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誰來維護我們輸血感染愛滋病家庭的權益?

2007-02-02 04:45 作者:李喜閣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在2001年6月3日的時候,我生了第二個次女孫琳琳。沒有過2個月,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城關鎮計生辦早上5點在我家門口開始用腳跺門,像土匪一樣。1個女的,4個男的,我的丈夫不在家,我的婆婆70多歲和大女兒孫迎晨(因母嬰感染政府沒有排查9歲死亡) 一個房間,我懷裡抱著2個月的次女小琳琳。

從早晨跺門到上午8點,長達3個小時,像日本鬼子進中國一樣,這就是河南政府的不文明做法。5個人到我家以後,4個男的坐在我家一樓,女的上樓把我的大女兒拉到一個單獨房間。

計生辦女工作人員:「你的媽媽生幾個孩子了,你要是不說,把你關起來。」

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城關鎮計生辦4個男的,不准讓我上樓,看我的大女兒。

大女兒在樓上嚇的哇哇叫,她才6歲的一個孩子,嚇得尿了褲子。

我超生了一個孩子,河南省商丘市寧陵縣城關鎮計生辦可以給我下通知單,也可以下到我的單位,我在寧陵縣郵政局上班。罰款也是寧陵縣計生辦來處理此事,計生辦主要處理縣城在職人員。

寧陵縣城關鎮計生委5名工作人員在我家從早上5點到上午11 點才走。給了我一個協議書,讓我交款不讓我交給寧陵縣計生辦,必須交給寧陵縣城關鎮計生辦。如果我的錢交給寧陵縣計生辦,他們如完不成寧陵縣縣政府交給他們罰二胎的任務,要受處分的,這就是中國的計畫生育特色。

我生二胎,寧陵縣城關鎮計生辦像土匪一樣到我家罰計畫生育款,我上交6000元人民幣,並且讓他們給我開了發票。

但是輸血能感染愛滋病,為什麼沒有給我說?河南省寧陵縣在2003年都有人員因在1995年在寧陵縣婦幼保健院輸血感染愛滋病死亡事件已經出現,寧陵縣城關鎮人民政府和寧陵縣人民政府怎不排查輸血感染愛滋病人群?超生孩子像狼一樣去喝別人的血。

排查輸血感染愛滋病的工作仍是政府的工作,到排查輸血人群的時候政府在做什麼?

拿著罰我們計畫生育的錢去喝,去賭,去嫖,去買小轎車。

老百姓犯了罰,依法處理問題。

可是我們遍地的政府官員犯了法怎麼總沒有人去處理哪?

天理何在!?

人民法院不給老百姓立案,檢察院不去追究官員的責任。老百姓上訪告當地的官員都關到大牢裡,這就是中國的法律,現在不是按法律來處理問題,是按權力處理問題,誰的權力大誰就是 「法」。

我的大女兒孫迎晨在2004年8月12日晚12點15分9歲零2個月離開人世,因我在1995年6月22日晚12點45分生大女兒孫迎晨,在寧陵縣婦幼保健院做剖腹產時,主刀大夫孫文玲違規私自採血漿,為了血漿利益給我輸了300毫升血液。

河南省寧陵縣人民政府和寧陵縣衛生局一直長期不排查輸血感染人員。造成我大女兒死亡,次女也感染愛滋病。一家4口人3個感染愛滋病, 1人死亡。

這就是政府做的工作,按照國家的法律依法追究寧陵縣人民政府和寧陵縣衛生局主要人的刑事責任。但是檢察院沒有追究,因政府比檢察院高一級,並且檢察院歸當地人民政府管理。

我輸血感染愛滋病,大女兒死已經2年多了,小女兒因母嬰感染愛滋病寧陵幼兒園不收,寧陵縣人民政府就是不管不問。

2006年3月1日溫家寶簽署了 <<愛滋病防治條例>>。其中有一條是感染愛滋病人員有受教育的權利。

在本縣,我的女兒上不上幼兒院跟政府無關,官員們該吃就吃,該喝就喝,該賭就賭,該嫖就嫖。

愛滋病的鐘聲並沒有敲醒我們政府官員,在90年代後期因血液失控造成大量婦女輸血感染愛滋病,沒有去調查,沒有去排查,只有我們官員在新聞舞台上在說胡話,輸血就沒有排查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讀者推薦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