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楊寬興:"柳的妞"事件隱含的民意信息

2008-05-10 05:20 作者:楊寬興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圍繞奧運火炬傳遞表現出的愛國熱情似乎沒能給"柳的妞"網友帶來好運,這個自以為善良的女孩子,在五·一來臨時號召並組織網友上街給交警、城管、環衛贈送瓶裝礦泉水,卻不料這一"公益活動"招致大量網友的嘲諷和漫罵,在統計範圍內的15000條網路評論中,只有大約2000條對她表示贊成和支持,絕大多數網友對她的行為冷嘲熱諷,這樣的嘲諷和語言攻擊甚至波及到她的家人;除此之外,還有很多網友在QQ上要求加她為好友,為的只是罵她幾句。據說,這些攻擊性語言已嚴重影響了"柳的妞"的正常生活,相戀7年的男友因為家人的強烈要求而與她分手了,而今年的十·一原本是他們的婚期。

涉及家人的漫罵並不可取,正如"愛國者"對王千源父母的威脅是一種錯誤。但"柳的妞"招致罵聲並不讓人感到奇怪,值得注意的是,多數網友對她向環衛工人贈水之舉是表示認可的,如果被慰問對象中不包括環衛工人,她可能會招致更多的嘲諷和語言攻擊,"柳的妞"事件之所以發生,是人們不認可她對交警和城管的慰問行為。

這首先是因為城管和交警在公眾中的形象不佳造成的。這一事件發生後,比"柳的妞"更值得反思的是交警和城管。作為國家政權的一部分,在愛國聲浪洶湧的時刻,城管和交警卻似乎成了過街老鼠,並被網友愛屋及烏地將厭惡情緒轉嫁於"柳的妞",這很容易讓人將交警、城管與影視作品中的日本鬼子聯繫在一起,在和平時期確實是一個奇蹟。

公允而言,一線交警、城管並不是社會的主要既得利益集團,他們也沒有執法決策的權力,而他們的工作確有辛苦的一面, "柳的妞"網友出自善良本性的慰問,似乎算不得大逆不道之舉。但"柳的妞"顯然忽略了一種社會心理:非民主體制下的執法部門過度依賴強制力,往往置民眾的呼聲於不顧,儘管民眾沒有能力監督和限制其權力,但久而久之,已經對這些執法部門形成嚴重的對立情緒,現實中他們無可奈何,但通過網路卻可以盡情表現他們的不滿。另外,對於交警或城管的輿論譴責會被認為指向政府,具有一定的風險,但嘲諷和漫罵身為一公司"管理人員"的"柳的妞"卻風險不大,人們盡可以在她身上發泄對城管、交警的不滿與憤怒。中國人早就有恨漢奸甚於鬼子的心理。

"柳的妞"事件的發生並不出乎我的意料,在涉及權力與民間、民生與民主的關係問題上,根據我長期的觀察,網路聲音 80%以上是對政府抱有一定程度敵意的(選擇性刪帖的網站無法反映這一數字比例),這種敵意有時會表現得十使分強烈,甚至多有非理性語言漫罵,這正是襄樊市政府發言人"政府在網路上是弱勢者"論斷的數字基礎。但是,在涉及國際關係問題時,這一比例卻有很大不同,尤其是在與外國發生利益衝突和嚴重意見分歧時,支持政府的比例會顯著上升,而質疑政府的比例會呈現一定下降,除了傳統愛國主義情感的影響外,國內主流媒體長期的宣傳策略也是原因之一:打開 CCTV,很容易便發現,凡是涉及國際問題的話題,往往有著比國內話題更多的謊言和強權邏輯。如果要我對此給出一個解釋,我認為,國際問題由於離民眾生活比較遙遠,一般民眾無從判斷,謊言因此更容易製造,而國內問題由於涉及民生,而且多發生在民眾眼皮底下,製造謊言的難度要大得多。對國際問題(尤其是西方世界)的長期歪曲和選擇性報導使中國人失去了對國際問題、尤其是中外關係問題上的判斷能力,非理性的愛國主義情緒很容易被煽動。

於是,在2008年5月,我們便發現這樣一個奇怪現象:許許多多的民眾因為支持奧運而表現出強烈的愛國情緒,進而由這種愛國情緒表現出對政府的信任和支持(但這種支持與1999年中國駐南大使館被炸及2001年中美撞機事件後的表現相比,已有明顯下降);另一方面,卻有80%以上的網友通過"柳的妞"事件表達對交警、城管的高度不信任和厭惡,而我們知道,交警、城管所代表的國家暴力,恰恰是非民主政府的重要支柱。由此可以斷言,中國社會的利益分化已經形成,在這種利益分化背後,是對政府的不同態度和聲音。由於缺少共同的溝通平臺,這一分化實際已演化為一種難以調和的社會分裂。

八九民運的學生領袖王丹也注意到了中國社會的這種意見分裂,在《不要忽視另外一種中國的聲音》一文中,王丹指出: "藏區的騷亂和鎮壓事件發生後,由於官方長期選擇性教育的影響,在奧運精神和愛國主義旗幟的召喚下,中國大陸和海外華人中都發生擁護中國政府的示威遊行。不過,將這種聲音視為目前中國唯一的聲音未必準確,它甚至不一定是主流聲音·······於是,目前的中國民間及網路輿論便形成一個奇怪的現象:一方面,愛國主義情緒控制下的許多民眾揮舞國旗上街抵制總部位於法國的家樂福超市;另一方面,許多民眾因為對政府的經濟決策不滿,而將這種不滿情緒轉移到政治領域,對於胡錦濤、溫家寳的批評乃至謾罵也成為近期中國輿論領域非常值得關注的現象。綜合來看,中國社會很少出現目前這樣的觀點分裂,但是這種分裂,其實也是社會輿論走向多元的表現。"

我認為,這一分裂可以從兩方面進行解讀:一,信任或質疑政府的聲音分化來自利益分化的現實,官權蠻橫和腐敗使越來越多的人對政府越來越表現出徹底的不信任,但同時我們也不可否認經濟發展給部分民眾帶來現實利益,從而使他們站在基本維護政府的一面;二,國際問題與國內問題觀點的分化,狹隘的國際視野阻礙了中國民眾接受所謂"西方民主"的機會,但來自民生壓力和權利受侵害的事實,卻更容易在中國催生出追求民主的動力。

目前,中國缺乏獨立客觀的民意調查機構,尤其是涉及政治及重大社會問題的調查更是不存在,我們在現實和網路上可以聽到完全不同的聲音,卻無法以數字比例來判斷全社會因循與改革兩種意見之間真實的力量對比,也無法以數字比例來判斷目前中國處在前憲政社會的哪一個階段。當利益和立場呈現如此強烈的分裂時,我們應該保持寬容與溫和的態度,無論對王千源及其家人的漫罵,還是對"柳的妞"及其家人的語言暴力,都不是可取的態度。我們可以表明自己的態度,但不必製造語言"超限戰"。民主最終是要靠"數人頭"的方式獲取,在支持民主、反對謊言和欺騙的力量取得絕對優勢之前,我們仍需耐心的思想啟蒙與權利抗爭。勢均力敵的社會力量分裂不是民主之福,但13000對2000的跟帖對比已經能夠使我們看到信心和希望,立足於這樣的信心,我們應擴大民主思想啟蒙範圍,並盡力構建全社會對話的語言平臺,使現體制的多數既得利益者與愛國主義情緒也能夠被納入民主的理性訴求之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