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美人生:親身感受美國吃飯教育學(圖)

2008-12-12 23:12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美國孩子吃飯

很多中國人喜歡把中國飲食提到民族文化的高度來誇耀,所謂民以食為天,中國人把吃飯當作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那麼我提出吃飯是兒童教育的重要途徑,主張開創一種專門的吃飯教育學,並且率先做些中美吃飯教育學的比較,拋磚引玉,也不算太出格。在美國主流社會生活近二十年後,深刻感受:中美兩種社會文化意識,實在天壤之別。對於有些樂觀主義者所熱衷的理想:中國人和美國人之間能夠相互理解,我極為懷疑,覺得那幾乎不可能。此文只討論教育,所以別的不提。僅就培養和教育子女的認識和作法而言,美國人跟中國人幾乎無法取得共識,雙方大多觀念截然相反。甚至可以說,凡中國人著重的,美國人都不怎麼在乎。凡中國人輕視的,美國人都特別注意。

舉一個很小的例子,我的親身體驗。兒子進了小學,頭一次參加學校運動會,我去給他拍照錄相。萬萬沒有想到,一個小學運動會,居然家長去的不比學生少。運動會開始,學生按班排列操場,面對美國國旗,右手按心,高唱美國國歌。我身邊站立的所有美國家長,也都摘下頭上的帽子,從四面八方面向美國國旗,立正站好,右手按胸,跟著唱美國國歌。

這情景讓我很感動,美國人民熱愛他們的祖國,完全自覺自願,出於內心。美國政府從來不刻意做愛國宣傳導向,更不會使用行政強制手段,在任何場合,任何人都可以拒絕向美國國旗敬禮。美國法律甚至規定,當眾燒燬美國國旗是一種自由言論的表達,不算犯法。但是我斷定,美國人民對美國的熱愛,至少絕不亞於中國人民對中國的熱愛。而像在這個小學運動會上,美國家長們如此自覺自願地對祖國表達熱愛和尊敬,子女們看在眼裡,親切自然,形傳身教,潛移默化,一定遠比每星期上兩節政治課,空講一頓假話,要有效得多。

許多家長夫婦兩人都請了假,推著小車,帶了更幼小的弟弟妹妹,全家前往,給孩子助戰。還有不少祖父祖母也來了,提了折椅,正經八百坐在大太陽底下觀看比賽,歡叫加油,吹口哨喊好,鼓掌拍手,送水擦汗。那些小學生們,不管跑第一,還是跑最末,個個歡天喜地,神氣活現,好像參加了奧林匹克一樣。我的兒子和所有孩子一樣,每到一處比賽場地,頭一件事就是四處尋找,看我在不在場。

美國家長對孩子的愛,更多表現在對孩子情緒上的關懷,精神上的培養,處處幫助孩子感受到自己的個人價值,使孩子得到足夠的尊重,深刻瞭解自己人生的重要,也讓孩子充滿成功感,榮譽感,自豪感,滿足感。不光學校開運動會,所有社區自己組織的課外活動,小足球隊訓練和比賽,小棒球隊訓練和比賽,國際像棋俱樂部活動,甚至復活節撿彩蛋,美國家長們都會積極參加,真心誠意給孩子們助興。我所在的住宅區裡,每逢週末,各處公園總有一二社區活動,賽球啦,集會啦,四周街上停滿車輛,草地上小孩子們歡蹦亂跳,看台上家長們興高彩烈。完事之後,一家家分散而去,或麥當勞,或肯德基,簡簡單單吃一頓,說說笑笑,然後回家洗澡休息。

我想,中國家長雖然極度寵愛孩子,可是這樣熱心參加孩子學校或者課外活動的,並不多見。本來中國就很少社區的概念,孩子課外活動除了學校組織,只有什麼少年宮或者活動站組織一些,沒有社區家長們自行組織的,政府也不允許自行結社,所以本文不提社區公民自己組織的兒童課外活動,只說學校組織的活動。

就我記憶,我和弟弟妹妹三人在北京從小學上到中學,除了開家長會,父母親從不到學校去。我得過那麼多獎狀,一個紙盒都塞滿,可父母親從沒有參加過一次學校運動會,歌詠比賽,或者別的活動。只一次我入選北京全市小學生文藝會演,在缸瓦市二炮司令部禮堂舉行,母親特別請了半天假去觀看。那次我參加的五人表演,得了全市第三名。我的母親受西洋文化教育出身,所以會那麼做,讓我非常驕傲和感動,此生永記不忘。

我的太太也在國內上小學,我認識的中國親戚朋友都在國內念過書,經驗相同,所有父母都從來不參加中小學校任何活動。第一,中國的小學中學從來不要求或者邀請家長參加學校活動,也許那是幾千年私塾教育的傳統。第二,中國的家長從來想不到參加子女學校的活動,就算有想去看看的,也不願為此請假,耽誤工作或者賺錢,把子女的事放在末位。誰家父母如果真到學校去看看孩子的運動會,或許還會遭到嘲笑。

中國人說:上學就是老老實實唸書,別的活動本來多餘,誰還當真的似的,浪費時間。而據說現在中國高中畢業生參加高考,幾乎所有家長都跟去陪葬,有包計程車的,有訂酒店房間的,有雇槍手代考的,有阻斷交通的。因為那跟學業有關,中國人都覺得自然而然。我說給美國家長們聽,他們眼睛都睜得溜圓,不相信人間會有這些怪事。美國學生只有出外去參加什麼球賽,家長才會隆隆重重,請假開車。學生去參加什麼學業考試,家長才不管,高中生都得自己開車去。美國學校本來不把考試看得很重,上大學也沒有統考這麼一關,高中沒畢業的,一樣能上大學。

