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維平:解讀關於文強死前的報導(二)

2010-07-16 23:10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24
    小字

2010/07/17/20100717095054979.jpg

今天,《時代週報》發表一篇文章,記錄了文強大姐與弟弟文強死前相會的情景和感受,應當講,這是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她透露了與許多媒體不同的信息,值得我們認真分析研究。

給兒子的兩份遺言
報導說,文萬琴早就預感文強難逃一死,但突如其來的死訊,還是讓她猝不及防,精神恍惚。她說:「我萬萬沒有料到,7日早上與文強十分鐘的相見,竟成永別。」文萬琴透露,文強臨刑前,委託在場的警察轉達給兒子兩句遺言:「正確面對社會,讓歷史做最後的鑑定。」這一點與以前的媒體報導完全不同。第一,它是由文強身邊的警察轉告的,也就是說,他不是親口對兒子講的,旁邊沒有監聽人員,故可能比親口講的來得真實。文強從警那麼多年,不可能沒有幾個好朋友,他可能是在某種場合,在一比一的情況下,找人私傳的遺言;第二,他認為自已的案子是一個擴大化的冤案,所以,要兒子正確對待社會,讓歷史做最後的鑑定。這就是說,他知道,他不是死於貪腐,而是死於共產黨高層的內鬥,他也相信,等薄熙來在未來的權鬥中倒臺,他的案件真相將被全盤托出。他認為,他的案件有待於鑑定,而沒有說「平反」,是因為他確有經濟問題,但不足以判死。

神速處死是怕他亂咬
報導引述文強姐姐的話說,她夢見三弟穿著白色短袖襯衣和灰色西褲,像一陣風一樣,從自己身邊飄過。她大聲呼喊他的名字,卻沒有任何回應。看著他越來越遠的背影,文萬琴從夢中哭醒時,是7月8日凌晨4時,窗外天色未亮。她睡意全無,前一天的經歷,如電影般在腦海中回放,她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三弟再也回不來了。我認為,世間萬物的發生都不是偶然的,文強一定確有貪污受賄的經濟問題,但可能數額並不是太大,而且,他沒有必要強姦一個女大學生,這是常識性的問題。故此,他姐姐夢裡有白色物品,乃盼清白也!而「灰色西褲」即「灰色收入」也!而且,從自然天象看,他死後重慶經受了一場狂風暴雨,這都是天人感應!

至於為什麼以神速執行死刑,是因為文強案不是孤立的,他絕對不是只牽扯了警界任職的下級,卻一個也沒有波及上面的高官,可能汪洋,賀國強,王鴻舉等人都被牽扯進去,所以,薄熙來送了人情,他抓住了共青團派的把柄,逼迫胡錦濤停查了他太太谷開來的變相受賄行為,專案組攔腰砍斷了文強案錯綜複雜的線索,因此,賀國強多次高調讚揚薄熙來打黑,汪洋給重慶送去招商會的大單生意,王鴻舉在調職時如釋重負,總之,受牽連的高官們不論屬於什麼派,都希望文強早死!早些閉上嘴!這樣一來,文強,就成了中共內部爾虞我詐,在大肆宣傳慎重對待死刑判決的情況下,以過山車般的速度,歷時11個月就處死的高官典型!

律師們趁機發財
報導說,7月7日上午9時15分,經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強在重慶被執行死刑。這位在坊間頗具傳奇色彩的「重慶黑惡勢力最大保護傘」,就此向他的人生謝幕。這一天,距離他被「雙規」正好11個月。

在此期間,文萬琴作為文強的六旬大姐,視此為「生命中最揪心的一段日子」。她冒著風雪進北京為弟弟求情斡旋,邀請律師,籌措巨額律師費50萬元,密切關注著案件的審理與進展……我注意到了「巨額」二字。由於中國律師的處境,不能離開政治體制,法院不能獨立審判,他們也根本做不到獨立辯護,對文強這樣的敏感案件,律師根本無能為力。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的昂貴收費,他們可能還會想,你很貪腐,當然有錢,多要些也無妨!故此,文萬琴花光了家底也沒能救弟弟文強的命!

