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共以漢制"夷"、以"夷"制漢的曲線救黨及蹊蹺的韶關事件"朱某某"

2009-08-01 22:58 作者:華夏匹夫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一、中國特色的"絕對自由"與權謀之術

自從中國人睜眼看世界,便對自己這個國家的種種落後不滿起來。按理說,這明明是對當局統治合法性的一種懷疑甚至否定,是一件讓統治者非常尷尬的事。然而他們卻沒有絲毫尷尬,相反卻"理直氣壯":中國版圖太大,人口太多,民族太複雜,事情太不好辦了。但假如你說那就分開過唄,就像家庭大了要分家一樣,那他就會給你扣上 "分裂主義"罪名;甚至當你說不讓人家獨立,也該實行聯邦制或真正意義上的民族區域自治,這不就一攬子解決了"太大"、"太多"、"太複雜"等種種問題, 還讓他統治高層樂得清閑--一種既利於國家民族,也利於統治者的主張,他也會就高不就低地把你跟"民族分裂主義"扯上關係,直到把你打入十八層地獄!

怎麼都是他們有理,沒有你任何講理的權利和自由,中國的官,中國的皇帝,還有什麼不好當的呢?

然而,儘管前後矛盾紕漏百出,但只要他們不要臉,也就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什麼關都過得去的。他們這樣地不要臉,肯定盡不好自己的"公僕"本分,干不好自己該干的公務的。

就這樣,中國的絕大部分官員、皇帝都始終沒能當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三個代表"的幌子也始終沒有打好,輕而易舉就讓百姓看出破綻來,讓百姓戳了他們的脊樑骨。到今天讓人一點也信不過了,甚至到了陳勝吳廣要將大秦皇帝取而代之的地步。

然而要取代他麼,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單說那麼多的大帽子,就會讓你戴不了,恐怕還要剩下一些,只好扣在與你有關的別人頭上的:什麼反對四項基本原則、破壞安定團結、破壞穩定、泄露國家機密、顛覆或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分裂主義......等等。

倘若這些大帽子都制服不了你,那就再來點絕招:以"夷"制漢或以漢制"夷"--在他們看來,漢人是早被他們制服了、且名正言順該由他們任意統治支配和宰割的;而少數民族似乎剛被他們征服不久的"蠻夷",雖說這樣的統治並不怎麼名正言順,然而他們總會找到"名正言順"的理由的。於是,他們"創造性"地演繹發展歷代中國帝王們對抗外族威脅的"以夷制夷"招術,玩起了"以‘夷'制漢"或"以漢制‘夷'"的新把戲。

這是一個陰招,更是一個狠招。之所以狠,是因為它"陰",一般人絕難看出它暗藏著的險惡狠毒,以至於輕而易舉上了圈套賠上了性命,明明吃了大虧,還得服從甚至抬舉他們,並一味地繼續著"漢""夷"之間的血海深仇,以至於劍拔弩張,製造出天人共怒的血雨腥風!

二、以"夷"制漢:直接和曲線迂迴併進

這次新疆 "7.5"事件,似乎終於平息了。因為已沒有了街頭抗議,也沒有了軍警的槍聲。因此在一些人看來,一場維漢衝突便也就此打住,不會再出現什麼新的危機,善良的人們可以鬆一口氣了。因為他們以為,這只是一次偶然事件,只要消除了導致事件發生的偶然因素,事情就再也沒有復發的可能。

然而我卻仍然憂心忡忡。因為我看到了中共官員們攪和其中,看到了他們在其中攪和時的種種險惡。他們出於卑鄙險惡的用心使出了"殺手鐧"--一種他們在歷次新疆事件、西藏事件中的慣用伎倆:利用憤青和一些人缺乏清醒理智、易於感情衝動的弱點,煽起人們的民族仇恨,驅使著漢人與少數民族紛爭惡鬥,導致漢人和少數民族兩敗俱傷,他們自己則坐山觀虎鬥,靜候機會,一旦時機成熟,就以"維穩"為由,使用暴力機器大開殺戒。其目的在於:或在某一重大危機事件發生時轉移視線化解危機;或威懾鎮壓異議人士;或掩蓋、偷運他們正在從事的罪惡勾當......最終達到鞏固他們的暴政極權統治。他們十分清楚,這樣煽動起來的民族仇恨非常盲目缺乏清醒理智,不會隨著事件的平息而得到消解,相反還會伴隨著紛爭惡鬥而愈加強化,只要稍有挑撥,就可隨時演繹為更加殘酷的惡鬥。於是一遇難於化解的政權危機,他們就會故伎重演藉機挑撥,製造出新的民族矛盾,直至醞釀出更大規模的種族滅絕事件。

