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澳洲窮人的生活什麼樣?

2006-10-10 02:18 作者:神州游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有的網友曾說"澳洲是一個只有富人,沒有窮人的國家"(大意).我理解該網友所說的窮人應是指"家無隔夜糧,身無禦寒衣"的那種一貧如洗的"赤貧".可以肯定地說這種"赤貧"在澳洲是找不到的.澳洲歷史從1788年算起只有二百多年,從未有過餓死人的記錄.
  
   那麼澳洲有窮人麼?答案是肯定的:」有!」.嚴格地說,享受社會福利的人都是澳洲的弱勢群體,也即澳洲的低收入階層.但不能由此斷定這些人就是窮人.因為一個人這個月失業領失業津貼,下個月便可能找到一個很好的工作,他馬上就離開centrelink了.如我的一位朋友失去年薪七萬的工作而不得已去 centrelink領失業金,幾週後找到年薪九萬的工作.還有些老年人退休了領養老金,卻住著價值百萬以上的豪宅,所以也不能算做真正意義上的窮人.
  
   或許有網友會說,:"噢,澳洲我去過,我就在悉尼環形碼頭看過拉琴或其它雜耍要錢的,那不是乞丐麼?"我要說的是,他們真不是乞丐.這也正說明瞭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在澳洲,這些人被稱作"busker"(街頭藝人).他們或拉琴,或雜耍(類似國內的小雜技),或做某些人體行為藝術如扮作印地安人,機器人等.經常看到遊客與他們合影留念.儘管他們面前都擺有收錢的盒子,他們都並不在意收錢的多寡,而在意他們的表演能否贏得觀眾的喝采.我就親眼見過一位紐西蘭女護士如醉如痴地迷戀一位young busker,甚至提出非他不嫁.按照澳洲的規定,干busker這行不需交稅,卻需要向政府申請執照(license).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其它工作, 但我知道澳洲沒人稱他們為乞丐.況且,他們的人數極少,即使他們窮,也代表不了什麼.
  
   那麼在澳洲那種人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窮人?他們的生活又是什麼樣?下面容我為你慢慢細說.
  
  1.居無定所,露宿街頭的人.
  
  那是八十年代末,有一天傍晚時分,在我回家的路上,我明明看到前面有一人在走,怎麼忽然間就不見了呢?難道碰到鬼了?我加緊腳步,想去看個究竟. 結果我看到在左邊的小樹林裡,有一上了年紀外國人正在往地上鋪報紙,看樣子他要在那裡休息了.後來我還數次看到他在那裡睡覺甚至過夜,直到我買了房子搬離那兒.類似的情景,我在市中心的大街上,在一些街心公園的長椅上都看到過.這是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如果不是看到其隨身攜帶的一或二個大塑料袋---裡面裝滿他所需的日常用品:舊毛毯,衣物等,你不會想到他就是"蘭天為被,大地為床"的一族.他們大都選擇宜於他們生活的地方,如周圍有水,廁所,甚至燒烤爐等設施,吃飯時,只要投一個硬幣,燒烤爐電源開關便自動打開,放上從超市買來的香腸,便烤將起來,麵包夾紅腸就著自來水便是他們的主食.飯畢,把個人的東西歸攏好,藏入一個較為隱蔽的地方,然後背著他們的小包(估計最值錢的東西在裡面),揚長而去.
  
  他們行為怪異,各自為"戰",共同的特點就是從不向路人乞討.關於他們的來歷,我曾冥思苦想:難道他們天生愛好自由,喜歡"天馬行空,獨來獨往 "?還是他們特別鍾情大自然,畢生願與大自然為伴?他們的兒女那去了?或者被兒女掃地出門?也許一輩子獨身...我也曾就此請教過朋友,朋友告訴我這種人很少(確實很少,近二十年間我總共見過4--5人),不值得同情.他們都享有政府的220--230澳元/周的津貼,為了喝酒連房子也不租...(當然不排除由於某種原因而臨時露宿的特例).
  
  這就是我所見到的澳洲最窮的人.他們都有固定的津貼,保障了他們的最低生活.所以他們算不得"赤貧".說他們是澳洲最窮的人或許沒錯,但要說他們代表了澳洲大多數窮人的水平,就有失偏頗.畢竟他們的人數太少,與總人口不成比例,甚至都可以忽略不計.這種人每年收入(津貼,完全免稅):230澳元/ 周X52==11960澳元.因他不租房,所以沒有理由享受政府的房租補貼(45澳元/周左右).
  