實際上,據我被薄熙來陷害入獄的切身感受,這樣的由中共高官操控的案件,民間叫「戴帽案件」,被押者判多少年,是死是活,全憑長官意志,請律師根本就是走形式,專案組希望犯罪嫌疑人傾家蕩產,就不反對他們請律師,而律師呢,明明知道力量有限,有的也會吹牛,以便賺錢,所以,如果文強家人請一個法律系的大學畢業生敷衍了事,可能收費低些,判決結果也會是一樣!

兒子成了利益交換的籌碼
文萬琴可能不明白,按照共產黨監獄的規定,死刑犯是絕對不能見家人的,因為警方擔心發生意外,有的犯人是輕罪重判,罪不至死,或根本就是冤案,家人不服,會在現場造成無可挽回的突發事件,所以,能讓他們見面,不是薄熙來的恩賜,而是他們利益交換的結果!

7月10日下午,文萬琴在接受《時代週報》長達3個小時獨家採訪時披露了一些細節。「文強想見你。」記者敘述道,7月6日晚11時,文萬琴接到專案組的通知,稱翌日早上將派車來接。文萬琴當晚情緒激動。自去年8月7日,文強身陷囹圄,她與文強僅有一次會面。那是今年5月15日,文強案二審庭審結束後,她和丈夫、大弟媳、妹妹一行四人,獲准進入法院臨時羈押室見了文強,時間為短短五分鐘。看來,他顯然有很多話沒有講。

報導說,7月7日早晨5時剛過,文萬琴就起床。幾乎同時,羈押在重慶第二看守所的文強,亦被民警叫醒。6時,文萬琴坐上文強專案組派來的車,從北碚家裡出發,趕往重慶市第五中級人民法院。這次被通知探望文強的,還有文強的獨子文伽昊。

我想,這一點非常重要!這時,被非法拘禁了很久的文伽昊成了薄熙來,王立軍打垮文強的一張有力的王牌!薄熙來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點,來催毀文強的精神!誰不心疼自己的兒子呢?誰要是把薄瓜瓜抓起來,誰就能徹底打垮薄熙來!這個道理是千篇一律的!

報導說,去年8月文強案發後,文伽昊就被重慶警方帶走了,文萬琴曾多處尋訪而下落不明,文強因此對他牽掛不已。文伽昊後來對《時代週報》稱,當時他因涉嫌毀滅證據罪被關進了看守所,後來檢察院決定不予起訴。今年6月2日他被警察釋放,至今暫居其舅家。

但我們要問:薄熙來操控下的司法當局,為什麽要抓文強的兒子呢?那麽,薄熙來會說他涉嫌犯罪!我要問:既然是這樣,為什麽不通知家屬?這不是明目張膽地違法嗎?

我認為,薄熙來抓捕文強的兒子,還有一個原因是,據報導,他兒子曾到過加拿大讀書,雖然時間不長,但他對海外的新聞自由和民主政治很熟悉,他們擔心他會忽然出境,會泄露所謂的「國家機密」,薄熙來從來就是靠欺騙的謊言愚弄老百姓的。一旦出境後公布了內幕,顯然對警方極其不利!

那麼,一旦交易不成怎麼辦?那就暗殺滅口!所以,重慶警方遲遲不交待文伽昊的下落!直到薄熙來擺平了一切,胸有成竹了,才讓文強的兒子閃亮登場了!

