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歷史上真實的霍元甲與精武門

2007-11-02 03:0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從來就沒有「精武門」一說。1910年成立時,它就是以愛國修身、正義助人為宗旨的體育教習所,歡迎一切武術門類加入,沒有派別之分。精武會把武術分為長江、黃河、珠江流域派,拳、手、槍、刀、劍、鞭、空手入白刃都有人教授,在繁榮時期甚至還包括田徑、球類、騎馬、舉重、溜冰、書法、繪畫、雄辯、旅遊、醫學、弦樂、京劇等一切能想到的娛樂。「我們為國家隊輸送了很多隊員.賈瑞寶說,李富榮、張燮林都曾經在這裡練球。

  精武會的正堂供有霍元甲的半身像,他作為公認的創始人被電影演繹得恍若神人,可是其後代和精武會並不領情。賈瑞寶叮囑記者說:「你得寫上我們對電影《霍元甲》很不滿意,李連杰來過我們這裡不止一次,明明知道歷史是怎樣的,偏偏把霍元甲拍成了只知道打打殺殺,日本人倒是姿態很高。」霍元甲在精武會成立後的幾個月就咯血而死,而他的形象,在創始人之一的陳公哲的描述中,「髮辮盤束頂上,灰土布短衣、布靴,北方土佬裝束,高五尺八寸,腰圍橫闊,面色赭黃,熊腰虎步,約二百磅」。

  1909年冬,西洋力士奧皮音在阿波羅影戲院露肌健美,稱華人為東亞病夫。展示肌肉在當時蔚為風氣,陳公哲等人有一張合照,著斜肩豹紋連體衣,做出各種健美的姿勢,與營養不良的國民相比,他們個個肌肉發達。同盟會會員陳其美、農勁蓀和五金行經理陳公哲等人氣憤之下開會商討,決定請個高人煞煞洋人威風。農勁蓀和當時在他所開藥棧當夥計的霍元甲實為好友,霍在河北也頗有武名,能輕鬆挑的起500斤柴,一人打得十幾個無賴跪地求饒,還嚇跑過俄國大力士。霍元甲被請到竹深居茶社暫住,奧皮音堅持用西洋規矩,手帶皮套,只擊腹圍上部,不許踢,霍元甲則要求手足並用,最後雙方同意摔跤決勝負,約好在張氏莼味園比賽。結果那天奧皮音逃得無影無蹤,發起人失望之餘,提議眾賓可以登臺比武,由劉振聲和霍元甲接招,霍元甲與海門張姓拳師的比武中,「右手執張臂,出左手攬其腰間,輕輕抱起,張某兩足離地,霍將其置於地上」。這個比武只有一個回合,遠不是影視中血肉四濺的廝殺。但霍元甲還是憑此役名聲大噪,陳其美考慮到武裝起義推翻帝制需要軍事人才,他提出:「希望十年內訓練出千萬名既有強健體魄,又有軍事技能的青年,以適應大規模革命運動和改良軍事的需要。」革命組織為了不引起當局注意,採用體育辦學的方式聚眾是常事。1905年,徐錫麟、陶成章托名為清廷徵兵,在大通師範學堂購步槍50支,子彈2萬發,學生均入光復會。畢業後還能得到清廷發的文憑,背面卻印有組織暗號。生源也都是擅長狩獵、射擊的浙東山地學生,秋瑾還在該校穿男裝教過騎馬、擊劍、實彈射擊,被鄉紳群起攻之。

  陳公哲和現在的副會長賈瑞寶都矢口否認精武會有任何政治傾向。在陳炯明兵變後,陳公哲還在船上與孫中山長談,闡述精武會為何不介入政治並求得諒解。但是精武會的成員複雜也是事實,陳其美是國民黨元老,陳鐵笙是同盟會會員,有位別名虛吾的會友,因為他加入了虛無黨。另一些主力是商界名流,比如稱作「精武三公司」的陳公哲、盧煒昌、姚蟾伯,都各有實業,上海最紅的是永安、先施、新新公司,所以他們三人也叫三公司。這些愛好武術的富人為精武會出錢出力,陳公哲為精武會捐獻了一幢4層小樓作為辦公場所,他還舉例說:「精武會建會花費8000元,地段值2000元,50年後翻了10倍;友人為雛妓贖身,花費10萬金,50年後雛妓雞皮鶴髮,而精武活動無已,無時不在少年時。」深為自得。霍元甲只是精武會的緣起,而精武會能夠延續壯大,完全依靠這些怕惹事的商人。1912年,袁世凱解散社團,精武會因為不問政治,奇蹟般地未被取締;上世紀30年代,南京國術院想把精武體育會合併,變為國立,會員不同意。賈瑞寶說:「如果當時變成國立,就不會再有精武會了。」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