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因為太愛,我即將失去第二次婚姻?

2007-03-13 22:56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沒有人能說清楚我現在心裏是什麼感受,就連我自己也不能十分清楚,為什麼我的婚姻總是這麼艱難。且把我的經歷寫下來,請廣大的網友給我一些建議。

我於2000年3月份第一次登記結婚,那年我29歲,還是少不更事的年紀,並於2001年10月份舉行的婚禮。說實話,當時的心態就是,我已經29歲了,到了該結婚的年紀,因為那時候我已經對愛情這個東西很失望了,覺得不可能找到真正的愛情,只是覺得該結婚了。我的結婚是L,經人介紹認識的,一開始感覺還不錯,覺得有點喜歡她,於是就結婚了。婚後發現我們在很多地方有不同,比如我覺得她自私,愛錢,不尊重我的父母,當然這都是我的主觀想法。當時我的脾氣也不好,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其實就在舉辦婚禮的前一天,當著她媽和我媽的面,我們還大吵了一架,當天晚上真有逃婚的想法。不過後來還是屈從於現實了。婚後我覺得我盡到了一個做丈夫的責任。比如收拾家務,做飯,孝敬她父母等等。(現在想來做的還是不夠)。但心卻離她越來越遠。

說幾件事情吧。非典的時候,暴露了我們的矛盾,他爸爸媽媽都不幸染上。我就一個勁的寬慰她,還陪他去醫院送東西,但有一天,聽她給她爸爸打電話,說你就讓你們同事給你送東西怎麼拉,還要天天變著花樣送,別心疼他們,反正以後用不著他們。後來又讓我找同事借車去送東西,我說我可以打車去,在這種時候怎麼能借別人的車,萬一把人家感染了怎麼辦。她就和我鬧,說我不愛她。其實她的父母發病的時候都是我背到醫院去的,我根本就沒考慮我會不會染上。為此連我父母那裡我都不去了,怕傳染給他們。聽她說的這兩件事情我感到很寒心,怎麼是這樣一個自私的人,一點也不考慮別人。

非點以後有一次他病了,我因為陪她在醫院一整晚,也病倒了。她先我好了。又是因為一點小事情(記不清楚了,好像是因為我給了我弟弟600塊錢事後才告訴她)和我吵架,當時我發燒38.9,她摔門就要走,我說我在發燒呢,你要還想要這個家就別走,她賭氣還是走了,當時我心徹底涼了。決定結束,冷戰7天後她媽媽打了電話來說她是小孩子脾氣想回去,我說了我的想法,她媽媽勸了半天。我也就認命了,就讓她回來了。我當時的想法就是湊合過吧。

之後我去了歐洲某國家工作,因為感情和家庭生活的鬱悶。(我只能用鬱悶來形容,因為說什麼別的都是我的藉口),我在網上遇到了我現在的妻子Z,當時她在那個國家讀研究生。我們一直聊了有半個月吧。其間我們都很坦誠的聊各自的生活和感情。她來我住的地方玩過幾次,也留宿過,但我們並沒有做什麼。直到有一天她說她喜歡我,我不知道怎麼回答。我說你知道我結婚了,而我是不可能離婚的。(當時真是那麼想的,我覺得對L有一份責任)。但後來有一次,她又在我家留宿的時候,我睡沙發上,她在臥室叫我,我過去她說今天剛和她的男朋友分手,聊著聊著我們就情不自禁的做愛了。那是2003年7月18日吧。之後她就般過來和我一起住了。我們幾乎天天晚上聊到很晚。我很矛盾,因為我慢慢的在喜歡她,離不開她,她讓我相信了愛情的存在。但同時我又一再和她說我不可能離婚,因為我有責任。

