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牟傳珩:「北京發展模式」的環境死局

2007-12-16 03:59 作者:牟傳珩(山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據聯合國開發署報告,中國每年因空氣污染導致 1500萬人患支氣管病, 2.3萬人患呼吸道疾病,1.3 萬人死於心臟病。在全球污染最嚴重的20 個城市中,中國佔了16 個。世界銀行中國污染報告稱,中國每年約有75 萬人由於空氣污染而早亡。 眼下,北京奧運臨近,國際社會由於擔心中國環境惡化和北京空氣質量影響健康,一些國家甚至建議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不要提前到京;另有一些國家和組織要求部 分奧運項目異地舉行。記得曾在德國舉行的八國集團與發展中國家領導人對話會議上,有關氣候與溫室氣體減排的話題,正從國際政治、經濟的雙重角度,對中國經 濟的發展模式提出了全新的質疑。而恰恰如此同時,中國無錫太湖又爆發了由「藍藻」事件引發的水源危機與人心恐慌,更令國際社會議論紛紛。

中國官方媒體曾一度在世界上推廣以 「北京共識 」,取代「華盛頓頓共識」的中國發展經驗,並將其放大為「北京發展模式」,說中國這樣一個發展中國家的發展經驗對世界上其他國家都具有適用性。甚至更有人 把北京發展經驗描繪成中國崛起的「軟力量」。所謂「北京發展模式」,簡單地說就是「發展就是硬道理」意識推動的經濟高增長,即以資源高耗、環境污染為代 價,日益呈現出複合型、壓縮型、結構型且又惡性循環為特徵的中國「 GDP主義」發展道路。這條發展道路,已導致了中國無法挽回的環境死局。

「北京發展模式」所導致的環境死局最主要表現在空氣、土壤與水源這三大污染上。首先是嚴重的空氣污染。目前,中國二氧化硫排放量世界第一,年排放量近 2000萬噸,二氧化碳排放量世界第二。有關部門監測的 343個城市中有 3/4的居民呼吸不到新鮮空氣。其二是土壤污染。中國接近 1/10的耕地遭到污染;是世界三大酸雨區之一, 1/3的國土被酸雨侵害;沙化及強沙化趨勢土地面積達 45.3億畝,佔國土面積的近三分之一,每年還要增加 1萬多平方公里。如今,全國 18個省的近4 億人口的耕地和家園因此受到威脅。其三是水源污染。中國年度污水排放量為400 多億噸,排名世界第一,超過環境容量82%.全國 70%的江河水系受到污染,七大水系中劣五類水質佔 41%,基本喪失了使用功能。城市河道 90%以上遭到嚴重污染。有報導稱:水污染甚至造成了「天上七彩虹,地上五彩河」的奇觀。如今,全國 75%的湖泊出現不同程度的富營養化,有 3.6億農村人口喝不上符合衛生標準的飲用水。五大淡水湖除無錫太湖引發的水源危機外,其它四湖鄱陽湖、洞庭湖、洪澤湖、巢湖的污染也都已經非常嚴重,山 東的微山湖基本已經廢了,雲南的滇池也都臭了 ……而在海河流域,更無原始意義上的水質,如今那裡流動的全是污垢。誰也無法統計,中國從南到北,從東到西,到底有多少已經變成死河的河流。河流是大地母 親流淌的生命乳汁,而一條條臭河和死河,充分力證了中國「 GDP主義」發展道路付出的沈重代價。今天,北京、天津等大城市都靠水庫蓄水,濟南泉水幾經干竭,青島人喝的卻是黃河水,河北的廣大中小城市和農村靠的則 是深層地下水,而這種地下水的補充非常困難,目前已經嚴重超採,人們喝的已是子孫的水了。另有中國水土流失面積高達 356萬平方公里,佔國土面積的三分之一還多。與陸地相比,人們對人類活動給海洋造成的影響更為可怕。在北部灣沿海,當年曾戰天鬥地圍海砍樹,將長滿鬱鬱 蔥蔥紅樹林的灘塗修成農田,而從上個世紀 90年代中期起,這些收成較低的咸酸田又被推挖成一口口蝦塘魚池。專家認為,當地大量紅樹林的毀滅,使海洋環境發生了難以逆轉的變化。作者所在的青島,其 西海岸經濟發展導致環境污染也很突出,火力發電廠造成嚴重空氣污染,前灣港煤炭、礦石碼頭的粉塵污染尤為突出,膠州灣周邊工廠對海水的污染等已十分堪憂, 而市府仍在大力引進石油化工大項目,這將給當地百姓帶來更大損失,導致民眾憂心忡忡,不可終日。

