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文強上訴中重大立功即揭發內容 高法三緘其口

2010-05-06 21:51 作者:倪念孫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文強上訴中重大立功即揭發內容 高法三緘其口

文強(資料圖片)

(大陸)
倪念孫

重慶文強案一審判處死刑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只有他一人還期望能得到意外的救援。最可能發言也最有資格發言的是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但是周永康已經兩次表態支持薄熙來打黑,斷然不會為文強說話。於是,文強就成了薄周兩個人手上的籌碼:薄要拿他的命來震懾重慶本地勢力,周要拿他來洗刷自己主政公安部所遺留的種種劣跡。

鄭少東作為周永康任公安部長時的部長助理,黨委委員出了經濟大案,所產生的負面影響絕不亞於遠華案對賈慶林的影響。不同的是,遠華案的後續問題不了了之,賴昌星還在加拿大閑居,而鄭少東卻無法出走。

文強是否又一個李真?

文強案發後,許多人猜測這是薄在抓汪洋、賀國強等人的把柄,而工於心計的薄不但大讚幾位重慶前任,而且還在北京兩會期間把賀國強請到重慶代表團以示尊重。在官場上週旋慣了的人大代表終於明白:「新來的薄書記動文強的政治含義絕不簡單。」重慶籍的一位全國政協委員如是說:一方面文強與司法部長吳愛英關係打得火熱,曾有進京的可能,而吳是團派人馬;另一方面,文強在公安部有過硬的關係,儘管後來他被調任重慶市司法局局長。

文強在公安部有過硬關係的一個反證是公安部長周永康二○○七年卸任並升級,文強第二年就告別公安系統,轉調司法局,而司法局仍是政法委的勢力範圍。所以,文強在與周永康前後腳職務變動後,並沒走出政法系統,而且狂妄的勁頭不見任何收斂。

北京消息說:文強為保命「咬」周永康,以求得重大立功的認可,但「咬」了之後是否能夠落實,無人敢做保證。有文強的舊交通過特定途徑告訴他要好好算計,要以程維高的親信李真為鑒。當年李真交代了程的問題,中紀委藉此給程立案。江澤民氣憤至極,發話殺掉李真。結果,中紀委的有關辦案人員至今覺得愧對李真,因為他們對李真許願「只要揭發了程維高的問題就算重大立功」,但是,到了最高法院卻沒給確認為重大立功表現。

文強猖狂期,周永康主政公安部

對文強上訴中的重大立功即揭發內容,最高法院的辦案人員三緘其口。據悉,幾位參與死刑覆核的主審法官都被隔離到秘密地點去了,最高法院的有關人士說:「幾個人覆核文強上訴的具體地點,連政治局常委裡面的人都不是人人知道的。」在北京政法界,事情似乎越傳越玄乎。有的人說幾位主審法官現在在大連葫蘆島辦公,也有的說在北戴河當年鄧小平的別墅裡。不過有一點可以確信,那幾位主審的家屬已經被北京軍區的特勤旅保護起來,而不是像其他大案那樣用武警保護。

北京軍區特勤旅保護幾位主審法官家屬的地點是五棵松的二炮部隊的高級招待所。北京軍區的行動需要二炮下屬機構配合,豈非咄咄怪事?

重慶方面的知情人士說:文強一千六百萬的受賄金額,其中有一千餘萬是二○○三年到○六年弄到手的,這個時段恰好在周永康任公安部長的○二至○七年之間。更有當地人士透露,○六年底周永康曾向汪洋提名文強出任重慶市公安局長,畢竟文強在正廳級上已經等了五年多。地方公安局首長的任命程序是地方提名,報備上級公安部門認可;也有上級公安部門提名的情況,但是只有極特殊的情況才通過,比如被提名的人先是該級政法委書記的人選。簡單地說,一到任就是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

汪對文強的胡作非為早有耳聞,手頭也有暫時無法處理的舉報材料,因此,就以副省級幹部要與中組部和監察部共同覆核後再定為由,彈回了周永康的特殊提名。因為,文強一旦出任重慶市公安局長,職務級別就要進入副省級,即便不任政法委書記,最低也要給省長助理的頭銜。

非死於法,死於官場算計

文強無法進階為副省級,其中一個很微妙的原因是賀國強由重慶進京後出任中組部部長。他對文強頗有微詞,從而和汪從不同的方面阻攔了文強的上升。

賀一向內斂,在二○○二年離任進京時,與接任者黃鎮東還專門談起文強的事情:「對正廳級的幹部,我還是有個譜子的。文強要是能提,也早就提了。」所以,在黃主政重慶三年,文強仍然是正廳級副局長。汪接任黃後仍然不動文強。

薄進重慶之前,利用在北京的上層人脈關係重點瞭解重慶的官場難點,對賀黃汪三人均不敢動文強的事情大為驚恐。經過半年的觀察後,決定給文強「落實政策」,以正廳級公安局副局長轉調司法局正局長,文強也因此受到麻痺。但是,北京有知情人士勸阻吳愛英不要介入文強仕途(計畫調司法部任副部級巡視員)時告訴吳:「薄熙來到重慶後一定會動文強,因為他說『賀書記不動文強情有可原,畢竟文強在張君一案上立了大功。黃書記與汪書記不動他,看來是怕惹大麻煩』。這就說明文強成了薄熙來仕途上升的實質擋頭。」

這些小道消息均有一定的道理。文強的死刑判決書上指明他自二○○○年以來就開始違法犯罪,何以九年間三位市委書記都知而不問?即便不繩之以法而是及時訓誡,也能挽救文強的性命。官場算計要了文強的命!同樣,上海的陳良宇也是政治算計的犧牲品,儘管他沒丟命。他被指責違法犯罪二十年與文強九年無人糾治異曲同工。

警界黑惡觸目驚心

中國警界的惡濫程度是胡溫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他們也沒法糾治,因為周永康是中共九巨頭之一。他主政公安部致使整個公安系統發生了質變,所謂的人民專政工具變成了專政人民的工具。整頓警界必然會影響黨內團結,儘管重慶與太原一先一後地搞起了試點。

不久前,媒體連續曝光了兩起涉及警界的惡性事件:黑龍江省同江市擬任政委的孫某被即將離任的政委陳某指使人槍殺,直接原因是孫舉報陳有違法行為使陳仕途終結;河南省項城市公安局紀檢副書記曹某帶兩名警員接受三陪小姐服務而拒不付費,並怒砸夜總會。前一個事件的案主陳某是二○○六年夏天出任政委的,其實已經有警員舉報他有吸毒行為;後一個事件的案主曹某,是二○○五年秋天被提拔為副局級幹部的。

兩者的提拔時點均在周永康任公安部長的任職期間。兩個惡性事件雖無法與文強案件相比,但是,周永康主政公安部禍濫了中國警界則是不爭的事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