-----大連民營的新型企業集團老闆孫某發了大財。

同樣,薄熙來在重慶大搞「廉租房」,其目的是無償地多佔國家的土地,然後再把工程承包給北京的中南海高層的親友,為自己的上位鋪路奠基。試問:不搞政治體制改革,權力就沒有制約,建設那麽多的廉租房,有公正無私的管理,分配的部門和官員嗎?

這些部門都是薄熙來一支筆說了算,如何滿足窮人的急需呢?原來,薄熙來只想造勢,獵取功名,暗渡陳倉,他任期屆滿以後的事,才不管呢!

其次是建設「五個重慶」,這不過是大連建設「北方香港」的翻版而已,1993年,薄熙來剛當大連市長時,前任的魏富海靠實幹已經打下了很好的基礎,但以後的成績全部歸功於薄熙來,為什麽?他像上述的「瑜伽女」一樣,會控制媒體,會打壓記者,會造勢「忽悠」,他提出了所謂的「北方香港」,也是一個花架子。

其實,大連能和香港比肩嗎?我在香港發表評論文章還被判了刑呢,大連有香港那樣的言論自由嗎?再拿服裝城來講吧,大連也是有名無實,不用說香港,連深圳都不如,深圳是天天搞服裝節,大連是一年搞一次,香港有很多服裝名牌,大連只有「大楊」,它還是新金縣一個老太婆李桂蓮搞的呢!總之,大連和香港不可同日而語!

如同過去一樣,薄熙來的響亮口號都是徒有虛名,什麽「宜居重慶」,「平安重慶」,「森林重慶」,「暢通重慶」,「健康重慶」,通通是渲染和鼓噪,騙局和謊言。

去年10月24日的《重慶時報》說,昨日召開的「反襲警理論與實踐研討會議」通報,今年前9個月共發生暴力抗法襲擊警察案件137起,多達168名警察受傷。試問:這是「平安」和「宜居」城市嗎?

另據某律師披露,由於2007年12月,薄熙來到達重慶履新之後,抓人太多,當地律師行情看漲,有很多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趕到北京或外地聘請律師,而律師到了山城,首先要把電話卡取下來,才敢與他們交談,否則重慶警方會通過衛星定位的辦法,全天監控和跟蹤律師,很容易把他們都變成李莊。

而王立軍呢,一再聲稱他經常假冒記者和出租車司機四處活動,尋找獵物,試問:這哪有一點點的「平安」和「宜居」可言?

再說,他鼓吹的「健康重慶」吧!成千上萬的人,雲集公共場所,拿著政府的「誤餐補貼,」高唱革命歌曲,高舉紅色旗幟,不僅用紅色浪潮淹沒了重慶,而且,一度還指向北京,佔據了長城,又是重溫入黨宣誓,又是「唱支山歌給黨聽」,試問:這是重慶人的健康之舉嗎?不!這是倒退,是瘋子,是狂妄,是愚昧,是在歷史的車棚頂上,赤裸著肉體練瑜伽功啊!

我想,或許只有實現「森林重慶」才大有希望吧!但是,以前,薄熙來在大連搞了「熙來草」,草坪至今還在困惑大連,因為大連是一個嚴重缺水的海濱城市,市民們叫苦連天,而重慶是山城,想必原本各種花草樹木就不少。

不過,據重慶的朋友透露,薄熙來把馬路兩側原有的樹木一律砍光,移栽了大片的銀杏樹,這可是造價不菲啊!為什麽?是為了「森林重慶」嗎?不,他可以把這筆生意承包給親朋好友,很賺一筆,如同大連市政府樓前的槐花燈一樣。

此外,更為重要的是,為了用綠色的舞臺,烘托氣氛,大造聲勢,把「薄澤東」鮮亮地托出,因為「紅花還得綠葉扶」嘛!

在我看來,上述裸露著上身的「瑜伽女」,可能心理上有些問題,她是一例個案,但是,也不能排除官員示範作用,和潛移默化誘導的作用。

2007年12月以來,一個善於表演的政治騙子,在山城隆重地推出一個個精彩的節目,一會「唱紅歌」,「發紅信」,「讀紅書」,還沒發完呢,張春江就進去了;

一會兒「反腐」,一會兒「打黑」,龔鋼模還沒判呢,給他當辯護人的律師李莊卻入獄了;

法院副院長張韜還沒坐上被告席,廳長烏小青就吊死了;文強案的爭議還沒完呢,辦案的年僅39歲的檢察官龔勇就積勞成疾,被「以身殉職」了。

這些荒唐可笑的小兒科的騙局,愚弄了老百姓,破壞了法律,挑戰了中央,踐踏了人權,使人們終於看懂了,陽光,幸福,尊嚴,公正,已離我們遠去。試問:生活在重慶的「瑜伽女」精神上怎能不受刺激?

據報導,上述「瑜伽女」傻傻地練了不一會兒,就被警察帶走了,熱心的市民,趕忙給她披上衣服,雖然她的體型很美,但鬧市畢竟不是桑那浴,也不是王家姊妹的 「亮點茶樓」啊,但是,民警批評她,她還不服呢,乳房長在我身上,憑什麽不能露?是啊,如果我是她,我會說,薄熙來都那麽無恥地表演,我憑什麽不能當他的徒弟?!

 

2011年4月14日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来源:RFA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