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瀋陽皇姑區野蠻拆遷紀實

我們已走投無路,我們已筋疲力盡

2008-01-07 00:2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是一個小小的公民,社會最底層的普通勞動者,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安居樂業,安安穩穩過日子。我是一個積極向上的人,熱愛祖國、辛勤勞動。可當我面對那些醜陋的社會現實時,我氣憤著、我痛苦著、無人能管、無處傾訴。為什麼"和諧社會"中的悲哀會在這裡上演。

我家住在瀋陽市皇姑區龍江社區,在瀋陽北站北出口,臨近北陵大街,屬於瀋陽金廊地帶,我曾經驕傲於這裡的繁華,大隱隱於市。可再看看這裡,現在一片狼籍,我曾經沉默,可今後我會在這裡記時這裡的野蠻拆遷經過,還會附上現場照片。因為"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我相信總有一天會有人嚴懲這幫走狗和無賴。 

《物權法》--人權的象徵,揭示了關於我們住房的權利,嚴厲控訴了野蠻拆遷,強行拆遷的惡劣行徑和後果,可現在我們這的這幫人,到底後臺在哪裡,誰給他們這麼大的權利,敢違背國家的法律,傷害人民群眾感情。

中國的法律裡,表明瞭政府沒有屯地的權利,除非有開發商拍下了地塊,否則政府哪裡有權利屯地?可在我們這裡完全不是,就在通知我們拆遷的第三個月,瀋陽日報才刊登了皇姑區白龍江街的拍賣公告,起拍價為11504元/平方米。
而目前進住我們各個樓的所謂拆遷指揮中心,全部為瀋陽市皇姑區政府的公務人員,有的樓是衛生局的,有的樓是檢察院的,有的樓是財政局的。分別由這些政府人員與各家談判,並且在整個拆遷公告過程中,沒有對我們既被拆遷人公告任何我們應知的拆遷信息--拆遷地塊的用途、拍賣價格等。我們應知的權利一律隱瞞,現在是政府部門強制性參與拆遷。

目前我們正面臨的折磨:

1、噪音擾民--每天早八點到晚八點,不間斷的播放拆遷公告,噪音之大讓人無法容忍,已經有居民樓老人因此住院。

2、所謂的拆遷指揮中心"白天是人,夜晚是鬼"白天與大家熱情的談判,晚上雇佣其下面工人危害老百姓,曾經一夜幾十戶居民家的鎖眼被其用502膠堵死,一開始居民還可以找"鎖王"換鎖,後來連"鎖王"礙於威脅,都不敢來給開鎖。

3、有的樓頂樓居民同意拆遷搬走,拆遷的人竟然將其水表砸壞,鎖緊大門,讓自來水淹沒所有樓下鄰里,在我家附近就發生了至少三起,難道都是意外?
4、拆遷份子大半夜跑到給我們供暖的鍋爐房強行拉走給居民供暖的煤,有居民發現後在樓下敲鑼,大家紛紛出來才制止了其惡劣的行徑。

5、我們整棟樓只搬走了幾戶而已,就強行拆除我們樓道內的窗戶,甚至強行拆除樓梯扶手,可想而知,老年人上下樓會多麼危險。是誰在拿人民群眾生命開玩笑。

6、 12月23日,我們有業主被拆遷份子毆打,其中一名還是孕婦,有人會問,為什麼不報警,可離我們只有幾十米遠的皇姑區龍江派出所卻拒絕出警。23日那晚冷得要命,上百人停留在龍江派出所門前,不肯離去,被打的是我們的親人,我們的同胞,不是敵人,可派出所竟然不立案,不嚴懲打人凶手。

7、12月 25日,今天是聖誕節,我們本應該享受節日,可因為業主拿相機拍拆遷的惡行時,其被毆打,數碼相機被摔粉碎,現場幾十人可以做證,可到皇姑區龍江派出所,竟然不立案,直到現在龍江派出所還有數百名氣憤的群眾,這是我們人民的公僕嗎?是我們辛勤勞動納稅養活的公僕???

8、目前此地塊拆遷被列為皇姑區頭等大事,各個局都下任務要務必拿下,連學校校長都打電話給孩子家長說,如果不搬遷,你家孩子就轉學,這是什麼規矩,什麼世道??

9、瀋陽地區非常火的社會節目"新北方"其口號是"致力民生,新聞力量",收視率相當高,甚至公交車上的媒體都播放每日的節目,我們滿懷希望的播打其熱線電話時,其告知的結果是"政府行為,我們不能參與"。

我們已走投無路,我們已筋疲力盡,我們該怎麼辦。請大家關注,我會及時更新事態進展,會發現場圖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