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新文化運動實際是一場邪文化運動(圖)

2007-12-19 23:08 作者:趙陽光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新文化運動

五四運動前後,國內出現了一批以青年知識份子為主體的宣傳研究馬克思主義的進步團體。右三為李大釗。

1915年,竊取了辛亥革命成果的袁世凱欲復辟君主專制體制,遭到了具有民主思想的知識份子的狙擊,導致了新文化運動產生。1916年,"護國運動"粉碎了袁世凱的皇帝夢,新文化運動也從一場政治運動轉向了一般的文化運動。其倡導的內容是民主與科學,而最關鍵的,則是引進了馬列主義。

這是20世紀早期中國新文化運動的過程概要。新文化運動被中共稱為"一場崇尚科學、反對封建迷信、猛烈抨擊幾千年封建思想的文化啟蒙運動"。然而,在近百年之後再回首這場運動,從它的思想內容和造成的後果來看,卻發現所謂的新文化運動實際是一場揮舞著科學與民主的旗幟傳播了馬列邪惡主義、使中國人誤入以暴力革命創建以"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為實質內容的所謂"新三民主義"的"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社會敵對主義國家"邪道的邪文化運動。

一. 新文化運動"邪"在哪裡

新文化運動宣揚科學、民主與馬列主義思想,使中國甚至全世界至今都未能認識到它的真面目,仍然認為它是進步的。然而,這是被矇蔽了眼睛和沒有深入思考的認識,下面將論述新文化運動之邪理"邪"在哪裡。

1. 否定宗教信仰和道德導致的對民主與科學的戕害

沒有道德參與的民主猶如瘸腿走路,沒有道德指引的科學容易走向反面。

中華神傳文明下的宗教信仰和道德觀為國人樹立了行事準則和道德標尺,雖然其中個別思想具有一定的負面作用(如儒家文化的倫理綱常有時可導致產生私情邏輯),但其主流對社會和人倫的積極引導與約束作用是絕對不可抹殺的!新文化運動對一切傳統的東西都批判,導致引進的民主與科學理念也走向了反面。

先看看民主。民主是比專制好一些的制度,但其有效、合理運行依賴的並不是單純的分權制衡技術,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正信信仰帶來的道德觀。"道德觀下的自我約束"和"分權制衡的技術"是今天民主國家成功的兩大秘訣。華盛頓總統在獨立戰爭勝利後有走向獨裁的機會,但新教哺育他的公民信徒品格使他沒有這樣做,這一行為為今後的美國人樹立了一個道德楷模。雖然民主國家並沒有在嘴上說自己是"道德觀下的民主制",但其人民一以貫之的基督教信仰帶來的平等、博愛的理念和三權分立的制度卻在現實中闡釋了"道德觀下的民主制"的精髓。

現在回到中國,看看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中的民族主義。"民族主義"是一個概括的說法,包括了中華民族的文化內涵,這個內涵就是"信仰為本、道德為尊"。因此三民主義也是像基督教下的民主制度一樣的"道德觀下的民主制"。而新文化運動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否定中華的傳統文化,在忽視道德的前提下搞民主,猶如瘸腿走路,必然會在民主自由的幌子下造成諸多的紛亂。

再來看看科學,與民主一樣,它也是純技術層面的東西,堅持以實證的方式認識世界的認識論。然而,憑人類有限的智慧要想全面認識神奇的大自然和整個宇宙,那是遠遠做不到的,因此,一味地堅持實證科學是一種很不嚴肅、也不理性的態度。而且,"科學是一把雙刃劍",沒有道德指引的科學極易走向反面,成為危害人類自身的工具。"求善高於求真",今天出現的電腦黑客,就是一味地追求科學、使"真"凌駕於"善"之上而危害人類自己的一個明證;摒棄道德的科學還會使人妄自尊大,把人看作自然的主宰,做出違背自然規律的"不科學"的事情。如三峽工程,就是這種思想製造的一個禍國殃民的產物。

對民主與科學的戕害,僅僅是新文化運動之"邪"的一般表現。其深入表現,則是打著民主與科學的旗幟引進了馬列主義,並直接促使產生了具有魔性的毛澤東思想。

2.新文化運動的主要內容--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對中國的禍亂直到今天

在"德退知進"的世界大環境下,邪惡的馬列主義被看成了科學的理論,並在推崇民主與自由的20世界早期的新文化運動中順利進入中國,製造了人魔毛澤東,他對中華的禍亂直到今天。

