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魏京生 :《中國的出路》之八

2010-04-28 06:22 作者:魏京生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前面幾次談到了民主革命的一些要點。以美國革命為典型,自由、人權和民主的意識形態的普及,是最基本的條件。

所謂普及,並不是要每一個老百姓都可以高談闊論一番民主的理論。美國實行民主已經二百多年了,可以說是成熟的民主體制了。你問普通老百姓,他們仍然會說不懂,讓你去問政治家和學者,甚至很多政治家和學者自己也糊里糊塗,還在那兒歌頌希特勒和毛澤東,吹捧鄧小平,羨慕共產黨國家的高效率。

所謂普及,是指大多數人民認為民主好於各種形式的專制;自由、人權好於各種形式的奴役。人民覺得需要民主了,這就是意識形態的普及。老百姓各行各業都有自己的專業或者生意,不一定有那麼多時間和精力思考政治。他們通常會比較信任身邊一些善于思考的人,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群眾領袖。這些人的思考,就是社會的意識形態。

長期以來有這樣一個問題折磨著中國的群眾領袖:自由、人權、民主的思想早在十九世紀就開始啟蒙,上世紀初就已經普及了,為什麼意識形態已經明顯傾向於民主,可是民主卻總是變了味兒呢?前面我們已經看到了結論,是共產黨選錯了道路。可是問題又來了:大家為什麼會選了共產黨這條錯誤的道路呢?這還要從意識形態裡邊找。

上世紀初是什麼意識形態呢?是全盤西化。朝廷被洋人打敗了,洋人就成了仇視和崇拜的對象。再加上一些半懂不懂的留學生的鼓吹,洋人成了神仙一樣的、可望而不可即的對象。洋人的一切被神化了之後,中國的一切都成了要不得的垃圾。既然洋人的一切都是好的,自然要學好的裡邊最先進的。掌握意識形態的知識份子們,大多傾向了共產主義。

例如美國的民主,是建立在英國式的鄉村和地方自治的基礎上。中國自古以來就有著悠久的鄉村自治的傳統。但在知識青年們的心目中,這不符合西方的什麼什麼條件,因此不算地方自治。一定要建設最先進的地方自治,人民公社。

從十九世紀到上個世紀的前半期,幾十年的折騰,各種在地方自治的基礎上建立民主的努力都失敗了。知識青年們打倒了所有民主的努力,並且稱之為打倒一切舊勢力。他們要什麼呢?要的是日本式的戶籍制度和蘇俄式的人民公社。

戶籍制度使得兩千年來的自由民變成了半農奴。人民公社剝奪了農民的財產,使得自由農民變成了真正的農奴。城市裡的半農奴社會地位高於農村裡的純農奴;生活條件也略好一些。農民爭取城市戶口的血淚史,不亞於農奴爭取解放身份的奮鬥。

早已習慣於自由民身份的人民自然要反抗,壓迫最重的地方反抗自然最強烈。這就是中共建國後不斷遭到農民反抗的重要原因。終於在中共最脆弱的七十年代末,奪回了一半土地權。這也是為什麼八十、九十年代直到本世紀,中共無論怎樣改革,仍然死守著土地所有權不放的原因。放棄了土地權,就放棄了中共基層組織控制農民的法寶。

西方學術界認為中國是歷史最悠久的商品經濟社會。西方在建設自己的市場經濟過程中,大量學習了中國古人的經驗。可是知識青年們為了論證共產主義,硬給中國栽贓了一個封建社會的名義。既然沒有市場經濟,要從頭選擇為什麼不選更先進的計畫經濟呢。在那個時代,西方人自己也不敢肯定計畫經濟不如市場經濟。至少從理論上看還蠻不錯的,符合歐幾里德幾何學的邏輯。

在實驗失敗後,知識老年們還假模假式地說什麼學習西方市場經濟。殊不知,有著悠久商品經濟傳統的老百姓,要比知識老年們學得快得多。恢復了青春的中國商人,根本就不像剛開始學習的第三世界。

從以上簡要的分析,可以看出一百年來中國爭取民主失敗的主要原因在哪兒了。行動的錯誤來源於指導思想的錯誤;錯誤的觀察導致了錯誤的結論。戰敗國不正常的心態,是觀察錯誤的主要原因。急功近利和自卑的社會心理狀態,造成了錯誤的結論。根據這些錯誤的結論,選擇了錯誤的意識形態。共產主義暴政就是建立在這樣的基礎之上的。

三十年來,中國的思想理論界正在慢慢地走出這個誤區。而老百姓走出誤區的速度,顯然比知識老年們快得多。這是因為三種精英相結合的利益,堵塞了他們的大腦。個歷史的教訓。

(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