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南海動態:江胡合流 胡向左轉令溫處境艱難

2009-01-10 13:16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面臨最深刻合法性危機

"改革開放"在公眾眼裡已經與權力資本化、權貴私有化等同起來,這標誌著中共面臨著建政六十年來最深刻的合法性危機。面對此狀,中共第四代權力核心層憂心忡忡,因為他們的權力之源來自於胡錦濤被鄧小平欽定,只有為 "改革開放"正名,才能從政治倫理與邏輯上強化他們這一代與"總設計師"的法統關係。不過,這次意識形態宣誓不僅帶來了黨內更深刻的分裂,從此"黨內民主 "被朋黨政治所替代,而且胡溫新政必將在底層社會大大貶值。

不少網民對胡講話引起的左派狂熱報以嘲笑,如鳳凰博客刊出的《總書記"決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震懾誰?》一文後,反擊跟帖稱曰"又見大批判"及"文革文章又來了"。

"穩定是硬任務"預示胡左轉

胡在長達一萬八千字的講話中,十四次使用"和諧"一詞,但是,他最擔心的是社會穩定問題。在講話中強硬地表示"發展是硬道理,穩定是硬任務"。這樣的說法預示著胡的政策將大幅度往左轉,試圖用高壓來維持自己的權力。這是毛澤東之後中共領導人的慣用手法:用右傾來提高自己的人望,獲取人望之後,馬上左轉。鄧小平從開放西單民主牆到反對自由化,江澤民從整肅負有" 六?四"血債的北京幫到鎮壓法輪功,其政治策略如出一轍。胡在紀念改革開放三十週年以前,為了塑造自己的開明形象,一直避免重提"穩定高於一切"的政治口號,力求用"和諧"來替代"穩定"。由於二○○八年國內外局勢複雜,先是宏調失敗,後繼金融風暴,再加上各地維權力量不斷湧進北京,他及第四代班子認為的管治危機已經威脅到中共的統治。在講話中,他雖未重複"穩定高於一切",但是"沒有穩定,什麼事情也辦不成,已經取得的成果也會失去"之詮釋實際上是胡記 "穩定高於一切"的版本。

胡記版本的出臺也意味著坊間盛傳的江胡鬥正式結束。表徵之一是,周永康在二○○八年六月份的全國政法系統內部講話《堅定不移地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和捍衛者》,正式得到胡的認可;表徵之二是,江澤民在聽到胡錦濤對第三代領導集體的敬詞之後,馬上起立並令朱鎔基、李嵐清等人起立,用共同鼓掌來表示謝意。周永康的《捍衛者》內部講話指出:"發展是硬道理,第一要務;穩定是硬任務,是第一責任。發展是政績,穩定也是政績。"而半年之後胡的講話充分認可了周的觀點,只是對周的講話原句進行了壓縮而已。在這種情況下,胡對司法公正的要求含混不清也就有了"一定的道理"。

周永康劉雲山內部講話露殺機

周永康內部講話露出的殺機最初被民間觀察家視為江系維護既得利益的舉動。奧運會後,中共在香港的特情系統積極運作,勸說一位素有自由主義旗手之名的大牌經濟學家出來為中共說好話,稱"中國已經形成人類最好的制度 "。對於這樣突然的高調"擁共"表態,連國內官方媒體都大吃一驚,如《中國新聞網》的有關報導稱:"在公開或者私下場合,所有大陸學者一致認為這個看法過於樂觀。"在這之前,江系留守、意識形態把關大員劉雲山已經通過內部講話的形式講出了"中國制度優越無比"的論調,並半露殺機地說:"充分認識意識形態領域鬥爭的長期性、複雜性,保持高度警惕,防患於未然。"可見,香港大牌自由主義經濟學家的突然轉調並非偶然或炒作,實際上是劉雲山講話的香港版。所以,有些民間分析人士私下評價港版的劉雲山講話為"鎮壓信號",至劉曉波被捕竟然不幸言中。

左派學者指溫家寳"砍旗"

與"和諧"被淡化、"穩定"被高舉相對比,胡的講話雖然勉強講了一些關於"社會主義民主"的內容,但語焉不詳,最為主要的是長達一萬八千字的講話對"普世價值"未置一詞。這種情況說明胡在外交場合談的"普世價值" 已經受到黨內的嚴厲批評,為了權力穩固,他不得不極力迴避。

此前,胡的西藏繼任者、現任社科院長陳奎元,在二○○八年七月二十六日公開批判普世價值。陳說:"我國也有一些人如影隨形,大講要與普世價值接軌。我們研究重大現實問題,涉及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在這種重大理論戰略問題上要清醒。"陳對普世價值的公開批評,不僅說明黨內左派勢力對胡的極度不滿,而且也說明 "溫家寳是趙紫陽集團的殘渣餘孽"的攻訐言論已成為黨內一種調門。在陳奎元棒喝胡錦濤"要清醒"之後不到一個月,左派學者中央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張德勤、社科院經濟所研究員左大培就在"烏有之鄉"沙龍上公開指責溫家寳"砍旗"與"瀆職"。