當前,中國長期積累的環境問題尚未解決,新的環境問題又不斷湧現,一些地區環境污染和生態進一步惡化。主要污染物排放量超過環境承載能力,水、大氣、土壤 等污染日益嚴重,固體廢物、汽車尾氣、持久性有機物等污染都在持續增加。發達國家上百年工業化過程中分階段出現的環境問題,在中國都已伴隨著政府近些年來 好大喜功的大干快上和利益集團的瘋狂掠奪與貪婪而集中顯現出來。種種跡象表明,中國環境已經到了極其嚴峻的預警時代。雖然,中共胡溫高層已提出「科學發 展,宏觀調控」,然而資料顯示,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全國 GDP增速仍高達 11%以上,遠遠超過「十一五」規劃綱要設定的經濟發展預期性指標,經濟增長由偏快轉向過熱的趨勢絲毫沒有扭轉,以高能耗、高污染行業為主的產業結構更沒 得到有效調整。

中國「GDP主義」 透支性發展道路已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僅使以往的發展模式難以為繼,而且成為進一步發展負荷不起的沈重包袱。一些地方「癌症村」的出現無法治癒,一些資源 性城市資源枯竭轉型困難,種種環境污染惡果已不可逆轉地陷於死局。 據媒體報導:河北省安平縣南辛營等5個村的群眾不久前聯名反映,流經當地的滹沱河污染嚴重,影響群眾生產生活。南辛營村村民王言平說,河灘裡種的紅薯煮不 爛、種的花生是苦的,河水澆棉花和玉米會把莊稼燒死。安徽省廣德縣獨山村因為村子附近建了一家電池廠,水稻鉛超標15倍,村裡部分兒童鉛中毒,一些農作物 和果樹死亡。因害怕井裡的水有毒,村民飲用水用的全部是桶裝水。

有人稱,當前中國的發展模式是「燒掉資源,換取GDP ,留下污染。」這一經濟發展模式,最終把中國引向了一條「北京發展模式」無法破解的環境死局。無論胡溫高層怎樣倡導科學發展,宏觀調控,面對日益凸現的地 方權貴與利益集團無法剎車的貪婪與瘋狂都難以奏效。全國人大財政經濟委員會、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的調查表明:去年,我國萬元GDP 能耗雖然下降了1.33%,但全國和絕大多數地區沒有完成 4%的既定目標,主要污染物不降反升,水污染的化學需氧量和二氧化硫排放量分別同比增長了 1%和 1.5%. 50年來,我國的GDP 增長了10 多倍,但礦產資源消耗卻增長了40多倍。單位 GDP能耗比發達國家平均高 47%,產生的污染是發達國家的幾十倍。

從宏觀層面來看,中國由於環境污染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每年高達 2800多億元,佔 GDP的10% 左右,今後中國還將迎來一個環境災難高發期,其規模、頻度、嚴重性將史無前例。對此,一些頭腦清醒的中國問題觀察家警告說,環保問題將是中國最大的不穩定 因素。 國家環保總局環境應急中心副主任陳善容日前告訴媒體說,近年來,中國先後出現了松花江污染、湖南嶽陽砷超標、甘肅徽縣血鉛超標、太湖污染等一系列嚴重的污 染事件。有的地方甚至因污染發生了流血衝突,影響到了社會的穩定。

今日中國,貪污腐敗,兩極分化,社會矛盾加劇。而「北京發展模式」的政府主導型經濟,則完全背離了市場優化整合資源的自然方向,已經演變成典型的雙向掠奪 經濟:一方面是掠奪自然資源,大量圈地、採礦、捕撈;另一方面則是對普通百姓利益的擠壓、盤剝、掠奪。在一種「以錢為本」的社會中,當權力不受監督,為私 利而謀,其違法腐敗的行為就屢見不鮮了,各種殺雞取蛋的經濟行為就會屢禁不止。中國近 30年的所謂「改革開放」的出發點,就是試圖借「發展就是硬道理」的經濟增長,來維護政治上已無法自圓其說的制度合法性。然而,現在經濟增長卻和社會腐 敗、生態破壞、環境污染同步發展,已經徹底打破了所謂「北京發展模式」的神話。實質上北京排斥政治民主的純「經濟發展模式」,就是一條長期靠透資國力,截 子孫後路,以輸出生態資源的高消耗、高成本,高環境破壞為代價,來維持的粗放型、掠奪性自殺式經濟增長的道路。如此一條發展道路根本無法破解中國已經完全 惡化了的環境死局,因而最終注定要演化成為需要全民共同參與解決的政治問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議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