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文强上诉中重大立功即揭发内容 高法三缄其口

2010-05-06 21:51 作者:倪念孙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文强上诉中重大立功即揭发内容 高法三缄其口

文强(资料图片)

(大陆)
倪念孙

重庆文强案一审判处死刑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只有他一人还期望能得到意外的救援。最可能发言也最有资格发言的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但是周永康已经两次表态支持薄熙来打黑,断然不会为文强说话。于是,文强就成了薄周两个人手上的筹码:薄要拿他的命来震慑重庆本地势力,周要拿他来洗刷自己主政公安部所遗留的种种劣迹。

郑少东作为周永康任公安部长时的部长助理,党委委员出了经济大案,所产生的负面影响绝不亚于远华案对贾庆林的影响。不同的是,远华案的后续问题不了了之,赖昌星还在加拿大闲居,而郑少东却无法出走。

文强是否又一个李真?

文强案发后,许多人猜测这是薄在抓汪洋、贺国强等人的把柄,而工于心计的薄不但大赞几位重庆前任,而且还在北京两会期间把贺国强请到重庆代表团以示尊重。在官场上周旋惯了的人大代表终于明白:「新来的薄书记动文强的政治含义绝不简单。」重庆籍的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如是说:一方面文强与司法部长吴爱英关系打得火热,曾有进京的可能,而吴是团派人马;另一方面,文强在公安部有过硬的关系,尽管后来他被调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文强在公安部有过硬关系的一个反证是公安部长周永康二○○七年卸任并升级,文强第二年就告别公安系统,转调司法局,而司法局仍是政法委的势力范围。所以,文强在与周永康前后脚职务变动后,并没走出政法系统,而且狂妄的劲头不见任何收敛。

北京消息说:文强为保命「咬」周永康,以求得重大立功的认可,但「咬」了之后是否能够落实,无人敢做保证。有文强的旧交通过特定途径告诉他要好好算计,要以程维高的亲信李真为鉴。当年李真交代了程的问题,中纪委借此给程立案。江泽民气愤至极,发话杀掉李真。结果,中纪委的有关办案人员至今觉得愧对李真,因为他们对李真许愿「只要揭发了程维高的问题就算重大立功」,但是,到了最高法院却没给确认为重大立功表现。

文强猖狂期,周永康主政公安部

对文强上诉中的重大立功即揭发内容,最高法院的办案人员三缄其口。据悉,几位参与死刑复核的主审法官都被隔离到秘密地点去了,最高法院的有关人士说:「几个人复核文强上诉的具体地点,连政治局常委里面的人都不是人人知道的。」在北京政法界,事情似乎越传越玄乎。有的人说几位主审法官现在在大连葫芦岛办公,也有的说在北戴河当年邓小平的别墅里。不过有一点可以确信,那几位主审的家属已经被北京军区的特勤旅保护起来,而不是像其他大案那样用武警保护。

北京军区特勤旅保护几位主审法官家属的地点是五棵松的二炮部队的高级招待所。北京军区的行动需要二炮下属机构配合,岂非咄咄怪事?

重庆方面的知情人士说:文强一千六百万的受贿金额,其中有一千余万是二○○三年到○六年弄到手的,这个时段恰好在周永康任公安部长的○二至○七年之间。更有当地人士透露,○六年底周永康曾向汪洋提名文强出任重庆市公安局长,毕竟文强在正厅级上已经等了五年多。地方公安局首长的任命程序是地方提名,报备上级公安部门认可;也有上级公安部门提名的情况,但是只有极特殊的情况才通过,比如被提名的人先是该级政法委书记的人选。简单地说,一到任就是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

汪对文强的胡作非为早有耳闻,手头也有暂时无法处理的举报材料,因此,就以副省级干部要与中组部和监察部共同复核后再定为由,弹回了周永康的特殊提名。因为,文强一旦出任重庆市公安局长,职务级别就要进入副省级,即便不任政法委书记,最低也要给省长助理的头衔。

非死于法,死于官场算计

文强无法进阶为副省级,其中一个很微妙的原因是贺国强由重庆进京后出任中组部部长。他对文强颇有微词,从而和汪从不同的方面阻拦了文强的上升。

贺一向内敛,在二○○二年离任进京时,与接任者黄镇东还专门谈起文强的事情:「对正厅级的干部,我还是有个谱子的。文强要是能提,也早就提了。」所以,在黄主政重庆三年,文强仍然是正厅级副局长。汪接任黄后仍然不动文强。

薄进重庆之前,利用在北京的上层人脉关系重点了解重庆的官场难点,对贺黄汪三人均不敢动文强的事情大为惊恐。经过半年的观察后,决定给文强「落实政策」,以正厅级公安局副局长转调司法局正局长,文强也因此受到麻痹。但是,北京有知情人士劝阻吴爱英不要介入文强仕途(计划调司法部任副部级巡视员)时告诉吴:「薄熙来到重庆后一定会动文强,因为他说『贺书记不动文强情有可原,毕竟文强在张君一案上立了大功。黄书记与汪书记不动他,看来是怕惹大麻烦』。这就说明文强成了薄熙来仕途上升的实质挡头。」

这些小道消息均有一定的道理。文强的死刑判决书上指明他自二○○○年以来就开始违法犯罪,何以九年间三位市委书记都知而不问?即便不绳之以法而是及时训诫,也能挽救文强的性命。官场算计要了文强的命!同样,上海的陈良宇也是政治算计的牺牲品,尽管他没丢命。他被指责违法犯罪二十年与文强九年无人纠治异曲同工。

警界黑恶触目惊心

中国警界的恶滥程度是胡温等人心知肚明的事情,但是,他们也没法纠治,因为周永康是中共九巨头之一。他主政公安部致使整个公安系统发生了质变,所谓的人民专政工具变成了专政人民的工具。整顿警界必然会影响党内团结,尽管重庆与太原一先一后地搞起了试点。

不久前,媒体连续曝光了两起涉及警界的恶性事件:黑龙江省同江市拟任政委的孙某被即将离任的政委陈某指使人枪杀,直接原因是孙举报陈有违法行为使陈仕途终结;河南省项城市公安局纪检副书记曹某带两名警员接受三陪小姐服务而拒不付费,并怒砸夜总会。前一个事件的案主陈某是二○○六年夏天出任政委的,其实已经有警员举报他有吸毒行为;后一个事件的案主曹某,是二○○五年秋天被提拔为副局级干部的。

两者的提拔时点均在周永康任公安部长的任职期间。两个恶性事件虽无法与文强案件相比,但是,周永康主政公安部祸滥了中国警界则是不争的事实!
 

来源:争鸣杂志2010年5月号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