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溫家寳是中共末代最悲哀、無奈的總理(圖)

2008-06-21 05:12 作者:石濤 桌面版 简体 28
    小字
大地震已經過去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但是在網上、在電視上、在媒體當中,相關的新聞並沒有減少。特別是探討類和反思類的,以及在社會的中間階層,有關在地震期間的表現的探討,到底我們如何對於我們自己、對國家、對社會能夠承擔起什麼樣的責任,怎麼樣做才對,怎麼樣做才真正能夠對我們每一個人是最好的,諸如這一方面的討論比較多。也就是在討論當中,反映出一些包括人性方面的問題探討就更多。

比如上個星期出現的範跑跑、郭跳跳這種說法。範跑跑、郭跳跳引起如此的爭論我覺得,從他個人的角度來講,確實是展現出個人的人性和基本道德理念的一個準則。就是有些人做了什麼事情,大家說作了很不好的事情、缺德的事情,但他沒認為他做的那麼不好和缺德,反而認為今天的社會價值就是這樣的。這裡也包括像余秋雨這類的御用文人,但是值得可喜的一點就是,在這種表面上與自己厲害關係不多的時候,諸多的朋友可以看的很清楚:這個人的人性在哪?這個人的道德準則在哪?還有沒有道德,在這方面大家看得比較清楚。

可是我覺得在國內有些事情在國內有特別的一點,非常非常特別的一點,就是有關新聞輿論的宣傳。在這方面我們即使看到像範跑跑、郭跳跳這些內容,也是透過中共中宣部所控制的媒體再轉給大家的。大家在看這些節目的時候,其實有些節目就不關中共的痛痒的時候,我們是可以看到它真實的一面,或者說節目的背後並沒有隱藏什麼其它的目的。但是更多的是節目的背後都是隱藏著目的的,這種目的就是我們原來說的洗腦的作用,當然這是現在剛剛發生的事情了。

地震之後發生的事情,包括股票的暴跌,我知道到星期二的時候已經跌破了兩千八百多點;南方的大水,光死的人已經接近了兩百人。可是這樣的災難,在汶川大地震的背景之下,就顯得很弱了。就像股市在上星期三暴跌的時候,結果在第二天新聞聯播,都沒能進入到新聞聯播的三十分鐘的新聞,當然都被當官的給佔了。所以我想說的是諸多的人們,還是沉浸在大地震所帶來的反思和災害的這種探討之中。

有關反思其實原來冰點的主編李大同,在寫給BBC的一篇文章當中,他曾經就這麼講過。他說,災難報導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呢?是反思。任何災難都會造成人類社會的損失,會對人類社會的安全構成嚴重的威脅。然而損失可大可小,威脅可輕可重,關鍵在於人們是否從那個一次次災難中學到了東西,從而有效的彌補制度的漏洞以及防範措施。但是恰恰這種反思,是中共一定要迴避的。諸多的反思當中有一個現象。

在大地震之中,至今被海外的政府、各種的媒體和包括國內的百姓,有一個現象出現,就是在這次地震中政府的表現不錯,政府的表現很開明,政府有進步了。特別對國內的朋友來講,那溫家寳是一個好總理。溫家寳在整個地震的救災過程中,截至現在為止,真的表現出來了人性的一面,為老百姓著想,他代表著政府,中共是有所改變,這個印像在民間,在人們的心中,在人們的探討當中,在海外的媒體的報導當中,都是一致認可的。今天我們要探討的是,對這一點的另外一點的反思。讓我講,應該說溫家寳應該是中共末代最悲哀、最無奈、最具悲劇色彩的總理。我這麼說他的最大的一個論據,就是剛才朋友們所描述的,就是第一時間中國政府,在地震中表現出的開放自由的這種報導形象,等等等等,中國政府有了常足的進步,正在大步的進步當中,這個說法的本身,就表現出他悲劇的色彩。

溫家寳
溫家寳在震區都江堰

那我們就回顧一下溫家寳在整個災難當中幾個最關鍵的地點,為什麼說他是最悲劇的。溫家寳應該說給整個國際社會、國內人民的一個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在第一時間抵達了現場。而在整個救災過程中,他一共三次到達了現場,兩次在救災中心,一次在堰塞湖這個壩的壩頂上。我們回顧一下與地震有關和與他本人有關的原因。為什麼溫家寳第一時間抵達了現場呢?在我的看法當中有這麼幾條。

