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你也許不信:馬克思的另一些事兒

2010-01-08 10:2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我剩下的只有仇恨......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

"帶著輕蔑,我在世界的臉上,到處投擲我的臂鎧,並看著這侏儒般的龐然大物崩潰,但它的倒塌仍不能熄滅我的激情。那時,我要如神一般凱旋而行,穿梭於這世界的廢墟中。當我的話語獲得強大力量時,我將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馬克思《人之傲》)

如果不說這也是馬克思的東西,你會相信共產主義理論的創始人會有這種思想嗎?

請再仔細思考馬克思的這些話,你不覺得可怕嗎?"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這些話不可怕嗎?聯繫起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中國的一些事情,這些話不可怕嗎?

然而,生活在社會主義制度下的中國人,是聽不到這些的。中國人聽不到那個大鬍子德國人喜歡不斷重複的另一句話:"一切存在都應該被毀滅"。中國人只聽到了--"一個幽靈在歐洲的上空徘徊......"

馬克思主義的三個重要組成之一是科學社會主義,共產黨人、社會主義者信奉的都是唯物主義,那麼,"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當我的話語獲得強大力量時,我將感覺與造物主平起平坐。"這些東西是什麼呢?

其實這種現象不難理解,毛澤東不是馬克思主義者嗎?但他晚年把一部《資治通鑒》差點翻破了,而《資治通鑒》是馬克思主義嗎?

同毛澤東一樣,別看《共產黨宣言》裡寫得很美,什麼"無產階級在這場革命中失去得只是鎖鏈......"馬克思不舒服時則照樣自已在家裡裝神弄鬼。

馬克思的女佣海倫說:"他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裡,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點燃的蠟燭祈禱。"

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嗎?他向誰祈禱呀?是耶穌嗎?不是。馬克思原來是基督徒,但後來他轉信了撒旦教。撒旦是聖經中說的魔鬼呀,馬克思怎麼能信它呀?可是,馬克思怎麼就不能信它呢?

迄今為至,人類社會的信仰五花八門,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之外,沒有過洪秀全的拜上帝教嗎?沒有過人民聖殿教嗎?沒有過奧姆真理教嗎?家家牆上挂,桌上擺,早請示,晚匯報,不是教嗎?

那麼,馬克思不是無神論者實質上是個撒旦教徒有證據嗎?僅僅沒按基督教或猶太教儀式祈禱就能證明他是撒旦教徒嗎?不能。

馬克思一個最親密的朋友說過:"人必須崇拜馬克思。人至少必須懼怕他,以得到他的寬恕。馬克思是極度自大的,自大到骯髒和瘋狂。" 這個人就是一個 撒旦教徒,他叫巴估寧。熟悉共產主義運動史的,應該知道第一國際的這個人。
不僅巴估寧,馬克思的女婿愛德華是撒旦信徒,馬克思的好友普魯東是撒旦信徒,馬克思的好友德國著名詩人海因也是撒旦信徒。

馬克思身邊的人多撒旦信徒,馬克思就是撒旦信徒嗎?不能這麼說,但應該受很大影響。當年馮玉祥、楊虎城、張學良為什麼親共?不就是身邊藏著好多共產黨嗎?而且有的還躺在身邊。記得有這樣一句話:你要想知道他是什麼人,你就看他接觸的是些什麼人。

如果說馬克思身邊的人多撒旦信徒,還不能有力證明馬克思就是撒旦信徒,"1854年3月,馬克思的兒子埃德加在寫給馬克思的一封信的開頭,暴露了這個馬克思主義創始人的神秘身份。埃德加開口便稱自己的父親:‘我親愛的魔鬼'。而撒旦教徒正是這樣稱呼其所愛之人的。"(《馬克思和撒旦》)
宗教信仰是自由的,馬克思即使信撒旦教不可以嗎?可以。然而,你不能再說馬克思是無神論者,是什麼唯物主義者了。