我想她也很矛盾,有時候她對我說,不要求我離婚,只想要一個我和他的孩子,然後自己把孩子帶大。我不可能做這樣的事情,讓她去一個人承擔今後生活的重壓的。她說的只不過是小孩子的話吧。有時候她又說,希望我離婚,她想好好照顧我,照顧我的父母,即使我變心她也不要離開我。直到現在我都相信他說的話都是真心的,雖然我覺得她那是在熱戀中說的話,以後很難實現。但我們當時真的愛的昏天黑地的,我寧願相信她能做到。這時候,離婚的念頭已經慢慢浮上了我的心頭。但我還在猶豫著,我是不是該相信我們說的話,能長久嗎?對了,這期間她懷過一次孕,流產了,是我不想留,因為當時我還在婚姻狀態裡,也不知道今後我能不能結束,不想害她。直到現在想想,雖然後悔,(要不我的孩子已經2歲多了)但我還是覺得沒有做錯什麼,因為我要為她想。

2004年春節後,我回國休假,休假之前,L跟我說想讓我住她父母那裡(當時因為她不會做飯,她父母出院後就直接住我家來了),說她父母因為非典有陰影不想住自己那裡。我就有點不高興,我一年才回一兩次家,難道連自己的家都住不了嗎?而且我住那個曾經有非典病人的房子,她就不怕我有什麼事?就沒同意。春節也沒回去,主要是不知道怎麼面對L。我回去後,天天思想在做著鬥爭,要不要結束和L的這段婚姻呢。因為我發覺那時候我已經深深愛上了Z,而且我們又有過孩子。(L不想和我生孩子,理由怕疼和發胖)。就在這時候,我們在我休假結束的最後一天晚上又吵了一架。而這,成了直接引發我第一次離婚的導火索。

事情的起因就是因為我自己的那個房子,雖然休假時我還和L住到我的房子裡,但能看出來,她很不高興,覺得我不應該住。應該讓她父母繼續住著。而我住到離我家和我們公司都很遠的她父母那裡。那天晚上我們討論自己買房子的事情,我說等我們買了房子後你父母如果願意住這裡就繼續住這裡。但是我父親腿骨折過,以後老了不方便了,或許也會住我們這裡。我是用商量的口氣說的,沒想到她一下火了,說,這是我的房子,誰他媽也別想住這裡。那一刻,我覺得我徹底解脫了,是她讓我解脫了。因為她對我父母的態度讓我下了決心。

第二天我回歐洲某國了,雖然已經下了決心,但家裡的東西,存摺和貴重財物什麼也沒帶走。我是想,好和好散,沒必要那麼絕情。大家都是講道理的人。接下來的幾個月就是書信往來,我的決心已定,她也看出來了。

2004年8月份,我回國工作,這是爭取了好長時間才得到的機會。我們同事都說我傻,因為我們所有住外的項目只有這個地方最好。掙的多,生活條件也好。但我寧願放棄,一是因為Z結束了學業要回國,我不能離開她,二是為了能生活在一起,我要回去解決我的婚姻問題,我不能讓Z永遠生活在那種不明不白的狀態裡。回國後,發現我已經進不了家門了,因為他們一家三口全住在那裡,我只能住到父母家去,而且我發現她把我們的存款能提走的都提走了。她的工資本不高,基本的存款都是我在外面辛苦工作存下的,為了我和L今後的生活,之後幾個月我一直在同她協商離婚和財產分割問題,其實也就是幾次,拿到口袋裡的錢她還能掏出來嗎?我當時真高估了她的素養。不過也沒什麼,雖然我從小過的苦日子,比較看重錢。但我還沒到為了和女人爭錢弄到撕破臉皮的地步。為了和Z能夠盡早的生活在一起,讓她從影子裡走出來,2004年11月,由法院判決離婚。為這次婚姻,我總共付出了兩年海外艱辛勞動掙到的錢。