同樣地,他們也曾多次利用臺灣"統獨"問題進行大肆炒作,去達到他們同樣的目的。

以上大致可以算作"直線"的以"夷"制漢。這樣似乎還不能解決問題,不能達到中共的預定目的。於是再加上"迂迴"的戰術:千方百計榨取和支配人民血汗,以"與第三世界國家人民友好"的名義,實際上不惜血本地支持、豢養、賄賂那些獨裁暴政、流氓國家的政權,換取那些國家統治者在聯合國大會上的投票支持,逃避他自己在國內肆意侵犯人權、殘害百姓所應該受到的國際制裁與懲罰,以此在國內更加肆無忌憚地施行野蠻殘酷、流氓暴政的極權統治;同時換取那些國家配合中共政權,對流亡在外的中國異見人士進行野蠻殘酷的鎮壓迫害......甚至還暗中資助國際恐怖組織。其目的歸結為一句話,就是"曲線救黨"。

為了實施其 "曲線"的"以夷制漢"之術,中共屢屢在那些獨裁國家的統治者面前表現出超水平的"大方","豪氣",不知揮霍了多少人民血汗,甚至不惜向鄰國割讓大片領土!

這些代價給中國換來的,是社會的更加黑暗,人民的更加水深火熱。不僅如此,中共支持了那些國家的獨裁暴政,使得那些國家的人民更加深受其害。那些國家的部分人也跟不少中國人一樣的不明真相,把中共的罪過記在了中國人民的頭上。於是一旦其國家的政治格局發生變化,一些人便會藉機發泄對中國人積累已久的"血海深仇",不管身份、地位地對華人進行瘋狂野蠻的報復,甚至進行血腥屠殺。1998年發生的印尼排華事件,根本原因就在於此。還有在其他一些國家不同程度地存在的排華傾向,也可以找到同樣的原因。

"7.5"事件並未完結,相反因為中共在事件中的故意煽動性宣傳和武力鎮壓,使得事件最終發展為一宗慘案,維漢兩族的衝突過於激烈傷亡太大,給雙方都帶來了難於彌合的感情傷害,還會留下更深更刻骨銘心的仇恨。這種仇恨與西藏問題一樣,在中國目前情況下絕難得到正常的發泄舒緩,便會積累成座座火山,隨時爆發出毀滅社會、毀滅國家的強大能量--任何稍微理智健全的中國人,都不可避免地會產生這樣的憂慮。

三、 "賊喊捉賊"的現代官方翻版,"朱某某"的背景探析

在7.5 事件發生中和發生後,我們看到了境外媒體對事件儘可能客觀真實的報導;出於中共百般封鎖信息或阻止記者現場採訪報導而導致的新聞空白,和中共特派間諜"贈送"圖片導致熱比婭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中用錯照片,而出現的新聞瑕疵。沒有破網軟體的境內網民很難看到以上信息, 而只能看到中共喉舌百般歪曲事實,抹殺真相一類連篇累牘、鋪天蓋地的"新聞"說辭。在這些說辭中,中共一直掩蓋著某些關鍵的事實真相,堅持著維族恐怖主義屠殺漢族平民的宣傳主調, 說有"三股勢力"煽動和支持了這次屠殺,並在第一時間栽贓給世界維吾爾人大會。為此中共用了一系列關鍵詞:"恐怖主義","境外","勢力","策劃","操縱","煽動","支持", "屠殺"。大概是說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政治事件,而不是一般人認為的突發偶然事件。表面看來,這幾個關鍵詞大致都沒有錯。對於這類定性,爭論的正方和反方,幾乎誰也無法否認。問題在於,隱藏在這些關鍵詞背後的主體究竟是什麼?真是中共所認定的"三股勢力"嗎?