撒旦教中國人熟悉的不多,顧名思義它應該是基督教最兇惡的敵人。聖經中的魔鬼紅龍撒旦有人公開信奉,不是最兇惡的敵人嗎?點百度搜撒旦教,你會看到這個教的標誌是一個倒五角星,它的教符是一個倒十字架。

那麼,撒旦教的教義是什麼?它和聖經有何不同?撒旦教有一個"十一誡",挑選幾條上來供諸君思考。

a 除非你被詢問,否則不要發表意見或給予建議。
b除非你確定別人想聽,否則不要對別人訴苦。
c在別人的地盤中,要顯示對他的尊敬,否則別去那裡。
d如果一個客人在你的地盤惹惱了你,不要仁慈,要殘忍地對待他。
e答謝能讓你成功的達成你的慾望的神奇能力.如果你在獲得他賜與的成功後,否定這神奇的能力,你會損失所有你獲得的東西。

f不要抱怨不關你事的事。

g當走在公共的地方,不要打擾別人. 如果某人打擾了你, 要求他停止. 如果他不停止,就揍扁他。

作為一個中國人,你可能不熟悉撒旦教,但你對這些東西不熟悉嗎?往從前想想,再往身邊瞅瞅,你對這些東西不熟悉嗎?

好了,讓我們從《共產黨宣言》,從撒旦教再回來看馬克思。

"當他妻子的一位九十歲伯父要死時,馬克思在給恩格斯的信中寫道:‘如果那條老狗死了,就對我無礙了。'恩格斯回覆道:‘祝賀你,你繼承遺產的障礙得病了,我希望他現在就大難臨頭。'"

"那位被馬克思稱為"老狗"的九十歲老人去世後,馬克思寫道:‘這是一件幸福的事。......若不是那條老狗把財產的大頭給了他屋子的女主人,我妻子還能得到更多。'"(龍延《馬克思不為人知的生平》)

看看吧,讀了這些,你還認識天安門廣場上的那個馬、恩、列、斯、毛排列中的頭號人物嗎?

遺憾地是:我們只看見了紅旗招展中的馬克思,看不見這個大鬍子德國人背後正張牙舞爪著一條大紅龍,更聽不見一個恐怖的聲音正從歷史深處傳來:"那時我將如神一般, 在雨中穿過各國,凱旋而行。我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火與業,我胸中的那一位與創世之神平起平坐......"

毀滅,毀滅。我的時候已到。時鐘停止了,那微小的建築倒塌了。很快我將緊抱永恆,並伴隨著一聲狂野的嘶吼,說出對全人類的詛咒。......我將跳進去,以毀滅這個世界。 這個世界在我和無底地獄之間,顯得過於龐大, 我要用我持久的詛咒,將它擊成粉末。 我要在它粗糙的現實周圍投擲武器, 擁抱著我,這世界將啞然死去,然後墮入絕對的虛無, 毀滅、不復存在 --那才是真正的活著。"

可怕呀!真是太可怕了!

曾幾何時,這個大鬍子德國人真如神一般,在紅色恐怖中穿過各國,穿過法國、穿過俄羅斯、穿進古老的中國,他說的每一個字都是火與業。他真的與創世之神平起平坐,誰敢違背他?

馬克思還預言過"一層外殼脫落了,我的眾聖之聖已被迫離開,新的靈必須來進駐。"他說對了。當他的主義穿進古老的中國後,一切信仰都被迫離開,億萬中國人心中只准裝一個新"靈"--馬克思主義。
可怕呀!真是太可怕了!

但起初沒人阻止這個人嗎?有。
"1837年3月2日,馬克思的父親寫信給馬克思道:‘有進步的人啊,我曾期盼有朝一日你會大名鼎鼎、獲得世俗的成功,但這並非我心中唯一的期望。這些曾是我長期的幻想,但現在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它們的實現並不能使我快樂。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地跳動,不讓魔鬼轉化你的心,只有這樣,我才能快樂。'"

馬克思的父親說得何等好呀!然而,他的"只有你的心保持純潔、有人性地跳動,不讓魔鬼轉化你的心......"兒子已經聽不進去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