我和L的故事就此結束了。從那時直到現在,我們一直沒有聯繫過。而我和Z的故事早在這之前就開始了。先讓我介紹一下Z吧。

Z是個非常優秀的女孩,智商非常高,很多事情我沒想到的時候她就想到了。從小到大都是玩著就完成了學業。並且在外國拿到了碩士。而我只是個雙學士。之所以我們起初聊的很投機是因為居然我們是國內同一所大學畢業的。我比她大8歲。就這點來說,我在Z面前從來沒有自信過。Z的家庭也很好,父母都是高級知識份子,從小過的無憂無慮的生活。Z很善良,看不得一切現在已經被大家視為正常的醜陋現象。Z很單純,雖然曾經交往過10幾個男朋友,但似乎並沒讓她投入。Z對錢不是向L那麼看重,在某國的時候,除了房租,幾乎我們的日常花費都是她掏錢,儘管我一再說這是我應該花的,但他不讓,為此我們還曾經吵過。Z原來從來不做家務,做飯,但我們在某國的時候,Z天天主動搶著做家務,我從小做飯做慣了,覺得既然我愛她,就應該照顧她,為此我們也曾經激烈爭吵過。雖然她知道我的婚姻,但當時她好像並沒有嫌棄我,(但或許這是個疙瘩,一直到今天也沒解開,因為畢竟我是背叛了我的第一次婚姻,難免會有第二次)。雖然她也曾經交往過10幾個男朋友,也曾和其中一個有過那種關係。但我也沒覺得那有什麼,因為我愛她,我只想今後怎麼和她生活的更好,而不在乎她以前是怎麼樣的。但我承認,我心裏還是有一種隱隱的擔心的。Z敏感,脆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學文科的緣故。她對愛情婚姻有一種近乎完美和執著的追求。

起初,我心裏的顧慮非常多,儘管那時候已經決定了離婚,但在交往的過程中還是小心翼翼的,怕傷了自己,這就難免傷到了她(至今想來還有點愧疚),比如剛才提到的日常花銷的問題,儘管我每次都要付帳,但她每次都要爭著付,我也就隨她了。不想因為這點小事爭吵。但有時候吵架,她就會般出來說,有一次我們吵架吵到要分手,她仔細在那裡把我們在一起時間的花銷都算了出來,並說我應該分攤的XXX今天必須馬上給她。我當時心裏酸及了。當時我不知道她到底為什麼這麼做。本來都準備好一了百了了,還錢給她,我走人。但終究是我們兩個都不捨得離開對方。於是煙消雲散。

其實,就是在某國期間,我們也有過幾次大的爭吵,甚至鬧到要分手。這個我後面會講到。但在那些不涉及感情忠誠的爭吵中,我們的感情並沒有因為爭吵而變淡,變麻木,而是與日俱增。她為我改變了很多,以前他能任性到一個電話讓她男朋友來他家樓下,然後再一個電話讓人家走掉。但對我從來沒有過。(或許只有一次吧)到現在我都記得她對我的好。而我也因為她而改變了很多。以前和L在一起的時候就是針尖對麥芒,自從和她好上,我慢慢的學會變的寬容,有時候即使心裏委屈但也不會向以前那樣了。我寧可自己把頭往牆上撞,也不會對她怒吼了。剛才不是說了嗎?在她面前,我不是那麼自信,也始終處於一種隱隱的擔心中。

導致我們現在這個樣子的是因為這麼幾件事情。都和感情有關的。這個對Z是最致命的打擊,也是她現在要下決心離開我的緣故。

在我們交往初期,03年吧,我曾經在QQ上和一個不認識的女孩聊性,聊的挺露骨的。當時我因為在離婚和不離婚之中交織著,對未來和Z一起生活又有隱隱的擔心,於是上網去尋找刺激,想轉移注意力。如果朋友門說我在找藉口,就算是我找藉口吧。總之我聊的非常的露骨,現在想起都覺得對不起Z對我的一片感情。但我確實是沒想真做什麼。因為那時候我的心已經完全在Z身上了。Z通過她的朋友,破譯了我QQ的密碼發現了。氣的發瘋,對我失望之及。堅決要和我分手,我才發覺Z對我是真的很認真的,以往的那種擔憂在那一刻不存在了,我認定這就是我要找的真正的愛情,我不能做對不起他的事情。於是我懇求,最終Z還是原諒了我。這個事情過去2年多了,但我覺得對Z的心裏的傷害是巨大的。如果說我對第一次婚姻的背叛而和她在一起還只是讓她覺得我可以找到理由的話,那這次就讓她開始懷疑我對她的忠誠,慢慢開始對我失去信任了。

