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南都林達:美國女兵林奇依然是英雄

2007-05-03 00:2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4月24日,美國在伊拉克戰爭中的著名女兵林奇,應國會眾議院的要求而作證,敘述自己參與戰事、受傷被俘和得救的真實經歷。從而林奇再次被中國媒體關注。這個消息在美國並沒有引起大的反應,主要原因是林奇的作證內容已經沒有新聞性。她講述的全部故事細節,在將近四年前就已經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了。然而,這個過程確實可以引出不少有意思的話題。
  
  虛假情節的產生和修正

  《華盛頓郵報》報導的林奇故事最初出現一些虛假情節,原因很多。當時進攻伊拉克的戰事還在進行,媒體的採訪受戰侷限制,來源主要是被採訪者的敘述。其中最典型的有關林奇被俘後遭遇的誤報,來自一個伊拉克人提供的信息。此人偶然得知林奇消息,專程冒著戰區危險,徒步走了六英里路,向美國軍方提供了林奇的具體位置。至今他仍然被公認是林奇及時得救的關鍵人物。可是,不知為什麼,這個伊拉克人也提供了許多不實描述。例如,他說自己親眼看到伊拉克士兵打了林奇等等。媒體最初有關這方面的消息,多是採信了自稱是目擊者的這個伊拉克人的描述。至於林奇在遭遇戰火時到底做了什麼,媒體的最初消息也來自戰區採訪。在林奇被救出的醫院,先後帶回了19具美軍屍體,這是一場慘烈戰事,要倖存的士兵們說出本人當時幹了什麼,還有可能,要他們在採訪中準確說出戰友做了什麼,很可能就有偏差。

  媒體應該立即向林奇求證,可她在被救援後動著一系列手術,一度也不願意談自己的經歷。而如此有新聞性的事件,媒體又不肯放棄,就發掘一點報一點,也不斷糾正前面的誤報。現在看來,在戰爭狀態下,軍方調查並不算晚,媒體的修正也算是及時的,在林奇自己講述經歷之前,事發兩個月多後,2003年6月,《華盛頓郵報》已經基本修正誤報的部分;事發三個多月後,2003年7月,軍方的正式報告出臺。媒體和軍方的報告和林奇後來的陳述已經沒有什麼出入。約四年前,美國民眾就已經知道真相。

  還有一個爭議是軍方救援。有國內媒體報導,救援有驚無險,軍方大題小做,救援是作秀,其依據是救援前一天,伊拉克武裝人員已經離開醫院。回到常識,其實很簡單。那是戰爭中的戰區,是去救援激烈戰鬥後的被俘傷兵,這場戰鬥曾導致多名士兵陣亡。因此,即使事先知道敵軍剛剛離開,也沒人能保證行動是沒有危險的、敵軍是絕對不會回來的。軍方策劃當然要求萬無一失,會用足兵力。在和平時期可以說這是大題小作,這樣說只是事後諸葛亮。依據常識,任何國家的軍隊遇到同樣情況,都會遵循類似的原則處理的。
  
  英雄有沒有「倒下去」

  記得看到一家中國媒體在報導這一事件時,小標題是:「女英雄」其實一槍未發。小標題顯然要強調:一槍未發的就不是女英雄了。確實,林奇不僅因為槍被卡住而不能開槍,而且,她和戰友當時是在執行任務中走錯了路,因此遇到敵方火力,在混亂中翻車導致多次骨折,昏迷被俘前能做的只是向上帝禱告,而不是如最初的媒體誤報那樣英勇抵抗、彈盡而被敵人擊中。那麼,一槍未發的林奇在美國人心中還是不是英雄呢?

  林奇在國會作證時說了這樣一句話,「事情的底線是,美國人民有確定自己英雄觀的能力,他們根本不需要精心編織的故事。」林奇說出了這裡每個人都知道的事實:在美國人的概念中,林奇經歷的真實故事,已經把她鑄成一個十足的英雄,根本不必再添油加醋。剔去虛假內容,完全無損林奇在美國人心目中的英雄形象。美國人的英雄觀究竟是什麼?就是在必須履行職責的時候盡力。戰場上每個人都可能迷路,可能遇到槍被卡住,遇到意外事故,這並不有損於這樣的事實:作為士兵在接到命令時勇敢地走上戰場,盡了自己的力;遭遇了傷害、恐懼、痛苦,卻都忍受住了、熬了過來。就算是個壯漢都絕對是英雄了,不要說還是個少女。所以,在美國人心中,真實的林奇仍然是永遠的英雄。我們看到過的美國英雄,從來不忌諱講述自己軟弱和痛苦的一面,民眾對他們崇敬依舊。

  林奇本人在國會作證時,曾宣稱她不讚同電視臺當時重複播放有關她被解救的故事。這完全可以理解。而美國電視臺是私人公司,和政府無關,媒體遵循新聞規律追求新聞熱點,也同樣是可以理解的。關鍵是新聞界也不能越過他們的底線。例如林奇在被救過程中曾留下裸體照片,這些照片就始終沒有在媒體出現過。在法律和道德底線之內運作,媒體就還是在正常範圍之內。
  
  對待這樣的事件切忌政治化

  美國人心中的另一條底線,就是對戰爭的政治性爭議和對戰士的評價無關。即便是反戰的人,也不能去詆毀士兵。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他們流血犧牲,是忠於自己的職守,在盡公民義務,是必須受到尊重的。這是現代國家的常識。美國民主黨的一個政治家曾經在對學生演講時說,你們要是不好好讀書,將來只好被送去伊拉克。話音剛落,舉國嘩然,從此斷了政治前程,因為他跨越了公眾能夠接受的常識底線。

  因此,雖說伊拉克戰爭是一場有爭議的戰爭,可是,對待戰爭中的具體事件,卻不能過分政治化,必須就事論事,嚴格侷限在堅持事實的範圍內。在任何戰爭中,軍方和媒體可能誇大戰果,也可能掩飾錯誤,必須有一個機制,使得真相可以調查和核實。在事實調查清楚的基礎上,假如有失誤,是誰的責任,責任多大,都不能因為政治傾向而誇大或者縮小,這是一個國家維持正常的起碼要求。政府不能把對英雄的宣傳擴大到不恰當的程度,可是,同樣也不能因為戰爭有爭議就否定士兵的犧牲和貢獻。這種分寸的掌握,與制度的完善以及民眾的成熟度有很大關係。不論哪一方的政治家,永遠有忽略常識、被政治目的推動而走過頭的衝動。假如制度是完善的,民眾是堅守常識的,就為政府、政治家和媒體的行為畫出了界線。(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