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圳高官頻落馬 深圳之名不吉祥?

2010-01-20 05:18 作者:江河水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李銘受處分再引發深圳改名動議

二○○九年六月八日,許宗衡成為第五個落馬的深圳市長之後,深圳官場盛傳一種將深圳市改名為"寳安市"的呼聲。這一呼聲在半年後的十二月二十三日再次達到高潮──當天許多媒體報導,中共廣東省紀委、省監察廳、省安全監管局近日公布深圳市龍崗區"九·二○"特大火災事故處理結果:深圳市政府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李銘被給予行政記過處分。這讓深圳官場一些人更加深感恐慌:深圳之名極不吉祥,必須盡快改名。

深圳官場希望將深圳市改名為"寳安市"、"新安市"或"大鵬市",理由有三,一是深圳之名極不吉祥,已導致五個深圳市長落馬,這在全國罕見;二是深圳機場在由黃田機場改名寳安機場後,十年平安無事;三是深圳歷史上的正名一直是"寳安"、"新安"或"大鵬"。

改革者和腐敗者都在深圳翻船

一些深圳官員說,深圳這個地方確實有鬼,無論是改革者還是腐敗者,都會在深圳翻船。

在深圳落馬、受整的"市級改革者"先後有梁湘、袁庚、鄭良玉、厲有為、於幼軍五人──

一九八一年任中共深圳市委書記兼市長的改革家梁湘,一九八五年八月三十一日,因"深圳偏離了改革的正確軌道"被免去市長、八六年免去市委書記職務,一九八九年"六四"風波中再蒙不白之冤,被罷官羈押,審查十年直至病逝。

一九八九年秋,深圳蛇口工業開發區管委會主任(實權相當於副省級)袁庚,因在"六四"風波支持學潮而遭到專案調查,被變相停職"入另冊",成為安全部門長期監控的對象。蛇口改革因此停滯,並於一九九四年徹底終結。

一九九二年八月十日,因深圳發售新股中出現腐敗與"技術失控"造成震驚中外的"八·一○事件",從全國各地彙集到深圳的購股大軍一百五十多萬人"抗議腐敗"大遊行,深圳市副市長張鴻義因"負直接領導責任"撤職,市長鄭良玉因"負主要領導責任",調離深圳。

一九九七年秋,深圳市委書記厲有為因在《關於所有制若干問題的思考》一文提出,除了公有制與私有制之外,可以建立多數勞動者佔有多數生產資料的社會所有制,被扣上"妄圖毀掉中國全民所有制,大搞私有化",遭到各種形式的大批判後,黯然退休。

於幼軍二○○○年六月任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後,在深圳大力改革,推行"行政三權分立",卻因得罪市委書記黃麗滿,於二○○三年五月調離深圳,後於二○○八年九月五日被中央政治局給予撤銷中央委員,留黨察看二年處分,仕途徹底終結。

在深圳落馬的"市級腐敗者"先後有王炬、許宗衡二人──

二○○○年七月六日,深圳市人大副主任(曾任深圳市副市長)王炬因被中紀委、廣東省紀委"雙規",後以"鉅額財產來源不明罪"於二○○一年九月七日被逮捕,判刑二十年。

二○○九年六月五日,深圳市委副書記、市長許宗衡因腐敗問題被"雙規"至今。

而上月深圳市副市長李銘因"舞王大火"問責記過,讓深圳市領導又增加"問責落馬"的危險。如此三險逼官的深圳,讓眾多深圳官員驚呼:深圳不改名,深圳領導幹部就不可能安全。

"寳安機場"證明改名有好運

一九九七年五月八日二十一時二十八分,一架南方航空波音七三七飛機在深圳黃田機場著陸時解體起火,造成三十四人死亡,三十九人受傷。深圳官員痛定思痛,多方活動機場改名,終於二○○一年將黃田國際機場改名寳安國際機場。此後一直"保安"無事。

