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北癌症村死亡少女之父馮軍訪談錄

2010-02-18 02:26 作者:何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鮑邱河

「我沒了人身自由,無法去籌藥費,我次次被關押,我女兒次次斷藥,導致病情加快惡化,加快了不能醫治死亡。」

河北省廊坊市大廠縣夏墊鎮,因鋼廠等的污染製造出癌症村,引起了境內外媒體的廣泛關注。民生觀察志願者何仁於2010年1月30日對因污染致白血病死亡的十七歲少女馮亞楠的父親馮軍作了訪談。

民生觀察志願者何仁(以下簡稱何仁):馮先生您好,瞭解到你女兒的不幸,也瞭解到你針對環境污染不懈地抗爭,我們想針對這些問題聊一下。

馮軍:說起這事,我感到無助、無奈。我女兒成了環境污染的犧牲品,不僅僅讓我為女兒悲痛,更為了我們這裡更多的受害者悲痛。我從這些年為女兒從病到死引起的與污染的較量中,感受到政府出毛病了,這更讓我痛心。

何仁:為什麼說感到政府出毛病了呢?

馮軍:說幾個事例吧。女兒查出白血病,我從醫生那裡瞭解到有可能與污染有關,再結合我們這裡前前後後大量出現白血病及癌症的情況,我向當地衛生部門提出通過法律認可的有效途徑化驗井水的要求。可是,從我提出要求到得出化驗結果,用了八個月時間。這八個月裡我為了化驗,費盡的周折可想而知。面對有毒有害物質的飲用水,政府方面不是積極作為,而是百般掩蓋,居然還作出了工廠排放污水達標的化驗。面對就在我們身邊流淌著的成了臭水溝的河水,居然這樣自欺欺人。政府掛牌人民政府,可是在為人民做什麼?這樣的政府是出毛病了。

何仁:為爭取化驗井水,你如何費周折的?

馮軍:我當時找到衛生局,遲遲不給化驗,被我找得急了的這裡的領導說,他們要聽政府的,不是我要求他們就會做的。沒辦法,我為此一直上訪到國家衛生總局。國家衛生總局前幾次督辦函都不起作用,一直拖了八個來月,在我上訪到工商、政法、國務院等相關部門,在道道督辦下才化驗。

要說這政府出毛病,再說點現實事情。在我的井水化驗被嚴重污染的情況下,政府方面不是想到我們飲用這樣的水有害生命安全,居然是想方設法毀掉我的井,也就是毀滅證據。我們這裡水被污染的事實是毀不掉的。有記者專門化驗了我們這裡的水,有的300米深的井水都被污染得不能飲用了。在國內外的關注下,我們這裡統一飲用自來水了,既然沒污染,政府可以用科學的化驗理直氣壯地證明讓這裡人繼續飲用當地井水!

何仁:能給通上自來水,說明政府還是關心你們生命安全的。

馮軍:沒有我們這裡因污染生病死亡的家屬不間斷地抗爭,我們這裡不可能通上無污染的自來水。

像我這樣的人的死活是無人關心的。我因為狀告金銘公司,我陪縣衛生防疫站來到我的水井採樣檢測時,金銘公司4名保安公然面對縣衛生防疫站採樣的工作人員對我毆打,把我當場打得昏死。派出所得到取水樣的工作人員報案來到現場,根本不對我實施救治,最終是路過現場的我村裡人把我送到醫院。

何仁:這個事件查清處理了嗎?

馮軍:這事件清清楚楚,打我的金銘的人是在光天化日下作案的。在我住院的情況下,更是在我為女兒傾家蕩產無錢治傷的情況下,派出所沒作出任何處理,沒向金銘公司要來一分醫藥費。當我治好出院後,派出所給調解讓金銘公司賠付了醫藥費與誤工費。公安局自始至終沒對金銘公司打我的人進行處罰,並且派出所的意思是,只要我再為金銘公司打人的事追究,醫藥費也不給了。

何仁:你還受過這樣的毆打迫害嗎?

馮軍:我最終把金銘公司訴上了法庭,就在這個案子立上案前幾天後,被幾個不明身份的人用東西摀住頭強行塞進車中毆打後,把我扔到了武清縣境內。當時我被打得渾身是傷,衣服被撕,鞋都被不知扔到哪裡了。

何仁:你這幾年的上訪中,還有被打的情況嗎?

馮軍:直接被打就這兩次,受威脅不少,我常聽到這樣的警告,再告下去,人身安全不能保證。

其實,比被打被殺還讓人痛苦的事是被關押限制人身自由。我上訪的這幾年裡,十幾次被鎮政府關起來限制人身自由。特別是遇到中央開什麼會或是如奧運會等有活動的時候,鎮政府都是把我關起來限制自由。鎮政府的人說,不是他們要關我,是縣上讓這樣做的。我犯什麼法了?我依據信訪條例依法上訪,就這樣限制我人身自由,把人不當人了。

何仁:關押你的過程中是否與你協商解決問題?

馮軍:政府只是關押,根本不解決問題。讓人想起來就心裏痛,我女兒病重中,他們根本不伸援手,連起碼的人道都不講,把我關押致使我不能為女兒的醫治做事。我沒了人身自由,無法去籌藥費,我次次被關押,我女兒次次斷藥,導致病情加快惡化,最終死亡。

說到這裡,我非常感激那些向我女兒伸出援手的好心人,更要感激我女兒學校的全體師生,他們給捐了近兩萬元藥費。

何仁:你的訴訟現在如何:

馮軍:一審敗訴了。敗訴是從起訴前就認識到的,政府方面的人早就說過,讓我勝訴了,下面會有更多的人起訴,所以讓我勝訴是不可能的。這個一審法院顛倒黑白,以前金銘公司的污水直接在地上開溝入河這樣的事實,法院置之不理,居然說金銘公司的下水道是密封路過我水井地段的,我的水井污染與金銘公司的廢水沒關連。用管道把污水注入河裡,就不能污染地下水,這樣的歪理都能上判決書,真是欺人太甚了。就是這管道排污,把這裡污染源以下的鮑邱河下游300米深的井水都污染了。

一審敗訴我上訴了,如果二審判決再敗訴的話,我要看一看二審法院到底會再找出什麼自欺欺人的歪理來。

何仁:但願你的執著感動正義之神,迎來二審的勝訴。望你平安。今天就聊到這裡吧。

馮軍:謝謝祝願,謝謝您對我們的關注。

2010-2 鮑邱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