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太子黨全面把持了國家命脈

2010-04-02 22:10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11
    小字

大概在一個星期前,我打電話給北京的一個朋友,他住在北京美術館附近,是原來自己的老房子。後來就說起來北京房子的事兒,我知道他們家當時的房子大概有兩間,就是原來北京四合院的那種房子,它是有前院和後院,這是他自己住的這個院,他住在前院裡兩間的北屋,是這麼個樣子。後來就提起到底北京現在房子值多少錢,他的那兩間房,一間大概十五平米,另一間大概二十平米左右,兩個房子中間有個門廳。

他自己說大概兩、三年前跟當地的房管所達成個協議,他自個掏了點錢,然後又蓋了另外一間,大概十五平米,一共自己有三間房。因為我知道他生活不是很好,我說你現在靠什麼生活呢?他說快退休了,年紀輕輕沒有事幹就退休了,想找點別的事情做。他說目前的房子值點錢。我問他這三間房能值多少錢呢?他說能值350 萬。我當時聽了腦子確實有點懵,無論怎麼樣,我知道他們家的房子在美術館附近,三間房,二間老的房子加上一間自己蓋的,就可以值300多萬,我覺得那可真是個錢了。說實話,北京的房子可真是個錢了。

扭臉我就想,這300多萬,你現在怎不給賣了呢?他說如果賣了,我現在不知道該住哪呢?也沒有那麼想過,只是想自己的房子能值這麼多錢。我相信這本身是一個比較典型的故事,很多老北京人,特別是在城區裡頭住的人,自己的房子到底值多少錢,每一個人可能都有一個衡量。

我也想過,如果在景山後街,在美術館附近這麼三間房值300多萬的話,住在同樣一個地區的任何一個地方,如果原來有個四合院的話,那可真值個千百萬,絕對是個錢了。可是打電話問起其他朋友說來說去,我們並沒有看到有多少人手裡確實有這麼多的現金。

我們已經看到在北京房子瘋狂的令所有人吃驚,你的房子無論多值錢,如果它依然是個房產的話,沒有變成現金的話,你讓我說,你賣掉它才是錢,你不賣掉它,它也就是個房子,是你睡覺的地方。在我個人的看法,我相信這是最實惠的一種說法。說我們家有一個房子,我們家有300萬,300就是三間房,聽起來是個東西,實際在生活當中,你就會發覺它不是很管用。

這就牽扯到另外一個問題了,如果北京的房子確實都這麼值錢,按照資產說北京人各個都是百萬元戶,相當一部分都成了百萬元戶,而這百萬元戶手裡又沒有錢,就這點兒房子,變得發虛,這是虛值,它不是實的,實實在在的錢。

如何能改善你的生活呢,其實你細想,房子從大概值1萬塊錢,一直漲到值300萬塊錢,但是自己的生活並沒有改變,住的還是那個房子,吃得還是那個飯,穿的還是那個衣服,對於太多的人根本沒有一個真實的改變,只不過是有點上虛火,有點浮腫的感覺,給我的是這種體會。

當然我相信有些朋友可能會覺得我的說法有點不太合適,因為有錢的終歸是有錢了。我也相信確實有些人在這個過程中有錢了,說他真正有錢,如果一個房子從1萬塊錢漲到300萬,在這個過程,他在不斷的以生意的方式,以一種買進賣出,這個過程中他會得到錢,這個我相信。但是如果僅僅把這一分房子作為自己的一個家,一個無法離開的家的話,那就是另外一個說法。

今天在北京,在國內這樣大的城市當中,到底在這十幾年二十年的所謂的高速發展當中誰掙到錢了,我覺得這確實是一個問題。不是說你手裡有個睡覺的地方,不是這個意思。是除了你睡覺的地方之外,你真的是兜裡有想怎麼花就怎麼花的錢。恰巧帶著這個疑問,今天在網上就看到了這樣的一篇文章,它極具代表性,實際這個內容已經被包括《德國之聲》、BBC都有所報導,《法國國際廣播電臺》報導的比較全面一些,跟大家介紹一下這篇文章是怎麼說的。