第一這次大地震本身已經被預測了,而且上報給國家地震局,而國家地震局,又以他應該有的方式上報給了中共的最高層,包括中共的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這個我們可以從不同的渠道可以中看出來,儘管今天有原來的人站出來反對說,當時沒有那麼說。可是從整個新聞記錄和資料當中,可以看出他當時表達的意思是很清楚的。今天站出來重新說,包括說維護共產黨統治什麼的,我相信他是另有原因的。

從資料當中顯示,預測是預測了,時間也對。但是國家地震局報給中共高層的震級的可能報錯了,當時報的是六級。我想說他這一點上為什麼要報成六級,一定是國家地震局內部所謂專家有他自己的考慮。這種情況被中共所掩蓋了,沒有報。沒有報的原因就是與奧運直接相關,奧運的社會穩定,但是是不是與具體的官員自身的想法有關,這個只有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人知道,我們會在後面的、可以看到某些消息,一定會通過特殊的渠道,或者說老百姓說的這種小道消息中會流露出來。所以地震被預測了,中共高層知道。但是他的唯一的問題就是震級被說小了,就是變成了六級。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中共以選擇性的可能會有地震的這種方式,有選擇性的通知了有可能地震,這就出現了在地震地區,中共的核工業基地地區,有些人知道,提前跑了,更多數的人不知道。

另外大家都忽視一點,溫家寳個人,我覺得更多的是取決於他個人的良知、人性和專業。溫家寳是六五年到六八年北京地質學院地質構造專業的研究生,他的專業是野外勘探找礦,而有關地質斷層與地震相關的專業知識,這是他的必修課,所以他完全具備有關地震相關的專業知識。所以當地震發生之後我相信,他知道了七點八級意味著什麼,所以這個時候他的良知和人性被衝動。但是中共高層的其他官員,是沒有溫家寳這種心態,我想他們所想的更多的是自己的權力和利益。

另有消息,我看《爭鳴》雜誌登了一篇文章說,有關公開不公開預警報導,溫家寳提出是應該的,而且兩次提出,但是都被中共其他官員給否定了,否認了。所以他從他專業的角度和他認為可能帶來的災害,以及他個人人性和良知,他有他自己的準備。所以大家看到的溫家寳可以第一時間到達現場,我相信,是因為當時即使政治局的官員否定了他的公開預警的建議,但他以總理的身份依然可以要求,比如說準備好飛機,準備好災難一旦爆發之後,相關的人員的配備設置,這些作為總理是可以做到的。所以當事情出現之後,我相信溫家寳看到七點八級地震報告之後,第一時間到達,跟他個人是直接相關。而人們看到的溫家寳孤軍奮戰的形象,也是這種原因造成的。所以我講他第一時間的到達,應該講跟溫家寳當上總理以來的多年來的形象是相匹配的。

至於我曾經在文章中說,他叫災難中的溫總理,因為他溫情、人性,淚水和儒雅,這個是確實博得了很多中國人樸素的感情。那與他相對比的,有另外一點,那其它的貪官,在這場災難當中採取的更多是推卸責任,這裡頭最典型的就是李小朋,李鵬的長子,李小朋。他從90年初就進入了能源部門,而且直接奔的是電力部門,這是他爸爸曾經工作的地方,那一直到了身為華能集團的老總多年。而華能屬下掌控了太多的四川省的水庫、水壩、電力系統。那在6月2號,災難正在最緊張的時候,李小朋從華能集團退出、辭職,轉而進入山西省任常委及副省長。我相信是他對有關地震災難,可能會間接引發了水電、水壩的災難逃避責任,否則絕不會這麼做。

