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廖祖笙專欄】淪陷的中國沒有首都只有秀場(圖)

2008-06-18 21:12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苦難深重的訪民
  我家又到那個巨大的秀場"捐款"去了,這已是第5次被"逼捐"了。6月18日,我妻子在親人的陪同下抵達京城,像無數飽遭敷衍、愚弄、凌辱的訪民一樣,又一次見證著在別的國家所沒有的黑暗,在空耗餘生的同時,用人生的大痛和別樣形式的"捐款",促進著這個"吃人"世道GDP數據的"連年增長"。

  北京的訪民果然人山人海。是日我妻子幾次打來電話,向我描述她所看到的那一派慘像。正在北京上訪的她,一天當中跑了兩個接訪單位,其中一處推三阻四不予接訪。她在亞肩迭背的訪民當中,又看到了一些冤無可訴的老面孔,並從側面瞭解到京城近期將要對訪民進行"清場"。在北京上訪是一種怎樣的情形,我是早已知道的。要看到人世間形形色色悲慘的情形,那麼你只需到北京去上訪。

  我對那座罪惡的城市幾乎沒有好感,家人在這時候也不讓我赴京上訪。妻子久陷悲憤,以一個痛失愛子的母親之堅忍,繼續跋涉在上訪的路上。去了又如何呢?中國已經淪陷了!中國早就沒有了真正意義上的首都,所謂的首都,已是變異成了一個不顧人民死活的秀場。

  這個不顧人民死活的秀場,能讓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像皮球一樣被踢來踢去;能讓人民在親人被殺戮、財產被掠奪之後,進一步掉入絕望的深淵;能讓訪民在霜雪滿天的日子裡露宿在屋檐下、小巷裡,而不給予任何人道關懷;能把人民當疑犯,隨便對路人搜身和搜包......

  這個秀場已經丟失了首都原有的功能,根本不配再稱為首都。它不但在方方面面暴露著冷血和無序,也暴露著腐敗和無能。可嘆這樣一座怨聲載道的城市,不能給人民的合法權益提供起碼的保障,卻能無盡揮霍人民的血汗,營造面子工程,滿世界炫耀所謂的"大國崛起"。

  當執政黨主持正義的力量已然死去時,這個黨在人民的心目中便也行將就木了。第3次赴京上訪時,那些雪地露宿的訪民向我含淚訴說種種的黑暗,已是一口一個"共匪"。一個女訪民不斷把今日的執政黨和當年的日寇對比,憤而曰:"共匪就差沒有當街強姦婦女了!"

  那些"親民"的官僚一次次舍近求遠,在攝像機面前演繹著"親民"的把戲,可就在"天子腳下",訪民人山人海,行號臥泣,他們卻視而不見,個個如同瞎了聾了,一概選擇性失明。"鐵肩擔道義"的國內媒體也同樣是瞎了聾了,在強權壓迫下紛紛扮出一副鴕鳥的樣子。

  倘使胡錦濤、溫家寳、張德江的獨子慘遭虐殺,案發當地是否也能謊言欺世?是否也能悍然剝奪律師、家屬、媒體、公眾的知情權?是否也能歷時兩年不做任何實質性處理?是否也能把善後和毀滅證據捆綁在一起?是否也能公然非法在國內剝奪他們的表達權和生存權?

  倘使胡錦濤、溫家寳、張德江的財產被變相掠奪,或遭遇了其它巨大的不公,京城的各接訪單位,是否也能把他們當作皮球一樣踢?是否也能把他們撂在雪地中,任他們熬過一個又一個漆黑、寒冷的夜晚,哪怕隨時可能凍斃在雪地中,也無人送去一件寒衣或是一盞熱茶?

  難道胡錦濤、溫家寳、張德江們的人權是人權,黎民百姓的人權是糞土是草芥,可以經受公權如此這般無盡的蹂躪或踐踏?難道胡錦濤、溫家寳、張德江們的親人是親人,黎民百姓的親人是沒有知覺和生命尊嚴的石礫或黃土,在中國可以任由邪惡勢力踩踏、殺戮或凌辱?

  能讓"截訪的是人山人海,上訪也是人山人海"的景像在京城長期顯現,胡錦濤、溫家寳們從今往後也就沒有資格再奢談社會和諧、以人為本。一個國家沒有一種真正主持正義的力量秉持公道,便意味著這個國家已然淪陷。國家淪陷了,人民也才會呼天不應,叫地不靈。

  國家信訪局前局長周佔順先生曾經說過,上訪的人中80%是有理的。有些課題小組在上訪村的調查則表明,有理的訪民應該不止80%,應該在90%以上。另有資料表明,中國公民到中央的久訪案件解決率不到1%。倘使中國沒有淪陷,倘使首都依然存在,會是這般的情形嗎?

  這到底是什麼世道啊!"淪陷了的中國大陸,哪怕是學生在校園內遭人殺戮、農民的土地被成片掠奪、少女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姦殺、老人在大街上遭人捆綁或暴打,也沒有真能管事的官員站出來主持公道,或是說上一句公道話。淪陷了的中國大陸,已經沒有公平、正義、法律可言,有的只是群魔亂舞,到處可見食人獸最後的凶狂。"(見《廖祖笙:誰來救贖淪陷了的中國大陸?》)官場到處是行屍走肉。

  承辦奧運會的日期漸近,北京作為中國的首都,假使一如既往拋卻首都原有的功能,只是單純作為一個巨大的秀場存在,那麼北京無疑是全世界最不安全的一座城市。此前在北京上訪,我瞭解到許多訪民已陷入絕望,奧運會期間北京會發生些什麼,目前來說無可預料。

  當百姓連年被逼入看病難、上學難、買房難、就業難的生存絕境時,我們苦口婆心,獻計獻策,然而北京作為一國之都,又採納了什麼呢?改變了什麼呢?當訪民潮在京城澎湃不息時,我們反覆建言,然而今日的京城仍然是昨日的京城,又採納了什麼,改變了什麼呢?

  一個政黨在公然背離人民的路上漸行漸遠,這樣下去,亡黨是一定的;一個國家沒有起碼的省察罪惡的意識,不能一視同仁把國民當人看,這個國家便也將危機四伏;一個國家的首都不能成為創巨痛深者心靈最後的港灣,那麼這個國家便也確真淪陷了,有的只是黑暗無邊。

  首都變異成秀場的同時,國人內心的豐碑便也跟著轟然坍塌。多少訪民當初也像我一樣,懷著朝拜的心情走向京城,走向這個國家最後能去的救贖之地,然而在這座城市內尋尋覓覓,遭遇的又都是些什麼啊。冷漠、敷衍、截訪等等,難道也是對受傷百姓的一種療治和告慰?

  胡錦濤先生和溫家寳先生就常年居住在這座城市,他們起居和辦公的地方,與訪民們經常奔走的地方其實隔得不遠,可又宛若隔著萬水千山。我期望他們能走出"皇宮",可他們迄今沒有去"宮外"解救那些苦難深重的訪民。胡錦濤先生,溫家寳先生,我替你們感到羞愧!

    2008-06-18(廖夢君同學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死不瞑目第704天!)

看中國首發 歡迎轉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