文章的題目叫「中國太子黨全面把持私募基金引起了憂慮」,這是《法國國際廣播電臺》駐香港的記者寫的一篇文章。他說目前中國太子黨目前正以前所未有的勢頭,搶佔中國大陸數以億元計算的私募基金投資行業,這種現象不但引起大陸民眾的不滿,以及國際傳媒的關注,而且專家相信,這將導致私募基金行業只能靠關係,而不是靠專業,從而在這個背景下,很可能會改變它的性質。

文章裡提到說原國家審計署審計長李金華曾經在論壇上提到這麼一個說法,目前民眾最不滿的就是有些官員子女的財產很多,這已經成為社會關注的一個重要問題。我記得我曾經說過一個數,就是今天在大陸家庭資產億萬元戶大概3千個左右,其中太子黨、也就是今天兒子輩兒佔有的比重91%。

文章裡接著介紹說李金華並沒有詳細的點名哪些官員的子女財產很多。但根據英國金融時報的一篇文章,被提名的太子黨和親信包括了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李瑞環的兒子李振智、朱鎔基的兒子朱雲來、江澤民的兒子江恆綿、李長春的女兒李彤(譯音)、吳邦國的女婿、曾培炎的兒子、中宣部部長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以及朱鎔基的親信方風雷等。這是被英國金融時報點過名的,指現代式的私募基金的主要代表人物,涉及到這麼多人。

我相信被點名的這些人有另外一個概念,其實是跟中共內部權力之爭是有相關的。它特別提到,這一批太子黨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大多都曾經在跨國金融企業謀過職,而他們當時在這些金融企業以高職、厚薪、謀職時,實際是這些公司為了他們在大陸能夠更好的做生意,而換取人脈關係,從而繞過在大陸複雜而繁瑣的官僚體制來賺取利潤。

但是最近幾年情況已出現變化,不少任職在外資公司的太子黨,已經紛紛離位自立門戶,憑藉著他家庭背景,憑藉著他在這些金融公司工作過的經驗和人脈關係,自創私募基金,過去的僱主反而今天成為今天的投資者,這樣使得自己賺取更大的利潤。

這裡直接點名是溫家寶兒子溫雲松創辦的私募基金「新天域資本公司」,這家位於北京金寶大廈十二樓的辦公室,外表平平,因為裡面的主人溫雲松行事低調,但他管理的資金數目高達到數十億計,投資人包括德意志銀行、摩根大通、瑞士聯合銀行和新加坡的主權投資公司。這些類似私募基金通常都以重組國家企業,或協助私人企業融資而賺取利潤。

這裡提到重組國家企業,這種大型的企業其實往下追,幾乎都是兒子和孫子們,這些兒子和孫子們在利用父輩的權力與國家的名義,以具體企業負責人的身份來獲取他個人的利益。這就是今天在大陸真正的掙錢者。比如說以北京的房地產為名,他把房地產炒起來之後,他在賺錢,當地的老百姓就像我剛才說的北京的朋友,他的房子看似值錢,實際是給這些兒子們做底數,這種底數他是離開不了的,而這些兒子孫子們,以這種底數來換取自己的利潤,這是本質的區別 。

所有文章提到說,在大陸獨裁體制下,在太子黨的充斥一切下,難免將一些背景和關係不夠的公司擠出行業,甚至包括一些外國的私募基金在內,在這種背景下也無可奈何。而私募基金在經濟現代化的範疇上,扮演一個重要角色。文章就提到說太子黨全面主導私募基金,公眾對他們這種裙帶關係,撈錢的負面形象只會有所加深,從而削弱對黨領導的信任。

其實能有這種機會去掙錢的不多,誰能有這樣的機會能夠這麼去掙錢的話,他一定是有來頭的。這裡說的是私募基金,其實你就放大一點何止是私募基金,包括今天所有的大型企業,金融、證券、房地產、礦業、鋼鐵所有這些加在一起看一看,真正把那些握有實權的人,他的名字列出來你將發現,幾乎全是這群兒子和孫子們,所以這里根本沒有什麼對黨領導信任不信任的問題,只有這些人在把握著。