第三溫家寳這種孤軍奮戰的局面,對於其它的官員來講,會認為何樂而不為,是因為災難時候是需要溫家寳式的人物這是第一。第二如果溫家寳在這種災難當中做不好的話,也是他們未來把溫家寳打下去的藉口之一。所以這是兩頭得利,對於其它的官員是非常高興的事情。所以這就是我認為溫家寳可以第一時間站出來的一個原因所在。但是他為什麼我說溫家寳將是中共末代最悲哀最無奈的總理呢?有兩點,一個是新聞、一個是軍隊。因為在整個新聞宣傳當中,溫家寳的行為,在這次就被解釋成中共的政府行為。

所以我們節目開頭提到,大家對這次災難中中共的表現認可,認為它進步開放也好,是跟溫家寳他個人形象,在中共的新聞聯播當中屢屢出現的時候是直接相關的,所以他個人的形象被解釋成政府形象,這與他的身份,就是政府總理是直接相關的。但是真實的內容是不是這樣呢?我剛才解釋了,很多溫家寳的行為,可能跟他個人是相關的,而不是中共高層的整體的決策。但是他的這種行為又被中共掌管新聞機構,給他宣傳成政府行為了。你譬如說李大同在這個反思的必要文中也提到說,身為中國媒體的一員,指他自己,他說筆者當然欣賞同行在災難開始後的表現,但並沒有西方媒體同行那樣深刻的印象,理由是純粹的自然災難報導,在中國早已不是禁區了。

那為什麼災難一開始報導是開放的,這樣大的地震,從北到哈爾濱、到瀋陽、到北京,那中間到濟南、到上海、到南京、以及到廣州深圳,所有幾乎大半個中國對這次地震都有震感。而當時在下午 2點28分,星期一的時間,正是大家上班的時間,所以從當時的圖片看出很多人從大樓裡跑出來。那大家跑出來之後我相信,大家都知道這是地震第一,第二哪裡發生了地震?第三死人了沒有?第四死了多少人?這是人們跟下來相關的事情。

那根據剛才我們分析的情況,中共高層一開始沒有料到,如此大地震它當時反應不過來。而作為今天的媒體的報導和媒體的工作者人,就像剛才李大同說的,這麼大的事情發生後,這些人會第一時間尋找震中,那這是正常人們的反應。所以中共高層當時沒有反應過來第一,第二,中共高層的官員貪官,今天的人貪生怕死的太多了,所以在知道如此大的地震的時候,中共高層其它官員是不敢到震中去的。所以大家看到了前三天是溫家寳孤軍奮戰,而其它的人沒有到現場。這無形中給其它的包括記者,可以有自由的空間,對災難進行報導,當有記者進入到現場之後,第一批照片出來之後,人們看到那種悲慘的局面的時候,那更多的記者會秉承他人性,和當時中共高層沒有明確的政策出臺,所以在這種背景下,前三天大量的新聞報導出現了。

我們就用一個詞兒,就是當時的新聞報導是出於無政府狀態,就是中共的宣傳部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因為宣傳部最高的官,也沒敢去地震中心。而網路發達也是這次快速報導的一個客觀條件之一。但是在李長春,這是主管新聞的中共高層官員,他們在72小時之內到達四川之後,召開了有關新聞報導的工作之後,大家看到的新聞就變味兒了。我們72小時之後看到的新聞是徒手的解放軍戰士,救人的光輝形象,那為什麼這些兵不帶工具呢?為什麼不派帶有工具的兵呢?這是中共的問題。

那領導幹部視察第一線,最高領導的親切指揮、慰問,那這種新聞再次又回來了。所以所有的新聞報導、災難報導,都被宣傳成中共政權在國難當頭之時,義不容辭的政府的行為。一直到現在,譬如說地震一個月之季,中共在CCTV上的這種所謂抗震救災的這種忽悠吧。而災民的真實情況,變成了災民的形象被變成最無奈的人最可憐的人,給他們描寫成那樣,而政府的光輝的形象把這些最可憐的人,從地獄裡撈出來,給大家造成這種印象,這就是中共新聞的忽悠所在。

