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为救中国未婚夫多次上访的哈佛女生(图)

2009-12-15 08: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在中国上访的“洋秋菊”朱莉·哈尔姆斯。(网络截图)
美国哈佛女孩朱莉·哈尔姆斯,31岁,美国人,现居北京,毕业于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关系专业。据大陆媒体报导,为救中国未婚夫免受牢狱之灾,在5个月时间里多次上访。经历着赴京、排队、申诉等所有中国人上访必须的过程。她甚至想到找奥巴马上访。

朱莉·哈尔姆斯没有想到,与安徽五河青年刘士亮的一段爱情,竟然引发自己五个月的上访,经历了所有中国人上访必须的过程后,她体会到中美文化与法律制度之间的差异与隔阂。

据悉,1999年朱莉来中国为一家美国出版社撰写一本关于中国旅游的书,偶遇在合肥做保安的刘士亮。刘士亮是安徽五河县双忠庙镇刘蔡村人。两人本打算今年完婚,但是因为一件“小事”,两人的甜蜜生活被迫中断。

中国男友涉嫌犯罪

原来,刘士亮大哥的孩子和同村村民刘士勋的孩子发生冲突,使得两家棍棒相见。刘士亮大哥家吃了亏。当时在深圳工作的刘士亮坐立不安,带着5个朋友赶回老家,与刘士勋家发生肢体冲突。刘士勋轻微伤,刘士亮重伤颅骨骨折。

2008年6月23日,刘士勋终审被判刑5年,赔偿刘士亮1.5万余元。刘士勋对判决不满,状告刘士亮非法侵入住宅,开始上访。9个月后,即今年3月,五河县检察院以涉嫌“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为名批准捕逮刘士亮。

朱莉觉得,“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这个罪名很奇怪。在中国农村,特别是刘士亮的老家,去邻居家走动十分随意,不需要“预约”。而且,她的中国律师吴志君告诉她:非法侵入住宅,必须达到情节严重才构成犯罪。此类案件一般属于自诉案件,只有在特别严重时才作为公诉案件审理。她不得不认同刘士亮父母的推断:对方不甘受罚,通过关系对执法部门施加了影响。

2009年6月17日,刘士亮在深圳被抓,6月28日被羁押到五河县看守所。当时朱莉正在休斯顿, 听到消息立刻赶到五河县。从这一天起,她开始加入“访民”行列。她频频出现在五河、蚌埠、合肥、北京各级公检法机关门前。她发现,在中国,找领导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每一次都找不到领导,很多领导不在单位上班,或者“领导在开会”,其下属也不知道领导在哪里。

朱莉决定去北京上访

朱莉去公安部的次数最多,已经5次了。公安部信访处的人都认识她了,甚至跟她打招呼,“又来了?”朱莉还找过最高检察院信访处和中央纪委信访处等部门。整个 七、八月,朱莉几乎天天上访。她在王府井书店买了刑法、刑事诉讼法、宪法、信访条例。看完这些书,她觉得跟美国的法律条文区别也不算太大,差距在执行上面。

朱莉在北京上访,让刘士亮的律师很不高兴。律师认为朱莉是个外国人,她的上访把本来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这件案子正常情况下1个月就会作出判决,但至今没宣判,就是因为法院要办成“铁案”。“我觉得,在中国有的地方,法律还是靠人、靠关系。”朱莉这样对记者说。

找奥巴马“告御状”

11月15日,朱莉的哈佛校友——奥巴马总统访华。朱莉想让奥巴马知道自己这位 “洋秋菊”的存在,决定“告御状”。11月17日下午,她登记进入美国大使馆的一道门。走进院子,发现第二道门站满了等待总统的使馆要员和美国特工。她走上前,说明了自己的境遇,要求对方将一封信转交总统。但对方拒绝了她的任何要求,并要她赶紧离开。朱莉没辙了,也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办。

12月2日,刘士亮案在五河县法院第二次开庭。前一天,朱莉又一次来到公安部信访处。出人意料,这一次她受到了热情接待。一名信访接待人员告诉我:“公安部对你的事情很重视,部长几次就你反映的问题进行了批示”。于是,朱莉匆匆离开公安部,赶去蚌埠。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