第二次是我們已經回到國內,而且我已經離婚了。當時我是瞞著我父母和Z交往的,因為Z說過怕我父母認為她是第三者以後瞧不起她。離婚後,有一次我小姨讓我去相親,起初我不想去,但她執意要求我去。說都和別人說好了。回去後,Z看出來了,問我,我也沒瞞她,因為我心裏想的就是去做一次禮節性的會見,為了讓老人面上好看點,不失信於人。但Z聽我說完後,覺得我是在背叛她的感情。我怎麼解釋也沒用,最後鬧到深夜兩點多,她對我還是堅持要去非常失望。就對我說,你去吧,去了明天你就看不到我了。我嚇壞了,因為我怕她瞎想,走絕路。這裡要說的是,Z以前曾經交往過一個有暴力傾向的男友,曾打她,導致她兩度想要自殺。她還和我說過,痛苦的時候她曾經用釘子扎自己的骼膊。而且在她小的時候,曾經查點被鄰家的一個哥哥強姦(這是最近Z才告訴我的),而導致她逃跑而傷了腿,非常嚴重,住了2年的醫院,動了若干次手術才痊癒。她腿上的傷疤至今每次看來我還心疼的不得了。她在少女時候受到的痛苦太多了,我怎麼能讓她再遭受痛苦,致有極端的想法呢。於是我給我母親和小姨打了電話,說我瞞著他們已經有了女朋友,不要再讓我相親了。在親情和愛情之間,我選擇了Z。因為我愛她。只有讓我的母親她們食言了。

2005年10月,我和Z結婚了,我的第二次婚姻。我爸爸媽媽很喜歡Z,他父母我只見過一次,還是在我再三懇求下於2005年十一見了一次,Z似乎不大願意我見她的父母,而我心裏是把他們當成我的父母,至少是當成長輩來想盡一點孝心的。即使如我的前任妻子的父母,我也曾冒著生命危險在非典的時候背他們去醫院打點滴(事後證實他們兩位都染上了非典)。何況是我深愛的Z的父母呢。可惜,因為Z的想法,我至今也不能真正盡到我的孝心,只能在每次出差回來,給她父母帶點東西,寥表心意。她媽媽知道我離過婚,但也沒反對,他父親不知道,在我們結婚後給了我們祝福,兩位開明的老人,從來不干涉我們的事情。在結婚這個問題上,我現在對Z當時的想法是一片茫然,但我是真心想和她過一輩子的,生個孩子,然後相伴終老到死。慚愧的是,因為我是第二次結婚,怕丟臉沒有舉行婚禮,雖然Z理解我,但我想終究是在她的心頭會有一絲不快。我把我離婚後剩下的家底都帶到了新家,當時Z剛工作不久,沒有什麼積蓄,(可以值得自豪的是,我從來沒介意過Z花錢多,因為我知道她有為這個家存錢的想法,只是有時候管不住自己,這樣的女人,我怎麼能再干涉她花錢呢,那不是男人了)。我的父母給了我們10萬塊錢,她的父母也給了差不多這麼多。我們把錢用來還房子的貸款。因為在這之前,2004年10月,我們買了一套小房子,以Z的名義買的,算上雙方父母給的錢,這個房子我們各出了一半吧。