所以我說,美國家長特別在乎的,中國家長看不起。而中國家長最上心的,美國家長覺得無所謂。

中國家長愛孩子,多在物質上下功夫。比如最普遍的,拚命給孩子吃,不分青紅皂白,使勁塞,只要孩子胖,就好。據說現在小學生就開始吃燕窩等補品,那又比我們小時候更進一步了。除此之外,中國家長為了讓孩子專心唸書,其他一切事情都父母包辦,所以高中畢業生離開家長,連考場也找不到,完全成了一個廢物。更糟的情況是,中國家長經常毫不關心孩子的願望和愛好,只按照自己的意志,或者某一時的社會風氣,強逼孩子做這做那,比如學鋼琴,學畫畫,練武術,上補習班等等。

包括居住美國的中國家長在內,幾乎個個孩子都得學點兒鋼琴,可從來沒聽說過哪個中國家長鼓勵孩子專心打橄欖球或者棒球。而美國家長最感光榮的,就是孩子入選學校橄欖球隊,甚至還有為孩子爭球隊名額,家長殺對手的事情。孩子體育運動方面的成功,在中國家長眼裡不入流,特別是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中國知識份子家長們。

美國家長也關心孩子們的飲食,但是不會硬塞,更絕對想不到給孩子吃燕窩之類。有點文化常識的美國家長,也會主動給孩子補鈣,嚴禁孩子喝可口可樂等軟飲料,不許孩子多吃糖。可是美國孩子從能夠自己拿動杓子的時候起,就開始自己吃飯,弄得滿臉滿身,家長也不會管。孩子一說吃飽,就離桌,家長絕不硬逼著再吃五口十口。這就是我提出吃飯教育學的原理。

美國人在吃飯這件事上的態度和作法,實際體現了美國兒童教育學的一個核心目標:培養孩子獨立思維的能力。孩子吃飯,必須自己決定飢了飽了,如果沒飽而不再吃了,那麼等會兒餓了活該,那是他自己的選擇,自己承受結果,嘗到苦處,下一次就不會了。美國人愛說,犯錯誤是一個不可缺少的學習過程,兒童教育學上的這個認識尤其重要。

每個人至少每天吃三頓飯,所以美國人對兒童獨立能力的訓練和培養,時時處處不間斷,而且直接作用於孩子的身體感覺,遠比上幾節課,聽幾個演講,鞏固得多,有效得多。而中國人剛相反,從孩子懂事開始,就一日三餐反覆告訴孩子,他們絕對沒有任何獨立思維的能力,連肚子飢飽都不能自己感覺,而要由父母來決定。那麼穿衣呢?學琴呢?上課呢?業餘愛好呢?課外看書呢?當然更得依賴家長或者學校的管制了。那還用說,這樣的孩子長大,很難具有個人的獨立意志,不懂得用自己個人的頭腦去思索身邊發生的任何一件事情。

根據同一原理,美國孩子喜歡學鋼琴的,就學鋼琴,不喜歡學鋼琴的,家長絕不會強逼著孩子學。在美國如果哪家孩子一邊彈琴,一邊痛哭流涕,咒罵父母,鄰人看見一定會把那雙家長告進法庭,判做虐待子女,父母可能坐牢,孩子也要被社會局帶走,送給別人家庭代養。而中國家長呢,打啦罵啦,忍心看著孩子傷心得要死,還得坐著彈琴,而鄰人看見,還會誇讚那父母關心孩子,罵那孩子不懂事。學畫畫,學武術,學擊劍,學書法,學下棋,都是一樣。

也許美國社會機會太多,會不會彈鋼琴絕不至影響孩子長大之後找工作或者找對象。而中國就業機會越來越少,任何一點小技倆都可能決定生死之爭。也許美國社會沒有攀比惡習,誰家孩子學鋼琴,誰家孩子學畫畫,都是人家自己的私事,沒有人會交頭接耳,議論是非。而中國人吃飽飯無所事事,專愛議論東長西短,當然沒人喜歡別人手指頭頂脊樑,只好家家買鋼琴。也許美國家長把孩子當做跟自己平等的人,尊重孩子個人的意願和愛好,學不學琴,打不打球,只要孩子覺得快樂,那就最好。而中國人說要到三十歲才可以算人,四十歲才不糊塗。小孩子什麼都不懂,沒有人尊重孩子的意願和愛好,只以聽話不聽話來衡量孩子的行為。也許美國家長堅決地信仰,孩子的生活是孩子自己的生活,不管現在還是將來,孩子們只能過自己個人獨立的生活。而中國家長則認為孩子們應該依附於自己,而且必須永遠依附於自己,不允許孩子有自己的獨立意志。

看起來,吃飯確不是一件簡單的事,除了求生手段,或者人生享受,或者文化標誌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兒童教育。在中國這樣一種至今仍然相當封閉的社會環境,人們還很難瞭解外國文化意識,更別說接受了。

中國孩子們從小不曉得自己肚子飢飽,由家長塞了二十幾年飯菜,終於長成大人,當然也只知用同一方法訓練自己的孩子,如此代代相襲。幾千年下來,就光憑吃飯教育學這一條,也足以使得整個中華民族喪失認識和尊重個人獨立存在價值的能力。所有人都習慣性地相互依附,對上絕對服從,對下絕對支配。從飯桌推而廣之,作為一個社會,自然除了保持專制形態,別無可能。

因此依我所見,中國的改革,還得從吃飯教育學開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