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高智晟「被出聲」——江胡權力爭奪的表現

2010-04-16 21:45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過去的一週裡面,接二連三的發生了很多事情,就在上一個星期我們剛剛做完那一期石濤評論的時候,就看到了有關高智晟的消息。高智晟在北京接受了美聯社的採訪,這個消息我看過之後我就挺感觸的,當時也多少有點後悔,意思是說,怎麼就沒有再多等一會兒,能夠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看過高智晟被採訪的消息之後的我的感受。

可是隨著時間的流失,一個星期過來之後我發覺那個消息似乎不是一個獨立的消息,在網上接二連三的出現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這些事情聯繫在一起,主要指的是國內的,給我感到另外一個場面,另外一個圖片。

實際是反映出真正的中共內部今天的權力之爭,就是各個派系之間的權力之爭應該說達到了一個白熱化,而且各自在藉助自己的力量,或者說各自在藉助自己所控制的東西來為自己爭分,而目前爭分的一個關鍵點就是在向社會,向普通的老百姓表達著什麼,我覺得這個表現的非常的突出,非常有意思,這跟原來中共的權力之爭大有區別之處。

我為什麼這麼講呢?因為在上一期我們的節目談到「我與網際網路」。我引述這篇文章是在BBC中文網站上登的一篇文章,是國內的朋友講到了今天的大陸的普通人跟網際網路之間的關係。其中最關鍵的一個問題,就是古歌撤出了大陸已成為事實。而古歌撤出大陸,人們總以為這回百度將成立一個獨一無二的,這麼一個在中國大陸的搜索引擎,似乎有機會佔有整個大陸市場。

當時很多人是這麼說了,不成想就在古歌撤出大陸之後不久,百度上出了一個消息,人們通過百度搜索的時候會發覺,原來在大陸一直被屏蔽的內容竟然在百度上可以找到,最典型的就是有關在海外對江澤民的起訴案件,包括訴江案,包括西班牙法院對江澤民的審判的受理,以及阿根廷的法院法官對江澤民的通緝,這樣的內容竟然在百度上可以找到。當時我記得大家都非常的驚訝,就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沒過多長時間這件事情就被屏蔽掉了。

不成想就在十二號的上午八點左右,在百度上再次可以找到有關審江大聯盟的相關消息。而在整個百度上可以找到,比如像「大紀元時報」、「明慧網」、「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新唐人電視臺」等等所有與江澤民在海外被告這些相關的內容都可以在百度上找到,這個就非常的有意思。而且在頁面上顯示出來有關審判江澤民大聯盟的相關的題目多達兩百九十一頁。

這個消息是在四月十二號上午八點左右,我看記者寫的東西提到,整個持續的時間大概有十個小時左右,而且在百度上消失之後,記者又有意識的轉移到搜狐的搜索引擎搜狗上,在搜狗上可以查到同樣的內容,這就非常特別了。網上網友們一直在說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可能是技術失誤,但是技術失誤同時在兩個網站,甚至多個網站同一時間出現了技術失誤,這是值得思考的事情。這種技術失誤是不是有意的技術失誤,而這種技術失誤需要對幾個網站同時發生才可能達到的效果,這種同時發生同時關閉的概率恐怕是很難的。

還有一個消息就是薄熙來現在掌控的地方,重慶時報最近連續刊登一些觸及到中共內部本質的一些消息,這些消息無論是被中宣部後來查封了也好,怎麼樣也好,但是在網上爭論的比較多,討論也非常多。而就在我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我看到南方都市報就登了另外一篇文章直接講,「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出了這麼一篇文章,就更加有意思。

也就是說整個大陸的媒體在過去的這段時間裏出現一些波動,給人感覺就是直接向中宣部在表達著什麼意思,在向今天的黨的政府來講,在表達一種什麼樣的含義,而其表達是透過媒體的方式,透過媒體的形式,而它採取的手法都是一種隱喻的手法,可是任何人只要一看就知道是在說什麼,就是這樣一連串的動作,如果我們結合在一起,我相信,大家可能就覺得更加有意思多了。

我們先看一下有關高智晟的一些內容,相信很多朋友在網上已經都看過了、聽過了。高智晟到目前來講再次失去了聯繫,除了在網上刊登的第一篇有關高智晟的文章,他與美聯社在北京的一個茶館聊一聊,描述他的一些感情和決定為了家人個人放棄維權的做法,什麼樣的理由表達的非常清楚。但是令所有人觸動的是被美聯社披露出來的這兩張照片,而這兩張照片應該說觸動了所有世界各地關注中國維權,以及高智晟相關事宜的媒體及這些普通的人,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來,高智晟在過去的被失蹤的一年裡頭,恐怕承受了我們難以想像和根本無法能夠知道的酷刑迫害。

