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從"起居注" 談唐宋兩代君主的心

2009-12-16 01:4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兩漢開始,封建朝廷設置了「起居注」這個官職。這個官職的任務是記錄皇帝的言行,無論大事小情、善行劣跡都統統記錄,以備後人修史時用。例行的規定,皇 帝對所記的內容是不得過問的,所以歷代的皇帝們都對「起居注」放心不下,生怕把自己那些不夠光彩的事情記錄下來。擔任這個官職的人一般都享有正直果敢的社 會聲譽,敢於碰硬;同時,也都冒著風險,倘若遇到開明的皇帝,那還好說;若遇到昏庸君主,其下場便不甚美妙。今舉唐宋兩代的兩人兩事,以便窺見這兩代君主 的心胸和品格。

據《大唐新語》卷三記載,唐太宗貞觀年間,褚遂良擔任起居郎(唐代負責寫「起居注」的稱起居郎、起居舍人)。一次,太宗問遂良: 「卿知起居注,記何事?大抵人君得觀之否?」意思是說,你執掌「起居注」,都記錄了我的什麼事?我這個當君主的能看個大概嗎?褚遂良給予嚴詞拒絕,說: 「今之起居,古之左右史,書人君言、事,且記善惡,以為檢戒,庶乎人主不為非法。不聞帝王躬自觀史。」說得很明白,搞「起居注」的目的就是約束君主的言 行,使他不做非法的事,不說非法的話。至於皇上您要看這記錄,對不起,沒有這個先例。太宗又問:「朕有不善,卿必記之耶?」遂良回答說:「守道不如守官, 臣職當載筆,君舉必記。」我的職責就是記錄君主的言行,無論君主做何舉動,都一定要記的。這話說得夠硬氣。太宗碰了一鼻子灰,卻也不曾發怒,仍然讓遂良擔 任這個官職。這是他的英明之處。能夠約束自己的言行慾望,任用正直敢言的官員,這是「貞觀之治」得以形成的必要條件。有唐一代奉行開明政治,太宗奠定了基 礎。

到了宋代就不行了。趙家皇帝是靠兵變謀得的政權,人心未順,根基不穩,故時時刻刻繃緊了神經,警惕人們效法他們的做法,奪其天下。為了引導人們忽視武功, 他們採用了「崇文抑武」的國策。對文人則採取兩手策略,拉攏與恫嚇,一隻手抓著大把的胡蘿蔔,滿足他們的物質慾望,另一隻手則高舉大棒,不老實就收拾你, 文字獄就是他們的具體做法。他們最怕有人說他們的不好,對「起居注」格外關心,不但要審查所記的內容,還要讓起居郎按他們的意思來記,你要是不聽話,就把 你治罪。北宋時期,有個影響最大的詩歌流派——江西詩派,其首領黃庭堅,早年就曾擔任過起居舍人,參加編寫《神宗實錄》,憑著年輕氣盛,想效法唐人,把神 宗皇帝的言行無論善惡皆加記錄。結果遭到了政治迫害,被貶謫到荒蠻的南方,少壯情懷從此一蹶不振,再不敢放言國是,所作詩篇,大抵描摹山水、題詠書畫,興 趣落在花草樹木、禽鳥蟲魚上面。有宋一代的詩歌缺乏深度,弱於氣象,與趙家皇帝的心胸氣度直接相關。

筆者縱觀中國詩歌發展史,歷覽各朝各代的詩歌面貌,發現一條規律,那就是有什麼樣的政治就有什麼樣的詩歌,有什麼樣的皇帝就有什麼樣的詩歌。唐詩的恢弘氣派,與以李世民為代表的唐代皇帝的心胸氣度直接相關;宋詩的細密理性,與宋代統治者的謹慎細密的品格直接相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