我們知道,新疆7.5事件的誘因是韶關事件:一位漢族網民朱某某以一篇維吾爾人"強姦漢族女性"的造謠網文,煽動上千漢人先挑釁後群毆維族人,致使2名維族人當場死亡。中共政法機關對凶手的處理不公,激起新疆維吾爾人強烈不滿,到政府機關舉行群體性和平抗議示威。於是中共調動軍警,對和平抗議示威的維族人進行肆意屠殺鎮壓......

很多人注意到,維族人的抗議示威是和平的非暴力的,就連中共黨媒以煽動漢人種族仇恨為目的的歪曲報導,也只能冠以"打砸搶燒"字眼,而無法捎帶一個"殺" 字,且至今未見參與"暴亂"的維族人有人持槍的報導,卻常聽中共黨媒說到死者身上的槍傷。那麼這種槍傷,就不是來自別的什麼勢力和什麼人,必定來自中共軍警。因此事情非常清楚:死亡的600多人(中共黨媒說是100多人),不少是在中共軍警槍彈下喪生;中共肆無忌憚地動用國家機器,對和平抗議示威的維族人進行群體性殘酷鎮壓,製造了又一起世所罕見的血腥慘案。美聯社拍攝到中共武警拿著大棒砸向手無寸鐵的維族老婦人,BBC的錄像後面一段可以聽到士兵開槍和子彈退膛的聲音--這樣的事實,恰好有力證明了上述讓中共再也無法狡辯的結論!

就算7.5事件是"三股勢力"煽動起來的吧!難道這能成為動用軍警,對和平抗議示威的維族人進行血腥鎮壓的理由嗎?誰給了一個政權機構這樣的理由?中共自己捏造出來的未經社會自由公開研討論證、也在國際人權法典中找不到任何認可影子的理由,我們中國人能不假思索地予以接受嗎?難道所謂的"中國特色",就非要 "特"在歪理邪說上不可嗎?

況且,中共此次發布定性結論的人員,不是具有法定職能和權威資格的真相調查機構人員;它未經任何權威調查機構允許和授權,就沒有權利發布只有調查機構才有權發布的調查結論,何況它自己就是事件的涉嫌者之一,理當主動迴避,更無權擅自發布這樣的結論;它在事件發生的次日一早就發布了結論,卻未說明其結論來源於什麼調查機構、調查人員的調查結論,同時任何調查機構和調查人員,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對如此重大的事件,作出合符客觀實際的真相調查結論,更何況它沒有真相調查的科學素養和經驗、資格;它除了滿嘴捕風捉影的虛妄議論外,一點也拿不出過硬的事實依據,拿不出"三股勢力"在現場或其他地方"策劃", "操縱","煽動","支持"的任何人證物證......中共在發布該事件"調查結論"中明顯違反公義、悖逆邏輯要求的荒唐行徑,在有著起碼社會學常識和邏輯素養的人看來,恰好暴露了中共妄圖混淆視聽,掩蓋真相的醜惡,都證明了"策劃","操縱","煽動","支持"這一血腥慘案的,並非中共所指的什麼"三股勢力",相反卻正是中共自己--

-- 所謂的"三股勢力",沒有任何一個人出現在事件的現場,居然能夠"策劃","操縱","煽動","支持"如此規模、如此血腥的事件,而且不漏任何痕跡,未留下任何影子,讓中共那麼多的官員、軍警也抓不到任何把柄,難道那"三股勢力"的人,會比中共那麼多的大小官員、軍警都高明好多倍嗎?要假設"三股勢力" 真的有如此高明,能夠拿出什麼事實依據呢?拿不出事實依據的假設,能夠用作推論重大結論的前提嗎?中共時常掛在口頭上的"科學",允許以這樣的前提作為種種結論的依據嗎?(事實上中共正是慣於以這樣的"邏輯"思路,去進行系列重大結論的推論的。由此我們可以想像,中共至今為止的很多重大結論,該是多麼的讓人不可信了。而且它進行如此推論--包括對本次事件的推論--的動機和目的,也一定是不可告人的:掩蓋真相,推卸責任,為下一步的殘酷鎮壓、迫害等為非作歹製造藉口)