馬克思、列寧、毛澤東三人的思想可簡單地概括為馬邪、列惡、毛魔。--馬克思創立唯物史觀和剩餘價值理論使人心變邪;列寧建立布爾什維克(共)黨誘惑、欺騙和脅迫人做惡;毛澤東集二人邪惡之大全,灌輸鬥爭思想教人成魔,發動造反奪權和謀取私利的戰爭,視人如草薺,其思想是魔鬼思想。

(1)馬邪--馬克思主義即科學共產主義,表面上看像是一種科學理論,實際隱含著邪性。

第一,剩餘價值論把工人與資本家之間的合作關係曲解為剝削與被剝削的關係。馬克思認為資本家佔有了工人的全部勞動成果,僅僅給工人以少部分的酬勞。這裡可以提出一個問題--如果沒有資本家的資金、設備、管理的投入,那麼工人如何創造勞動成果?因此可以看出,工人與資本家之間並不是一種剝削與被剝削的對立關係,而是一種根據不同的投入(勞動力、技術、資金、設備等)獲得相應比例的報酬的合作共贏關係。大家各有所長,工人有技術,資本家有資金、設備、市場渠道,然後通過一定的組織方式(工商企業)在一起合作、共同完成特定的項目,滿足社會和個人的需求。

第二,馬克思認為"富人寄生的奢侈生活建立在私有製造成的勞動者的貧困生活之上",這個邏輯非常荒謬和可笑。在現實中,富人都是"寄生蟲"嗎?答案是否定的,現實中的很多資本家是為社會做出了突出貢獻的創造者,也有很多是慈善家;私有制是造成勞動者貧困的原因嗎?恰恰相反,私有制下人民個人財產得到了充分的保障,從而帶來了源源不斷的利益。倒是共產主義國家的公有制實際成了"黨有制",以"國有"的名義將人民的公有財產(土地、礦產資源、企業等)據為己有,造成了人民的貧困。

第三,號召全世界無產者聯合革命和工人階級專政是煽動造反和專制。無產者的聯合革命造成的事實是暴力顛覆社會,如被共產黨推崇的"巴黎公社",實則是痞子起義;俄國的"十月革命"實則是"十月背叛",顛覆了俄羅斯共和國。而工人階級專政也是專制獨裁,只要是專政,都不是好東西。

第四,馬克思認為"建立生產資料歸社會所有的制度才能消滅剝削和被剝削的社會"。從以上對剩餘價值理論的分析可以看出,所謂"剝削與被剝削"的說法是站不住腳的。而生產資料歸社會所有,那就必然要求有個管理者,誰來做管理者?那個管理者能不能管理好?這些問題馬克思沒有回答,但為後來共產黨的"共產"行為埋下了伏筆,為共產黨以"管理"的名義化公為私(為共、為黨)提供了表面上合理的理由。

在資本主義早期,由於過度提倡機器化大生產和依賴市場規律,確實造成了部分產業工人的失業和生活貧困。但這些現象完全可以通過勞資雙方的談判和妥協得到完善的解決,事實也證明,今天西方國家的繁榮和人民富足就是靠這種方式推進和維護的。而馬克思僅僅看到了早期暫時的不理想局面,就斷言資本主義必然失敗,並鼓動工人"摧毀現有的一切社會制度",其思想明顯就是妖言惑眾、魔語亂心的邪說。

(2)列惡--列寧論無產階級革命和專政,為群眾暴亂和共產黨獨裁提供了行動綱領

如果問馬克思這個著名人物對世界有什麼價值,那麼只能說是他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的片面批判無意中提醒了西方國家應該重視社會福利,西方國家有了這個認識之後開始了對資本主義的改良。若如此發展下去,馬克思主義也會長期作為一個學術流派供人研討。但不幸的是,當這股思潮傳到東歐,卻遇到了性情變異、縱欲傷身、桀驁不遜的列寧。列寧接觸到馬克思思想後,如獲至寳、一拍即合,馬克思鼓動無產階級革命的理論和列寧暴力顛覆社會的理想一結合,發展成為列寧主義的惡思想。與僅僅停留在學術領域的馬克思邪說不同,列寧的惡思想是直接可以應用的現實中的行動綱領。

第一,建立激進的布爾什維克黨(共產黨)。列寧以馬克思邪說為理論基礎、以個人的偏激性格和反動能力為動力在俄國建立了布爾什維克黨,鼓動工人造反,顛覆了開始走向共和的俄羅斯共和國,建立了共產黨獨裁的反動政權。

第二,以學術上的鬥爭刻意引導出現實中的階級鬥爭。列寧提出霸氣兼詭辯的戰鬥唯物主義,並認為無產階級是徹底的無神論者、唯物主義者,而資產階級是唯心主義者,唯物與唯心論是不可調和的,因而無產階級與資產階級的矛盾也是不可調和的。