左派得勢 反腐暫緩

左派得勢,反腐敗至少要暫緩。胡的長篇講話對司法不公與反腐敗講得最少,並且都是輕描淡寫。而據二○○八年最後一期《南風窗》的文章《反腐敗的沉思與啟示》引用百姓俗語稱,現在是"反腐反腐越反越腐"。可以預見,越反越腐的情況不僅要繼續下去,左派得勢之後的重要標誌就是中共高級權力層面的腐敗將不受任何約束。但是,為避免民間這種判斷形成"反抗共識",中共當局繼續做大反腐文章,比如深挖商務部郭京毅案件,又牽出國家外匯管理局匯檢司司長許滿剛,媒體大肆宣傳。與此同時,三鹿毒奶粉事件被中宣部有意識地提前放風,稱"主要責任人田文華可能判死刑"。媒體提前預測可能的判決結果極為罕見,而此次有意的放風旨在轉移公眾對"越反越腐"的不滿情緒,並藉此嚴厲警告在未來可能的動盪時期給北京權力核心層添亂的官員。另一方面,石家莊市政府迫於三鹿供貨商的討欠壓力,已經抵押了市政府大院的三分之一的地產、拍賣了一座政府產權的星級賓館,取得錢款後,及時代三鹿集團還債。這樣的舉動在中共建政以來是絕無僅有的事情,它從一個側面說明瞭中共面對社會危機的極度畏懼心理。

胡向左轉令溫處境艱難

胡的講話全文刊發於全國各主要媒體之後,溫家寳處境極為艱難,不得不再打悲情牌,其智囊班子通過騰訊網發文,說:"溫總從○三年以來瘦了五斤。"不言而喻,這個悲情牌對胡也是一個威脅信號,因為全國人民在電視上都看得到"胡總胖了"──六年前是個瓜籽臉,現在成了娃娃臉。

胡的左傾變化不僅使溫家寳遭受打擊,而且此前高喊"解放思想 "口號的地方實力派無一不產生嚴重的挫折感。但是,期望權力升值是中共地方實派的既定方針,他們不會甘於來自中央意識形態權威的壓抑,其選擇方案不是直接對抗胡錦濤,而是實施現代版的"清君側"。其大體途徑是:其一,把改革話語極度擴大化,畢竟改革的話語資源起自地方,從而把陳奎元、張德勤、左大培等左傾狂熱分子的話語壓下去;其二,在地方打造"意識形態政績",即把民生項目的成就包裝成國際宣傳的材料,暗示民本政治將導致中國的民主政治,為未來的權力決戰爭得國際支持。

第一個方面,已有人做出了預見性反應,如朱鎔基所器重的文膽周瑞金現在一直有很大的影響,早在二○○八年初他就在右派雜誌《財經》發文《改革不可動搖》,提前從理論上打擊左派。左派在《人民網·強國論壇》上指責該文是"改革開放不可動搖,勢將賣國進行到底","烏有之鄉"網站則有文章稱之為"改革不可動搖,將反革命復辟進行到底"。第二個方面,不僅有地方實力派在努力塑造自己的國際形象,而且深得胡錦濤身邊智囊人物的暗中支持。如王滬甯與俞可平等人藉助保護色的大膽言論,表明瞭他們與地方實力派的"精神聯盟"關係。

江胡合流,右派出來圓場

胡錦濤面對即將來臨的"六?四"二十週年,不得不與江澤民妥協,因為二人的權力基礎都與二十年前的鎮壓密切相關。胡在西藏的鎮壓行動遠比江澤民的首鼠兩端要堅決得多。二人妥協的跡象不僅表現於胡送讚詞、江率隊鼓掌的表面形式,而且,會後已經傳出胡錦濤特批陳良宇保外就醫的"小道消息"。消息人士稱:這樣做是有先例可循的,比照了當年胡耀邦特批江青保外的做法,如○ 九年不發生動亂,陳良宇就不被送回秦城監獄。

知情人士對胡錦濤主動與江系的和解,戲稱為"寧漢合流"──發生在上個世紀蔣介石與汪精衛共同對付共產黨的史實,那是一次短暫的妥協。

胡錦濤無奈左轉又怕背上歷史包袱,煩惱之狀可想而知,所以就不得不拜請右派學者出來為他"打圓場"。國家行政學院的汪玉凱教授說,胡總"將改革升格為革命"的論點等於表明他"還要繼續改革"。中央黨校的謝春濤教授則說,胡總"不折騰"之論有現實針對性──反對某些人否定改革。但是,不管怎麼說,胡的講話是一次凍結政治改革的"稍息"口令,中共第五代必將面臨更加嚴重的朋黨化政治。換言之,"黨內民主"已經異化為朋黨政治,再壓抑社會民主,中國只能崩潰,別無他途!

  中南海動態:江胡合流 胡向左轉令溫處境艱難

和諧"淡化 "普世"謝幕
─解析胡錦濤紀念改革開放30年講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