--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透露:7月11日新疆電視臺一位記者在大街上採訪,武警隊長無意間透露出"我們七月一日就接到命令",要求他們7月5日到達烏魯木齊做好鎮壓準備。事實上武警駐紮的地方離烏魯木齊有1400公里,除了動用飛機空運,他們要在幾小時內,從傳達、接受命令直至在現場就位,是完全不可能的,因此在7月 1日、至少在7月5日之前,中共就做好了鎮壓準備。這說明,這並非中共在事發後的被動應對,而是有預謀的一次血腥鎮壓。

--著名學者陳破空指出:由中共當局提供的照片和錄影,顯示有人揮拳頭,有人砸車窗,有人推翻車輛;並展示街上流血的受傷者、橫臥的屍體。卻沒有任何鏡頭展示攻擊者與受害者同時存在的畫面,即死傷者受攻擊的過程。當局有的是大量便衣、線民、街道居委會;早在去年奧運會前,當局就在烏魯木齊街頭安裝大批攝像頭,似乎所有這些,都捕捉不到一個攻擊鏡頭,這就匪夷所思了。這說明,中共在宣傳報導中,故意對現場視頻資料作了大量剪輯偽造,以此進行或虛構、或隱瞞、或誇大處理, 最終達到了蠱惑、煽動、栽贓、陷害等種種不可告人的目的。

-- 正如魏京生先生在《中共如何利用烏魯木齊事件?》中說:"作為官方,如果不是刻意煽動種族仇恨,常規的做法是不提種族差別。對施暴者採取同等標準;對被害人一律同情,而不是由官方和官方媒體配合,突出種族話題"。然而中共在7.5事件中,卻一直把維吾爾人和平非暴力的抗議示威,添油加醋地描繪成為"暴行";數百人明明是被中共軍警開槍打死,卻被中共說成是維族人的 "暴行"致人死亡;打死的絕大多數是維族人,相反卻大肆宣傳漢人死了多少人,維族人是如何如何的殘酷暴虐,"世維會"等"三股勢力"是如何如何的凶殘狠毒......"這和當年納粹黨宣傳排猶;東南亞國家煽動排華時的宣傳模式如出一轍。這就是在煽動種族滅絕,不管流血事件是自發的還是政府操控引導的";"從十天來中共的宣傳主調來看,他們的目標是渲染維族如何屠殺漢族,從今天一直講到歷史。說他們不是煽動種族仇恨的人,已經不能自圓其說了";"中共當局利用事件試圖達到的目標非常明顯,這就是煽動種族仇殺:轉移社會的視線,迫使或者誘使人民團結在獨裁者的周圍"(魏京生語,同上)。

-- 本人特別注意一個十分蹊蹺的現象:那個在網上造謠引發韶關事件的"朱某某",自從中共黨媒作了幾次蜻蜓點水的報導,以後就沒了關於他的任何消息,似乎又從中共的視線裡突然蒸發,這就讓人不得不起疑了。按照中共以往慣例,朱某某犯了破壞社會穩定的滔天大罪,肯定會在被"揪"出來以後的短時間內,被"從重、從速、從快"地處以最高刑罰,而且還會受到黨媒不間斷的炮轟猛打,直到批駁得朱某某"體無完膚"。然而這次,中共卻對朱某某表現出了超常的"冷靜"和"理智",公檢法未能"從重、從速、從快",媒體也都未能去作道義、律法等方面的深度譴責,未能做出進一步的輿論觸碰。總體上給人的印象,似乎朱某某被特別保護起來了一般。

