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四.二五事件的預謀者是誰?(圖)

2011-04-23 14:54 作者:宋紫鳳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萬名法輪功學員依法去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被警察引領,進入中南海附近的府右街 04/25/1999

灰濛濛的長安街望不到頭,一路走來,連空氣也透著令人窒息的灰色。這幾天的氣氛更為緊張了一些,公安、武警、便衣、還有帶紅袖標的人都比平時增多。一位法輪功朋友說,這是因為「四.二五萬人和平上訪」十二週年令中共神經緊張了。朋友的話,讓我不禁憶起了十二年前的那個清晨。

十二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清晨,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出現在中南海國務院信訪辦門外,引來很多路人駐足觀看。是啊,這是一個多麼特殊的人群啊──上萬人,望不到頭,靜靜的站在那裡,沒有喧嘩,沒有口號,沒有標語,神情淡定,舉止從容。當年路過信訪辦時,很多老北京人說,在信訪辦這塊地方,什麼人我們沒見過,哭的,喊的,鬧的,唯獨沒見過法輪功這樣的。

記得當年「四.二五上訪」之後中共官媒做出了正面的回應,表示國家是不會限制信仰自由的。但僅三個月後,官媒又改了腔調,「四.二五上訪」一夜之間成了有組織有預謀的「四.二五圍攻中南海」。

不過,如果一定要把「四.二五上訪」定性為有組織有預謀的「四.二五圍攻中南海」,這個提法倒也有道理,只是這個組織者預謀者不是別人,恰恰是中共自己!

中共的組織與預謀,在「四.二五上訪」的直接起因──天津事件中就已初現端倪。一九九九年的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一些法輪功學員針對何祚休發表的誣蔑法輪功的文章向天津教育學院澄清事實。教育學院編輯部瞭解情況後,態度非常好,表示要進行更正。但一夜之間又矢口否認,並表示「上邊」有規定,不能更正。

同時天津市公安局也做出異常舉動。一九九九年的四月二十三日,三百多名防暴警察毆打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四十五人被抓捕。天津市公安局在大打出手並抓人的同時,明確告訴法輪功學員,讓他們去北京上訪才能解決問題。

天津教育學院與天津市公安局的反映無不使人感到一股來自中共最高層的壓力。於是在這種誘導下,從四月二十四日晚開始,北京,天津,和各地得知此事的法輪功學員抱著信任政府的誠意和澄清誤解的心願,陸陸續續彙集到了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希望尋求「天津事件」的公正解決。

然而到了信訪辦,大量公安和便衣早已等在那裡,並有意圖的指揮調度上訪的群眾。由警察領路,上訪學員從中南海正門沿兩邊彙集成一圈。法輪功學員當時並未察覺事有蹊蹺,他們始終努力配合警察的調度指揮。一位親歷「四.二五事件」的北京法輪功朋友說:「當時警察讓我們排著隊,他領著就往中南海正門走,正好我是從北往南走,快到正門了一看,從南到北也是警察領著在那邊從民族宮過來。這樣兩個隊就等於一個從北到南,一個從南到北就碰到一起了。」就是這樣,上訪的人群最終在警察的帶領下,對中南海形成了「包圍」之勢,這一切正是中共的組織和預謀。

「四.二五事件」中,法輪功學員上訪人數上萬。這個數字也被中共拿來做文章,被黨媒宣傳成「有組織」的另一依據。然而這個說法,略加分析便知是不成立的。據一九九九年以前中共媒體官方報導,全國的法輪功修煉者有一億人。據保守估計,當年北京約有五十萬人修煉法輪功。真若是有組織的話,如果只是北京範圍內進行組織,上訪的人數遠不止一萬。如果是全國範圍內組織起來,去個上百萬也是不成問題。而只去了一萬人恰恰說明這是一種自發行為。完全是因為天津公安放出話來,讓學員去北京上訪。法輪功學員們自發的互相傳達。由於煉功人數眾多,你也想去,他也想去,就去了一萬人。

朋友說,當天總理朱鎔基接見了法輪功學員代表。隨後朱鎔基下令天津公安局放人,重申了國家不會干涉群眾煉功的政策。事件解決之後,學員們靜靜離去。時間是當晚十點。震驚中外的「四.二五法輪功萬人北京大上訪」就這樣和平落幕。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