  2.boarding house 的房客.(一種管吃管住的宿舍)
  
  這是位荷蘭老人,現年七十一歲.是位age pensioner (享受養老金者).自十九歲移民澳洲至今已五十多年了.細高條,面容瘦削,衣服舊但整齊干靜.待人客氣,健談.無房產,住boarding house多年,每週連吃帶住150澳元.養老金每週220—230澳元.並享受房租補貼每週45澳元左右.兒女均在外地獨立生活,最小的女兒已22歲, 他也經常乘火車去看他們.無車,乘公共交通工具.吸菸每月75澳元(買煙絲捲著吸).44歲才結婚,說明收入一直不高.當被問及為何在房價便宜的六,七十年代沒買房時,答曰:」當時掙的錢都用來辦親屬的移民了」(按:此種說法牽強).根據以上所說,他每週拋去吃飯,住房,吸菸,自己能剩100--110澳元左右.
  
  其它方面:對生活滿意度:很滿意.看病:不花錢.買藥:只要是處方藥,不管藥價多貴,那怕是每合200澳元的藥,他也只付4.7澳元.在外吃飯: 偶爾.老伴:不知.銀行存款:不知.有無海外旅行:隔幾年回荷蘭探親.前景有無憂慮:無,因為等他老到生活不能自理時,政府會把他送往nursing home(老人院,管吃管住,還有護士照顧,而他只需付養老金的85%).我估計,除去公共交通費(有老人證乘車相當便宜),偶爾在外吃飯開銷,偶爾買藥以及日用品等零花,他每週至少淨結余50澳元.幸他不喝酒,否則他的錢便所剩無幾了.
  
  這位荷蘭老人就是比較有代表性的澳洲窮人,因為有福利制度兜底,使他不用擔憂晚年的生活.這樣的人有多少,不好統計,但需要說明的是,按西方人的生活方式,老人多與子女分居,大多數老人要麼住自己的房子,要麼早就伸請政府的廉租屋了,如我原來的鄰居,一位九十歲的英國老太,便是自己獨居一座佔地 900多平米,三室一廳的house,直到去世,她的兒女家都離此不遠,每週都過來幫助老人.所以這位荷蘭老人也不能代表澳洲大多數窮人的家庭.他的年收入(津貼,完全免稅):(230澳元/周+45澳元/周)X52==14300澳元.
  
  3.生活"拮据"的新移民家庭.
  
  澳洲是個移民國家,老的移民家庭,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家底已相對豐厚,無論動產及不動產,新一代移民是無法企及的.要知道,在一個新的國度,新的環境中,重打鑼鼓另開張是異常艱難的(當然,有豐厚資產的移民另當別論).所以澳洲的貧苦階層也大都出於此類家庭.這部分人的家庭代表了大多數澳洲的窮苦家庭.其中以夫婦倆均無工作而完全依賴政府津貼最為典型.請看這樣一個家庭:
  
  這是從中東黎巴侖來的的移民家庭.七十年代中期移民澳洲.在移民澳洲的頭十年間男主人做contractor (建築承包商),不知那年將腰傷了,便棄工從商,後來與朋友合夥做生意,又不歡而散.從此便賦閑在家,依靠失業津貼或disable support pension (殘疾人津貼)過日子.女主人在澳洲受的中學教育(其父母一家在澳洲,婚前隨父母生活,後回中東結婚,將其夫婿移來澳洲).大約七十年代後期花十萬澳元買了一座house,磚結構,三室兩廳兩衛櫥房洗衣間並帶雙車庫,前後花園佔地近七百平方米.後院中有一游泳池,並有自動清洗機專門清洗泳池壁及池底,也自動清理池中髒物,落葉等,房子外觀較為氣派,家中一切設施,家用電氣等應有盡有.汽車兩部(一部轎車,一部麵包車,無座,生意用車,這裡叫 commercial car ),均為舊車.家中共四口人,我認識他們的時侯,大孩子十歲左右,小的則剛一歲.我所以如此熟悉他們,是因為他們是我難得的中東朋友.那時我剛到澳洲不久,在國內又從未摸過汽車,對車一竅不通,所以我買了二手車後,經常出毛病,當我一個電話打過去,他立馬開車過來幫我檢修.比較起我們的同胞來,他真是好的太多了.
  
