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家鄉的夜晚

2006-09-30 13:11 作者:利琪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我自小生活在北方的鄉下,一直到我大學畢業,才像其他的同齡人一樣做了他鄉飄泊的過客。漂泊的日子裡,到處是城市喧鬧的所謂繁華:聽不完的叫賣吆喝,躲不過的汽車喇叭,到處是鋼筋水泥堆砌的摩天大廈,還有就是大街小巷上行人臉上的冷漠……常常勞累了一天,回到寢室裡,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望著白色的天花板,頭腦裡一幕幕映出家鄉的夜晚。

當天空漸漸換上了深黑的外衣,梨樹林中若隱若現的小村子,閃動著亮光,下田勞作了的人們陸陸續續的回家了,一點、兩點,再過會兒就到處都是星星點點的燈光了,好像變魔術似的,還伴著裊裊的炊煙,不時傳來一陣陣的犬吠,好不熱鬧。

鄉下人的晚飯那可真是名副其實的晚,不過叫城裡人眼饞的是家鄉的飯桌上那時候就是自家種的帶小刺的黃瓜,現割的小蔥,還有就是從豆腐張家買來的還帶著熱氣的豆腐,等人們吃飽喝足了,村子裡就更熱鬧了。上了一些年紀的老人們喜歡在街上三個一群五個一夥的東家長西家短的嘮嘮家常,誰家前兩天添了個大胖小子,誰家的莊稼今年長勢旺,村裡老李家的姑娘是越長越俊了,還有村東頭二嘎子的賴皮像……年輕些的人就呼朋引伴的一大幫滿村子轉悠,走的、跳的、蹦的連打帶鬧,開心的不得了,再小些的像哥哥一樣,十多歲的男孩子們應該正在樹林子裡摸老牛(知了的幼蟲)呢。我呢,喜歡和媽媽爬到自家的房頂透過班駁的老槐樹看星星,和媽媽說說學校裡的有趣的事情,媽媽則和我講那些帶著神秘色彩的古老傳說。

到了十點半的樣子,村子裡又漸漸歸復了寧靜,躺在北方獨有的炕頭上,聞著空氣中泥土的清新氣息,聽著蛐蛐家族的合唱,偶爾有不知名的鳥群受驚後扑--扑--扑的亂飛聲,伴著鳴叫,運氣好的時候還可以看到鑽進了房間的螢火蟲提著小燈籠跳舞……

「蓮兒、蓮兒,起床了,太陽都照屁股了」我揉了揉朦朧的眼睛——白色的天花板,看看自己還是躺在那張單人床上,哦——不是炕呀,昨天做了個好美好美的夢。「小丫頭,你擾了我的好夢!」我邊叫邊追殺過去,新的一天開始了……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