說這麼多,是想表明,雖然我以前因離婚分割財產受過騙,但很早以前我就對Z對我的感情沒有一點懷疑了。我是想向她表明,我把我的全部交給了她。沒有她,錢也就無所謂了。還有一點慚愧的是,我曾經一再要求給Z買個結婚鑽戒,但Z堅持不讓我買,我因為知道戒指這東西必須本人去試戴才能合適,所以總拉她去看她就是不去。結果結婚後是她自己買了一個小小的白金戒指,當我表示不滿和歉疚的時候就安慰我說,等到結婚一週年時候再讓我買個貴的,大的。寫到這裡,我真想抽自己嘴巴,我就應該買一個貴的大的,哪怕不合適,至少表明我對她是真心的,女人誰不愛這個,誰沒有這份虛榮啊。可是當時想的就是怎麼好好經營這個家,不合適的東西就不買。在這方面,我承認Z的境界永遠是比我高的。或許和我們的家庭有關。

小家建立起來了,是Z一手籌劃的。我住的是公司分給我的房子,108平米,都裝修好的。我們是在2005年7月結婚前般進去的。我們自己買的小房子也在今年租出去了,我們的工資還不錯,手裡慢慢也有了更多的存款。我因為長出國,可以有些補貼,全部存起來,今年還以Z的名義買了些外幣的理財產品,日子似乎越過越興旺了。

就在這時候,出事了。說說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吧。2006年3月,公司調我到南美某國家工作。當時非常不想去,因為我計畫著和Z要孩子了。我和Z,我的妻商量,硬頂著不去,因為從我們05年10月12日結婚後,我總在國外出差,把Z一個人撇在家裡。而且Z自從結婚後,就沒有幸福的感覺,或許是我太不會關愛她了。其實我一直在盡我最大的努力去做,家務活和做飯都搶著干,但偏偏Z心疼我不讓我幹,鑒於以前因為這個在國外吵過幾次,我也就順著她了,但我絕對不是她干家務我看報紙那種丈夫,她做的時候我就找點別的活干。反正不能讓她一個人覺得心裏委屈。但可能是我眼睛裡太沒活了。Z在結婚後一個月就開始對我傾訴,她沒有幸福的感覺,總是自己一個人,而且家務活全包,覺得我不心疼她,想和我離婚,這個話題一直提到了今年3月份。也記不得提了幾次了。有時候我在國外給Z打電話她也說過這事情。但無論如何,畢竟我們感情在,說歸說,也沒有真的付諸行動。不過我覺得幸好是我的堅持,因為我覺得她每次說的時候都是很認真的,如果我一鬆口,說不定也就離了。也就沒有下面的故事了。我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該難過,每次提的時候我只是覺得我愛她,生活裡沒有什麼不可以克服的困難,就沒同意。這樣就到了3月份。我想只要Z不想我離開我就硬頂著不去。但Z考慮到我的前途,就鼓勵我去。後來和領導說好了,去半年就回來。說實話,我是真不願意去,我想和Z在一起天天。這和我前一次婚姻天天想躲出去的感覺完全不同。

在臨走前幾天,我和Z共同決定要一個孩子。結果在我剛到南美這個國家不到一週,Z就發現她真的懷上了孩子。之後的這3個月可真苦了Z,也苦了我(擔心啊,把懷孕的妻子一個人放在家裡),天天一個電話,白天上班的時候就在網上陪她上班(我們晚上中國白天)。我承認我們過高估計了自己的能力,Z也承認,懷孕與她想像的自己能抗下來完全不一樣。這時候她需要的是丈夫的照顧。而我卻遠在萬里之外。Z天天拖著日益不便的身體,忍受著懷孕初期的反應,天天上班,下班後還要自己給自己做飯吃,(有時候一累就不做了),還要收拾家務,墩地,而我,只能每天早晚問問她的起居情況,真是太對不起她了。電話到是天天打,也幾乎天天發EMAIL,但我遠在萬里之外,也就只能做到這些了。我曾經多次提出要我母親來這邊住照顧她,如果覺得和婆婆住不方便,就讓她媽媽來住一段時間,但這兩條她都不同意,只是一個人在那裡苦自己,可能那時候她就已經想到要和我分開的結局了,所以不想麻煩我父母,不想告訴她父母我們有了孩子。