第三,以"社會主義必勝"的理想號召流氓無產階級推翻已走向成熟的資本主義社會,甚至不惜使用武力。號召用武力推翻一個能平衡各方利益的完善社會本身就是一種罪惡。

第四,社會主義國家的新型民主就是暴力專政。列寧提出的新型民主的內容是對無產階級的民主和資產階級的專政,並認同實行專政可以使用武力鎮壓。然而所謂的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的界定是可以隨意解釋的,因此這個理論就成了共產黨隨意整人、殺人的藉口。

第五,群眾是劃分階級的-階級是政黨領導的-政黨是領袖主持的,這個邏輯製造了個人獨裁的空間,沒有約束的垂直管理方式使共產黨的領袖可以無法無天、恣意妄為。

(3)毛魔--以"革命"的理由鼓動中國人造反奪權和整人殺人,使中國人鬥爭成性、人性墮落,其思想是魔鬼思想。

如果說馬克思的邪說是一種意識形態、列寧的惡思想是一套行動綱領,那麼它們傳到中國後孕育的毛澤東思想就是一部透著魔性的邪教宣言。毛澤東思想是為正常社會所不能容的邪魔思想,如果它在哪個國家扎根,則這個國家的人民必定已被魔化。

第一,新民主主義革命論是以空想的共產主義理想引誘民眾造反的理論,其目的在於謀取中華民國政權。孫中山先生推行的民主革命已經推翻了滿清王朝,並開始走向共和,毛澤東的"新"民主主義革命卻無所不用其極的推翻了這個歷盡艱難才取得的成果。毛澤東領導的共產黨煽動農民暴亂,利用日軍入侵的有利時機在後方發展自己,在戰爭結束後竊取抗戰成果。實力壯大後又發動內戰,顛覆了民國政權。

第二,群眾性不斷革命論使中國人鬥爭成性,讓人魔性大發、人性墮落。竊國成功後,毛澤東仍然魔性不改,繼續煽動中國人內鬥--人為劃分不同的階級和家庭成分煽動農民鬥地主,以杜撰的"不同路線"煽動人民斗自己的政敵,以陰謀手段打壓知識份子。在不斷的鬥爭和殺戮中,中國人或被鼓惑或被迫地養成了鬥爭的惡劣習性,導致人性墮落,成為魔鬼的附庸,毛澤東卻在鬥爭運動中坐收漁利。鬥爭性帶來的道德墮落,仍然在危害著今天的人們。今天中國人的好斗、偏激、猜疑、冷漠等特性,都是在過去80年(從1927~2007年)的鬥爭歲月裡被鬥爭思想侵蝕並一代代地傳下來的。

第三,矛盾鬥爭的實踐論篡改了哲學原理,強化了唯物論和無神論,為人的鬥爭性和道德墮落提供了邪惡的理論。矛盾的特性是由對立向同一轉化,而毛澤東將它篡改為"對立是絕對的、永恆的,同一是相對的、暫時的",刻意強調了惡性的對立和鬥爭,掩蓋了矛盾向對立面轉化的良性過程;而他講的實踐,則是在唯物論和無神論下可以不要道德的實證活動,是對鬥爭理論的實踐。

毛澤東的造反理論和鬥爭思想,給中國帶來了無盡的災難。發起內戰、顛覆中華民國使中國重走了專制的老路;為提升自己的國際地位,推動朝鮮戰爭使幾十萬軍人成為炮灰;為威懾世界,不惜以餓死幾千萬人的代價換取核彈技術;為鞏固自己的地位,鼓惑人民成為沒有人性的、具有極大破壞力的魔鬼,以此來打擊自己的政敵和有良知的知識份子。斑斑劣跡,在張戎女士經過大量歷史調查後寫就的《毛澤東:先為人知的故事》中有詳細記載。其所思所想、所作所為,與魔鬼無異,已遠非人的正常行為。毛澤東思想,是地地道道的人魔思想。

二.邪文化為何會侵入中國?

