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紅衛兵,你為什麼還不懺悔?

2007-12-26 04:49 作者:畢文稼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廣受歡迎的美國新聞網站"新美國媒體"(New America Media)12月21日在首頁刊發了艾伯林(Eberlein)的一篇關於中國文革知名人物宋彬彬的文章:在毛澤東114歲生日之際,紅衛兵領袖的過去 浮出水面(On Mao's 114th Birthday, Past Catches Up to Former Red Guard Leader)。

毛澤東接見紅衛兵代表宋彬彬

在文章的"編者注"欄目中,"新美國媒體"的編輯寫到:一張被長期遺忘的毛澤東接見紅衛兵照片,在網路中浮出水面,使當年的紅衛兵、今天的科學家宋彬彬再次臭名昭著。

文 章作者艾伯林寫道,在12月26日毛澤東114歲誕辰到來之前,1966年宋彬彬被毛澤東接見的照片流傳於網際網路上,很快激起了中文社區的憤恨。作者由此 介紹了這張照片的歷史背景:41年前,當年十八、九歲的北師大附中高中學生宋彬彬,1966年8月18日作為紅衛兵代表被毛澤東接見,在天安門城樓上,毛 澤東建議宋彬彬改名為"宋要武"顯示不分男女的紅衛兵戰鬥精神。

幾乎一夜之間,"宋要武"成為全國最知名的紅衛兵領袖,年輕驕傲而又對歷史 無知的宋彬彬很快的把名揚天下變為臭名遠揚:兩週之前她參與了毆打致死她們的老師、北師大附中副校長卞仲耘的紅衛兵造反行動。這起被稱為文化大革命中第一 起的紅衛兵殺人事件,迅速被全國紅衛兵模仿,採取毒打並致死老師或逼迫老師自殺的革命造反,製造了文革開始之後第一波恐怖高潮。

時光飛逝, 四十年過去了,今天的宋彬彬改了名字並低調的在美國生活了27年;在地球的另一面,北京師大附中舉辦的90週年校慶活動,讓宋彬彬重新出名,值得諷刺的是 校慶特別校友圖片展上,一邊是宋彬彬被毛澤東接見的照片,另一邊則是宋彬彬參與毒打致死的副校長卞仲耘的照片。

在宋彬彬自我介紹中,她稱自 己獲得了麻省理工學院的環境與行星科學博士學位,而且是本係第一位華人博士學位獲得者。在她長長的自我介紹中,她根本沒有提及"紅衛兵"、1966 年,沒有道歉,沒有辯解,什麼都沒有。這或許是在美國求職的一個竅門,但是母校並不是耍這類小聰明的地方,她以為大家都跟她一樣把那件慘案給忘了,以為美 國的成功就能掩蓋她的罪過;這樣費盡心機的狡猾激起了中文網上的巨大憤怒,人們稱她是母校的恥辱,北師大附中90年校慶是一個無恥的校慶。

作 者由此評論道,宋彬彬是無數紅衛兵的一員,事實上,整個那一代的年輕人都對毛澤東挑起文革的狂熱負有責任。儘管不好評價宋彬彬對這種狂熱的激情,但是她與 毛澤東的照片使她格外突出,被歷史永久定格,無論宋彬彬本人從名揚天下到臭名遠揚,也無論她的家庭最終成為她參與的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更無論她因此終生 不得不躲在美國科學界,羞於談及政治。

一個重要的事實就是,紅衛兵針對中國社會和文化犯下了無數的暴力行徑,這幾乎就是一場內戰,歷史中將會審判他們的。至今,幾乎沒有當年的紅衛兵站出來探討他們的造反歷史並表達歉意,儘管他們大多數已經進入花甲之年(60歲左右)。

與 宋彬彬相類似的,還有一批生活在美國的當年紅衛兵,他們不僅沒有對這段紅衛兵運動悲劇及由此而起的長達十年文革動盪表示懺悔,而且超越了宋彬彬對自己紅衛 兵歷史諱莫忌深的羞怯,竟然鼓起"東風吹、戰鼓擂,既然無恥誰怕誰"的勇氣,用"人民文革"的理論為自己的紅衛兵經歷貼上民主、正義的標籤。

文革不僅滌蕩了中國千年傳統文化,更泯滅了一代青年的廉恥心,在當年的紅衛兵們即將步入墳墓之際,讓我們輕聲給他們提聲醒:

宋彬彬,你為什麼還不懺悔?紅衛兵,你為什麼還不懺悔?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觀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