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姜維平:王岐山下重慶,千萬小心點 (圖)

2010-07-15 04:16 作者:姜維平 桌面版 简体 66
    小字

2010/07/14/20100714162431383.jpg

這幾天,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跑到重慶去,媒體報導的消息不少,我估計這個「救火隊長」下重慶,不是一件小事,因為中央要搞西部大開發,重慶是一個重點,從黨內暗鬥來說,胡錦濤以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宏偉目標穩住薄熙來,也的確比較好,問題是,好大喜功的薄熙來,在掃除了重慶的反對派之後,最擔心的不再是汪洋留下的舊班底,給他搗蛋,而是極缺資金,他要用房地產業引領其它產業發展,走大連建設「北方香港」的老路,更需要錢,故多次請求中南海支持他,顯然,在政治局內,有關向重慶投資撥款的問題,爭議很大,也僵持了許久,目前大概統一了思想,即以國家銀行放貸的辦法,支持重慶,當然溫家寳,李克強都不便幫他,能夠出面的就是王岐山了,這不僅是因為王副總理也是紅色革命接班人出身,易於鎮住薄熙來,而且,他以往的經驗和成績在黨內普遍得到認同,於是,伴著風聲雨聲,王岐山來到了重慶。

據新華網報導,王歧山參觀了重慶銀行後,又來到了重慶兩路寸灘保稅港區進行參觀。他在此間的一席話,透露了此行的用意,他在重慶長志汽車接插件有限公司時,企業負責人向他匯報了企業的經營情況。他表態說,「現在企業面臨的最大問題就是貸款,廠房是租賃的,無法抵押,設備抵押貸款辦理相當困難。企業技改資金壓力大,而且流動資金也極為短缺。」我想,他講這番話的更深的含義是,重慶目前向上級打報告,最想要的東西就是錢!果然,他又說:「貸款難是中小企業面臨的共同問題,我把金融系統的領導都帶來了,大家會研究這些問題。」至此,我的上述判斷已經得到證實。新的問題是,薄熙來急需多少錢?可能他自已也講不清楚,反正越多越好!只要我們看看近期重慶媒體的報導,就會產生一種感覺:薄熙來不是在大舉建設一個直轄市,而是在開啟一個新的國家,當然,對錢就要獅子大開口了!而且,近日,重慶市長黃奇帆在接受鳳凰衛視記者採訪時承認,該市自2001年開始,就是「破產財政」,欠債400億元,而每年收入才100億元,再加上薄熙來2007年12月到重慶後大搞運動,抓捕企業老闆,傷害了經濟建設,重慶財政雪上加霜,已瀕臨崩潰的邊緣,頗為類似文革結束之時,即使用廉租房建設項目騙取國有土地,違背國家政策,私發46億地方債帣,也不能補上天大的窟窿!

新華社的報導說,結束考察後,7月8日,王岐山在重慶渝州賓館主持召開了金融形勢座談會。在會上,王岐山聽取了工商銀行、建設銀行、重慶農村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負責人的發言。會議真實的內容沒有細節上的披露,只是官樣文章地說,王岐山指出,今年以來,我國金融運行總體平穩,但金融監管和金融市場還存在諸多體制性、機制性、結構性等深層次矛盾。要進一步轉變金融發展方式,深化金融改革,鼓勵金融創新,改進金融服務,加強金融監管。「百業興,則金融興;百業穩,則金融穩」。要處理好保增長與防風險的關係,守住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金融風險的底線。這就等於說,王岐山很擔心重慶大躍進式的發展,存在著巨大的風險,故他強調,當前,對貸款結構和均衡性問題要保持清醒認識,小企業和農業貸款困難狀況仍未根本轉變。銀行等金融機構的信貸工作要立足當前,努力解決小企業、「三農」等薄弱環節的貸款難問題,加大對科技創新、新興產業等重點領域的信貸支持,控制「兩高一剩」行業貸款投放。可能王岐山不知道,中南海高層制定的原則,政策固然不錯,但到了下面,經過層層曲解,必然走樣,比如他說貸給「三農」,貸給中小企業,但他一離渝,薄熙來就另有用途,如同他在大連一樣!他動輒欺騙朱鎔基,把國家調撥的專項資金改用種草坪,修廣場,製造槐花燈等,中央有什麽法子呢?中國的事情,一切都是下面各級官員具體去做的,而政治體制又沒有制約和監督,官員手中的權力很大,沒有幾個人不是陽奉陰違,假公濟私!我想,這回,王岐山前腳走,後腳就會變了花樣!總之,薄熙來的伎倆和騙術是,先把錢拿到手,其它再說!這方面的事例太多,我不便列舉!王岐山真是應當小心點啊!