「冷靜」是骯髒交易的結果
報導說,7時整,文萬琴到達了重慶第五中院。一進入法院,她頓覺空氣凝重,滿眼都是全副武裝的特警。到了休息室,她見到半小時前已到的侄子。押解文強的車隊,亦早於文萬琴5分鐘抵達重慶第五中院,經由地下車庫進入法庭。7時15分,法官向文強宣布,最高法院核准其死刑,並立即執行。7時40分,她們在接受了法院「會見時不許談案情,控制住感情,不得高聲喧嘩」的3條規定後,才和侄子被帶往法庭會見文強,時間十分鐘。表面上看是法院在執法,實際上,是薄熙來在幕後操控木偶。

她說,「一進門,我就看到他戴著腳鐐、手銬坐在那裡,身後站著法警。」文萬琴回憶說,文強剛理過發,顯得很年輕,精神狀態也好於二審時。我想,這時官方精心準備的結果。

報導描述說,兩人在文強面前坐下,中間隔著一張方桌。會見的前兩三分鐘,因為情緒激動,三人竟然相對無言,法庭內一片寂靜。於是,在法院人員「抓緊時間」的提醒下,文強才嘮叨一句:「昨天都沒通知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得。」他接著稱自己給孩子寫了點東西,判決書也給他,但都沒有從看守所帶過來。這說明,文強曾有文字記錄的東西,是準備交給兒子的,也是給所有的關心此案的人們看的,但只要有不利於官方的片言只語,坐過牢的薄熙來都會徹底銷毀,所以,這份材料將永遠地消失了!

在文萬琴的描述中,文強顯得異常冷靜。「如果到了那一天,我們把你的骨灰埋到歌樂山,和父母在一起。我們來看他們時也順便看你。」對文萬琴的這個要求,文強回答得非常淡定:「那是你們的事情了。」

我想,此前,薄熙來派王立軍已和文強進行了多次談判,他們做了骯髒的交易,薄熙來承諾放了他兒子,文強承諾對記者及其它親友保持沉默,特別是一字也不能透露中共高官內鬥的秘密!

於是,如同背台詞一樣,薄熙來,王立軍需要他講的話終於出籠了!文強告誡兒子要正確面對社會,自力更生,「老爸有今天,是我自己做了錯事,你不要恨社會,要恨就恨老爸。做人要正直,別人給你錢財,千萬不能要。」

這等於說,薄熙來深知,殺父之仇是不能遺忘的,他怕遭到報復,故此,先給文強的兒子堵了嘴!總之,要他不能恨薄熙來,不能恨共產黨。

報導說,文強還囑咐兒子保重好身體,記得去探視母親和兄弟姐妹,向他們帶聲好。最後,文伽昊向法院申請允許父子擁抱一下。得到同意後,文強站起來,高高舉起戴著手銬的雙手,兒子撲上去緊摟父親的腰,喊著「爸爸」開始大哭……兩人擁抱了10多秒後,兒子跪下給父親磕了個頭。會見到此為止。文強被帶走的瞬間,文萬琴探起身子,隔著桌子,還摸了文強的手。應當講,這些現場情節的描寫都是真實的,生動感人的,它集中表現了中共黨內權鬥的殘酷性和以反腐倡廉為幌子排除異己的虛偽性!

共產黨比國民黨還要殘忍百倍
據報導,8時30分,押解文強的車隊駛離法院,沿著嘉陵江一路向西奔馳,開往歌樂山某刑場。9時15分,在刑場院的一輛死刑注射執行車裡,文強被執行死刑。隨後,屍體由法院送至重慶石橋鋪殯儀館火化。文強和他的江湖人生走到了終局。

我想,文強如有悟性,應當想起重慶的渣滓洞和歌樂山,這些當年國民黨關押和殺害過共產黨員的地方,至今還血跡斑斑,共產黨已經忘記了當初的為貧苦大眾謀利益的承諾和理想,至今已墮落成為一個貪得無厭的利益集團,文強只不過是其中一個小蝦米而已,他之所以被比他還貪婪的薄熙來送進了地獄,是因為共產黨比國民黨還壞!它除了貪污受賄,腐化成風,而且還想欺騙老百姓,讓他們相信這個黨還能通過反腐倡廉得以自救。


