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米蘭歌劇院幕布後的紛擾

2008-01-03 23:59 作者:大衛.威利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丹尼爾·巴倫博伊姆指揮的歌劇《特里斯坦和依索爾德》在米蘭斯卡拉歌劇院上演,這是幾十年來第一次由一位英國藝術家擔綱主演。然而,前去採訪的BBC新聞網記者大衛·威利發現,台下發生的一切如同台上的歌劇一樣充滿戲劇性。

丹尼爾

丹尼爾視與斯卡拉歌劇院樂團的合作為他的事業高峰

音樂大師丹尼爾·巴倫博伊姆在他漫長而輝煌的音樂生涯頂峰時期,曾經是神童鋼琴家,他目前是斯卡拉大歌劇院的首席指揮。他在米蘭的時候,會住在什麼地方呢?

當然是米蘭大飯店,這家建於19世紀的五星級酒店穩重而稍顯沉悶,位於曼佐尼大街,步行5分鐘就可以走到斯卡拉歌劇院。

《游吟詩人》的作曲家朱塞佩·威爾第也曾在這家酒店住了將近20年,這裡成了他在城裡的家。

威爾第的詠嘆調讓人難以忘懷,他的同胞義大利人像崇拜英雄一樣地崇拜他,1901年威爾第就是在這家旅店的套間裡去世的。酒店的工作人員在他窗下的鵝卵石路上鋪了稻草,以免嘈雜的過路馬車聲驚擾了奄奄一息的音樂大師休息。

音樂界的名人只要來米蘭,肯定就會住在這家酒店。酒店的門童如數家珍般地道出很多位以前來過的著名客人:威爾第之後,還有偉大的義大利男高音恩裡科·卡魯索、女高音瑪麗亞·卡拉斯等等。

英國來的特里斯坦

我與巴倫博伊姆在他下榻的酒店會面,然後一起步行去他劇院,那天正好彩排。

他告訴我,他很高興選出並培養了一位英國人扮演新的特里斯坦。

他和來自英格蘭北部達勒姆的男高音伊恩·斯托裡,也就是要在瓦格納歌劇中唱主角的年輕人,在過去7個月中一直緊密合作。

巴倫博伊姆先生說,斯托裡的德語台詞已經很完美了,雖然他不懂德語。

大師說:"那種認為只有德國人才有能力詮釋德國音樂、義大利人才懂義大利音樂的時代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現在,我們認為,印度和中國人也有能力透徹闡釋歐洲文化,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各國音樂當然有各國的特色,但不光是這個國家的公民才有能力、或有權利去演繹它,否則將是條危險的道路。"

斯卡拉歌劇院的裝修耗資4200萬英鎊

斯卡拉歌劇院的裝修耗資4200萬英鎊

鳳凰涅磐

當我們穿行在新裝修的斯卡拉歌劇院迷宮般的走廊和排練室時,我想起了這座歌劇院的歷史。始建於18世紀末的斯卡拉歌劇院曾兩度被大火燒燬,最近還關閉了三年,以裝修整個複雜的舞臺結構,使之符合現代的標準。

舞臺看上去有足球場那麼大,四周有新安裝的巨型機械吊臂,輕鬆地按一下按鈕,就可以將成噸重的佈景移上移下。

在我看來,為新戲準備的一幅背景,疑似一段古代的羅馬城牆。

原來的確,這是佈景設計師用玻璃纖維的模具,將整整一節古羅馬皇帝奧雷利安建造的城牆仿製下來,然後又一塊塊運到米蘭的。

我問,要得到羅馬人允許,沒有麻煩嗎?"實際上,我們根本沒有問"他們巧妙地回答。

這出新上演的瓦格納的史詩歌劇長達五個小時,出席觀看彩排的觀眾,主要是歌劇院800名長期僱員的親戚和朋友。

罷工威脅

但在135人組成的樂團中,醞釀著不滿情緒。他們沒有得到足夠的報酬,所以威脅要罷工,擾亂首場演出。

第一幕在舞台上開演了,劇情熱情似火般地展開,特里斯坦和依索爾德吞下了愛情的迷藥;而台下,工會代表卻在第一次中間休息的時候與滿臉不高興的總經理召開會議。

上個月,因為管理層和工會之間的爭吵,兩場音樂會的演出不得不取消。

在第二次中間休息的時候召開了又一次情緒激動的管理會議。這次的罷工避免了,因為資方同意支付一筆獎金。

但樂團的有些成員仍不滿意,認為他們的技術沒有得到足夠的認可,儘管他們得到的獎金比舞臺工作人員和服裝師們的要多。

歌劇業就像其它任何形式的演藝事業一樣,動盪不安、難以預測。

但義大利人對歌劇還是熱情不減,這畢竟是他們發明的。

正如喬奇諾·羅西尼曾經誇口說過的:"給我一個洗衣清單,我也會把它變成音樂!"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