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天人專欄】「黑車」=「唐僧肉」 ?

2007-04-04 01:15 作者:天人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據大陸《經濟參考報》4月3日報導:沒有「道路運輸許可證」和「線路牌」卻上路營運載客的車輛被稱為「黑車」,在客運市場治理中,「黑車」長期以來就是主管部門的打擊對象。然而,記者近日在湖南一些地方採訪發現,此類「黑車」的數量比合法車還多!更為奇怪的是,「黑車」在一些縣市竟然成了交通、工商等管理部門的「唐僧肉」,車主只要交納相關費用就隨便營運。

沅江市草尾鎮是洞庭湖區有著近10萬人口的大鎮,因其繁榮有「小南京」之稱。記者近日走訪看到,在鎮裡最繁華的地段停放著幾十臺微型麵包車,車主忙著拉客做生意。一些車主告訴記者,他們主要經營沅江市內一些鄉鎮之間的客運業務:「這種車方便快捷,是老百姓出行的主要工具。」「你們沒有辦理營運手續就不怕被管理部門查處嗎?」記者問。幾位車主說:「我們的車,辦了全套私家車合法手續。至於營運,只要不出沅江市就沒事,我們都是交了運管費的。」

這讓記者感到吃驚。沒有辦理客運手續,何來「運管費」呢?隨後,幾位車主拿出交費的單據。記者看到每臺車每年的收費有:運管站收取的「運管費」1080元、「營業費」240元,工商所收取的「管理費」280元,城管隊收取的「城管道路有償使用費和衛生費」500元。這些收費單據統一都是「湖南省非稅收入專用收據」。

據記者調查,針對「黑車」收取「運管費」然後默許其營運的現象十分普遍,在漢壽縣記者採訪了一位「黑車」車主,他告訴記者,每年給運管部門交納1000多元、向鎮裡每月交10元「衛生費」後就可以上路運營了,「如果不交錢,誰敢上路載客啊?」

沅江市草尾鎮交通管理站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按正規程序講,這些車不是合法的,但我們規定只能在本市跑,到外地去被罰款或者處理了我們就不管了。」據介紹,草尾鎮對黑車「運管費」的徵收完全按照合法車標準,如此算來,微型麵包車一年的費用就是1080元。

這位工作人員說:「草尾運管站有八名工作人員,我們是收支兩條線,徵收的費用直接交到上級,我們的票是省裡來的。草尾鎮每年徵收的交通規費50多萬元,其中客運麵包車收10多萬元。按照上面考核要求,必須完成徵收任務,工資才能保障,否則就要一票否決。」

「工商部門的收費也是按照對營運車輛的標準徵收的。」草尾鎮一位領導幹部說。他介紹,鎮裡成立了城管隊,屬於自負盈虧的事業單位,其中有六名工作人員,主要靠每年收取的衛生費維持運轉。

那麼草尾鎮到底有多少臺客運麵包車呢?草尾鎮交通管理站的工作人員介紹:「有80臺左右。」但是一些車主告訴記者,至少有200臺運營車。如果按照200臺計算,交通、工商等部門每年在「黑車」上要「吃」掉40多萬元。那麼整個沅江市、整個湖南省有多少黑車「唐僧肉」可想而知。這些資金到底去向如何,是不是跟合法客運車輛所徵收的規費一樣進行管理使用呢?

實際上,微型麵包車在農村深受老百姓歡迎,但它本身並不符合載客標準。近年來交通發達了,且又有市場需求,所以有一定資金和社會關係的人買臺車載客營運,慢慢地就形成了龐大的沒有正規手續的「黑車」客運市場。

記者瞭解到,2001年前益陽市經過審批運營的客車有4000多臺,而目前只有2900多臺。出行人數一年比一年多,政府審批的運營車輛反而逐年減少。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拿不到「線路牌」卻載客運營的「黑車」大行其道,甚至成為一些地方鄉村運輸的主體。益陽市公路運輸管理處副處長習正南介紹,在正規班線匱乏的農村,近些年路網擴大、群眾出行增多且越來越追求方便、快捷,「黑車」因此遍及鄉鎮。這些車主要是私家轎車和小型麵包車,估計益陽市有上千臺,光城區就有200多臺。而據沅江市政府有關部門統計,這個市活躍在農村地區的「黑車」估計有上千臺,超過正規班線客車的數量。