上一次在他被失蹤之前,曾經把他遭受迫害的經歷披露出來的時候,使太多的人無法想像的震驚。像「黑夜、黑頭套」這篇文章披露出來的細節,就是對高智晟施與迫害的人,曾經威脅過高智晟說,如果把他被迫害的情況披露於公眾的話,披露於海外的媒體的話,下一次將遭受更加殘酷的迫害。

當時看過那篇文章,這句話我記得非常的清楚,今天當他一年多前再一次被失蹤之後,我講的是被失蹤,以至於這一次被迫露面之後,是指中共有意安排他露面,給人們所看到的高智晟的這張臉,這樣的對比任何人都可以感受的到,他可能遭受到了我們外面的人根本無法想像的那種迫害,我覺得這一點所有的人都能夠認可的。

在後來的一篇文章,實際是在加拿大多倫多星報登的一篇有關高智晟再次出來之後,他自己所提到的某些細節,在這篇文章裡面引述了高智晟的一些具體的說法。比如高智晟形容自己目前疲憊不堪、心力交瘁、身體需要恢復,他講我的家庭也需要恢復。他說目前的自由是表面上的一些經過妥協之後而獲得的自由。同時他也表示說,他不再去堅持這樣一個主要的維權人士的角色,但是對這種角色的放棄,並不表示放棄一個人的根本的觀點。

文章裡也介紹了高智晟在自己被失蹤的這段時間裏頭,儘管他沒有對外講他到底承受了什麼樣的壓力,他被關押在哪和具體怎麼來虐待他,這一點他沒有提。但是有一點他提到說,警察故意把他岳父極度緊張的情況不時的來提醒他,來告訴他。比如他的岳父經常去報紙上查找有關死人的消息,奔波於醫院和陳屍所,意思就是說高智晟給家庭帶來了威脅。

另外他還提到,警察經常提到在新疆的他的哥哥身體有病,並且處於一種崩潰的狀況。而已經到了美國的女兒,由於感到精神的壓力不得不就醫。而且警察還對高智晟這麼說,如果你不在乎這些的話,你怎麼還能稱自己是個人呢?這是一句最為混帳的一句話,這種話其實在我們很多人的具體的生活當中,大家都會聽到類似的話。這種話可以從警察的嘴裡、從政府部門的嘴裡、從道貌岸然的官員的嘴裡聽到。

比如說,如果在一個正常的國度裡,高智晟不可能被失蹤,而高智晟的岳父奔波於醫院和陳屍所之間,這樣的憂慮不就是因為高智晟有可能被警察打死了,而不留下任何消息呢?但是警察卻說你為什麼不心痛呢?我覺得這樣的反差和警察能過說出這樣的話,大家就可以透顯出在這種極權之下的,這些為極權服務的所謂的法律機構的人士們。

這些人在講這些話,做這份工作的時候,他為了能夠保住這份工作,為了能獲取這份工資,也可能為了他的家庭,為了他的太太、為了他的孩子,竟然去折磨另外一個人。折磨的理所應當,這是最喪盡良知、不是人的極端的一種做法。但是在這種大的背景下,他並沒有認為他做的錯,反而認為高智晟在替別人做這些事情的時候,而讓他的家人付出這樣的代價的時候,卻說他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這種反的道理這是非常卑劣、悲慘和可憐的。

我們原來說過,今天在大陸很多人的心態是一種生意人的心態,維護道德的準繩是以自己的利益作為一種標準的,所以如何保持自己的利益就是他做人的準則,在這樣的背景下,什麼道德不道德都不管。正是這樣,警察才會問出這樣的話說,你的家人在遭受這樣的煎熬而不在乎,你還是人嗎?但是高智晟所遭受到的這些煎熬,恰恰是這些警察所給予的,而這些警察在做這份工作的時候,他認為理所當然,因為他拿了黨的錢了,所以他必須給黨當狗。而這種觀念在很多人心目當中卻是被認可的,這是可悲的。