因此,朱某某造謠事件的背景和未來的動向,就值得我們特別地關注,深度地分析探討了。

如果說這次新疆7.5事件,真的是由"三股勢力"策劃、操縱、煽動、支持而成,那麼將朱某某列入"三股勢力"的替身,也就顯得更加順理成章了。然而至今為止,已報導出來的朱某某所有的"自白",都沒有充當"三股勢力"替身的內容;再說,如果朱某某成了這樣的替身,那麼其造謠內容居然是維族人強姦漢人,又顯然與"三股勢力"和自己"替身"的身份太不吻合了,倒是與中共替身的身份更吻合一些。因此要把朱某某改造為"三股勢力"的替身,顯然困難重重。也許,中共至今為止還在朱某某身上打主意想高招,直到把朱某某"合理改造"為"三股勢力"的替身為止;也許,這正是公檢法未能對朱某某"從重、從速、從快",媒體也至今未能去作進一步輿論觸碰的深層次原因?

如果朱某某被成功"改造"為"三股勢力"的替身,如果中共認為當前的清洗"不徹底",那麼他們就有可能從"替身"身上找到清洗的理由,對一些人作進一步的殘酷鎮壓迫害。

如果朱某某不能被改造為"三股勢力"的替身,那麼他就難逃中共替身的嫌疑。從朱某某開始浮出水面到現在的一切官方反應,都很像那麼回事。現在,說不定朱某某正在一個不為人知的什麼地方,享受著中共的某種優待呢!

四、 "醉翁之意不在酒":血腥屠殺維族人,目的在於"以維制漢"

新疆7.5事件,中共成功地導演了一出以漢制"夷"和以"夷"制漢的大戲:由漢人造謠,激發出漢人早就被挑撥出來的種族仇恨,鼓動漢人群毆致死維族人;公檢法故意對凶手處理不公,激起維族人的憤慨,導致維族人群起抗議示威;中共又抓住機會製造事端,藉機打死人命,再通過移花接木的欺詐宣傳,誣稱這是維族人的 "暴行",再次激發漢人更深的種族仇恨,挑動烏魯木齊市區成千上萬漢人上街,對維族人進行公開的暴力襲擊。跟他們在文革中"挑動群眾鬥群眾"的卑鄙手法如出一轍。於是中共乘亂出手,開動暴力機器進行更大規模的血腥鎮壓......其直接目的,就是讓種族問題、種族矛盾和種族仇恨,上升成為當前中國主要的社會熱點和焦點,從而轉移人們對六四血案20週年大祭,對鄧玉嬌案、湖北石首軍警搶屍案等震驚世界、叩擊中國人良知良心、徹底否定中共政權合法性罪案的關注和聲討,還要衝淡人們對法輪功被鎮壓迫害10週年的大祭,為中共大辦60大壽人肉盛宴,掃除一切隱患。這就是"以‘夷'制漢"策略所要追求的效果,這樣的效果已經達到了。

10.1 壽辰尚差時日,中共此間度日如年,總要做出點什麼動作,來給自己提神壯膽的。因此,在今年10.1大限之前,也許中共還會借用某些國人的性命,導演出別的什麼大戲的。在這場大戲中充當祭物犧牲的人,一般不太可能再是少數民族了,而最大的可能則是漢人。

不少冷靜理智的國人,一定早就看出了門道:這一次新疆的維漢衝突,民間的維吾爾人和漢人都沒得到任何好處,相反還賠進去了數百條性命;而真正獲利的是中共統治集團--當然這裡面既有漢人,也有維吾爾人,但他們都是與民間維吾爾人和漢人格格不入的權貴。不知道民間有些維吾爾人和漢人,是不是有一種被利用、被 "小耍",被愚弄的感覺?