隨後,給共產黨賣命了一輩子的文強,被執行死刑,其骨灰盒竟成了「無遺照的骨灰盒」。他姐姐說,最早獲知文強死訊,是來自一位朋友的電話。那時,還不到10時,她和侄子剛從法院回到他暫住的舅舅家。朋友說,網上消息都掛出來了。文萬琴大腦頓時一片空白,她不相信這是事實,讓文伽昊立刻上網查詢,很快看到文強在重慶被執行死刑的消息鋪天蓋地,網上照片也顯示,許多重慶市民打出橫幅或燃放鞭炮慶賀文強伏法。文萬琴這才恍然明白了早上與文強相見的含義。11時,文萬琴接到文強專案組人員電話,證實已行刑。

事實上,在文強的兄弟姐妹心裏,他罪孽深重,難逃一死。據報導,文萬琴稱在上次會面時,文強就交代:「我身後一切從儉。」但文萬琴至今想不明白的是:「見面時,他為什麼那麼冷靜,不告訴我們他即將被處決呢?他應該有很多話要說呀。」7日17時,文萬琴和文伽昊在石橋鋪殯儀館見到了文強的骨灰,裝在塑料袋裡,放在一間屋子的角落,一塊泡沫上書:「文強(死刑犯),2010.7.7火化,骨灰保存一個月。」殯儀館的人員告訴她,文強的遺體是由四個警察送到館裡來的,被裹著,看不到臉部表情。當晚,多位親戚給文萬琴打電話,詢問是否設置靈堂。兄妹們十分為難,最後決定放棄。「哪裡敢設嘛。文強被處死,大家都覺得大快人心,在這時候設靈堂,我們擔心引起街坊鄰居不滿,更怕有情緒激動的群眾來鬧事。」文萬琴說。當然,同樣還怕被盜墓,文家人也放棄埋葬方案。8日上午,文萬琴等親友買了骨灰盒,裝好文強骨灰,將其寄存在石橋鋪殯儀館。刻著「萬古常青」四字的骨灰盒被安置在一個非常僻靜的角落,沒有主人的牌位、遺照,與其它骨灰盒形成強烈反差。

7月9日,重慶大雨滂沱,我想,這天象說明瞭什麽呢?文強離世第三天。重慶民間有「逢三」為故人燒紙錢的習俗,文萬琴和文伽昊等十幾人將文強的骨灰盒抱出殯儀館,草草祭奠後匆匆離去。

由此可見,重慶法院公然踐踏國家的法律,執行死刑的同時,應當立即通知家屬,但他們沒有這樣做!我們可以比照地讀一下小說《紅岩》!看一看共產黨是否比國民黨要殘忍百倍!

文強不是最貪的官員
顯然,文強有貪腐行為,不容置疑,但通過他姐姐的述說,我們可以看到,他不是中國目前最貪婪的官員。

他姐姐介紹說,她家裡共七兄妹,她排行老大,除老五是妹妹,其他五個都是弟弟,文強排行老三。文強少年時代很是上進,晚上看書經常至深夜,總惹來母親嘮叨:「煤油很貴,還不快點熄燈睡覺。」初中畢業後,他17歲時就下鄉當知青,其間任大隊團支書,後來考上了警校,1980年畢業後成為了一名警察,並仕途一路順利。她說:「從知青一步一步做到廳級幹部,多不容易!哪想如今……」文萬琴搖頭嘆息地坦言,為他聘請律師前後共花費了50多萬元,都是由兄妹們湊的,但他在位時沒給我們任何人幫過忙,現在,還要掏錢給他打官司。」由此,我們看到了文強的另一面,他沒有利用手中的權力,為親友謀取私利。
   
第一,今年文伽昊29歲了,但沒有被文強安排在政府部門當官,也沒辦什麼公司賺大錢,特別是,他沒有像薄熙來那樣,把薄瓜瓜送到英國讀哈羅公學!第二,文強的兄妹個個均生活處境不佳,五妹早在國企改革時首批下崗,目前在外打工;七弟早年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受刺激而精神失常,多年來一直在精神病院治療。作為大姐的文萬琴,為打官司,花光了家裡積蓄,還欠下18萬債務。為了還債,已退休的她,目前在北碚一家公司打工。可見,文強並沒有像薄熙來在大連那樣,太太開律師事務所,哥兄弟幾個都跟他沾光,連秘書,司機都有生意做!難怪文萬琴說,文強沒給我們兄妹任何關照,也讓我們經受住了調查,最終未被拖下水。

「性格決定命運」是什麼意思?

