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维平:解读关于文强死前的报道(二)

2010-07-16 23:10 作者:姜维平 桌面版 正體 24
    小字

2010/07/17/20100717095054979.jpg

今天,《时代周报》发表一篇文章,记录了文强大姐与弟弟文强死前相会的情景和感受,应当讲,这是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她透露了与许多媒体不同的信息,值得我们认真分析研究。

给儿子的两份遗言
报道说,文万琴早就预感文强难逃一死,但突如其来的死讯,还是让她猝不及防,精神恍惚。她说:“我万万没有料到,7日早上与文强十分钟的相见,竟成永别。”文万琴透露,文强临刑前,委托在场的警察转达给儿子两句遗言:“正确面对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这一点与以前的媒体报道完全不同。第一,它是由文强身边的警察转告的,也就是说,他不是亲口对儿子讲的,旁边没有监听人员,故可能比亲口讲的来得真实。文强从警那么多年,不可能没有几个好朋友,他可能是在某种场合,在一比一的情况下,找人私传的遗言;第二,他认为自已的案子是一个扩大化的冤案,所以,要儿子正确对待社会,让历史做最后的鉴定。这就是说,他知道,他不是死于贪腐,而是死于共产党高层的内斗,他也相信,等薄熙来在未来的权斗中倒台,他的案件真相将被全盘托出。他认为,他的案件有待于鉴定,而没有说“平反”,是因为他确有经济问题,但不足以判死。

神速处死是怕他乱咬
报道引述文强姐姐的话说,她梦见三弟穿着白色短袖衬衣和灰色西裤,像一阵风一样,从自己身边飘过。她大声呼喊他的名字,却没有任何回应。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文万琴从梦中哭醒时,是7月8日凌晨4时,窗外天色未亮。她睡意全无,前一天的经历,如电影般在脑海中回放,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三弟再也回不来了。我认为,世间万物的发生都不是偶然的,文强一定确有贪污受贿的经济问题,但可能数额并不是太大,而且,他没有必要强奸一个女大学生,这是常识性的问题。故此,他姐姐梦里有白色物品,乃盼清白也!而“灰色西裤”即“灰色收入”也!而且,从自然天象看,他死后重庆经受了一场狂风暴雨,这都是天人感应!

至于为什么以神速执行死刑,是因为文强案不是孤立的,他绝对不是只牵扯了警界任职的下级,却一个也没有波及上面的高官,可能汪洋,贺国强,王鸿举等人都被牵扯进去,所以,薄熙来送了人情,他抓住了共青团派的把柄,逼迫胡锦涛停查了他太太谷开来的变相受贿行为,专案组拦腰砍断了文强案错综复杂的线索,因此,贺国强多次高调赞扬薄熙来打黑,汪洋给重庆送去招商会的大单生意,王鸿举在调职时如释重负,总之,受牵连的高官们不论属于什么派,都希望文强早死!早些闭上嘴!这样一来,文强,就成了中共内部尔虞我诈,在大肆宣传慎重对待死刑判决的情况下,以过山车般的速度,历时11个月就处死的高官典型!

律师们趁机发财
报道说,7月7日上午9时15分,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这位在坊间颇具传奇色彩的“重庆黑恶势力最大保护伞”,就此向他的人生谢幕。这一天,距离他被“双规”正好11个月。

在此期间,文万琴作为文强的六旬大姐,视此为“生命中最揪心的一段日子”。她冒着风雪进北京为弟弟求情斡旋,邀请律师,筹措巨额律师费50万元,密切关注着案件的审理与进展……我注意到了“巨额”二字。由于中国律师的处境,不能离开政治体制,法院不能独立审判,他们也根本做不到独立辩护,对文强这样的敏感案件,律师根本无能为力。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昂贵收费,他们可能还会想,你很贪腐,当然有钱,多要些也无妨!故此,文万琴花光了家底也没能救弟弟文强的命!

实际上,据我被薄熙来陷害入狱的切身感受,这样的由中共高官操控的案件,民间叫“戴帽案件”,被押者判多少年,是死是活,全凭长官意志,请律师根本就是走形式,专案组希望犯罪嫌疑人倾家荡产,就不反对他们请律师,而律师呢,明明知道力量有限,有的也会吹牛,以便赚钱,所以,如果文强家人请一个法律系的大学毕业生敷衍了事,可能收费低些,判决结果也会是一样!

儿子成了利益交换的筹码
文万琴可能不明白,按照共产党监狱的规定,死刑犯是绝对不能见家人的,因为警方担心发生意外,有的犯人是轻罪重判,罪不至死,或根本就是冤案,家人不服,会在现场造成无可挽回的突发事件,所以,能让他们见面,不是薄熙来的恩赐,而是他们利益交换的结果!

