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封我解,勝負早已定(圖)

2010-08-29 23:57 作者:林輝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自由門

8月27日下午,中國大陸多地網民突然發現,在點擊「自由門、逍遙門、無界瀏覽」等翻牆軟體時,均會彈出一個對話框:「自由門軟體發生問題,必須關閉,謹此致歉」。當按下「確定」後,翻牆軟體會自動關閉。有網民相信這是當局升級防火牆、提升網路封鎖所致。

就在網民們萬分焦急之際,8月28日下午,自由門7.03測試版2和逍遙門1.4測試版1同時推出,速度之快令人驚訝。當點擊這兩個更新的軟體後,前述對話框不再彈出,網民們可以再度暢遊在國內被屏蔽的海外網站。這自然要歸功於全球網路自由聯盟(Global Internet Freedom Consortium,簡稱GIFC)的專家們。

全球網路自由聯盟由一組華裔科學家於2001年創立,由多個擅長研發和安裝反網路審查技術的團體組成,主要成員為法輪功成員。他們中不乏北大、清華乃至美國名校計算機專業畢業的博士,可以說,都是研發軟體的高手。該聯盟成立的初衷是開發有效的破網軟體,使得被中共封鎖信息的大陸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中國人,可以通過這些「翻牆」技術瞭解海外資訊。這些免費的破網軟體包括「自由門、逍遙門、無界瀏覽」等。

正是憑藉這些高效的軟體,數以百萬的中國人才得以突破中共的網路封鎖,自由瀏覽海外真實資訊,瞭解了中國的現狀,瞭解了中共的假、惡、醜。法廣曾報導過一個叫Jason Ng的中國網民所做的網路調查,在其統計中,網民們使用最多的是自由門、無界瀏覽、Puff等翻牆工具,71%的人使用這些工具來翻牆。有網友表示:「透過破網軟體,這才呼吸到新鮮自由的空氣,沒有這些團體的貢獻,我可能將被窒息在中共的防火牆中。」

而2009年震撼世界的伊朗民眾反政府選舉舞弊的示威中,自由門更是起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伊朗持不同政見者用它來訪問在伊朗遭到封鎖的Twitter和YouTube,組織示威和發布遊行後的視頻資料。一個伊朗網民在寫給全球網路自由聯盟的信中這樣說道:「我只是想說,是全球網路自由聯盟拯救了我們的生活,因為在選舉期間,我們沒有任何溝通的方式,是自由門為我們架起了溝通的平臺。非常感謝你們。我愛你們!」

自然,對於全球自由網路聯盟,中共是恨之入骨。中共一方面對自由網路聯盟的成員採取惡意破壞、恐嚇、毆打和死亡威脅等手段以達到破壞的目的;另一方面,則增加網警、「五毛」數量,並投入大量人力財力建立「金盾工程」、「長城防火牆」等加強網路控制,逼走不妥協的Google等。

去年哈佛大學法學院所作的《中國網際網路過濾報告》稱,早在2005年中國就有一千多個不能說、不能寫的辭彙黑名單,全部現任國家領導人的名字都要過濾。而2003年中國網警編製就已有三十多萬,人員年輕且具備電腦網路技能。不過,與全球自由網路聯盟的成員不同的是,這些電腦高手所做的卻是打擊「反動」網站、過濾敏感資訊和封殺境外涉及政治的網址。雙方猶如武林高手過招,是你封我解,你解我封。對決的結果,自然是自由網路聯盟的成員更勝一籌。

不由得想起了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幾個武藝高強但卻助紂為虐之人。比如《書劍恩仇錄》中的武當弟子張召重,武功高強,但卻貪婪、狠毒,而且多行不義之事,幫助不義之人。再比如《倚天屠龍記》中的玄冥二老、成昆,《連城訣》中的狄雲……可見,高強的武功在心術不正的人手裡就是為害之利器,因此中國武學自來首先講的是武德,不講武德之人絕不會得到最上乘的武功。當然,這些助紂為虐的武林高手下場也都十分可悲。

同樣的道理,當掌握電腦技術的高手不辨是非、助紂為虐時,技術也就成了為害之利器,如不改弦更張,下場如何也是不言自明。在這場勝負早已決定的對決中,中共的網警們是否該想一想何去何從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