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救中國未婚夫多次上訪的哈佛女生(圖)

2009-12-15 08:2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中國上訪的「洋秋菊」朱莉·哈爾姆斯。(網路截圖)
美國哈佛女孩朱莉·哈爾姆斯,31歲,美國人,現居北京,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國際關係專業。據大陸媒體報導,為救中國未婚夫免受牢獄之災,在5個月時間裏多次上訪。經歷著赴京、排隊、申訴等所有中國人上訪必須的過程。她甚至想到找歐巴馬上訪。

朱莉·哈爾姆斯沒有想到,與安徽五河青年劉士亮的一段愛情,竟然引發自己五個月的上訪,經歷了所有中國人上訪必須的過程後,她體會到中美文化與法律制度之間的差異與隔閡。

據悉,1999年朱莉來中國為一家美國出版社撰寫一本關於中國旅遊的書,偶遇在合肥做保安的劉士亮。劉士亮是安徽五河縣雙忠廟鎮劉蔡村人。兩人本打算今年完婚,但是因為一件「小事」,兩人的甜蜜生活被迫中斷。

中國男友涉嫌犯罪

原來,劉士亮大哥的孩子和同村村民劉士勛的孩子發生衝突,使得兩家棍棒相見。劉士亮大哥家吃了虧。當時在深圳工作的劉士亮坐立不安,帶著5個朋友趕回老家,與劉士勛家發生肢體衝突。劉士勛輕微傷,劉士亮重傷顱骨骨折。

2008年6月23日,劉士勛終審被判刑5年,賠償劉士亮1.5萬餘元。劉士勛對判決不滿,狀告劉士亮非法侵入住宅,開始上訪。9個月後,即今年3月,五河縣檢察院以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為名批准捕逮劉士亮。

朱莉覺得,「非法侵入他人住宅」這個罪名很奇怪。在中國農村,特別是劉士亮的老家,去鄰居家走動十分隨意,不需要「預約」。而且,她的中國律師吳志君告訴她:非法侵入住宅,必須達到情節嚴重才構成犯罪。此類案件一般屬於自訴案件,只有在特別嚴重時才作為公訴案件審理。她不得不認同劉士亮父母的推斷:對方不甘受罰,通過關係對執法部門施加了影響。

2009年6月17日,劉士亮在深圳被抓,6月28日被羈押到五河縣看守所。當時朱莉正在休斯頓, 聽到消息立刻趕到五河縣。從這一天起,她開始加入「訪民」行列。她頻頻出現在五河、蚌埠、合肥、北京各級公檢法機關門前。她發現,在中國,找領導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每一次都找不到領導,很多領導不在單位上班,或者「領導在開會」,其下屬也不知道領導在哪裡。

朱莉決定去北京上訪

朱莉去公安部的次數最多,已經5次了。公安部信訪處的人都認識她了,甚至跟她打招呼,「又來了?」朱莉還找過最高檢察院信訪處和中央紀委信訪處等部門。整個 七、八月,朱莉幾乎天天上訪。她在王府井書店買了刑法、刑事訴訟法、憲法、信訪條例。看完這些書,她覺得跟美國的法律條文區別也不算太大,差距在執行上面。

朱莉在北京上訪,讓劉士亮的律師很不高興。律師認為朱莉是個外國人,她的上訪把本來簡單的事情搞複雜了。這件案子正常情況下1個月就會作出判決,但至今沒宣判,就是因為法院要辦成「鐵案」。「我覺得,在中國有的地方,法律還是靠人、靠關係。」朱莉這樣對記者說。

找歐巴馬「告御狀」

11月15日,朱莉的哈佛校友——歐巴馬總統訪華。朱莉想讓歐巴馬知道自己這位 「洋秋菊」的存在,決定「告御狀」。11月17日下午,她登記進入美國大使館的一道門。走進院子,發現第二道門站滿了等待總統的使館要員和美國特工。她走上前,說明瞭自己的境遇,要求對方將一封信轉交總統。但對方拒絕了她的任何要求,並要她趕緊離開。朱莉沒轍了,也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

12月2日,劉士亮案在五河縣法院第二次開庭。前一天,朱莉又一次來到公安部信訪處。出人意料,這一次她受到了熱情接待。一名信訪接待人員告訴我:「公安部對你的事情很重視,部長几次就你反映的問題進行了批示」。於是,朱莉匆匆離開公安部,趕去蚌埠。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