7月10日下午,文万琴在接受《时代周报》长达3个小时独家采访时披露了一些细节。“文强想见你。”记者叙述道,7月6日晚11时,文万琴接到专案组的通知,称翌日早上将派车来接。文万琴当晚情绪激动。自去年8月7日,文强身陷囹圄,她与文强仅有一次会面。那是今年5月15日,文强案二审庭审结束后,她和丈夫、大弟媳、妹妹一行四人,获准进入法院临时羁押室见了文强,时间为短短五分钟。看来,他显然有很多话没有讲。

报道说,7月7日早晨5时刚过,文万琴就起床。几乎同时,羁押在重庆第二看守所的文强,亦被民警叫醒。6时,文万琴坐上文强专案组派来的车,从北碚家里出发,赶往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这次被通知探望文强的,还有文强的独子文伽昊。

我想,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时,被非法拘禁了很久的文伽昊成了薄熙来,王立军打垮文强的一张有力的王牌!薄熙来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点,来催毁文强的精神!谁不心疼自己的儿子呢?谁要是把薄瓜瓜抓起来,谁就能彻底打垮薄熙来!这个道理是千篇一律的!

报道说,去年8月文强案发后,文伽昊就被重庆警方带走了,文万琴曾多处寻访而下落不明,文强因此对他牵挂不已。文伽昊后来对《时代周报》称,当时他因涉嫌毁灭证据罪被关进了看守所,后来检察院决定不予起诉。今年6月2日他被警察释放,至今暂居其舅家。

但我们要问:薄熙来操控下的司法当局,为什麽要抓文强的儿子呢?那麽,薄熙来会说他涉嫌犯罪!我要问:既然是这样,为什麽不通知家属?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违法吗?

我认为,薄熙来抓捕文强的儿子,还有一个原因是,据报道,他儿子曾到过加拿大读书,虽然时间不长,但他对海外的新闻自由和民主政治很熟悉,他们担心他会忽然出境,会泄露所谓的“国家机密”,薄熙来从来就是靠欺骗的谎言愚弄老百姓的。一旦出境后公布了内幕,显然对警方极其不利!

那么,一旦交易不成怎么办?那就暗杀灭口!所以,重庆警方迟迟不交待文伽昊的下落!直到薄熙来摆平了一切,胸有成竹了,才让文强的儿子闪亮登场了!

“冷静”是肮脏交易的结果
报道说,7时整,文万琴到达了重庆第五中院。一进入法院,她顿觉空气凝重,满眼都是全副武装的特警。到了休息室,她见到半小时前已到的侄子。押解文强的车队,亦早于文万琴5分钟抵达重庆第五中院,经由地下车库进入法庭。7时15分,法官向文强宣布,最高法院核准其死刑,并立即执行。7时40分,她们在接受了法院“会见时不许谈案情,控制住感情,不得高声喧哗”的3条规定后,才和侄子被带往法庭会见文强,时间十分钟。表面上看是法院在执法,实际上,是薄熙来在幕后操控木偶。

她说,“一进门,我就看到他戴着脚镣、手铐坐在那里,身后站着法警。”文万琴回忆说,文强刚理过发,显得很年轻,精神状态也好于二审时。我想,这时官方精心准备的结果。

报道描述说,两人在文强面前坐下,中间隔着一张方桌。会见的前两三分钟,因为情绪激动,三人竟然相对无言,法庭内一片寂静。于是,在法院人员“抓紧时间”的提醒下,文强才唠叨一句:“昨天都没通知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得。”他接着称自己给孩子写了点东西,判决书也给他,但都没有从看守所带过来。这说明,文强曾有文字记录的东西,是准备交给儿子的,也是给所有的关心此案的人们看的,但只要有不利于官方的片言只语,坐过牢的薄熙来都会彻底销毁,所以,这份材料将永远地消失了!

在文万琴的描述中,文强显得异常冷静。“如果到了那一天,我们把你的骨灰埋到歌乐山,和父母在一起。我们来看他们时也顺便看你。”对文万琴的这个要求,文强回答得非常淡定:“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我想,此前,薄熙来派王立军已和文强进行了多次谈判,他们做了肮脏的交易,薄熙来承诺放了他儿子,文强承诺对记者及其它亲友保持沉默,特别是一字也不能透露中共高官内斗的秘密!