那麼,為什麼比文強貪腐百倍,已受到中紀委調查的薄熙來,卻能整倒了他,欺世盜名,轉危為安呢?文萬琴對文強之死的解釋是「性格決定命運」。在她看來,弟弟脾氣火暴、太講哥們義氣,這使他在官場失守原則和底線,滑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我認為,這段話已透露了他死的直接原因。可能2007年12月,薄熙來到達重慶後,文強自以為靠山硬,依然忠誠於前任書記汪洋,並且可能公開頂撞過小肚雞腸的薄熙來!只是細節記者不敢披露!薄熙來在重慶官場人人皆貪的情況下,拿文強這個脾氣火爆,離心離德的倒霉蛋開刀,才發生了以上的悲劇。相反,薄熙來雖然貪腐,但他在黨內軍內都密佈著利益集團內的死黨,他們盤根錯節,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胡錦濤沒有膽略和氣魄,與其抗衡,故才出現了大貪抓小貪的荒唐故事,因此,說「性格決定命運」,不如說「制度決定命運」!

沒管好太太可能是關鍵
與我以前接觸過的眾多中共高官一樣,文強墮落的主要原因是,沒有管好太太,這一點頗為類似薄熙來。

文萬琴說,在文家兄妹眼裡,文強從「打黑英雄」淪為死囚,其妻周曉亞亦起了催化劑的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強大嫂對著骨灰盒悲嘆:「兄弟,下輩子你要好好選個媳婦!」據說,周曉亞是文強當知青時認識的,他見文強能幹,主動追求他,當時文強對她並不十分滿意,他一度很猶豫,後來在父母的勸說下才勉強接受。文強的家人對周的評價是:「她是一個‘財迷’,素質很差。」文萬琴說,文家兄妹很反感,如果到他家串門,要是看你手上沒有拎東西,她就不給好臉色。」這一細節,和谷開來一樣,在大連,求薄熙來辦事的人,假如不送禮,不行賄,根本就進不了薄熙來家的門!

因此,他大姐說,多年來,周曉亞成了橫亙在文強與兄妹間的一堵牆。她清晰地記得,父母在世時,有一次到文強家,周曉亞不理不睬,第二天連早飯都不給做,導致兩位老人憤然離開。「母親去世後,老人家當年陪嫁的彫花老床,周曉亞不打一聲招呼就搬走了。」這一情節,使我想起大連很多政府官員對我講的話,他們逢年過節給薄熙來拜年,如果不給紅包,谷開來就給人家臉色看,甚至找藉口把他們拒之門外!還有一次,連應邀到他家坐客的幾位副市長都要被其冷落,不得不自已動手做飯!。。。。。。

文萬琴認為,正是周曉亞見錢眼開,大肆收受賄賂,才一步步地把文強推向死亡。要我說,薄熙來重慶履新以後,確實不敢再像父親薄一波活著時那樣肆無忌憚,貪污受賄了,但是,谷開來的昂道律師事務所還在照常營業,其巨額貪腐款項已經轉移到了瑞士和新家坡,不過是記在兒子名下而已,這怎麽能讓文強本人和親友以及廣大人民群眾服氣呢?

然而,文強曾與悍匪槍戰,緝拿匪徒張君,幾曾戰功顯赫。薄熙來以唱紅打黑震驚了全世界,忽悠了民意,但這些都並不能改寫其在大連貪腐和枉法的歷史問題,只要他在中共18大的高層權鬥中失手,一切就將真相大白,他的對立面也會像他那樣抓捕他的兒子,挖出他的太太,查封他的財產,讓他難逃身敗名裂的下場!

2010年7月15日夜於多倫多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