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原副總長之子:林彪的三大罪狀都是「歷史誤會」 (圖)

2010-12-14 13:40 桌面版 简体 12
    小字

晨報:您父親與林彪來往不多,審查什麼呢?

閻明:主要有三大「罪狀」:一是「一號號令」,被認為是反革命政變的「預演」;二是「北兵南調」;三是給林彪修豪華別墅的「零號工程」。

晨報:很多歷史書說,「一號號令」是林彪未經毛主席同意擅自發布的,圖謀政變。

閻明:當時中蘇在珍寳島交惡,戰爭一觸即發,1969年10月18日,為防敵人突然襲擊,林彪下了幾個指示。我父親剛到北京3個月,對總參工作不熟,隨手就給編了個「一號號令」,林彪根本不知道這件事,連黃永勝都不知道。毛看到「號令」後,大為震怒,認為林彪瞞著他調動軍隊,但毛澤東沒取消它,也沒和林彪溝通,以後才突然拿這個說事。

晨報:這麼說,這是歷史誤會?

閻明:是的,你可以看看「一號號令」的內容,都是很普通的東西,在備戰過程中,類似指令林彪下過很多條,怎麼是「政變」呢?至於另兩條「罪狀」,更站不住腳了,「北兵南調」是蘇聯勸蔣介石趁機出兵,有情報說蔣將在福州空降,周總理親自部署,要廣州軍區配合福建軍區,調部隊去協防,這與林彪有什麼關係?至於「零號工程」,是汪東興交辦的,在靠水的風景區修了一些豪華別墅,有毛澤東、周恩來等的,偏偏沒有林彪的,眾所周知,林怕水,根本不可能住那裡。林彪不喜排場,到廣州住在小公館裡,離軍營近,能看到戰士訓練,他很喜歡。

晨報:您是怎麼知道父親出事的消息的?

閻明:當時我在部隊當副連長,剛開始上邊沒點我父親的名字,所以有僥倖心理,直到集體傳達時,才知道父親也被審查,當時就蒙了。廣州軍區高幹子弟扎堆,最多曾達700多人,大軍區一級的子弟就上百。先開始,我們這些「問題子女」被集中在教導隊,伙食還好,幾個月後按戰士待遇處理到地方,那時地方正「批林批孔」,不敢接收,我被分到崇化縣一個工廠,和「地富反壞右」一起幹活。一有運動,就要挨批鬥,「四人幫」被打倒後,我還被關起來接受過審查。

晨報:您父親最終審查結果如何?

閻明:審查了七年半,三大罪狀都無結果,最終說他犯了「嚴重錯誤」,降兩級處理退休了,他也想開了,說「只要不算反革命就行」。他很少談過去的事,在審查期間,看守根本不拿他當人看,吃得很差,受了不少罪,出來時牙都掉光了。

晨報:老人家能服氣嗎?

閻明:不服氣又能怎樣?他80歲就去世了,黃永勝死得更早,總有包袱壓著,想輕鬆也不容易。我大哥清華畢業,被迫去餵豬,我二哥是空軍尖子,結果當了礦工,我們比黃永勝的幾個孩子算好的了,他家老大在韶關的一家工廠,兩度婚變,老二成了鋼鐵廠爐前工,老三被下放到錳礦,老四在硫酸廠當搬運工。黃家幾個孩子都很優秀,人品好,群眾關係也好。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