儘管國家調查顯示,一九九七年"深圳五·八空難",關鍵是有關管理不善,失事飛機違規駕駛所致,而後來深圳機場多年平安,主要是航空公司加強了管理,深圳機場由國營改制民營,責任感增強等等因素在促進安全。但深圳官員卻相信,名不正,安不保,好名才有好運好風水,黃田機場改名寳安機場,所以"保安" 了。由此類推,深圳市也應當盡快改名。

歷史證明深圳應當改名

深圳官員認為,當初就不該以野名命名深圳──"深圳"地名始見史籍於一四一○年(明永樂八年),因為當地方言俗稱田野間的水溝為"圳"。"深圳"因其水澤密佈,村落邊有一條深水溝而得名。但早有本地秀才認為"深圳"乃不祥之名,便將"深圳"改稱"鵬城"──祝福深圳是一個鯤鵬展翅之城。黃麗滿、李鴻忠主政深圳時,曾投資三十億建設了一個外形如大鵬展翅的"市民中心"(市政府機關大樓),寓意深圳為"大鵬市",並在"市民中心"的兩翼分別設計了黃色大樓和紅色大樓,黃樓隱寓"書記黃麗滿扶搖直上九萬里",紅樓"祝願市長李鴻忠一飛衝天"。這一暗中改名,似乎略有效果,黃麗滿後升遷為廣東省人大主任,儘管腐敗傳聞遍地,百姓久告不倒;李鴻忠也在二○○七年升任湖北省長。

許宗衡出事後,有深圳官員認為,官場僅僅暗中將深圳改名"大鵬市"是不夠的,必須公開正名,讓深圳回歸本真──深圳城市史已有一六七三年,各朝一直以吉祥的"寳安"、"新安"、"大鵬"為正式命名。深圳最早的前身為寳安縣,建制始於公元三三一年(東晉咸和六年);公元一三九四年(明洪武二十七年),朝廷將深圳一地命名為"大鵬守禦千戶所"。公元一五七三年,朝廷又以"新安"縣轄制深圳及香港區域。歷代朝廷都知以吉祥名深圳地區,連英國人也知沿用香港這一芳名稱呼香港。而一九七九年三月,中共中央卻決定將寳安縣改為深圳市,以俗名代替雅名,以不祥取代吉祥,這實在是當時工農幹部無文化的"杯具"!須知,名不正,命必不順。而今深圳上下官員皆已博士化,豈能再讓"深圳"這一野語村呼繼續危害深圳官員仕途?

可以故伎重演

當年國家本不同意深圳機場改名,因為根據"一般以機場建設地命名"的規定,建在深圳寳安區黃田村的深圳機場,理當定名"黃田國際機場",但深圳官方想出一條妙計:"每年大約有六百萬臺灣人到香港轉機前往內地,由於在閩南語中‘黃田'與‘黃泉'諧音,許多臺灣人都忌諱到深圳黃田國際機場換乘飛機前往內地"。二○○一年十月十七日,這一妙計宣告成功──在深圳官員借臺灣同胞的施壓下,國家民航總局同意"黃田國際機場"改名"寳安國際機場"。

此次深圳官方是否會再次借台商之名逼中央同意深圳改名呢?"許多在深圳的台商因在閩南語中‘深圳'與‘深整'、‘深震'、‘深損'諧音,往往將生意的失利歸結於深圳地名不祥,而外撤外遷"……這類話語,深圳官場已有多個版本流行。

然而民間對此多持反對意見──深圳官場三十年來不斷"地震",主要是一黨專制體制所致,與其名為"深圳"何關?一個號稱無神論的黨,如今竟然墮落到迷信名諱,這實在是一種末世之兆,是一種專制精神大暴露!如果取一個好名就能渡過難關,這治國也太容易了。

不論深圳改名風波如何發展,它已顯示了大陸官場新十年將更加無信仰,無道德。

二○一○年一月四日於深圳

原題目:深圳湧現改名風波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