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見證

2007-01-08 13:26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認識一個吉林省長春市的朋友高磊(化名),他原係北京市武警總隊特勤大隊,特勤大隊共126人,1989年6月被安排第一批進入天安門廣場「平暴」.「平暴」結束後開慶功大會,接著將帽徽、軍銜、肩章摘下,參加6個月的「政治學習」.他們126人都漸覺得記憶力、思考力嚴重下降,大腦嚴重損傷,懷疑被暗中吃進了「洗腦藥」。

1992年從部隊轉業,轉業前的頭一天將該發的東西都發了,轉業的當天,要上火車時,其126人都莫名其妙的接到了一個「一級傷殘證」,其126人戰友聚會,都控訴自己大腦嚴重被傷,用腦一多或運動量一大或幹活勞動就頭暈、嘔吐、噁心,戰友們都意識到被共產黨利用後暗害了,就想一起狀告政府,但因大腦受傷,不知如何是好,共126人中已有4人死於因大腦思維混亂、中斷而出現的車禍、跳樓、自殺。

高磊轉業後憑那張「一級傷殘證」,每年領取政府的一萬八千元人民幣,其本人不願去領,從來沒領過。都打入了其妻的帳戶,1999年由於其不能正常生活(大腦原因)便與其妻協議離婚,家中只有72歲的母親和14歲兒子,2006年4月到山東德州戰友家聚會,走時不知道身上的錢不夠用了,不能買車票回家,就到一個德州的一個汽修廠偷了一千叁佰元錢被抓,勞教1年3個月。

問:「為什麼要給你們吃藥(暗中)」
答:「因為我們是第一批進入廣場,看到的事情最多。」
問:「看到了什麼?」
答:「大腦壞了,想不起來了,偶爾想起一點點,很害怕。」(表情痛苦,語速一直很慢)。他還說:「我這病(指頭暈)是共產黨給整的。」

當我們討論「四」真像時,他說:「不要討論這些,我只說一句你們考慮,現在的坦克,裝甲車都是電腦控制的,老百姓會開嗎?我們眼看著人群中幾個穿著百姓衣服的人上車將坦克開走了。群眾中混著許多特工、軍人,他們有什麼任務……我一說你們都明白了吧?」

證據:126人同時出現同一症狀,他們離開部隊上火車時,莫名其妙的接到了「一級傷殘證」,怎麼自己還不知道傷殘了,共產黨早知道了?這是共產黨的預謀暗害,他們還不是最慘的,中央軍委報告說有二千七百名軍人失蹤、死亡,實際在四千人左右,除個別的之外,都被中共秘密除掉了。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