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林毅夫:住百萬房子擺地攤是房價崩潰預兆

2009-06-24 22:47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房價不降,實體經濟沒有活路,實體經濟都死啦,守著那麼多房子有什麼用。

這是真話,也是實話。現在一百萬的房子,其使用價值,也就是與經濟發展水平和居民購買力所對應的價值,其實只有四五十萬,實際價值就更低。但是,中國的白領階層卻偏偏要多付出一倍的價錢才能住得上這個房子。如果經濟一直向好,GDP每年保持在兩位數以上的增長,儘管壓力很大,但是大多數人還是能夠承受。現在的問題是,實體經濟將面臨三到五年的調整,中國的已經買了高價房的白領,如何度過這三到五年?

在廣州、深圳和北京,包括各種各樣福利的取消,白領階層實際薪酬很多已經減少了40%,上海要好一點,也有些減少了30%左右。現在的問題是,原先買了房子的年輕白領,基本預算是小家庭月收入的一半甚至六成去交了月供,年輕人難免對未來的預期比較樂 觀,相信隨著工作年限的增加薪酬也會提高,沒有誰會考慮宏觀經濟衰退對自己薪酬的影響,一遇減薪,立刻感覺生活的拮据和壓力,如果再遇上通貨膨脹,那大量 的斷供潮就有可能爆發。我們現在只有禱告上帝,千萬不要發生通貨膨脹。中國這一代年輕人其實非常了不起,他們的樂觀心態和積極向上的人生態度,為我們這個 灰色的時代注入了一些亮色。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大中城市,許多住著兩百萬的房子、開著名車的白領,在夜色降臨時,悄悄地開著車子在稍微遠離家的地方,擺起了地攤,賣什麼的都有,只要能增加一些收入,能補貼家用。而且,這個陣容越來越龐大,覆蓋的區域越來越廣,也越來越讓人感到沈重。

我不習慣在地攤上買東西,也從不逛夜市。最近,因南京取消城管對擺攤設點的限制,引發了我的好奇,專門抽時間去夜市逛地攤。在我的映像中,原來到夜市擺攤設點的都是下崗工人居多,農民工居多,但是,住著兩百萬的房子、開著名車去夜市擺攤設點的,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些人當中,許多是高級白領,年薪10多 萬的非常普遍。可在這兒擺攤設點,一個晚上好的話,能賺個一兩百元,不好的話只能賺個幾十元,不說汽油費,就是時間成本也不止這個價值,可是,來擺攤的卻越來越多。

從正面理解當然是好的,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理解,經濟正在越來越惡化,影響的群體正在越來越龐大。一個擺地攤的小夥子告訴 我,上班的時候,現在活兒不多,所以,晚上出來玩玩,沒辦法,每月要交月供啊。上班的時候活兒不多,其實表明瞭生意的清淡,下班的時候擺擺地攤實屬一種無奈。這一代人已經做了高房價的炮灰,所付出的代價可能不僅僅只是時間成本。其實,在這種情況下,應該果斷的賣了房子,改交月供為交房租,換一種活法,也許 更好,要相信房價泡沫不管挺到什麼時候,最終都會破的。遺憾的是,中國的樓市欺詐現象太普遍,很多人正在為虛假信息所誤導,還在充當高房價的炮灰。比方 說,通脹預期,比方說外資潛入中國準備抄底,這些都是彌天大謊。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克魯格曼5月28日尖銳的指出,我們必須意識到現在根本沒有任何通脹跡象。消費價格指數比一年前還要低,工資增長由於高失業率而幾乎停止。當前顯而易見的危機不是通脹,而是通縮!我們不得不想到,現在的通脹恐慌製造行為的目的很可能是政治性的,絕大多數言論來自於一群經濟學家,他們對於減稅造成的赤字完全沒意見,當政府開始花錢挽救經濟頹勢時,他們卻突然變身成財政政策 的批判者。

克魯格曼其實是在提醒市場,製造通脹恐慌是別有用心。我想,我把話說得直接一點,未來兩年,中國房價大跌的趨勢沒有改變, 年輕的白領沒有必要充當高房價的炮灰,應該把有限的時間和精力放在對事業和理想的追求上,而不是每天晚上花五六個小時來擺地攤,因為擺地攤提高不了任何專 業水平和實操能力,玩一把就算了,當然如果是生活所迫那就是個例外。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