這群當官的為什麼以一種暴政的方式來維護自己黨的統治呢?也是為了他們兒子和孫子們。包括《人民日報》最近網上做了一個調查發現91%的民眾相信,所有富裕的家庭,都有政治背景。 那我就不知道那9%到底是代表什麼了。

文章介紹了好幾個由太子黨領軍的私募基金的人物,這裡包括李瑞環的兒子李振智,他離開了美林和瑞士銀行之後,即自立門戶。吳邦國的女婿是在兩年前離開美林,創辦投資基金,而他主要業務與國營核能企業有關。在他任職美林期間,他成功的為美林爭取工商銀行二零零六年在香港上市的推薦及包銷角色。李長春的女兒李彤目前主管香港中國銀行國際的私募基金部門,業務以傳媒融資為主。所以大家就可以看什麼國家銀行、國家企業的,都是這群兒子們把持。

說到這我就看到網上有另外一篇文章,題目叫「富豪族與太子黨」,文章就引述了另外一些資料,其中它提到這麼一個數據,全國總工會第六次社會調查分析資料,二零零八年7.75億普通勞動者的勞動收入只佔GDP的29%,平均年收入僅為1萬1千多元。另據資料顯示,如今出現了中產塌陷的M型社會傾向,而其他階層的發展空間不斷遭到侵佔。

一九九四年到二零零四年十年期間,中小企業和個體戶生存環境惡化,全國一共有770萬家個體戶消失;而相應的壟斷行業卻越來越大,侵佔有了全民的有限資產,成了權力的衍生品。他引述財富榜胡潤說法,說中國財富正在以飛快的速度增長,並向富人集中。二零零四年以來,個人財富達到10億以上的人數大幅增加。當年資產達到10億元的巨富我們只找到了100個,而今年我們就找到在榜的就有1千人,10億元的巨富有1千人。

他說零九年,中國大陸 400名富豪的上榜門檻,從二零零八年的12億元躍升到20億元;前40位富豪的身價已經達到70億元;而零八年只有24人達到這個標準。另據國務院研究室、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科院等部門一份聯合調查報告說,到零六年三月底, 5千萬元以上的富有家庭是2萬7千人,超過一億元的有3,220人。

而在這一億元富豪當中,有2,932人是高幹子弟。佔了億整個數字的91%,這是零六年。五年以後的今天,二零一零年的三月,我相信這個時候沒有人敢做這種調查。做這個調查竟然是國務院研究室、黨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和中科院,那也就是說,那真的是替黨負責、替國家負責,到底看看誰是富豪,這個數字就顯示出來整個今天國內的資產全都集中在一小撮的兒子和孫子們手裡。

文章裡也引述了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在北京融資公司的副總經理的話,他說據他觀察,在北京能夠正常獲得巨額收入的財富的途徑主要有三種人:第一就是靠權力和資本尋租的人;第二是灰色收入者;第三是從事採礦等資源性或壟斷性行業。而富人的年齡集中在35到55歲之間。

他說富人的圈子裡依靠勤勞致富的應該不會超過30%,不少重要資源卻掌控在官員及其家屬和代理人手裡面,而變權錢交易是為了掌控資源,這種資源包括土地、道路、電信、能源、礦產和金融。所以以目前的情況來講,講共產黨共產黨的,應該改名,實際應該改成叫「太子黨」。其實我覺得叫「兒子黨」、「孫子黨」也成,反正共產黨就是這麼個東西了。

同時我在網上看到另外一篇文章,據說這個文章實際是中美兩國國家領導人的子女職業的對照。這麼一個對照表曾經在國內出現過,結果在第一時間就被「和諧」掉了,被「和諧」掉誰在想登也就登不上去了。作為對比來講,我覺得非常有意思,先說一下今天中共領導人他們的兒子們都在幹嘛,這麼列出來,反過來看一下美國這些當頭的兒子們都在幹嘛,可能就有個清楚的理解。

