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專訪《暴風雨中一羽毛》作者巫一毛(七)

2007-05-22 22:40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目前旅居美國加州的中國女作家巫一毛,不久前出版了她與人合著的英文自傳體回憶錄《暴風雨中一羽毛-動亂中失去的童年》。書中講述了她在中國度過的驚心動魄的童年和青少年時代。

作家哈金稱她的這部自傳,「熱情洋溢,真誠坦率,哀而不傷」,歷史學家余英時稱其「為中國近代史作出獨特的見證。」最近,這本書已翻譯成中文在香港出版。聯結收聽

在上次的節目中,一毛談到,她的英文自傳體回憶錄《暴風雨中一羽毛-動亂中失去的童年》,由美國藍燈出版社出版後,最近又被翻譯成中文在香港出版,引起很大反響和許多讀者的共鳴。

一毛說,讀者的反饋基本上非常肯定,特別是經歷過當時那個時代的人都認為,一毛替他們這一代人說出了他們的故事。一位中國大陸的男性讀者在給一毛髮來的電子信件中說,他是流著眼淚看完一毛的故事的,一毛在訪談中給我念了這封電子信中的一段話……

讀者:「我今年59歲,成年以後好像還沒流過淚。父親53年因反革命罪被判10年刑,60年餓死在青海勞改農場,81年7月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以證據不足撤銷原判。

因父親的緣故,我們一家六口,母親和五個孩子歷經了人間心酸,您書中的情形都跟我們有相似的地方。母親現在已經91歲,當回憶起往事,都不能入睡。

現在的中國共產黨還在繼續進行‘謊話重複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宣傳,我們只能牢記‘忘記過去就是背叛’的教導。蘇聯的《古拉格群島》喚醒了俄國人,我認為您是中國的良心,我感謝您,尊敬的巫女士。」

一毛說,自她的書出版後,她接受了不少媒體的採訪,包括電視採訪。一天,她在住所附近的一家中餐館吃飯,發現一位女招待盯著她看……

巫一毛:「我和一個美國朋友出去吃飯,她看著我,因為我最近接受很多採訪,有時候上電視什麼的。她說你怎麼越看越像電視上的那個作家,我說是我。

她就開始講文革她跟我非常類似的經歷,在學校被幾個人按在牆角揪頭髮,越說越激動,眼淚就開始下來了。我那位朋友就說,你怎麼沒說兩句話就把人說哭了。這種事情太多了。」

一毛說,她的書出版後,許多人通過各種渠道支持她、鼓勵她,還有不少人想更多地瞭解她。有的讀者想知道她的名字巫一毛是筆名還是真名,一毛為此專門寫了一篇文章談到她名字的由來。

還有讀者詢問她和臺灣的女作家三毛有什麼關係,一毛對此詼諧地說,「我比她便宜兩毛,買我的書吧。」一毛說,許多讀者被她的書所感動,但也有為了政治信仰而罵一毛的人,一毛說……

巫一毛:「他說‘你不要在國外侮蔑我們的祖國,這和賣國沒什麼兩樣,文革到底是動亂還是什麼,要到一定的時候才能弄清。你誣蔑的不是一個偉大的人物,而是我們的民族’。

我看了覺得很好笑,我想我能賣掉一個國的話,我想我的本事也夠大的。我只不過是說出了當年在我身邊發生的一些事情,是我自己的經歷。

這本書我盡量不帶任何政治語言,或者是評論;但是因為這個題材是講反右、講文革期間發生的事情,所以我這個書在國內是出不來的。」

一毛說,她寫這部自傳體回憶錄也是受到父親的影響。她說,1997年,父親寫了一本書《一滴淚》,是他的自傳,從他的角度說那一段歷史。這對一毛是個潛移默化的榜樣,因此一毛下決心,要把書寫出來,一毛接著說……

巫一毛:「其實我寫這個書不是寫我們一家、一個人,我是為我們那個時代、千千萬萬個小羽毛而寫的,為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孩子們不再去受這種苦而寫的。
其實我寫這本書是非常痛苦的,可以說是一字一淚寫出來的,那些事情想起來真是太痛苦了。」

一毛的這部書由香港明報出版社出版後,當地媒體評價說,這本書從一個小女孩的視角來看一個動亂的世界,她用簡潔如詩的語言和哀而不怨的口吻,娓娓述出一個在逆境中頑強存活下來的女孩子真實動人的故事。

(請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