  從穿戴,飯桌上來看,他家與平常的家庭無異,過的是典型的中東生活.十份愛清潔,室內幾乎一塵不染.九十年帶中期後,全家的生活全部依賴政府津貼.女主人有母親津貼,男主人有失業津貼或disable support pension(殘疾人津貼),孩子們各有自己的家庭津貼(family allowance).那時的物價比先在低的多,各種津貼也低,他家的各種津貼總額大約每兩週近七百澳元(現在要近九百澳元).即使這樣,全家仍有能力買機票回中東去探親.九七年他們賣掉自己的住房(賣了三十九萬澳元)和一切家庭用品,返回中東生活.據他說那邊的生活比這邊好,他們的公寓就在海邊.
  
  這位中東人士的家庭便是典型的澳洲貧窮家庭.共同的特點是衣食住行教育醫療住房均不用擔憂,唯一的缺陷是不敢亂花錢,尤其是不敢買奢侈品,時不時的會發現囊中羞澀.可以說,這個家庭代表了澳洲大多數窮人家庭的水平.當然,出於禮貌,我不能問家中有否存款,但我相信定期存款是一定有的.該家庭全年收入(津貼,免稅):700澳元/兩週X26==18200澳元.需要指出的是這是九五年前後的標準,若按現在的標準計,總額可達23000多澳元.
  
  再看看一個九十年代初留學澳洲的中國移民家庭.家中四口人,老大出生在中國(今年已考入悉尼某大學),老二九六年生於澳洲,正在上小學.於 1998年貸款十五萬澳元買一時值十九萬澳元套2單元房(樓下帶一車庫),正當生活蒸蒸日上的時侯,男主人01年檢查出癌症,經過兩年半的治療無效,於 03年底去世.多虧澳洲的福利制度,大大的緩解了男主人去世對家庭的影響.現在女主人享有 single mother(單親母親),大兒子享有youth allwance(青年津貼),小的一個有family allwance(家庭津貼),生活也還說得過去.由於房屋貸款仍欠近十萬澳元,每週仍須還貸130澳元左右.所以該家庭的癥結就在於房貸.其他的如衣食住行教育醫療等均不成問題,生活上量入為出,也不排除偶爾買個小大件如電腦筆記本等.手中仍有數額不詳的存款.家有轎車一部(98年model).該家庭目前屬於貧困家庭,但可以預期,等兒子大學畢業後,生活會有很大的改觀,會擺脫貧困甚至步入中產家庭的行列.
  
  在任何國家,家中頂樑拄的坍塌所造成的危害都是災難性的,而澳洲的社會保障制度就起著化解災難的作用.目前該家庭全家靠政府津貼,年收入420- -430澳元/周X52==21840--22360澳元(免稅).因該家庭擁有自己的房子,雖然每週仍須還貸款,也無權享受房租補貼.
  
  以上所說均是我親眼目睹,或親自瞭解的.我們可以從中看出,就基本生活方面(衣,食,住,行,教育,醫療等方面)窮人與富人的差別絕不像"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那樣強烈的對比,甚至可以說差距不大.這都有賴於完善的社會保障體系對社會的調節作用(當然也包括稅收制度),從而造就了一個"幼有所教,老有所養,鰥寡孤獨殘疾者皆無所憂,各族居民都安居樂業"的和諧社會.或許是他們的生活太無憂無慮了,以致於從沒看見過,也從沒聽說過澳洲人像國人那樣唉聲嘆氣.可能他們根本就沒有唉聲嘆氣的遺傳基因.在這個社會裏,沒有城市與農村的差別,沒有地域的歧視,也沒有工作的高低與貴濺,卻有社會上各階層間的相互關愛---到現在我仍然感念於九四年一月悉尼叢林大火,社會上各階層,各慈善機抅,教會,各社會團體等自發地紛紛捐款捐物,以幫助災民們重建家園的動人情景...這不是一個張揚攀比的社會,富人不以自己富有而炫耀於市,窮人也不因自己貧窮而有失尊嚴於人前,因為他們知道,經過努力,有朝一日脫貧致富絕不是遙不可期的夢想.這是一個平和的社會,它平和得天天沒有刺激性新聞,它平和得甚至使你感受不到政府的存在,而人們的生活也就天天都在這平和的紛圍中度過...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神州游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