高智晟在講自己在遭受磨難的時候如何度過呢?他一再表示說,他不願意涉及到他整個被監禁期間到底遭受過是否同以前一樣的這種酷刑折磨,他一點都不講,也包括不披露任何的他被關押的地點,但是他提到一點,在被關押最難熬的時候,他用一種辦法使自己完全停止運轉、停止思考、停止感情、停止思想,一切都停止。

但是有一點他表示出來了,就是精神上的信仰給與他巨大的努力,他時常感到上帝就在他的身邊,神就在他的身邊。正是他有這樣一種胸懷和精神上的依托,所以他講,並不把抓他的人當作敵人,因為他們僅僅是為了工作,分派給他們這樣的任務,他們自身也是受害者,這一點就和剛才警察說的話形成了一種對比,這是非常特別的。

另外我看到自由亞洲電臺也有一些採訪的文章。包括採訪到曾經到高智晟家看過高智晟三次的李和平律師。李和平律師談到了他這麼長時間再一次見到高智晟之後的第一個印象和感受。他明確說,看他那張變形的臉,不知這張臉背後到底承受了什麼樣的壓力和苦難,但是這種苦難和壓力也讓他的內心感到極度的痛楚。

文章裡又採訪了江天勇律師,江天勇律師因為出差並沒有跟高智晟見著面,可是江天勇律師是最早跟高智晟律師通過電話的人,也就是說當他恢復通話之後,他最早通過電話,令人特別注意到,江天勇律師講,高智晟這次能夠跟外界取得聯繫,是中共自己在突然的時間裏給高智晟一個新電話和電話卡,允許他與外界取得聯繫,但是為什麼、出於什麼樣的原因,沒有任何解釋。這個細節就非常特別。

第一、說明高智晟律師始終是被監控的;第二、高智晟允許與外界取得聯繫,是完全出於黨的政治需要,而黨的政治需要,它的背景牽扯到中共力量雙方的鬥爭的一種表現,說不好是哪一方允許他這樣,既有鬥爭雙方這種力量的鬥爭結果,又有外部給予中共的壓力造成的一種客觀環境。

大家知道在過去的幾個月裡頭,中美之間的關係,因為有關匯率問題,有關網際網路問題等等,有人說陷入了某種冰點。這種磨擦是從古歌事件開始持續的往下走,特別是美國的眾議院高票通過了六零五號決議,要求中共立刻停止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這件事情,中共至今在國內沒有任何反饋,沒有任何反應,連聲都沒有,這是非常特別的。而高智晟律師跟有關法輪功被迫害的事情是直接相關的,應該說高智晟律師的案子本身就是一個晴雨表。

此外英國的外交部長在於中共外交部長舉行新聞發布會的時候,現場向中共的外交部長直接提出有關高智晟律師的下落。我相信這樣的事情是一種客觀的外部環境的壓力造成了中共不得不給予答覆。我想說高智晟律師之所以能夠露面,是出於這樣幾個力量鬥爭的關鍵原因。但是我更感覺恐怕外部環境是有一定的壓力的,但是中共內部的權力之爭所展現的某一方的力量這可能是更加特別的。因為高智晟被迫害,高智晟被關押,有關高智晟被一切一切的事情,一定與江澤民這個派系是分離不開的,因為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

而今天在中共的最高層,也就是常委這一層,江澤民派系的代言人就是周永康,而周永康把控著所有國安、政法系統。高智晟今天遭受到一切一切的迫害,應該他將負直接責任。而高智晟的再出現,他的有限的自由應該是來自於另外一方,或者說雙方鬥爭的結果,再加上外部這種客觀環境壓力,迫使高智晟不得不被露面,這是我的看法。

另外一點提到比如南方週刊登了一篇文章「愛國家不等於愛朝廷」。這篇文章說的非常特別,上來直指一個被民眾混淆的常識,人們應該愛這個國家而不是朝廷,作者直接引用了梁啟超的話說,國家和朝廷不分的不良後果,就是愛國變成愛朝廷,甚至變成愛領袖——君主。我相信這句話就是直接罵共產黨,中國和中共不分的不良後果,就是把愛中國變成了愛黨,甚至把愛黨變成了愛偉大的領袖,你甭管是以誰為核心,不就是這麼個說法嗎?這是借用梁啟超之口。