二戰中的納粹戰犯、希特勒的心腹干將戈林元帥, 在回答檢察官深感迷惑的提問"你們少數納粹黨人,怎麼能讓所有的德國人心甘情願地跟著你們幹壞事" 時,毫不隱諱地說:老百姓都是愚民,你只要讓他們相信他們正處於危險之中,只要跟著領袖就可以避免被害,他們就會放棄理智迷信領袖,干任何事情都會認為理由充分。這就是說,在專制極權和暴政的高壓之下,人的思維會變得遲鈍,理性會失去應有的活躍,退避隱藏到休眠的狀態;良知和良心也會變得麻木混沌,以至於為了生存而循著"領袖"的指引,不擇手段地幹壞事。中共正是深刻領會了戈林導師的遺訓,一直按照自己的意志,隨心所欲地駕馭和操控、玩弄著中國的普通公眾。不少國人也跟當年的日耳曼人一樣,盲目地跟隨著中國的納粹黨及希特勒,心甘情願地充當著中共的炮灰, 幹著不擇手段地殘害同類,葬送國家民族命運和前途的勾當。也許直到有一天,會連著自己的性命也賠了進去,做了中共專制極權、獨裁暴政的犧牲品和殉葬品。

中共血腥鎮壓維族人的公開理由是"遏制疆獨",其實這只是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而已。中共並不怎麼在乎"疆獨",更在乎的是自己的政權。它以此給自己貼上"愛國"的標籤,然而它卻是徹頭徹尾的賣國集團。如果有誰不信,那麼看看中共十年前秘密簽字承認了滿清政權與沙俄政府簽署的、十年前聯合國按國際法不予承認的喪權辱國的賣國條約(既然中共已經簽字承認,那麼聯合國也只好無可奈何地默認了),和近些年中共對中國領海、島嶼被鄰國的頻頻侵佔默不作聲,就足以撕開中共自詡"愛國"、實質賣國的畫皮了。既然它能接二連三地賣國,又何以會在乎"疆獨"、"藏獨"、"台獨"呢?

但"疆獨"、"藏獨"、"台獨"聲浪的出現,卻為中共提供了一根救命稻草,一種中共自我炒作、自我偽裝的本錢。它深知國民強烈反對它專制極權、獨裁暴政的黑暗統治,它的統治因此而風雨飄搖。他當然知道中國的漢人最多,對它的統治也反對得最頻繁激烈,因此對它統治的威脅也就最大。它雖然也對漢人採取了一些鎮壓措施,但越是鎮壓,反對也越是激烈,以至於使它屢次陷入了危在旦夕的地步。每當此時,它就不得不改變一下"策略",尋找另一種辦法,去求得一種暫時的自我解脫。於是,無中生有地製造民族仇恨,去蠱惑人心、轉移視線、轉嫁矛盾的"以‘夷'制漢"--以少數民族的衝突事件,轉移和化解漢人對中共的反抗情緒,甚至讓漢人忘記中共的血腥統治給自己帶來的種種苦難,而且一改往日裡對中共的強烈反對,反過來對中共"光榮、偉大、正確、英明"的"愛國"舉措歌功頌德,心甘情願、循規蹈矩地忍受中共的暴政統治--也就在它的黑手 操控之下,應運而生了。

在中共這樣的"策略"之下,一些人在衝突事件中無辜地受到暴力侵害,甚至喪生生命。然而不少人仍然難於識破中共的陰謀詭計,難於對中共這個罪魁禍首產生應有的警覺,而只是一味地把血債記在某一個或幾個民族的賬上。長此以往,就給中共創造了更多挑撥利用的機會,於是就總有一些人,總有一些民族(特別是漢族), 會一再鑽進中共設下的圈套,一次又一次地祭起"民族仇恨"的破旗,陷入民族間的廝殺惡鬥,向中共奉送鮮血,奉送生命。

納粹黨之所以能夠產生並存在那麼長的時間,希特勒的狼子野心之所以能夠得逞,全在於眾多愚夫蠢民的存在,給他們幫了大忙。那麼現在的中國呢?

如果某些國人還要執迷不悟,那麼下次還會被中共輕易利用,被利用的可能是漢人,也可能是維吾爾人,和其他民族中的小部分或大部分人。而一旦被中共利用,留下了罵名還賠上了性命,後悔是沒用的。只有及早覺悟,擺脫中共的引誘利用,擺脫中共關於國家、民族等歪理邪說的欺騙愚弄,放棄錯誤荒唐的"民族主義"理念和種族仇恨,多民族齊心合力對抗中共專制極權和野蠻暴政,才能最終拯救自己,拯救自己的民族,實現自己的自由和民族的偉大復興。

2009年7月30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