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外記處境急劇惡化 中共已不在乎外部形象(圖)

2011-03-30 22:29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2月中旬的王府井街頭

德國外長韋斯特韋勒訪華前夕,26名在華工作的德國記者發出聯名信,呼籲他致力於促進外國記者在華工作條件得到改善。德國電視一臺(ARD)駐京記者克里斯蒂娜·阿德哈特(Christine Adelhardt)就此接受了德國之聲採訪。

德國之聲:對您來說,在中國的工作條件惡化表現在哪些地方?

Christine Adelhardt: 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條件出現極端惡化。從法律方面來說,情況非常不明瞭,以前使用的條文現在都變了。以前我們做採訪只須徵得受訪人同意就行了。而現在的情況是,當局要求我們不僅要在採訪前事先徵得受訪人的同意,而且還得徵求有關當局的同意。比如說,在街上做一個隨機調查,本來徵求被訪者同意就行了。而現在,我們的攝製組做了這樣一個街頭調查後,就有警察來找我們,告訴我們必須事先申請在這條街作調查的許可才行。現在的法律條款非常不明確。

我們的經驗是,一方面我們從當局那里根本得不到採訪許可,另一方面,我們希望找的採訪對象被警方威脅不得接受外國記者採訪,因此出於害怕而拒絕我們的採訪要求。我們還碰到過這樣的情況:我們想就一些話題採訪大學教授,他們本來已經同意了,但後來又告知我們學校領導要求他們不能接受外國記者採訪。總而言之,外國記者的處境極端惡化。

德國之聲: 這種情況是只限於北京還是包括其它地方?

Christine Adelhardt: 不僅只限於北京。比如說我們現在計畫做一個旅遊報導,並且聯繫了相應的省份。但現在我們獲知不能前往,我們不受歡迎。也就是說,受到限制的不僅是政治敏感話題,還包括一般性的,多樣性的話題。從其他同行那裡我也得知,這種情況也不只是出現在北京,而是出現在各個省。

德國之聲: 如果不是帶著攝製組,而是不太引人注目地去採訪,情況是否會好一些呢?

Christine Adelhardt: 如果不帶攝製組、不會讓人一眼看出是記者當然會好一些。但是,我想報刊記者也會碰到麻煩,因為還沒等你去,採訪對象就表示拒絕了。或者去了之後,發現警察已經知道了。最後是警察來接待記者,讓記者回家。所以說,平面媒體記者雖然不像我們拿著攝像機那麼顯眼,但從對待外國記者的整體氛圍來講,我們的情況都一樣。只要能給我們設置障礙就會給我們設置障礙。

德國之聲: 這種糟糕的情況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Christine Adelhardt:可以確切地說是從網上首次出現呼籲舉行茉莉花抗議以來,也就是一月底。在阿拉伯世界-突尼西亞、埃及出現變革和政治斷層後,舉行茉莉花抗議的呼籲也出現在中國的網路上。從那以後,外國記者就受到更大壓力。我們都被警察找了去,訓了話,照了像,被威脅說如果觸犯了法規就不能得到工作許可,其實我們中沒有人想觸犯法規。

德國之聲:您寄希望於德國外長在訪問中為改善外國記者工作條件施壓嗎?

Christine Adelhardt: 我希望他在訪問中能夠有機會談及這個問題。但是情況會不會出現改變,對此,我並不抱希望。在我看來,當局的恐懼心理太重。雖然到目前為止,抗議還是在虛擬空間中,街上並沒有出現大規模抗議,但北京當權者太擔心中國也會出現象突尼西亞和埃及那樣的情況,以至於他們不惜一切想要阻止類似情況出現。對世界其它地方怎麼想,他們根本不管,因為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如何保衛權力、鞏固權力上。不要出事比自己的形象可能受損更重要。

德國之聲:您現在如何開展日常工作呢?

Christine Adelhardt:非常艱難。這種尷尬處境總是和話題有多敏感有關。我想,不是太敏感的話題,他們還是會讓我們做的。如果是敏感話題的話,我們會受到壓力-當然因為我們是外國記者,所以不用害怕中國政府,但是我們的採訪對象就不一樣了。因此我總是會仔細考慮,願意和我們談某個話題的採訪對象會在警方那裡遇到什麼樣的麻煩。在這裡,公民失蹤,被關進警察局已經成為家常便飯。我們當然希望做報導,但我不希望因為我的報導而讓某個人受傷害或面臨危險。

德國之聲:那麼哪些話題屬於敏感話題呢?當前的核危機也是嗎?

Christine Adelhardt:老實說,從我到中國以來,還沒有碰到過哪個話題不屬於敏感話題的情況。因為每個話題,中國政府都想主導視聽。對核能源更是如此。因為核電站是國營的,大規模擴展核計畫不屬於討論之列。中國公眾沒有機會討論要不要核電廠,一切都由上面決定並實施。很清楚,隨著日本發生核災難,中國也開始討論核電站安全問題,是不是該新建這麼多核電站。這當然是一個敏感的話題, 因為這涉及到質疑一個自以為是的極權政權所作出的決定。

德國之聲:難道中國政府一點都不害怕自己的對外形象因為威脅限制外國記者而受損嗎?

Christine Adelhardt:我剛才也談到,有一些部門的官員意識到這對中國的形象不利,會毀壞從奧運會放鬆對外國記者限制以來建立的好形象,但是,我認為,在對外形象和對內權威的權衡中,當局認為,內政更為重要。他們更擔心真的會發生抗議活動,社會斷層問題會爆發,這一切當局都想掩蓋起來,因此,他們情願對外形象受損,而不願冒可能出現抗議運動的風險。

德國之聲:您怎麼看中國目前的人權狀況?

Christine Adelhardt:我們的工作條件以及中國人權人士狀況出現惡化是從去年公布劉曉波獲得諾貝爾和平獎開始的。劉曉波獲獎可以說給了中國政府一個沈重打擊。中國領導人認為,劉曉波是罪犯,因此被判刑11年,其他國家怎麼能把和平獎頒發給一個犯了罪的人。這一事件在國外媒體中是一個非常重大的話題,而在中國卻幾乎沒有報導。我們的中國同行根本不允許報導此事,因為我認為,大部分中國人根本不知道中國出了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從那以後,情況就變得糟糕起來,而在網上出現茉莉花抗議後,情況更是急劇惡化。因為相關報導會使更多人知道這一抗議。這正是中國當局所不希望的。

来源:德國之聲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