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胡平:大魚吃小魚,小魚吃……

2010-05-22 21:22 作者:胡平 桌面版 简体 18
    小字


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中國一連發生7起砍殺幼兒的惡性案件。5月16日,在廣東佛山一家市場,又有一名黑衣男青年揮刀連砍6位年輕女子,然後跳樓身亡。這一系列血案的發生,不能不使人們意識到,今日中國絕非「和諧社會」,今日的中國社會決不是正常的社會。中國社會出了很大很大的問題。

有句俗話,說的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
你一定會接著說:「小魚吃蝦米。」
有誰質問過小魚:你憑什麼要去吃蝦米?蝦米沒招你惹你,是大魚在吃你,你應該去吃大魚。
沒人提出過這樣的質問,因為大家都知道,動物世界沒有正義。

孟子曰:「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人和禽獸的區別只有那麼一點點,這一點點就是人有道德心,人有正義感。

砍殺幼兒案件發生後,不少人引用魯迅的話譴責凶手──「勇者憤怒,抽刃向更強者;怯者憤怒,卻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藥的民族中,一定有許多英雄,專向孩子們瞪眼。這些孱頭們。」在校園門口,有人扯出橫幅:「冤有頭,債有主,出門左轉是政府。」

這些話都說得很對,但是這些話都是把正義原則當作不言而喻的前提。在正義淪喪的社會,對那些正義感業已徹底喪失的人,這些話沒有多少意義。當一個社會裏,強者欺凌弱者被看成自然法則,天經地義,弱者豈不有樣學樣,去欺凌更弱者?特別是那些充滿怨恨與絕望的人,自己橫豎不想活了,死也要拉幾個墊背的。拉誰墊背?能拉誰就拉誰,誰好拉就拉誰,於是更弱者就成了犧牲品。

去年是六四20週年,我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就是「在中國,正義已經蕩然無存」。有人說中國崛起了,中國盛世了,甚至有人說中國人也有自由了(?),有九成自由了(?!),起碼是比毛時代自由多了。但是誰能說中國有正義?

是的,像這種接二連三的砍殺幼兒的血案,在毛時代也聞所未聞。應當看到,在今日中國,正義甚至比毛時代更稀缺。我並不是說,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對正義的踐踏比毛澤東還要狠。問題是從毛到鄧到江到胡,共產黨踐踏正義一脈相承,就好比一個地區接連遭到好幾次地震,後面的幾次地震不一定比前面的更強烈,但無疑會使得這個地區被破壞的情況雪上加霜,更見惡化。本來,在八十年代,中國曾經出現過令人鼓舞的精神復甦,但不幸被「六四」的血泊所淹沒。自那以後,暴政索性赤膊上陣。21年來,我們看到的是,強權越來越驕橫,暴力越來越猖獗;正義則越來越稀少。

假如說在今天,共產黨暴政還有一點點東西拿來遮羞的話,那就是「穩定壓倒一切」這個口號了。但正像不少人指出的那樣,中共一心「維穩」,到頭來卻是「越維越不穩」。我要強調的是,所謂「穩定壓倒一切」這個口號本身就是錯誤的。因為對於人類社會而言,穩定不是唯一的價值,不是最高的價值。在穩定之上還有自由,還有正義。壓倒自由、壓倒正義的穩定就是徹頭徹尾的暴政。

我們必須認識到,「穩定壓倒一切」這個口號實際上是個陷阱,一旦你接受了這個口號,一切善惡是非就徹底顛倒了。如果穩定就是至高無上的原則,那麼,那些既得利益者,尤其是那些不受制約的權勢者,由於他們最維護既定秩序,因此就成了最堅定的穩定力量,最可靠的穩定因素,而那些被侮辱被損害的群體和個人,由於現行制度剝奪了他們的言論自由、結社自由以及投票權利,因此他們為了維護自身權益的言行都構成了對既定秩序的挑戰,因此就成了危害穩定的力量或曰不穩定因素。按照這套邏輯,權勢者代表秩序代表穩定,沒理也是有理,再錯也是對的;反之,那些被侮辱被損害的群體和個人,有理也是沒理,再對也是錯的。這豈不是把善惡是非完全顛倒了嗎?

有些人只知道動亂是災難,他們不知道有時候穩定也是災難,而且還可能是更大的災難。他們不知道,有時候,動亂是好事;有時候,動亂是對不公不義的糾正;有時候,動亂是國家興盛的原因。古今中外的各種政治哲學政治思想,沒有一個是不分青紅皂白地維護穩定和反對動亂的。美國經濟學家曼庫爾.奧爾森(Mancur Olsen)在那本探討國家興衰的著作裡指出:一個穩定的秩序會使既得利益者尋租行為制度化,而革命和動亂卻能打破制度化尋租。我們知道,在古代中國,大臣勸說皇帝不要貪婪苛酷,如果講仁義道德皇帝都聽不進去,最後,都只好拿「載舟之水可覆舟」這一條去嚇唬皇帝。要是連這一條都沒有,皇帝壞起來肆無忌憚,還不知會壞到什麼地步。你可以批評兩千多年來一次次的造反和動亂都只是以暴易暴,換湯不換藥,但若是一個暴虐的政權居然能千秋萬代,一暴到底,不換藥連湯都不換,那就是把非正義、反正義固定化、永久化,飽受壓制的正義連短暫地抬抬頭、喘口氣的機會都沒有,那豈不是更糟糕?

在《正義的兩面》這本書裡,作者慈繼偉教授指出:正義具有兩面。一方面,正義是有條件的。具有正義感的人能否實際遵守正義原則,常常要取決於其他人是否也這樣做。如果社會上一部分人的非正義行為沒有受到有效的制止或制裁,其他本來具有正義願望的人就會在不同程度上效仿這種行為,乃至造成非正義行為的氾濫。人們建立政府,本意是讓政府運用它的強制力量去維繫正義,但如果政府自己就去做出種種非正義的行為,那麼它對正義的傷害就更嚴重更惡劣。它勢必會刺激更多的民眾也不遵守正義原則,也去對別人實行非正義。這就是正義的有條件性。然而,另一方面,正義又是無條件的。我們不能因為別人對我們不正義,我們就去對別人不正義,否則,社會就無可挽回地墮落了。正義是無條件的。我們應該無條件地堅持正義。

所謂堅持正義,不能只是消極的潔身自好。如果我們僅僅是不對別人做出不正義的行為,那還是不夠的。如果我們在非正義面前保持沉默,那等於是縱容非正義,那本身就是非正義。堅持正義必須是積極的。我們必須用正當的方式去反對和制止非正義。不消說,在今日中國的環境下,堅持正義是相當艱難的,但是我們仍然要堅持,因為應該,因為必須。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