沅江市一些「黑車」車主告訴記者,他們希望政府能夠批准他們運營。一位運管幹部說,「黑車」能夠很好地滿足廣大農民出行的需求,是對大巴、中巴車的補充。可是,由於政府控制客運線路資源,擔心「黑車」合法化會導致原來批准的客運班線難以生存。益陽市公路運輸管理處負責人向記者訴苦說:「看上去審批是我們說了算,但如果我們讓‘黑車’合法,而原來享有這條線路經營權的企業不同意增加運力,他們就會抱成團找政府鬧事。」

沅江市一位交通部門幹部說,政府和交通部門應該無條件地保護合法車輛運營,可是要打擊「黑車」,政府部門實在是沒有這個能力,「黑車」眼下不僅遍地開花,而且深受群眾歡迎。「我們查處‘黑車’,很多群眾還幫車主說好話,我們很尷尬!」

既然農村有這個市場需求,為什麼不給「黑車」辦理相關證牌、進行正規管理呢?草尾鎮交通管理站一位工作人員的說法可謂代表了某些部門的「苦衷」:「辦證後他們就合法了,就可以上路載客了,這對現有交通運輸企業的衝擊會很大,企業職工就會有意見,把交通企業擠跨了就會引起更大的不穩定。」

如此說來,難道有關部門坐吃「唐僧肉」,默許「黑車」營運而不納入規範管理,造成重重隱患就「穩定」了嗎?草尾鎮一些「黑車」車主們告訴記者,他們要是出了沅江市,由於沒有道路運輸許可證和線路牌,就要遭到重罰,高的達到一萬元,甚至被扣車。從草尾鎮到沅江要走陸路的話,則必須要經過鄰近南縣的茅草街鎮,為此經常發生打砸車輛的衝突。一位姓翟的車主告訴記者,3月中旬他的車經過茅草街時被當地經營者雇佣的社會閑散人員砸爛擋風玻璃。春運期間,已經有四臺車被砸,目前派出所正在協調解決。

此外,這些「黑車」車主多是個體經營,往往找親朋好友借錢買車,一旦發生意外,賠償等事宜就十分難辦。2006年11月23日,一臺營運的小轎車(「黑車」)從長沙開往沅江市,車上連同司機共五人,途徑益沅一級公路6.5公里處,穿越隔離帶與一臺自沅江開往益陽方向的小型麵包車相撞,造成兩車共九人全部喪生的特大交通道路事故。目前死者善後問題仍然沒有妥善解決。

由上述報導不難看出,屢禁不止的「黑車」是源於百姓的基本生活需求而存在的一種市場怪象,其成因完全得於人們自發的市場意識,如果加以合理引導,完全能夠維持有效的平衡機制。說白了,有人願買,也有人願賣。可是本來供需雙方互惠互利的市場行為卻被共匪以「穩定」為名在中間「卡位」,而且還以「裁決者」的身份出現在世人面前,真夠不要臉的。無怪乎有位學者說現在大陸的經濟構成是70%的計畫經濟加30%的市場經濟,整個一「怪胎」!說穿了,小小的「黑車」現象就是共匪各級單位搜刮民脂民膏的具體佐證。從所有收費單據都是統一的「湖南省非稅收入專用收據」可以看出,這些披著「合法」外衣「搞」來的收入根本就不會入國庫的,地方上完全可以「自由支配」,至於都用於什麼地方,那只有問具體的經辦人了,我們自然無法「操心」了。

共匪一直嫌中國人多,恨不得拿原子彈轟幾下才解氣,可要是沒這麼多人,它上哪「喝血」去?從滄海一粟般的「黑車」及其主人都能入共匪的「匪眼」上看,足見它的貪婪與霸道。推而廣之,與其說「黑車」是「唐僧肉」,還不如說成萬上億的大陸民眾是共匪綁架的「肉票」。問題是,我們就甘願成為它的人質嗎?同胞們好好想想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