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漢雅琪足球老闆卷款逃跑的背後

2010-01-22 22:48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足球界名人周建國,是武漢雅琪集團的創辦人,也曾經是武漢雅琪足球隊的老闆,周建國十餘年來經營足球隊涉嫌賭球。前不久,周建國非法卷款潛逃,警方對其通緝。

周建國旗下有兩個小企業,在周建國潛逃後,工人們"三金"無著、工資無著,走上了艱辛的上訪路。近日,民生觀察志願者何仁對其中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老職工進行了訪談,下面是訪談全文:

民生觀察志願者何仁(以下簡稱"志願者"):您好,您是雅琪集團的上訪職工吧?聽說你們職工上訪被打、被抓,對你們表示同情。

雅琪上訪職工(以下簡稱"職工"):謝謝你們的關心。

志願者:我們的印象是,雅琪集團是經營足球隊的,你們是什麼職工?

職工:我們這些上訪工人與足球隊無關。我們是雅琪下面兩個小廠的工人。我們原來都是集體企業的職工,我原在武漢焊割工具廠上班,另外一個與我們廠緊鄰的是武漢電動軲轆廠(音),原來都是集體企業。我們廠位於武漢唐家墩統一街。周建國看中我們兩個廠的地皮,通過副市長李濤簽的文件,1998年就把我們這兩個廠買去了。

志願者:這個雅琪集團原來是多種經營呀。

職工:雅琪集團的經營都是"投機"。兼併我們這兩個小廠,是看中我們這兩個廠的地皮,我們兩個廠的地一共十六、七畝。2001年周建國將我們這塊地賣給開發商搞房產開發,每畝地賣到八、九十萬元,周建國就這樣賺了上千萬元。

周建國這人原來無非是一個混混,藉助他的老婆在政府中做官的條件發橫財。

志願者:你們上訪是怎麼一回事?

職工:我們沒辦法才上訪的呀。98年廠子被收購,四十五歲以下的工人每人給一萬來元不等的錢買斷,四十五歲以上的有一百三十來人留廠,到現在年齡大的大都退休了,最後上班的有十幾人,算是在冊的職工。像我這樣不上班的內養職工一月一百六十元生活費,十年來都是這樣,交完社保金剩三十來元。我們的醫保,直到2008年才把退休的給辦,我的到現在也沒辦。現在,周建國非法集資一億多跑了,他是在江岸區辦投資公司,當地公安正通緝他。上班工人的工資九、十兩個月都沒人發了,社保及醫保更是沒希望。我們退休、內養工人的養老金也沒著落了,我們沒辦法,只得上訪。

志願者:聽你所說,社保與醫保好像是你們上訪的焦點問題,能說得具體一點嗎?

職工:就說我自己吧。我們廠被雅琪買去時,我過了四十五歲,但沒到退休年齡,不讓我領那一萬來元買斷金,也不讓我上班,每月給我一百六十元生活費。名義上說這是給的生活費,可是,每月要扣我一百二十來元的社保費,我到手的也就是三十來元吧。我們社會保交到2008底,2009年就沒人交了。

至於醫保,此前一直都沒有。後來我們一再吵,周建國才答應2009年開始給我們辦,說是分退休、內養、在職三批辦。退休職工的醫保2009年企業只幫交了二次,本來企業一年要交五次的。退休職工個人先預交了一千,後每人每月扣六十九元。由於2009年10月周建國就跑了,我們後二批的職工的醫保還未來得及交。

志願者:大老闆跑了、被通緝,你們到哪上訪的?

職工:我們兩廠的人分別找到原來主管部門,原主管部門都說他們管不了,江漢區和礄口區二家政府又互相推萎,我們就只得向市政府信訪辦信訪了。我們原來是集體企業職工,我們的廠是副市長簽字賣的,我們認為找政府是對的。

志願者:你們職工上訪被打被抓,具體情況如何?

職工:我們從09年10月25號開始上訪,到10年元月5號,我們上訪到市政府。當時我們去了三十來人,可是警察來了很多,讓我們一退再退,在離政府很遠的地方拉了警戒線。他們把我們趕得太遠,我們要向前近些,就與警察發生衝突,警察就施行暴力,另外那個廠的一個男職工被打得背上都青了。我們廠一個叫曾桂菊的女職工被當場抓了起來。我們這女職工被抓後關到派出所,我們去要人時,信訪辦與派出所來回推不放人,到下午才把人放出來。

志願者:你們的事上訪到現在有解決的希望嗎?

職工:市信訪說,這事複雜,要慢慢辦,要拿出方案,看誰來管。我們下一步準備再到市委上訪,看能不能解決問題。

志願者:但願你們的問題能早日得到解決。

職工:謝謝你們。
2010-1-22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