文章裡列了幾個人,他說近期中共中央領導人後代的職業代表一覽表,這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第一個:
江綿恆——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江澤民之長子)
江綿康——總政治部組織部部長,少將(江澤民幼子)
鄧樸方——中國殘疾人聯合會主席(鄧小平之子)
鄧質方——四方集團總裁(鄧小平次子)
蔣小明——深圳賽博控股公司董事長(喬石之子)
李小琳——中國電力國際有限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李鵬之女)
李小鵬——中國華能集團公司中國華能集團公司總經理,現在是山西的副省長(李鵬之子)
朱雲來——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總裁、董事,也是私募基金的總裁 (朱鎔基之子)
朱燕來——中國銀行(香港)發展規劃部總經理(朱鎔基之女)
溫雲松——北京Unihub公司總裁(溫家寶之子)
徐明——大連實德集團總裁,零三年中國百富榜第十五名,福布斯第十二名(溫家寶女婿)
劉湖——華潤集團常務理事、副總經理。(胡耀邦次子)
陳偉蘭——國家行政學院副院長(陳雲小女兒)
陳元——國家開發銀行行長(陳雲大兒子)
傅洋——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副會長、北京康達律師事務所所長(彭真之子)
榮智健——中信泰富集團主席,中國內地首富(原國家副主席榮毅仁之子)
王軍——中國中信集團董事長(原國家副主席王震之子)

這個資料比較老了,但是我們就可以看到這些人兒子們都在坐什麼樣的位子。文章裡他也對比了一些美國總統的兒子,這裡挺有意思的,

布希總統的女兒詹娜——職業:小學教師
克林頓女兒切爾西——職業:學生
老布希兒子小布希——職業:美國總統
里根女兒帕特里夏——職業:演員
卡特女兒艾米——職業:書記員
尼克松女兒翠西——職業:家庭主婦
肯尼迪兒子小肯尼迪——職業:律師
艾森豪威爾兒子約翰——職業:歷史學家
杜魯門女兒瑪格麗特——職業:歌唱家
羅斯福女兒安娜——職業:新聞作家

對比起來,我相信大家就明白了。上面實際是給大家引述了兩三篇文章,主要一篇是指現在私募基金的這些管理者到底是什麼人,和他怎麼來的。目前看來真正的富人就是當官的兒子們,原來說官商是結合在一起的,現在看來官商是一體的,而這種官商的一體絕對取決於這群當官的官位,以及他的兒子在利用當爹的官位時的這種手段會怎麼樣。

我記得看到另外一個資料說,其實目前大陸的真正的權力掌握者,或者說真正的金錢的掌握者主要在幾個大的家族手裡,包括李鵬的家族、包括鄧小平的家族、包括江澤民,他點出了幾個人,就是主要的前任和現任的中共的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當中的人,就是今天掌握整個國家經濟命脈的人。而這些國名譽的金錢都成了他們家自己的財產。

如果理解到這一點上就明白了,你也就明白了為什麼在兩會提到要公布黨和國家領導人私有財產時,就這麼一點事,卻變成了無法逾越的一個鴻溝,這個就非常關鍵了,相信保不齊就把政治局的和前任的領導人的政治局的兒子和孫子們加在一起,搞不好是偉大的祖國這後20年、30年GDP增長的總和,恐怕都不夠。不信咱就想辦法把這數拿出來。

回頭來講,老百姓你到底得到什麼,一個四合院從1萬塊錢漲到今天300萬,但是對這個具體的人除了上一些虛火的話,沒有實際用途,因為他沒有辦法賣掉,他買了,他沒地方去買房了,他賣了他沒地方住。所以甭管它漲到多少都沒有用。但是更多的老百姓手裡的這點東西,就這麼一套房子漲到這個份上是給別人當了底數,給這群兒子們當了托兒,目的是使他們能夠真正掙到錢。應該說從另外一個側面這也算是國策之一了。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