緊接著作者又引用了陳獨秀的文章,陳獨秀是中共最初建黨時,它也是中共的所謂總書記最早的人之一。他當時說,我們愛的是國家,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做犧牲的國家。敢情那個時候陳獨秀就把今天的「偉大的共產黨」就給罵掉了,因為今天以愛國作為第一需要,以國家的利益作為第一需要,他鼓動普通的中國人獻出生命去保衛國家,以國家的名義把國家的利益置於人民利益之上,其實在壓迫著人們。

但是陳獨秀卻直接說這樣的國家是不能愛的,他說如果政府不能完成國家功能,國家則有可能成為人民為國家做犧牲的國家。這就緊跟著一句話,就是直接罵到的就是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他接著講人民必須有監督政府的權利,而最有效的監督方式就是用投票的方式去選擇政府的權利。

今天共產黨已經完全把他的話給否定了,我想說當初陳獨秀下去的時候,不知道跟他說這些話有直接關係,但是陳獨秀說的這些話可是黨的第一大的時候主要的創辦人之一。僅僅基於這一點,也就是對今天的中共所有的官員以及體制人的一種嘲諷,還堅持這個,堅持那個,把陳獨秀的話往上一解,這是非常巨大的嘲諷,包括對那些所謂愛國的人,包括那些認為離開共產黨中國會亂的這種說法的人,我覺得都是一種嘲諷。

這篇文章登出來之後在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截止到我們做節目的時候,還沒有看到這篇文章被刪掉的跡象,具體會怎麼樣,我們不知道。但是文章裡也引述說,最近大陸的媒體做出了許多令中共尷尬的不和諧的事情,包括重慶晚報登出來「網路神獸古鴿遷移記」,這個我們在其它的節目當中跟大家介紹過,隱喻就是指古歌撤出中國的事情。

而重慶時報揭露作協在重慶開會時享盡榮華,而南方都市報等十七家都市報在今年兩會之前共同發表了一篇社論,呼籲廢除現行戶籍制度引起轟動,而中宣部在第一時間封鎖掉這個社論,據說也找到主要的寫社論的人,對他施與威脅。但是所有這些給我的感受就是說,媒體為什麼在這種大的環境之下,如此大膽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現出他們的勇氣呢?我覺得媒體確實代表了一種民意。

因為文化人無論怎麼樣,一直說是一個社會的精英,而媒體正是把這些精英向社會反饋出來的一個直接的一個平臺。媒體的記者也好,編輯也好,寫文章的人也好,專欄作家也好,無論他是什麼,他有這樣的能力,有這樣的勇氣也有這樣的機會,而且作為具體的媒體的這些主管人員也有這樣的膽識,敢把這樣的東西拿出來直接挑戰中宣部,帶來的這種潛在的寓意,背後的力量是值得人們思考的。

換句話說,今天中共內部所表現出來的是中共內部的權力之爭,而外部的像媒體所表現出來的是民間的力量,老百姓對今天共產黨本身抗爭的力量。所以就造成了多種力量,對不同的人群以他自己的角度來講,都在向中共進行衝擊,我覺得這種局面是比較典型的。

而再對稱剛才提到的有關審江大聯盟等類似的消息,可以在百度上和搜狗上兩次出現,而且能夠被搜索到的內容多達兩百九十一頁,這說明瞭中共內部有人故意利用自己的權力要求搜索引擎撤掉相關的屏蔽,讓普通的老百姓有機會看到江澤民在海外的醜態,讓普通的老百姓有意看到某些真相,而這些直接關聯的是於法輪功又有關係的,這就是今天場面。

所以我個人來講這些事情是在過程中。而百度、搜狗一而再、再而三披露出這樣的消息,媒體能夠有勇氣登出這樣的文章,直接向共產黨江澤民本身發出這種衝擊,都代表了一種「天時」的狀況,我相信他是一種很特別的力量積壓了極長的時間,在今天同時爆發了。

而中共內部的權力之爭的白熱化也是今天的一種天象,在其他節目當中跟大家引述過,今天太子黨掌握了全國百分之九十多的財產、權力等等一切,而太子黨本身,不管是富二代也好,富三代也好,太子黨本身沒有任何一個人掌握絕對的權力來掌控所有的太子黨,那太子黨之間的爭持一定是你爹是誰,我爹是誰,你是誰,我是誰,誰也不服誰,正好為黨的生命,黨的歷史就是鬥爭的歷史添加了新的柴火,自然他會打在一起。我記得最早的節目曾經斷言過,中共一定會在這種鬥爭當中,血與火的洗禮當中被剷除掉、滅亡掉,目前看來確實有這個苗頭。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