于是,如同背台词一样,薄熙来,王立军需要他讲的话终于出笼了!文强告诫儿子要正确面对社会,自力更生,“老爸有今天,是我自己做了错事,你不要恨社会,要恨就恨老爸。做人要正直,别人给你钱财,千万不能要。”

这等于说,薄熙来深知,杀父之仇是不能遗忘的,他怕遭到报复,故此,先给文强的儿子堵了嘴!总之,要他不能恨薄熙来,不能恨共产党。

报道说,文强还嘱咐儿子保重好身体,记得去探视母亲和兄弟姐妹,向他们带声好。最后,文伽昊向法院申请允许父子拥抱一下。得到同意后,文强站起来,高高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儿子扑上去紧搂父亲的腰,喊着“爸爸”开始大哭……两人拥抱了10多秒后,儿子跪下给父亲磕了个头。会见到此为止。文强被带走的瞬间,文万琴探起身子,隔着桌子,还摸了文强的手。应当讲,这些现场情节的描写都是真实的,生动感人的,它集中表现了中共党内权斗的残酷性和以反腐倡廉为幌子排除异己的虚伪性!

共产党比国民党还要残忍百倍
据报道,8时30分,押解文强的车队驶离法院,沿着嘉陵江一路向西奔驰,开往歌乐山某刑场。9时15分,在刑场院的一辆死刑注射执行车里,文强被执行死刑。随后,尸体由法院送至重庆石桥铺殡仪馆火化。文强和他的江湖人生走到了终局。

我想,文强如有悟性,应当想起重庆的渣滓洞和歌乐山,这些当年国民党关押和杀害过共产党员的地方,至今还血迹斑斑,共产党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为贫苦大众谋利益的承诺和理想,至今已堕落成为一个贪得无厌的利益集团,文强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小虾米而已,他之所以被比他还贪婪的薄熙来送进了地狱,是因为共产党比国民党还坏!它除了贪污受贿,腐化成风,而且还想欺骗老百姓,让他们相信这个党还能通过反腐倡廉得以自救。


随后,给共产党卖命了一辈子的文强,被执行死刑,其骨灰盒竟成了“无遗照的骨灰盒”。他姐姐说,最早获知文强死讯,是来自一位朋友的电话。那时,还不到10时,她和侄子刚从法院回到他暂住的舅舅家。朋友说,网上消息都挂出来了。文万琴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不相信这是事实,让文伽昊立刻上网查询,很快看到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的消息铺天盖地,网上照片也显示,许多重庆市民打出横幅或燃放鞭炮庆贺文强伏法。文万琴这才恍然明白了早上与文强相见的含义。11时,文万琴接到文强专案组人员电话,证实已行刑。

事实上,在文强的兄弟姐妹心里,他罪孽深重,难逃一死。据报道,文万琴称在上次会面时,文强就交代:“我身后一切从俭。”但文万琴至今想不明白的是:“见面时,他为什么那么冷静,不告诉我们他即将被处决呢?他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呀。”7日17时,文万琴和文伽昊在石桥铺殡仪馆见到了文强的骨灰,装在塑料袋里,放在一间屋子的角落,一块泡沫上书:“文强(死刑犯),2010.7.7火化,骨灰保存一个月。”殡仪馆的人员告诉她,文强的遗体是由四个警察送到馆里来的,被裹着,看不到脸部表情。当晚,多位亲戚给文万琴打电话,询问是否设置灵堂。兄妹们十分为难,最后决定放弃。“哪里敢设嘛。文强被处死,大家都觉得大快人心,在这时候设灵堂,我们担心引起街坊邻居不满,更怕有情绪激动的群众来闹事。”文万琴说。当然,同样还怕被盗墓,文家人也放弃埋葬方案。8日上午,文万琴等亲友买了骨灰盒,装好文强骨灰,将其寄存在石桥铺殡仪馆。刻着“万古常青”四字的骨灰盒被安置在一个非常僻静的角落,没有主人的牌位、遗照,与其它骨灰盒形成强烈反差。

7月9日,重庆大雨滂沱,我想,这天象说明了什麽呢?文强离世第三天。重庆民间有“逢三”为故人烧纸钱的习俗,文万琴和文伽昊等十几人将文强的骨灰盒抱出殡仪馆,草草祭奠后匆匆离去。

由此可见,重庆法院公然践踏国家的法律,执行死刑的同时,应当立即通知家属,但他们没有这样做!我们可以比照地读一下小说《红岩》!看一看共产党是否比国民党要残忍百倍!

