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京奧運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2008-03-18 02:22 作者:畢文稼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拉薩衝突引發的負面效應,還在持續發酵,中國官方在西藏實行戒嚴並追捕衝突參與者的同時,也加強了全國媒體的新聞控制,並開動宣傳機器對全國民眾進行單方面的洗腦活動,西方記者在中國則面臨著近段時期最苛刻的新聞封鎖,不僅訪問西藏的簽證被停發,而且進入四川、甘肅等藏人居住區的採訪活動也受到了嚴格限制。

McClatchy Newspapers駐北京的首席記者提姆(Tim Johnson)就在自己的博客裡,抱怨自己不得不在甘肅的某個與西藏接境的城市,與中國官方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不斷的更換車輛,時刻變換手機的SIM 卡,或乾脆換手機,以防止中國官方藉助手機信號或車牌號碼找到並阻止他們的採訪。CBC(加拿大廣播公司)的北京首席記者在甘肅西寧某藏族寺廟的採訪,僅僅半個小時就被公安人員抓住並驅離寺院。

中國似乎已從1989年的六四事件中吸取了足夠的經驗:"平暴"一定要把世界的眼睛給蒙住,否則,1989之後中國遭受全球譴責和禁運就是前車之鑒。不過,現代傳媒技術和網際網路的發展,已經把那種黑箱鎮壓的可能早就打破了。中國封閉西藏、軍管西藏必然引發全球更加關注的目光,使相關西藏的任何消息,都會成為世界媒體的焦點。

時代週刊3月16日的文章"藏人抗議擴展到其他省份" (Tibet protests spill to other provinces),報導了藏人的抗議活動,已經擴展到四川、青海和甘肅等藏人居住區域,使局面更加難以控制,未來的問題解決更加困難。儘管達賴喇嘛於 3月16日在印度的駐地再次批評了中國官方對西藏的"文化滅絕"並呼籲國際社會對於當前的拉薩騷亂予以協助調查,但他再次重申了他所期待的並非西藏獨立,而是在一個中國內的高度自治。

多年來達賴喇嘛溫和、非暴力的對話道路,尤其是支持北京奧運會的態度上,受到了西方世界和許多海外華人的高度評價,然而對話之路長期沒有進展,製造了海內外藏人社區廣泛的失望和憤怒。拉薩騷亂也正是在這種背景之下發生的。

發軔於"達富危機"引發的抵制中國奧運活動,在中國對蘇丹態度趨於嚴厲之後,稍稍降了點溫度;不過,西藏危機爆發,卻又再次把"抵制奧運"活動推向高潮。儘管在達賴喇嘛"支持奧運"的溫和態度下,藏人社區對"抵制奧運"處於相對分裂的態度,而今拉薩騷亂引發全球藏民遊行示威抗議,只怕海外藏族社區將會全力參與"抵制奧運"的活動。

西藏暴動之後,好萊塢影星李察基爾再次呼籲抵制奧運,他認為:在目前情況下,如果中國官方不能夠採取合適的行動,並向外界告知他們將如何行動,允許外界人們能夠瞭解西藏,我們將不得不抵制奧運。同樣,在全球媒體和各國政府紛紛對當前的西藏問題表達關注之時,其中相當一部分媒體和政府官員,都對8月份即將舉辦的奧運會能否順利召開表達關注。如何處理好西藏問題,迅速成為國際社會考慮北京奧運會的政治風向標。

毫無疑問,在民族問題和奧運問題上受到絕大多數百姓支持的中國政府,其實毫無內憂,但是,奧運會作為全世界各國運動員的盛會,那就必然成為國際政治的一部分。今天的中國,正在希望,或者稱為病態的渴望,藉助奧運盛會,去宣佈一個繁榮富強新中國的誕生。這也正是中國非常看重國際壓力的原因,尤其是在著名電影導演斯皮爾伯格辭去北京奧運會藝術顧問,以及美國國會議員弗蘭克發起抵制奧運會之後,中國願意屈服下來,就達富問題向蘇丹施壓的原因。

而現在,剛剛緩和了達富危機,又出現了西藏危機,假如西藏問題沒有處理得當,導致達賴喇嘛和西方政客的強烈反對,那麼,達富危機和西藏危機引發的兩種奧運抵制勢力必將聯合起來,抵制北京奧運,而且極有可能導致這場精心準備的大國盛會中途而廢。

不過,主動權仍然掌握在中南海的手中,就看他們如何解決西藏危機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