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隱瞞50年的志願軍傷亡內幕

2010-01-04 23:51 桌面版 简体 15
    小字

仁川

仁川登陸示意圖

韓戰進行中,禁大陸記者報導志願軍傷亡,更不允許外國記者採訪,戰爭結束也不向中國人民作任何交待,彷彿沒有慘重犧牲這回事。至今內部數據:美軍死亡五萬,志願軍死亡70萬到一百萬(韓、朝雙方軍民不計)。

(一)內部承認數字,歷來不確,從以下幾方面可以看出:

1.投入兵力:從1950年夏投入的朝鮮族解放軍4個師,到秋末投入6個軍到30個軍,直到雙方對峙,把朝鮮戰場當成解放軍「全軍實戰大學校,全軍練兵場」搞車輪大戰,輪流大換班:一個軍基本上打光撤下休整補充,換上補充兵員休整過後的生力軍。所謂中國誌願軍其實是全國解放軍;

2.當時全國解放軍300萬到500萬,一個小小的朝鮮半島,三千里狹長戰場足夠用了,但從1951年起全國發起參軍熱潮,鼓動起大量16、7歲的少年,隱瞞年齡,開赴朝鮮戰場,這很能說明犧牲數量之巨大,致使戰場兵員不足;

3.中朝方面無制空權,任由聯合國飛機盡情搜索轟炸,破壞朝鮮後方運輸,形成到處是前線,無所謂後方,包括汽車團、人力運輸隊(小推車師、團)兵站、山野倉庫、醫院、防空部隊在內百萬後勤士兵,天天在美軍飛機全面封鎖下拚死向前線送彈藥、食糧、接運傷員,三年積累無計量士兵死亡;

4.從動員搶救力量的範圍看:解放軍全國各大軍區的醫院都開赴前線還不夠!除各軍區軍醫大學外,還動員了全國各大城市醫院的大夫、護士,各地醫科大學在校學生志願到朝鮮支持,連著名的北京協和醫院許多大夫都到了朝鮮,我就曾被遠在西南邊陲的貴陽醫學院男女學生驗血。可見搶救任務繁重:大量傷員在運輸途中,在戰地醫院裡因條件惡劣而死亡。

5.從全國接收前線傷員之眾,地域之廣,可見傷亡巨大,軍隊醫院全部飽和,各大城市醫院也任務繁重,如大連把海關對外繁忙的檢疫所都裝滿傷員,北京的協和醫院,以及沒有外科手術條件,不適合接收傷員的北京中醫醫院都住滿了傷員。

6.不怕死人多,當時是四億七千五百萬都顯不出來,現在是十三億,如果像美國那樣,連60年前死在雲南荒山的抗日美軍士兵也挖掘屍骨裝上棺材覆上國旗運回美國,朝鮮當有近百萬棺材運回,一切隱瞞都會穿幫露底!


(二)至於雙方犧牲士兵,為何如此懸殊,14:1或20:1:

1.火力懸殊:1950年6月25日金日成突然進攻,美軍來援韓國時兵力很少,至志願軍遲遲參戰,聯合國軍海陸空立體作戰布局已成,志願軍只有步兵手持輕武器平面作戰,火力對比也大約20:1。

2.運力懸殊:志願軍彈藥糧食全靠自背:槍支、子彈、手榴彈、軍用鐵鍬、鐵鎬、雨衣、棉被要背40公斤左右,只能再背五天炒麵(乾炒雜糧麵粉)五天吃光,再挨兩天餓就得後撤往回跑,聯合國軍追擊,再七天節節敗退,不戰死也得餓死。長期吃炒麵,缺維他命,普遍夜盲,山澗失足又增加死亡。

聯合國軍汽車運輸,飛機空投,咖啡、乳酪、蔬菜罐頭應有盡有,胡蘿蔔、土豆切成細丁烘乾,黃油牛肉充分供應,按營養價值計算熱量及纖維,節日還有盛宴,如果供應不上,士兵挨餓,軍官有權放棄陣地,或無彈藥,或不能守均可按條令撤退,從來沒有"與陣地共存亡"之說,只貴士兵生命,不爭一地得失,以殲敵為勝。與中共信仰不同,對生命估價也相反。

美空軍空投補給

3.裝備懸殊:美國四季被服分類:T恤、襯衣、絨衣、毛衣夾克、皮猴、鴨絨被外加防濕尼龍套;軍官領帶四條裝一綠色木箱,毫無皺褶,軍衣仿照便服,力求實用美觀,在戰場上也保持人的尊嚴。我方則鞭打快馬越能打仗就越當刀尖用,尤其金日成與蘇聯駐朝鮮大使把志願軍當不花錢的苦力,拚死往死亡在線送,直到榨干最後一點使用價值,大雪天能征慣戰的勇士光著腳在雪地行軍,陣地上戰士只穿著褲衩,因為在汽油彈、火焰噴射器攻擊下,棉衣、靴鞋早已甩掉,不然早已沒命。

