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抵禦不住情慾的誘惑 女獄警懷上少年犯的孩子

2008-11-26 07:51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這個故事的情節與著名的電影《監獄浪漫曲》中在亞歷山大.阿博杜洛夫和瑪琳娜.涅耶洛娃之間的愛情很相似。影片是以悲劇結束的,在影片中罪犯死了,只剩下了因陷入愛河而試圖幫助罪犯逃跑的的女偵查員。然而我們這次講的故事與電影中的情節相比,結尾還算是比較幸運的了:犯人還健康地活著,而懷了孕的女獄警自己卻要去「睡板床」了…….

他是強盜,而她卻是少尉

來自莫斯科郊區列烏托夫的16歲的謝爾蓋是一個能讓同齡的女孩們為他著迷、發狂的男孩。他高高的個子、寬寬的肩膀,有著一頭濃密淺色頭髮和一雙迷人的藍眼睛……不過他還是一個流氓中的流氓。

謝爾蓋的父親沒日沒夜地喝酒,打他的母親。小男孩在四處遊蕩中結識了一夥壞人後,就開始幹起打劫行人的勾當。不過有一天他被逮著了,法院判處他六年半的有期徒刑。

小夥子先被押送到謝爾普霍夫斯基區的法庭調查隔離室,等著轉到正式的監獄去服刑。在這裡他遇到了35歲的女獄警,也就是教官奧柯桑娜少尉。在任何關押未成年罪犯的監獄都有這種職務。目的是為了管理和教育那些小人渣,使他們走上正軌。不言而喻,他們所接觸的都是那些粗魯的、好鬥的、能讓人發瘋的人,這可需要有鋼鐵般的意志才行。

「不是我的錯,這是惡毒的誣陷」

奧柯桑娜在法庭調查隔離室服役已經五年了。她有一個穩固和睦的家:愛她的丈夫和兩個孩子,男孩17歲,女孩4歲。她很輕易地和這個小流浪漢找到了共同語言,而他也排隊申請要和自己的管教談話。

謝爾蓋深深地打動了管教的心,他對管教說,他絕對沒有打劫「那個男人」。說是「壞警察」陷害他。他的童年很苦,現在他更沒出路了,它需要人間真情…..

小男孩博得了女獄警的深深地憐憫和同情。於是奧柯桑娜開始經常給謝爾蓋進行特別輔導,幾乎每天他們都見面。

奧柯桑娜對自己學員命運的關切使她不顧職業的準則,她開始悄悄地給謝爾蓋送去衣服和飯菜甚至錢,在監獄裡錢就意味著吃的、香菸、茶,小夥子在監獄裡過上了皇帝般的生活。

朋友和同事們也發現了奧柯桑娜做事有點反常。

同事們勸她說:「你在做什麼,柯修哈?這樣做不會有好結果的!你有家庭有孩子,明擺著他是在騙你的!」

但是,奧柯桑娜顯然已經迷失了自己不能自拔了,她義憤填膺地駁斥了所有人的勸誡。

「這只是工作。他和我兒子的歲數差不多,你們在說什麼呢?!」─她信誓旦旦地說。

就連她自己也不相信自己,她感覺到她墜入了愛河。雖然她清楚地知道,她們之間不會有好的結果,但是她還是沒有戰勝自己的情感。於是在一次例行的「心靈溝通」會見時,沒有抑制住自己爆發了的情感,奧柯桑娜把自己也送給了謝爾蓋。

然而,謝爾蓋的要求越來越高了。先是要錢、要酒,之後還要了個手機。

關於這種「不應該有的關係」的消息不脛而走,終於傳到了監獄管理機構那裡。奧柯桑娜的電話被安上了監聽器。

正好謝爾蓋要求自己的情人給他弄點海洛因。當然了,「不是給自己,而是給朋友」,奧柯桑娜同意了。

之後的事情都無關緊要了,在通過了兩個檢查點後檢查人員攔住了奧柯桑娜,要求檢查其個人物品。女人試圖在自己的包中夾帶一瓶白蘭地和一隻烤雞。

「我們切開了這隻雞。在裡面找到了兩個塑料袋。在一個袋裡有2000盧布紙幣,而在另一個裡面是可卡因」─負責調查的暗探們回憶說。

再見了我的家,你好,監獄!

莫斯科州檢察院同時以「超出職權」、「收受賄賂」和「非法銷售毒品」等多項罪名對她提起了刑事訴訟。

當得知奧柯桑娜被捕的消息,她的丈夫為了幫助妻子急急忙忙地來到了檢察院。當丈夫看到了卷宗後,一句話都沒說。第二天他就提出離婚,並帶走了孩子。

不久前奧柯桑娜被判有罪並處以七年有期徒刑,當她在法庭上被戴上手銬時,她母親還不相信自己的女兒被逮捕了呢。 「我最擔心的是孩子們了,到現在我們還沒有對小女兒說發生什麼事了。可憐的孩子還認為媽媽有病住院了呢。」─奧柯桑娜的母親哭著對記者說。

事情發生後,謝爾蓋立即被轉到別的監區去了。而在一個月後奧柯桑娜才知道自己懷孕了,現在她只能在監獄中生孩子了。 翻譯:劉仲實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