那在這種忽悠之下,把什麼忽悠起來了呢?把老百的感情。所以沒多久在國內外,特別是海外的中文媒體,忽悠之下海外人,大家都形成這麼一個概念,就是見了面就是你捐錢沒有啊,誰沒捐錢誰混蛋,誰罵中共誰賣國。就這種行為、這種說法、這種氛圍充實了所有的媒體和普通人的環境當中。那無形中把中國人的感情,跟中共聯繫在一起了,表面看起來無意之中,實際是中共宣傳的忽悠所造成,所以面對苦難感情上的忽悠,太容易迷惑人們的眼睛,特別是經過了冰雪、西藏、火炬諸多事件之後,那愛國熱情已經被忽悠了的基礎之上,人們感到中共在改變,在進步了。

但是當大地震之後的兩週,人們開始問為什麼這麼多校舍倒塌?為什麼死了這麼多孩子?地震是否被預測了?預測出來是否被故意掩埋了?這一些問題是中共完全迴避的,和沒有任何答案。特別是當死難的家長們為死去的孩子討公道,想為他們打官司的律師害怕了,沒了、跑了;去法院,法院大門給關門了,等待他們的是武警。而跟隨報導的外國記者給抓了,國內的記者,卻完全失蹤了。而記者們本身,開始被重新教導,要正面報導,武警和警察把這些死難的孩子們父母,當成了暴民,防暴了。

另外大家看到了六四天網的黃奇,已經通過消息已經被正式拘留了,拘留的理由是他掌握了"國家機密信息"。他一個被中共判過刑的人,被迫害過的人,自己用網站來幫助老百姓的這麼一個人,掌握了國家機密信息。那我就要問你什麼叫國家機密呀,對不對,這事就是另外一回事。地震初期在網上發表三篇文章,介紹災情實際情況的老百姓,棉陽的退休工人曾宏齡被抓,到現在沒放,原因就是他告訴了人們實際的情況。而坍塌的學校包括聚源中學、包括新建小學,校舍完全被封鎖了,任何人不能進去。所以這種對真實真相的反思,在中共是完全不能夠允許的,被控制了。

而國難當頭盡現愛心,也成了掩蓋這些真相的理由。可是另外一些人像余秋雨,要替政府著想的這種含淚的御用文人,卻跳將出來,而且極盡中共的犬夫之責。所以今天在中國,最大的真相應該是真相的本身,和對真相的反思。所以我剛才講為什麼溫家寳悲哀,是因為新聞把他的行為很多個人的因素,宣傳成政府新聞,把老百姓忽悠了。第二他悲哀的就是軍隊,軍隊如何動,是代表了中共的高層,誰擁有權利,那老百姓的生命就是瞎扯。救援僅僅是展現權利的一種舞臺,而溫家寳有這麼一句話,叫人民養活了你們我不管,你們自己看著辦,大家都看到的。

這是在電話當中的說法,溫家寳在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把電話摔了。那這次開始時,被公開自由媒體報導出來了,後來我們再也看不到這種東西了。人們很感動溫家寳的做法,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說,表現出溫家寳作為總理來說,他對軍隊是無可奈何的。因為獨裁的專政軍隊是絕對權力的保障,面對國難中共的將領不是第一時間考慮是如何救人,而是考慮自己不要站錯隊,因為誰能調動軍隊,誰擁有權力,這就是他們的政治生活。而軍隊這麼做,唯一的目的,就是給溫家寳一個樣子看,就是你沒有能力調動軍隊,軍隊不聽你的。

作為每個普通人來講,面對這種災難,他應該都有觸動,也知道應該第一時間去救人,我相信包括中共軍隊高層的軍官。但是,第一念頭出現之後,第二個念頭就出現了,我該聽誰指揮,我應該如何擺放自己,這個是他身不由己的地方。因為他不得不顧及自己在中共高層內權力之爭中的位置,以及這種搏殺的機會。老百姓的疾苦是展現權利的機會,也是將軍們表現自己忠於誰的舞臺。成者王侯,敗者寇,這是中共鬥爭哲學的真實體現和殘酷的現實,也是他們每一個人時常經歷的,所以我講溫家寳是最悲哀的。但是我覺得溫家寳另外一個,他不得不自省的一點,或者說溫家寳不得不要反思自己行為和自己位置的一點,就是他很可能好心辦了錯事。因為好心辦錯事,對任何人都是一個懊尚懊悔的事情,如果作為個人來講僅僅會影響個人,也就是自己後悔就完了,但是身為宰相的總理,如果他好心辦錯事的話,眾多百姓的生命,甚至百姓的未來,都拴在了他自己身上的時候,那就另當別論。