在這3個月期間,也曾提起我們要這個孩子不對,想做掉這個孩子,然後離開我和她自己苦心經營的家。但我仍舊堅持,本來我就沒有離開她的意思,愛著她,再加上又有了孩子,我怎麼能離開她呢?說真的,我在外面工作也挺不容易的,心情總隨著每天她電話裡的心情而起伏。只要她高興,我就一天上班有精神,如果他一提不好的話題,我一天都不想幹活,連飯也不想吃。這麼著起起伏伏的過了3個月。我心裏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覺得她現在因為懷孕,情緒不穩定,再加上我不能在她身邊陪伴她照顧她,她的那種離婚的想法更強烈了。所以我暗下決心,等我回去休假時候一定要好好照顧她。而且我已經和領導說了我有回去的想法。也基本差不多了。

2006年6月份,我回去休假,路上我買了以後背小孩的東西和拉著小孩學走路的東西,因為她說國內這些東西不結實,怕摔著小孩。回家後我們都很高興,互相的那種眷戀和牽掛絕對不是假的。我的假期是一個月,在前27、8天裡,除了一個晚上有領導推不掉的應酬外,我把其他的應酬都安排在了白天,晚上準時把飯做好,等她回來,吃完飯陪著她散散步,白天就在家搞家務,可惜,我做的還是不夠多,Z覺得我回來後還是眼睛裡面沒有活(當然這是她以後說的話)。這段日子,我們的話題一直圍繞著我們即將降生的孩子,我覺得是非常快樂的一段生活。

在我快走的前幾天,又出事了。就是這次事件使Z徹底下定了決心要離開我。那天晚上,因為快走了,同事邀我去打麻將,Z說去吧。我把飯做好,陪她吃完就去了。快11點的時候,Z忽然發簡訊來,說我們分手吧。我一下子蒙了,顧不上同事的眼光,連忙跑回家。Z發現了一段聊天記錄和我書包裡的避孕套。

我不知道我該以怎樣的心情描述當時的情景。那段聊天記錄是我一個女性網友的。在那個聊天記錄裡,她說過她喜歡我但不能嫁給我,而我卻沒有直接拒絕,只說我老婆很不喜歡我有這樣的異性朋友。Z看了以後,覺得我們之間有曖昧的情感,甚至已經有了事實。我在此發誓,我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普通的朋友,因為我們都是搞貿易的,平時有些不懂的問題請教她一下。我不知道她的電話號碼。也從來沒見過面。因為我已經有了Z,不想做對不起Z的事。而那些避孕套,是因為我看Z懷孕那麼辛苦,不忍心在和她過夫妻生活,在白天她上班的時候自己用的。我必須承認,我有一般男人都有的正常的生理需求。在海外工作的時候我也是這麼解決的。但無論我怎麼說都無濟於事。Z已經傷透了心,她認為只要對方說了那些話我就應該言辭拒絕,而且從此以後斷絕聯繫。更懷疑我用那些避孕套已經做過了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我以我父母的健康發誓,我從來沒有對Z起過外心,更沒有和誰有苟且之事。因為在某國發生的那次聊天事件已經差點讓我失去了Z。自那以後,我只想專心的愛一個人就是Z,只想和她一起生活,白頭到老。只是這次,經歷了許多次打擊後,Z再也不相信我說的話了。Z堅決要求在我走前的頭一天去協議離婚,甚至要打掉肚子裡已經4個月大的胎兒,Z說我毀了她的生活,說我們的這個家像豬窩一樣,我當時聽著心都涼了。但我愛Z,我不想失去她,失去孩子,失去家庭。我沒有同意。