關於這個問題,不能忽視一部分歷史的原因。邪文化入侵中國,是鑽了一個歷史的空子趁虛而入,跟感冒病毒在人體免疫力下降的時候感染人體的過程很相似。

在國際上,英國的培根於17世紀積極推廣以經驗歸納法為標誌的科技理性。科技理性極強的擴展性和征服力使西方迅速有了改造自然的能力,它帶來的科技發明和工業應用在這個時期對世界的影響巨大。在"德退知進"的背景下,具有親和力、講究人心教化的中華道德理性逐漸不被人重視,人們開始轉向認同西方的科技理性。

在國內,鴉片戰爭後,歐洲的堅船利炮從科技文明層面動搖了中國人在器具製造上的自尊,開始"師夷長技以制夷",試圖學習西方的科技文明以恢復中華的地位。然而,腐朽的清王朝不識時務,並不想放棄自己的特權,只搞經濟和科技的開放,不搞政治改革。這種短視的行為以甲午海戰中北洋水師的全軍覆沒宣告了它的徹底失敗,中國仍然不能自強於世界。

氣數已盡的清王朝終於走到了盡頭,辛亥革命後,中華民國的成立為國家的富強打開了一扇門。如前面所述,孫中山先生創立的"道德觀下的民主制"是國家走向復興的有力保障,可是,清王朝覆滅留下的爛攤子使民國步履維艱。這時,孫中山先生殫精竭慮,仁人志士鞠躬盡瘁,都在為國家的復興而努力。

在這個全體國民應齊心協力共渡難關的時刻,一批焦躁的知識份子等不及了。在民國的自由、民主環境下,新文化運動得以開展,陳獨秀、李大釗等人接觸到了西方的馬列主義。其"摧毀現存的一切社會制度"的鼓噪迎合了新文化運動反傳統的理念,令當時的士君子激動不已,以為找到了救國的良方,因而使馬列主義得以大面積傳播。但是,陳獨秀、李大釗等人的選擇完全是由於"有病亂投醫"的心理,完全忽視了馬列主義的極大危害性。

因此,邪文化侵入中國,首先是由於培根的科技理性使中國丟了世界天朝的地位,使中國人不再重視自己的道德信仰文化,失去了對邪文化的免疫力;其次是中華民國的自由、共和制度給邪文化的傳播提供了可能;再次,20世紀初期中國的內憂外患使民國政府無暇顧及已成氣候的馬列主義,從而使它得到了發展壯大的機會。最終,馬列主義又造就了一個毛澤東這樣的大魔頭,帶來了毛澤東思想,使得邪文化對中國的破壞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三.如何應對邪文化

新文化運動的遺毒直到今天還在影響著中國,近一個世紀的漫長歲月並沒有沖刷掉這股陰霾,其邪性反而在中國人的心裏生根發芽,並變異為(共產)黨文化。新文化運動推崇馬列,近百年後的今天,馬、列、毛的共產黨教主地位在人們的心裏依然未能動搖,對他們的崇拜使邪(黨)文化難以消除。邪(黨)文化是中國這個巨大的國家走向真正復興無法迴避的一個最根本、最重大的問題,邪(黨)文化不除,國家復興的瓶頸永遠無法突破。並且,如果任由蘊涵著邪、惡、魔特性的邪(黨)文化發展,中國、甚至全世界將被共產黨帶入萬劫不復之地,中共對世界核威脅已經隱隱透露出了這樣的信息。

神傳的道德文明是正的文化,而邪文化就是站在神傳文明對立面的反道德文化。自古正邪不兩立,對待邪文化,就要宏揚正信文化,以此凸顯邪文化的反道德、反人類的本質。邪文化就像怕見陽光的病菌,在陰暗潮濕的環境裡可以孳生蔓延,而在陽光之下就會被照射而死。"陽光"即正的道德文明,不但可以"晒"死病菌,還可以提高人的免疫力,讓人在遇到類似的邪文化時能自覺抵制,不被其害,不為其提供生長蔓延的機會。道德文明的重新樹立,將會使邪文化如過街老鼠,人們會痛恨其邪惡而人人喊打之。

今天,法輪功的傳播為道德文明的樹立提供了開端,其倡導的"真、善、忍"理念是消滅邪文化的正義之劍。求真會讓假、大、空的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破產,向善可以增加善心、抵制共產黨的惡行,忍讓互諒可以消弭爭鬥、化解糾紛。這些理念是治療邪文化造成的社會疾病的靈丹妙藥,在潤物無聲的調理下,被邪文化帶壞的社會必將得以康復,並變得身強體壯、百毒不侵。

新文化運動是一個打著科學、民主旗號傳播馬列主義的陷阱,它用"能迅速改變社會的表面形象"作為誘餌,誘惑焦躁不安的中國人一腳踏了進去,深受其害。如今,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之"邪"對社會的毒害已被各種慘痛的教訓深刻驗證。因此,中國、甚至全世界都應嚴肅地反思這場運動,看到它以馬列邪說害人的本質。繼而將它拋棄,回歸正信信仰,提高自己鑒別邪惡的洞察力,避免重蹈歷史的覆轍!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