其實大家可以反思去年到今年太多的事情中共是不隨願了。你比如說二月份的冰雪,三月份的西藏事件,四月份的撞火車,五月份的地震,那月月一次大難,而這些難都是超出了中共所控制的力量、也就是說都是中共沒有想到的,連續四個月的災難,我相信他曾經為零八年奧運會準備的一切計畫都會擱淺的。因為這種災難臨頭之後,他所謂計畫的東西都已經沒有意義了。在既然中共不能控制的話,我們過去的時間裏很多人說天滅中共,天滅中共,今天已經到來了,那這種到來,作為溫家寳自己來講應該反思了。因為他直接知道中共內部的高層是如何確定的方針、而現實的實際情況,他也看得見、所以人力不可為,這些事情發生都是人力不可為,人不得不反思。

但是中共不,中共卻在這大的災難的背景下,變成了多難興邦,包括溫家寳自己寫了這樣的詞,多難興邦,忽悠的是老百姓的感情,而中共中宣部的這種忽悠之下,就變成了中共凝結民族氣節的契機。而在過去的時間裏,盡享了物質生活,也倒樂於享受這種氛圍,被忽悠起來的這種感情的氛圍。

可是四個災難,比如說冰雪,中共是耽誤了救援時間,中共高層是在冰雪天氣已經發生一週之後才決定救援。西藏,西藏事件是中共重演了六四的局面,直接屠殺藏胞,而且忽悠起來的感情,把中國人和海外整個文明社會對立起來。撞火車那就是人為事故,是中共內部具體官員具體的表現,當時的通知沒有告訴司機,司機以超過限速的每小時120公里的速度,通過了應該以每小時80公里速度通過的地區,所以造成翻車。地震隱瞞不報,豆腐渣也好,怎麼樣也好,諸如此類的這種工程更多了,這種事至今就更多了。所以直接死亡的不是直接地震震死的,而是被這些建築物倒塌壓死的砸死的和延誤時間救援而死去的。

所以我想說近一年多來,中國人民苦難與中共政權直接緊密相連,從股市到冰凍,南方的村落;從淳樸虔誠藏民到死去了海之魂列車的睡客;從聚源中學教學樓粉碎狀倒塌死去的學生;到至今掩埋在北川城下因延誤救援而冤死的大禹的後代。所有的死亡無不伴隨著中共的幽靈,而這種幽靈是完全靠死亡和血腥而生存的,社會主義本身這種說法和共產主義這種說法,已經被世界所有的人確定為是一種殺戮的之路。

世界上眾多的國家以自己的方式杜絕著共產主義的幽靈,這是目前世界人們認可的一種普世價值之一,這也包括中國人自己。所以天滅中共其實就是還給中國一個正常的生活和人本該有的環境。但是溫家寳的一片好心,被中共當權者的利益的人解讀成中共政權的進步的表現。在中共壟斷下的這種宣傳的機構,中國人的人心不知不覺中被迷惑了,中國、中共混淆了,政黨、政府混淆了,被忽悠的人心以情感的方式無形中被栓繫在中共的身上,到死中共還找了一個墊背的。

所以從這一點上說,我說溫家寳好心被中共媒體的忽悠之下,可能真的成為了一件大錯事,耽誤了中華民族,中華子孫脫離中共的這種天大的錯事,人們都說識時務者為俊傑。那時務在今天來說,人們說的是利益,但其實在我看不是利益而是天象。中共人人恨之,心靈擺脫,那人人可以做到。所以四個災難已經發生了,今天是六月是十幾號,那六月份會不會還有呢,我們不知道,我們可以看,但是天滅中共已完全展現出來了,而人們被忽悠起來的人心,對中共的認可,不就是中共最邪惡的一面把人給拴上了嗎,所以退黨、退團、退隊一定是有福報的,而這種福報乃是天意,非人力可為,從溫家寳的角度來講,一定不要好心辦事。但是他確實已經成為最悲哀、最無奈的總理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