2006年7月,我又回到了南美國家。這次我已經和領導說好,8月底就回去。為此我費了很多努力。只因為我覺得我要照顧懷孕的Z,為此付出什麼都在所不惜。但來這裡僅僅2週,Z又提了2次,說絕對不能和我一起生活了。想起我做的那些事情來就覺得我一直在背叛她。今天她說她討厭孩子,更討厭是我的孩子。這兩次提的時候第一次是因為Z的提包在辦公室被偷了,第二次就是今天,因為她昨天發現了她臉上長了妊娠斑。每次她提起這些事情的時候,我的心都是絕望的。因為我所做的錯事,讓Z失去了對我的信任。甚至連我們的孩子都要做掉。我不知道Z現在是對我什麼感覺, 我只是覺得我還是深愛著她。從未在心理上和生理上出軌。我愛她,愛我們的孩子,愛我們的家。但Z今天在電話裡說。她完全被我毀了,她失去了生活的希望,她覺得我們以前的相愛是可恥的。她討厭我們的孩子。如果我再不同意打掉孩子並離婚她就有輕生的念頭。我絕望,絕望,絕望。這還是我深愛的女人嗎?怎麼這麼狠心啊!我現在被Z說的已經快崩潰了,我知道她也是在掙扎。又或許她已經完全想明白了, 只要離婚就能夠徹底解脫她。

寫到這裡我已經是潸然淚下。我想對她說,全是我的錯,但我愛她,愛孩子,我希望她能夠幸福。但現在的我似乎只有一條路才能給她幸福,就是同意她打掉我們的孩子,然後離婚,使她獲得解脫。而這恰恰是我萬萬不願意去做的事情。但如果我不同意她的想法,我怕她會想到絕路上去。以前她的經歷讓我不能夠冒這個險。如果她真這麼做了,那我真是毀了她了。我現在太矛盾了。如果不愛,也就無所謂了,離婚就離婚。可難道因為愛,我就同意她的想法?

其實我一直以來,就已經有這個思想準備,如果我們繼續在一起真的讓Z會尋死的話,我就和她離婚,讓她能夠有新的生活。但我還是一直在努力著。我覺得我們之間不存在真正的對感情的背叛。只是我做的不夠好。即使我在發生了那件事情後把所有包括女同事在內的女性都從MSN刪掉也不能換回Z對我的信任了。但孩子是無辜的,我希望Z能夠把他生下來,母子平安,然後我們再解決我們的問題。即使真離婚了,我也會帶著孩子,把孩子培養長大,一直等她回來。孩子不能給她帶,她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太辛苦了。直到現在她的父母都不知道我們有孩子。一個人怎麼辦。以後她還要生活。而我,如果沒有了她,今後的生活重心就是孩子,並且等著她有一天能夠回到我的身邊來。

或許她不會給我機會,因為她今天堅決的說不想要這個孩子了,而且等我8月底回去就希望協議離婚。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說服她了。我沒有這個能力了。可我還在堅持。

寫這些真實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沒有一絲想隱瞞自己錯誤的意思。只是希望廣大網友們給我一些建議。告訴我應該怎麼面對。尤其希望女性網友給我一些建議。我發現我太不懂得女人了。本想留下MSN,但算了,因為我的Z不喜歡這樣。拜託大家給我一些建議。因為不愛,我放棄了第一次婚姻,又因為太愛,我不得不放棄第二段婚姻。


後記:寫給我深愛的Z,妹妹(我是這麼稱呼她的, 她叫我哥哥)。多麼希望老天爺能夠讓你有機會看到我寫的這篇日記,讓你知道我有多麼愛你啊。不過我想只有等到我們真正分手的那一刻,我才會讓你看。現在你懷著我們的寳寳,儘管你說討厭她,因為他讓你長妊娠斑,讓你肚子大不好看,讓你覺得今後養育她很辛苦降低了你的生活質量,儘管你說討厭他是我的孩子,但你也曾經說過,你想要一個和我長的一樣的我的孩子。我相信,世界上沒有哪個母親不愛自己的孩子的,我希望你們母子都好。即使以後我們真的分開,我也要這個孩子,因為他是我們曾經相愛過的見證,我會帶好孩子,並用我的下半生來等你。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