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誰不說俺家鄉糟

2007-08-25 08:39 作者:畢文稼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一座座禿山緊相連,
一朵朵污雲繞山間,
一桶桶農藥一片片田,
一陣陣哭聲隨風轉,
唉,誰不說俺家鄉糟。

十幾年來,家鄉真是大變樣了,道路條條,新房座座;風沙蒼蒼,新墳個個。河不再是那條河,不能游泳了;水也不是那杯水,喝了要致癌。遊子萬里魂牽夢繞的故鄉,走遍世界也在掛念的黃河長江,再也不是舊模樣。

把家安在國外的新殖民主義者,對中國發動的戰爭,藉著極端原始資本主義的市場化改革,用污染、貧富分化、教育產業化、醫療產業化的數場戰役,把中華民族推向了生死存亡的絕境。這是一個新的"十年浩劫",一場圍剿中國人千年來廝守熱愛著的故土家園的浩劫。它與蘇俄義子所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一樣,都具備了摧毀中國未來的巨大功效:"文革"摧毀了中國人的精神家園,"改革"摧毀了中國人的物質家園。

中共建政僅僅58年,兩個"十年浩劫",就高效的完成了物質與精神雙雙摧毀中國的偉大使命;千年中國歷史以降,唯有蒙古鐵騎與之能夠相提並論。

發軔於1979年的中國改革開放,與其說是總設計師鄧小平的偉大創舉,不若說是毛澤東的昔日幫凶對中國的有限懺悔。透過農村改革、經濟體制改革和有限度的政治體制改革,把中國這個共產黨鐵蹄下的文明古國,恢復些正常的文明。毫無疑問的是,它的確幫助了中國的文明化進步,生產體系的恢復和人性的擴張,給了數十年戰亂和極權統治下的社會一個喘息的機會。

可是,決定社會文明的政治制度卻始終沒有大的進步,它既給了老一代政治寡頭運用手中沒有制約權力推行經濟改革的力量,也給了新一代政治寡頭隨時利用沒有制約政治權力顛覆經濟改革的能量。1997年鄧小平去世之後,中國的改革陷入了政治裹足不前、經濟脫韁野馬的糟糕狀況:新生的政治寡頭群體借用改革的名義,剝奪改革的果實,藉助於國家暴力,通過打壓言論自由和政治改革力量,維護剝奪者和既得利益者的權益。

十年來,這場號稱著"繼續改革"的改革,已經成為掠奪、蠶食、殖民的代名詞。他們在民眾生活和生存的各個關口設置了種種哨卡,教育、醫療、養老、住房都成為一步步蠶食的對象,中國由此也崛起了最血腥、最快速的暴富群體;他們卻在環境、土地、河流、色情方面大開綠燈,幫助一小撮毫無人性的掠奪者,以環境污染、子孫未來為代價,攫取最為貪婪的財富,滿足於逃向海外的資本所需。

他們就是中國公民的新三座大山,兼具了資本主義、官僚主義、殖民主義的所有特色,卻比資本主義更血腥、比官僚主義更無能、比殖民主義更貪婪。

這就是"後改革時代",掠奪中國的"新十年浩劫"。十年之中,高速增長的經濟,卻沒有帶來社會的安定,利益分配的傾斜製造了更為嚴重的貧富分化。中國從鄉村與城市分化的"兩個中國",迅速裂變為貧富分化的"兩個中國"。

當廣闊的華北平原充斥著化學農藥的味道,當咆哮的黃河翻捲著污浪,當母親河長江污染不可逆轉,當太湖衛士鋃鐺入獄,全中國其實都已經淪陷了,淪陷在新資本主義、新官僚主義、新殖民主義的鐵蹄之下。

杜鵑再拜憂天淚,精衛無窮填海心;中國的經濟崛起與社會沉淪,曾經帶給我們海外華人多少的自豪和羞愧,責任、義務和對那片出生土地的眷戀,數年來,讓我們一聲聲的呼喚著對岸的政權:開明、開放、民主、進步。中國政權的一點點進步,都曾給我們帶來巨大的希冀,然而,失望卻總是大於期望,我們的吶喊被太平洋的海浪捲過去,卻再也沒有捲回來。

緩緩的淚水流不盡,
高高的政府臉難看,
共產黨是咱的對頭人,
魚肉刀俎對頭人,
唉,誰不說俺共產黨糟!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