而美軍士兵只抱怨凍手,手套馬上運往前線,長官認為士兵也是人,更有權享受美國普遍的生活水平。中共笑話美軍睡帳篷、鋪毛毯、鑽鴨絨被、穿避彈衣,米飯罐頭自動加熱是少爺兵,而志願軍衣衫襤褸,看自己也像乞丐,這涉及生命價值觀的不同。

防寒措施齊全的美國"少爺兵"

4.戰術懸殊:美軍人命珍貴,希望是零犧牲,是人操控機器作戰,盼著都用無人駕駛最好,上世紀五十年代,炮火準備力求把敵人炸光,因此志願軍防禦時,肉體就要與炸彈、炮彈鬥智,除非鑽進石縫,只好與陣地共存亡。志願軍衝鋒時,遭遇的是躲在坦克鐵與火的鋼牆環形圈裡的對手的各種火器配合良好的火力網,志願軍人海戰術,但也攻不進去,白天完全暴露,黑夜可以掩護,但美軍如點天燈,小傘懸掛照明彈,一排排照如白晝,讓美軍準確射擊;衝鋒戰士如割草般排排倒下。

美軍被圍,坦克開路仍可以衝出堵口,即使堵死,士兵向山上逃亡,不以逃跑為恥,俘虜被放回,照樣歡迎,故只能打散不能殲滅,志願軍視被俘為奇恥大辱。成千上萬集體被俘的,停戰後遣送回來,個個審/查,送入監獄,被質問:"你為什麼不去死?"

被送到臺灣的志願軍戰俘

而一萬五千名志願去臺灣的志願軍被俘官兵,被當成「反/共義士」在臺灣受到妥善照顧,事業有成,大陸改革開放後,回大陸探望,給當年老首長送來厚禮,反而受到歡迎,與當年選擇回大陸者被關、管成為鮮明對比。

我的一位戰友,幹部助理員張連發,1946年14歲時參軍,跑得慢,在東北錦州被中央軍抓住,看他是小孩子,當時放了,被俘只幾秒鐘,一生被沒完沒了地審查,讓他交待事實經過,材料寫過無數次,總要找出點紕漏以定罪名,弄得他一生不得擺脫,煩惱至極。

肉體組成戰爭機器

原林彪率領的第四野戰軍戰術靈活,可以人自為戰,長於夜戰偷襲,穿插分割,埋伏包抄。彭德懷指揮以四野為主的部隊在極特殊情況下,乘敵不備取得的初戰勝利。但由於雙方武器裝備懸殊,這個勝利也是靠懸殊的人員傷亡為代價的,半年後老兵都已打光。

以人的肉體組成戰爭機器,但人體組成的戰爭機器另一方面又是宣傳機器,它既能鼓動起民眾盲從,又往往誤導自己狂熱失誤,連自己也欺騙在內。初戰的勝利被誇大,美軍被渲染成紙老虎。後續入朝部隊摩拳擦掌,準備一口氣把聯合國軍攆下海。

然而,一打才知紙老虎的厲害。進攻,在十倍以上火力下攻不動;撤退,跑不掉,兩條腿賽不過裝甲車、坦克,美軍炮兵有飛機校正目標,逃到那裡,炮彈追到那裡,在部隊前面組成火牆加以攔截,後退則落人各種火器嚴密織成的火力網內。乾糧沒吃盡時,美軍車輪跑得快,難以超前攔截,五天乾糧吃盡挨餓時,聯合國軍馬上追擊,雙腿跑不過車輪,我方彈盡糧絕,任人屠殺,渡江過河,負傷沖走無數。美軍三人乘一輛吉普車,支著天線,天上飛機,海岸邊軍艦與自動火炮及時聯絡配合,志願軍靠通訊員爬大山,淌江河送信。1951年春,一次四個軍在大江南岸,接不到撤退命令,6萬多人擠在狹小地帶在追擊敵軍漫天炮火下,全部死難,我的軍政大學同學色希浩躺下等死,被飛落的殘肢斷體活埋,九死一生,揀了條人命。

戰爭是政治的繼續,金日成要佔領韓國,結果反而從分界後退而停火,志願軍與美軍傷亡懸殊,是軍事上的慘敗。
志願軍保衛了金家政權,留下全球禍水與北朝鮮人間地獄,對不起純樸的北朝鮮人民,更遺禍人類。又替斯大林與金日成的野心與妄想去"解放"半島南部韓國,傾全國之力、軍民之命,作了無益犧牲。

1950年秋林彪當年稱病拒絕入朝時曾判斷:"美國無意侵略中國,否則三年內戰中早已介入。"

朝鮮戰爭,保住了金家,衛護了俄國,當年"保家衛國"的宣傳,誤導了幾代青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