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仲足步:三鹿案卡胡春華 胡錦濤令團派自救

2009-01-19 12:18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仲足步:三鹿案卡胡春華 胡錦濤令團派自救


地方勢力與北京討價還價

田文華死與不死成了三鹿案的焦點,也成了京冀政治生態圈的一個風向標。在田文華等四名三鹿原高管受審之時,中國新聞網發消息稱"田文華是否被判死刑成媒體焦點",暗示中央有"不殺不足以平民憤"的決心。一些國外媒體駐京記者通過特殊渠道獲得內幕消息,預計三鹿四名高管將被判死刑。但是,不到一週的時間,中國新聞網又明確表態稱"按田文華被控罪名,最高可判無期徒刑 ",即有免死的希望。

隨後,世界美食網(中國)跟進,高調重複"免死"之論,背後隱約透露出行業利益與法律博弈的意圖。同時,河北地方勢力與北京討價還價的能力再次顯現出來,可謂是"文革"前期林鐵強勢之後的又一次強勢高峰,只不過它已經不由具體的某個政要如林鐵者來代表而已。

田文華"認罪"自有算計

田文華及其他三名高管被起訴的罪名是"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 ",即刑法一百四十條至一百四十八條所指罪項。其中:第一百四十一條是針對生產假藥行為的,最高可判死刑;第一百四十四條是針對故意生產有毒食品行為的,可比照一百四十一條判處死刑。河北檢方的起訴表面比較嚇人,指稱"三鹿主管放任問題奶粉銷售",但實質卻給三鹿的涉案人留了個大口子,讓他們自己往第一百四十條上辯,爭取單位被處罰金與個人被判無期徒刑來保住性命。所以,田文華在法庭上不僅積極"認罪",還流下了"悔恨的淚水"。田文華的一位委託律師更是幾乎不加掩飾地對外界說出了內里奧秘,他稱:"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罪,沒死刑這一項。"田文華的這位委託律師不是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識,如在"生產、銷售偽劣商品"總罪項下可以用刑法一百四十四條判處死刑,而是他看到即便田被判死刑,很有可能是死緩,會如許多被判死緩的貪官那樣,在監獄熬過一段時間就順利保外就醫了。

原三鹿副總經理王玉良在監視居住期間早就得到內行人指點,稱曰"恐怕難免一死"。因此,王玉良決心跳樓自殺,以求死在家門口而不是死在刑場上。王玉良自殺未逐亦積極認罪,以至於在法庭上供述時"泣不成聲"。

在案件正式開審之前,田文華背後的各種關係積極配合,以"保命"為目標。除得到了河北檢方的籠統起訴外,法院方面則力求責任下壓,即在奶源及三聚氰胺來源上找替死鬼,如正定縣金河奶源基地的負責人耿金平被明確指控犯有"生產、銷售有毒、有害食品"罪,符合刑法一百四十四條比照一百四十一條判死的條件。所以,在庭審時他當場下跪,試圖以認罪態度較好來免於一死。

吳顯國向中紀委申訴

三鹿案開審之前,河北石家莊官場又經歷一次動作不小的人事調整:原負責安全生產工作的副市長趙新朝被免去職務,原市委常委、副市長蔣洪江被迫辭職,原市委常委張樹志被削去常委之職而改任副市長。這樣的調整不只是做給社會看的,而是原市委書記、省委常委吳顯國一再向中紀委申訴的結果。

起初,河北方面並沒有處理吳顯國的打算,處理到石家莊市長冀純堂就算"點到為止"。但是,如此設置防火牆的措施遭到北京政治局的當頭痛批。所以,省長胡春華就迫使省委書記張雲川點頭同意處理到省委常委一級,石家莊市委書記難以倖免。在遭受免職處分後,吳顯國多次向中紀委寫信反映,要求處理已由河北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升任中央政法委副秘書長的王其江,因為是王從北京給田文華直接電令,要對已發現的中毒問題"挺過奧運後再說,在奧運前和奧運期間捅出簍子,誰也擔不起"。其次,吳堅持說:石家莊市政府內自有安全生產方面的具體分管副市長,應當瞭解相關情況,而分管人正是王其江的親信趙新朝。趙是在王調任北京之前的四個月,從平山縣委書記任上被王保舉為石家莊副市長的。

吳顯國向中紀委申訴的目的之一是迫使田文華親自供認其本身與河北省及石家莊市官場上的諸種關係,以期往上牽住王其江、往下攪爛河北官場。吳針對石家莊市"下傢伙"即讓石家莊官場出替罪羊,只不過是一個小環節,相信其後還會有"後續動作"。

田文華在關押期間"受到高人指點",告訴她保命要訣:第一,不要牽涉河北官場諸種關係,要以李真為戒,"說得越多,死得越快";第二,積極認罪,爭取寬大,外面實施"保命"計畫。田文華久經官場、人脈豐厚,當然能知道自己"靠上了一百四十條",有了免死的希望;至於對耿金平等人的嚴厲、確切的指控,也是給她一個有人替死的信號。更為弔詭的是,河北檢方的籠統指控等於把燙手的熱山芋扔給了法院──你讓她死,就往刑法一百四十四條上貼;你讓她活,就往刑法一百四十條上靠。對此中詭詐的爭鬥,河北省政法委也大有"不作為 "的姿態,一切"等待中央政法委的指示"。

死胡權當活胡醫

面對食用三鹿毒奶粉的受害者家屬來說,賠償對他們已經沒多大意義,尤其是那些孩子已經死掉的家長發誓要田文華等人抵命。如陝西的田曉衛,其子一歲,因食用三鹿毒奶粉死亡,他對美聯社的記者說:"我的兒子已經死了,我要賠償的錢幹什麼?如果信息早一點公開,我就不會讓兒子喝三鹿奶粉,孩子也不會死了!"

國外對三鹿毒奶事件的關注,給北京高層帶來了巨大壓力,也給胡錦濤的親信胡春華的仕途蒙上陰影。瞭解京冀政治生態的人士調侃地說:"這個胡三世看來要夭折。"(胡一世指胡耀邦,二世指胡錦濤)但是,胡錦濤還是不願看到自己得意門生政治前途的夭折,力求死馬權當活馬醫。為了不讓三鹿集團未涉案的高管捅出簍子,為了提前化解三鹿集團待崗職工上街的危機,胡錦濤明確指示北京市出手幫助胡春華。北京市長郭金龍臨危受命,主動讓北京三元奶業集團出手並購河北三鹿。雖然媒體已經公開講胡春華與郭金龍已經為三元並購三鹿事宜"數次接觸",但是北京三元集團董事長張福平則公開表示不滿,稱此次並購是"情非所願,身不由己"。

北京知情人士透露的一些零星消息,足以說明胡春華在河北處於焦頭爛額的境地:首先是,河北官場作風簡單粗暴,比如監聽民間人士接受外媒採訪三鹿事件的電話,上門威脅受訪者,險些在省內引發群體事件;其次是,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家屬遍及全國,要求各異,短時間安撫不下,衝擊北京的事件就要發生;再次是,胡春華入冀後的"三年大變樣"政績工程已經陷於停頓。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