報導還說,王岐山表示:我國正處於工業化、城鎮化加速期,巨大的國內市場需求是我們發展的希望和信心之所在。要繼續落實好「家電下鄉」,「以舊換新」等政策,推進「萬村千鄉市場工程」,確保產品質量和食品安全,發揮行業協會的中介作用,不斷完善商貿流通網路,充分挖掘農村市場潛力。但是,王岐山迴避了更重要的問題:貧富兩極分化。前幾天,薄熙來承認重慶有大批市民過端午節連粽子都吃不起,但是,他兒子薄瓜瓜在西方讀書,一年的學費要多達數十萬元,還不算他玩馬術,橄欖球和玩洋妞的錢!看來,不首先解決分配不公的社會問題,再「送家電下鄉」,再「以舊換新」,也化解不了根本矛盾,社會危機!事實證明,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不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國家給重慶貸款越多,文強之類的貪官就越多!只不過文強死後,貪官變得更狡猾罷了!重慶的貪官會想,我緊跟薄熙來,他就不會抓我!10個貪官中才有一個倒霉,為何我能變文強?!所以,薄熙來搞得建設項目越多,王岐山給重慶的錢越多,當地的貪腐大案就會越多!

國內新華社的媒體還披露,在座談會上,薄熙來說,重慶正按照中央要求,精心打造西部金融中心,營建開放高地,岐山副總理帶領各部委和銀行的負責同志來渝指導,對重慶的對外開放、外經外貿、金融工作以及城市規劃建設都給予了鼓勵,提出了要求,我們要認真領會,抓好落實。

我注意到了,自負傲慢的薄熙來,這次把王岐山叫成「岐山」,很是詭異,我們不要小瞧少了一個「姓」,這可親近多了!我想起他在大連時就有一個特點:當需要利用某位領導時,就滿面笑容,也省略了「姓」,直呼其名,那才叫甜呢!但是,我奉勸王岐山對此要頭腦冷靜,清醒!他要注意,薄熙來剛剛講的兩個詞:「中心」和「高地」,他不論在大連,還是在瀋陽,從不把同事和上級領導真正地放在眼裡,從不把他掌權的一個城市當成基層對待,他所說的「中心」,是政治金融文化等一切的「中心」;他講的「高地」,是思想和地位上的「高地」,王岐山只要找出前幾天的《重慶日報》,就能看到這樣的標題:」重慶在中國的地位,就如同中國在世界的地位」!我們終於看到了,薄熙來哪是在搞什麽西部大開發,他是在搞「政績」,抓資本,另立山頭,搞分裂!

重慶的媒體還說,黃奇帆在座談會上匯報了重慶市委、市政府的工作。我注意到了,薄熙來用這種辦法,在抬高自身的地位,原本他應當親自匯報,但他講了開場白之後,讓黃奇帆代勞,以示他和王歧山平起平坐,我以前在國內參加過許多類似的會議,像這種匯報方法是絕對犯忌的!這從另一面也透露了薄熙來在中南海還有後臺!王岐山對此方式能夠接受,說明他以後的前程也具有不確定性。

果然,黃奇帆藉機大肆吹捧薄熙來,他說,重慶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會:「314」定位,國務院3號文件、兩江新區、統籌城鄉試驗區、西部大開發、西永綜合保稅區、兩路寸灘保稅港區、三峽庫區。圍繞這些機遇,重慶主要抓了五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快國家中心城市和交通樞紐建設;二是,著力打造製造業基地和商貿服務基地;三是,以民生為突破,推動城鄉一體化改革,統籌城鄉發展;四是,打黑除惡,扶正祛邪,一年時間偵破了500多起命案,100多名公檢法司幹部被查出,做到了司法正義、程序正義。五是,唱讀講傳,提升幹部群眾精、氣、神。

實際上,這些使人耳朵起膙子的陳詞濫調,王岐山早就知道了!所以,他說,重慶市在市委、市政府的領導下,認真貫徹黨中央、國務院的方針政策,工作做得非常好,取得了顯著成績。相信重慶在下一步工作中,會以西部大開發會議為契機,百尺竿頭,更上一層樓!但我認為,這段話並非發自內心,他對薄熙來也充滿警惕,不然的話,他為什麽不說,重慶是在「熙來」的領導下,而是強調集體領導呢?薄熙來稱他為「歧山」,他並不領情,亦不回應,反倒給他一個軟釘子吃!這說明,王岐山絕非等閑之輩!這個30多年前和包遵信合編推出「走向未來叢書」的知識精英分子,可能早就看穿了薄熙來的狼子野心和本質!

報導還說,與王岐山同行的官員陣容很是壯觀:國務院副秘書長畢井泉、海關總署長盛光祖、銀監會主席劉明康、商務部副部長鐘山、人民銀行副行長胡曉煉、中投公司董事長樓繼偉、工商銀行行長楊凱生、建設銀行董事長郭樹清、招商銀行副行長張光華等人均在。我想,他們都應當明白:現在,似乎是中國經濟一枝獨秀之時,也是政治滯後,內憂外患之際,當務之急,不是西部大開發,而是開啟民主進程。薄熙來以毛澤東的極左思潮和虛假的「唱紅打黑」,「殺富濟貧」,忽悠了中國的老百姓,並通過所謂的「就地免職,竟聘上崗」方式,大換血,使重慶公安墮落成了地方武裝,值此民心浮動之時,如果資金上再對其大舉輸血,將是為虎作倀,重慶已演變成了「陪都」,中國離分崩離析的日子不遠了!

2010年7月11日於多倫多,7月14日修改。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