文强不是最贪的官员
显然,文强有贪腐行为,不容置疑,但通过他姐姐的述说,我们可以看到,他不是中国目前最贪婪的官员。

他姐姐介绍说,她家里共七兄妹,她排行老大,除老五是妹妹,其他五个都是弟弟,文强排行老三。文强少年时代很是上进,晚上看书经常至深夜,总惹来母亲唠叨:“煤油很贵,还不快点熄灯睡觉。”初中毕业后,他17岁时就下乡当知青,其间任大队团支书,后来考上了警校,1980年毕业后成为了一名警察,并仕途一路顺利。她说:“从知青一步一步做到厅级干部,多不容易!哪想如今……”文万琴摇头叹息地坦言,为他聘请律师前后共花费了50多万元,都是由兄妹们凑的,但他在位时没给我们任何人帮过忙,现在,还要掏钱给他打官司。”由此,我们看到了文强的另一面,他没有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亲友谋取私利。
   
第一,今年文伽昊29岁了,但没有被文强安排在政府部门当官,也没办什么公司赚大钱,特别是,他没有像薄熙来那样,把薄瓜瓜送到英国读哈罗公学!第二,文强的兄妹个个均生活处境不佳,五妹早在国企改革时首批下岗,目前在外打工;七弟早年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受刺激而精神失常,多年来一直在精神病院治疗。作为大姐的文万琴,为打官司,花光了家里积蓄,还欠下18万债务。为了还债,已退休的她,目前在北碚一家公司打工。可见,文强并没有像薄熙来在大连那样,太太开律师事务所,哥兄弟几个都跟他沾光,连秘书,司机都有生意做!难怪文万琴说,文强没给我们兄妹任何关照,也让我们经受住了调查,最终未被拖下水。

“性格决定命运”是什么意思?

那么,为什么比文强贪腐百倍,已受到中纪委调查的薄熙来,却能整倒了他,欺世盗名,转危为安呢?文万琴对文强之死的解释是“性格决定命运”。在她看来,弟弟脾气火暴、太讲哥们义气,这使他在官场失守原则和底线,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认为,这段话已透露了他死的直接原因。可能2007年12月,薄熙来到达重庆后,文强自以为靠山硬,依然忠诚于前任书记汪洋,并且可能公开顶撞过小肚鸡肠的薄熙来!只是细节记者不敢披露!薄熙来在重庆官场人人皆贪的情况下,拿文强这个脾气火爆,离心离德的倒霉蛋开刀,才发生了以上的悲剧。相反,薄熙来虽然贪腐,但他在党内军内都密布着利益集团内的死党,他们盘根错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胡锦涛没有胆略和气魄,与其抗衡,故才出现了大贪抓小贪的荒唐故事,因此,说“性格决定命运”,不如说“制度决定命运”!

没管好太太可能是关键
与我以前接触过的众多中共高官一样,文强堕落的主要原因是,没有管好太太,这一点颇为类似薄熙来。

文万琴说,在文家兄妹眼里,文强从“打黑英雄”沦为死囚,其妻周晓亚亦起了催化剂的作用。在9日祭奠中,文强大嫂对着骨灰盒悲叹:“兄弟,下辈子你要好好选个媳妇!”据说,周晓亚是文强当知青时认识的,他见文强能干,主动追求他,当时文强对她并不十分满意,他一度很犹豫,后来在父母的劝说下才勉强接受。文强的家人对周的评价是:“她是一个‘财迷’,素质很差。”文万琴说,文家兄妹很反感,如果到他家串门,要是看你手上没有拎东西,她就不给好脸色。”这一细节,和谷开来一样,在大连,求薄熙来办事的人,假如不送礼,不行贿,根本就进不了薄熙来家的门!

因此,他大姐说,多年来,周晓亚成了横亘在文强与兄妹间的一堵墙。她清晰地记得,父母在世时,有一次到文强家,周晓亚不理不睬,第二天连早饭都不给做,导致两位老人愤然离开。“母亲去世后,老人家当年陪嫁的雕花老床,周晓亚不打一声招呼就搬走了。”这一情节,使我想起大连很多政府官员对我讲的话,他们逢年过节给薄熙来拜年,如果不给红包,谷开来就给人家脸色看,甚至找借口把他们拒之门外!还有一次,连应邀到他家坐客的几位副市长都要被其冷落,不得不自已动手做饭!。。。。。。

文万琴认为,正是周晓亚见钱眼开,大肆收受贿赂,才一步步地把文强推向死亡。要我说,薄熙来重庆履新以后,确实不敢再像父亲薄一波活着时那样肆无忌惮,贪污受贿了,但是,谷开来的昂道律师事务所还在照常营业,其巨额贪腐款项已经转移到了瑞士和新家坡,不过是记在儿子名下而已,这怎麽能让文强本人和亲友以及广大人民群众服气呢?

然而,文强曾与悍匪枪战,缉拿匪徒张君,几曾战功显赫。薄熙来以唱红打黑震惊了全世界,忽悠了民意,但这些都并不能改写其在大连贪腐和枉法的历史问题,只要他在中共18大的高层权斗中失手,一切就将真相大白,他的对立面也会像他那样抓捕他的儿子,挖出他的太太,查封他的财产,让他难逃身败名裂的下场!

2010年7月15日夜于多伦多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