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海中共黨員顏芬蘭醫生談被關精神病院

----精神迫害訪談錄

2009-04-30 06:18 作者:何仁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上海長寧區的顏芬蘭女士,是一名職業醫生主治醫師,中共黨員。早在96年,長寧區政府所屬有關部門及上海華榮房地產經營公司聯合對她依法所有的房產拆遷。到十餘年的今天,未安置所有權利人,並且,詐騙去他們的動遷獎勵費及數萬元現款。

她為此而上訪,雖然問題清楚明瞭卻得不到解決。在她上訪的十餘年裡,多次被關、被毆打,受盡欺凌。他因為奧運期間上訪,一度被關進精神病院遇受非人折磨。

近日,民生觀察志願者採訪了顏芬蘭女士,進一步瞭解了她被關精神病院的情況。

民生觀察:顏女士,你好!我是《民生觀察網》的志願者,我們曾做過一個精神迫害案專輯,我們瞭解到你為房產維權被關精神病院的事,今天想對有關情況向你作以採訪。

顏芬蘭:好的,謝謝你們對我的關注。我一個正常人,並且是一個醫生,居然以精神病人的名義被關精神病院長達29天,如此迫害,讓每個善良的人都痛心。

民生觀察:請問,你是為什麼被關精神病院的?

顏芬蘭:北京奧運開幕式後,我在北京上訪,抗議中國奧運無人權,8月12日被上海駐京截訪人員找到。他們不由分說對我進行了長時間的殘酷毆打,直到當地巡邏警察上前制止他們才住手。我當時被打得渾身傷痛,神志都不清了,被送到北京醫院進行搶救才算揀回了性命。8月13日,我被強行押回上海,被直接關進看守所,對我進行了刑事拘留。在我的強烈抗議下,他們沒關足我半個月,把我送進了長寧區精神病醫院。

民生觀察:也就是說,你抗議這個無人權的奧運是你被關押精神病院的直接原因。那麼,此前政府方面是否知道你有這樣的想法與舉動?

顏芬蘭:我參加了"要人權,不要奧運"的公開聯署簽名,早被政府注意。當時參加這個簽名的上海有800多人。奧運是和平、理性的,是人類社會文明發展的一個標誌性運動,就連人權都沒有的我們,羞對奧運吧。

民生觀察:請你說一下入精神病院的情況。

顏芬蘭:因為我不服刑事拘留強烈申訴,政府方面的人說,那就讓你出去,直接把我押進了精神病院。我一看不對,他們根本不聽我申辯,扔下我就走了。我是做醫生的,知道送病人入精神病院的程序,應有家屬的簽字等手續以及有關鑑定,向醫生申辯。當時一個姓徐的醫生說,與他講沒用處,他們只能聽政府的。

民生觀察:你的家人沒對此干預了嗎?

顏芬蘭:我老哥哥與家人來到醫院與院方交涉,院方說,既然進來了,也不能不關幾天,最多關三天。可是,他們騙走我的家人後,再也不與我家人接觸,把我一直關押長達29天。

民生觀察:你被關精神病醫院,醫院方給你打針吃藥嗎?

顏芬蘭:醫院方面強制我吃藥,作為醫生的我堅決反對,但是醫生說既然在這裡,不吃藥不行,上面有指示。就這樣,我被逼著每天都吃一粒藥,後來在我的強烈抗議下,醫生對我可能產生了同情心理,減為每天半粒。醫院沒給我打針。

民生觀察:你作為醫生,認為院方這樣收治一個無病的人合理嗎?

顏芬蘭:醫院方面當然是有失職業道德,但是我也理解醫院方面,他們也是無可奈何吧。我在醫院裡,讓向醫生耐心地述說了因拆遷受盡迫害的情況,以及當前的狀況。醫生也表示同情,但他們沒辦法。

民生觀察:你上訪十多年來,還受到哪些迫害?

顏芬蘭:我這維權上訪的十多年,慘遭無數次毆打與凌辱。他們動用警察強行把我綁架、關押是常事。記得2003年一個叫杜玉(音)的把我雙手反擰"開飛機",2004年時限制我人身自由的警察暴踢鐵門把我的頭撞傷,2005年,惡警趙正平等人把我與哥哥毆傷,我這裡有醫院作出的傷情證據,我哥哥那次被打傷到現在還沒治癒還在治療。我到北京上訪,也多次受到毆打威脅。另外,如受到警方把煙頭扔到身上、還是勒令我隨時聽從傳喚的待遇,還是被辱罵,這樣的凌辱讓人的心更痛!

民生觀察:對你的遭遇深表同情。謝謝你配合採訪。

顏芬蘭:應謝你們對我的關注,謝你們幫我呼喚正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